华晓春诗选/华晓春(中国)

Image

华晓春简介:

作家、诗人、知名撰稿人,公开出版发行的著作有:《月之韵》(诗集)、《天上的池塘》(诗集)、《模拟一朵桃花的盛开》(诗集)、《时光斑斓》(散文集)等。曾任2010、2009年海峡论坛开幕式文艺晚会“中华情·海峡缘”撰稿,并任2009、2008中央电视台元旦晚会撰稿、连任2006、2007、2008年、2009年、2010年中央电视台中秋晚会“海峡月·中华情”、“山庄月·中华情”、“荣成月·中华情”、“宜春月·中华情”、“芜湖月·中华情”撰稿,2015年应邀担任第二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闭幕式颁奖晚会总撰稿。作品入选《微型小说选刊》、《新生代诗人100家》、《厦门优秀文学作品选》等选刊。创作的歌曲《贺新年》、《芬芳故乡月》、《故乡月光》、《白鹭的翅膀》、《水水的歌谣》、《月光的祝福》等分别入选2010、2009、2008央视中秋晚会、2009央视元旦晚会、世界合唱节及国际园林博览会。其中为央视2006年及2009年中秋晚会创作朗诵诗歌《守望》、《月之韵》,为央视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创作朗诵诗歌《坊巷谣》。联系:410225297@qq.com  

眼睛受伤后的桃花

眼睛受伤后

一朵桃花被我看成了一片

伸手向左

她居然在右

明明在散步

却望见了奔跑

张开怀抱

仿佛整片桃花都在拥抱

我右眼眶里笼上了一大片红

一眨眼

就溢下花瓣一串

一朵朵桃花

其实也是一只只受伤的眼睛

春雷里那么响的磕碰

天地都听见

只是我再也无法独自捂紧

一朵桃花已开在了脸上

好吧,乘着这季节突袭的疼痛

就让我把这片桃花全部放出

让她们带谁出走

天涯那么远

唯她们可以替我抵达

                         2016年3月20日

麻阳溪

麻阳溪在城中潺潺

一支梅在里头怒放

一株兰花独眠

或者一片枯叶无边地抽泣

都那么适合

我坐在岸边静默时

两岸,正喷涌着

人间熊熊的烟火

而“钢琴桥”在老人的命名下

骤然在溪上起伏

一首叫时光的曲子将谁的记忆

按下又弹起

今天,我和女儿又行走其上

不知能踩出什么样的音符?

水在步伐下边

鱼一般游弋

拨动出的一则则久远的谭城童谣

“波秀波秀,耨秀耨秀……”

我们都听不明白

2017的第一周

我最爱在建阳的麻阳溪畔

去会一尾尾诗歌

它们刚从古朴的建本上拓过

才从考亭书院的牌坊脱落

又从建窑里一一游出

我的手抚上之后

开始兔毫、鹧鸪斑、油滴作一只只不安静的建盏

团坐在我临溪的“梅兰轩”里

开始轮番闪烁出不知名的光芒

                                     2017年2月6日于麻阳溪畔梅兰轩

Image

惊蛰

午后,和女儿一起去骑车

车轮碾过之处

回声四起

一朵花溅到另一朵花上

一个横穿集源路的孩子

扑进了母亲温暖的怀抱

我觉得沿街的路灯

都悄悄怒放了一秒

一声鹧鸪

跌进了另一声鸣叫

骑行到京闽酒店滨海的木栈道

浪一层层铺在了轮子下面

我们一前一后地起伏

如浪尖上乍现的鱼

而一阵阵雷声

其实只响在我的身体里

海其实也还柔柔地在十米开外

晒着它浮肿的肚皮

而一直骑行在前面的女儿

好像也是在这一刻

从三轮车跃上了mobike

红色的轮子飞速旋转

放出突然的光芒

沿街的人们身影即刻忽明忽暗

我循着骤然获得的光明大道

加速骑行

清晰地听见

街下面的车轮也开始雷厉风行

谁和我们一样

迅速失踪

又瞬间

回到了嘉庚路,风平浪静

                                                      2017-3-6

诗歌日的发言

其实就是一次发言

浪啊,石头、树和花都挤在身下

无论我捧出是粮食

或者即将濒临的大雨

我承认听见过石头的嘀嘀咕咕

也曾在浪的旁边徘徊

我总觉得彼此不必靠得太近

便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亲人

我的自言自语

其实,道出的都是树荫的浓密

花的盛开和凋零

或者树一摇摆

花香开始弥漫

我便开始发言

所以,我的迷茫

有时就是一块石头无法动荡

就是浪

飞上了晴空

就像我的眼角有些湿润

浪就碎了

一万块石头开始漂泊

我其实就是浪啊,石头、树和花

那些无边无际的

我叫得出名字和叫不出名字的

早悄悄地汇入我的身体

循着我的睡梦

或者我的呼吸

我的这次发言

其实就是搬运

只是我将树搬进了浪里

将石头戴进了花的鬓间

此刻,万物耸动

待我

一一道来

           2017年3月21日

Image

山樱花

来的时候,山樱花才栽下

满山的雨雾迷茫

一两朵紧紧挨着

在寒意中扬起嘴角

当我们把手机靠近的时候

谁又把手机靠近我们

时间在30多年的时间里布下烟雨

人群的花花绿绿

进进出出

早掩去我们曾经明亮的眼眸

我们挨着记忆里的山啊水啊

以及命运里安排下的他呀她呀合影

根本没有留意

谁暂时吹熄了身影

还好有那些歌声

在30多年之后,还当空

会撒下褪色的音符

硕果仅存的它们

踉踉跄跄互相磕着

撞出的声响

让我们瞬间跌入了遗失的光亮

多像这一两朵山樱花

在风里晃了一下

延伸进七彩深池的石阶

即刻忽隐忽现

整个山谷叮当回响

我们迅速跃上了枝头

跃进了云朵

绽开时间的苞

一次次探进了那枚

会呼唤我们乳名的月亮

 2017年3月31日

4月8日的铁观音

西坪镇那些小小的芽

独步红色的土

穿透石头

又路过风雨

从铁里挣脱

只为向海拔近千米的无垠江山

掏出怀里的嫩

又怎知会被谁一一领回老屋

从晾晒中安回骨头

以刻意的摇晃让伤更伤

用静置放出些许疼

又将灼热全部挤压进小小的身体

在众生的最低处

拼凑回了坚硬

直到我将这些小小的铁

投进精心挑拣的杯盏

看这些合着的观音的掌

一一打开

我终于看见水灵灵的嫩

从轮回里

又被次第放出

嘟起娇滴滴的唇

似期待千年后的吻

殊不知只一刹那亲昵

我即刻攀回了近千米的无垠江山

抵达飘逸

我,也就此作了安溪

那些小小芽的梦

或者正是一枚

编号“4月8日”的铁观音

                   2017年4月14日

Image

2017·东瀛之旅补记

樱花树上没剩一朵花

我们抵达时

那些短暂和唯美的嗟叹

我无闲拾掇

树下空无他人

唯我们一家

妻子想着一盒白色恋人饼干

从下面经过

身边伴来一只白鸽

悠然踱着步

后面跟着两三只灰雀

从国立博物馆出来时

浅草寺有人来不及穿上挂在雷门上的草鞋

就下了地

东京塔孤独地立在夏夜里

穿着闪烁的和服

而皇居二重桥前面的广场铺满石砺

谁在上面

再也无法奔跑如飞

丫头最爱清水

樱桃小丸子还在故乡

和童年一起候着

她在小丸子教室的黑板上写下中文邀请函

还到小丸子的屋里小坐

探讨误点起床着急上学时怎样尖叫

爷爷奶奶又用当地土话

不停地唠叨

我们是提早一晚住到了富士山下

她一定不知我们已悄悄浸泡在她滚烫的温泉里

抵达五合目的时候

她还没睡醒

直到我们坐在山中湖的白鸟船上

她才匆匆拉开云雾作的帐帘

得知我们早已下山

她才知晓今晨未醒的梦中的那一阵阵撕心裂肺

皆因有人一次次向她道着一一

"撒扬娜拉"

她那么忧伤又拉紧帷帐时

天空开始飘起了雨

而我偏爱奈良的神鹿公园

一只只梅花鹿如家犬般亲亲相随

它们不知道鉴真大师还在东大寺中设坛授戒

滴水的眼眸牢牢守望着我们

吸吮一支抹茶冰淇淋

最后我们走进了大阪城公园

在天守阁的俯瞰下

轮流在泥土还新的"时光胶囊"前拍照

我们听见了深埋在身下

希望封存给5000年后的低语

松柏间透过的阳光

正热辣辣地

将2017年7月24日的我们

镀上金色光芒

我们离开的时候

依然看见

所有我们六日里出入过的商店店员

齐刷刷地站在我们已经起飞的厦航舷窗外

鞠躬,挥手

我们怎么也看不清

彼此的眼眸

隔着设计得那么厚的玻璃

和时隐时现的云雾

                          2017、8、4日于建阳

Image

麻阳溪畔的少女

麻阳溪在奔流的时候

伊在水之湄晨读

伊低低的朗读声一一落进水中

三十年后还在水心飘浮

伊指给我看的时候

我们的女儿也望见了

她望了一眼之后

又低下头大声背诵《小石潭记》

我们立在她的身后

目送着她稚嫩的声音

也扑通扑通落入了溪中

我们三人站在麻阳溪北岸

我们挂满红灯笼朝南的窗户下面

正是自西向东奔流不息的麻阳溪

伊把头靠在我胸口的时候

我们都看见了

女儿的诵读声已奋力游向水心

与当年伊的声音正用力拥抱

激烈旋转

我们的窗户瞬间就被甩到了南岸

甩到了溪水的上方下方

开始眩晕

逐渐看不清彼此的脸

只是麻阳溪水声依然清晰

麻阳溪畔少女的诵读声依旧

合唱一般

正此起彼伏

                      2016/2/7除夕日

西望(韩舸友摄影)

换雨书

在屋里徘徊

那么想交换一场肆意滂沱

淋漓源自于我一次次的自言自语

落地破碎

我突然豁然开朗

交出手心里打转的成把钥匙

交出磨砺出的火星

换它出了东门还有十二扇东门紧锁

不通知它越过的下一面墙

和昨夜翻越的牌坊一样森严

不交代伸展开手臂

就会接连磕碰到虚拟之兽

有狂吠咬噬

穷追十里

不能摸前额

狂沙瞬间纷扬

就交换无厘头地出现

毫无预兆地摆开大阵仗

交换心意刚决

彼此就面临难或易攻陷的大地

忘了还得交出荼蘼桃花

和轻薄旋转的油纸伞

脱下依旧锃亮的皮鞋

换我踩这一地的箭簇锐利

                 2016-3-25

说不出名的咖啡厅

她的脸上有些叠影

那些消失的飞檐

飞远的燕雀

若隐若现

我们毗邻而坐

多像古诗里的两座城池

谁又在门外折柳

又婆娑一弯月

而我又得从何说起呢?

此刻没有猿啼两岸

轻舟未系

两杯咖啡在托盘上

风烟滚滚而来

你会是崖上长袖飘舞

或者一曲低吟

随竹叶一片片落下

而我似乎还坐在沙发里

一如往昔乘于飘忽兰舟

有荷花在前面一一打开

月光也能照见

那些躲在里头多日的叹息

我们其实还在彼此的距离里

只是时间不再了

一次凭空消失即将落下

或者已经开始

在我说不出名的咖啡厅里

我没有约到她

她其实就不是她

我们其实就是别人眼里

两张空荡荡的椅子

摆在靠窗的那个位置

只是之间的桌上

那瓶经年的玫瑰

又开始忽闪

                          2016年5月21日

顶天立地(韩舸友摄影)

限时

我决定把这一刻交出

即将枯死的马蹄莲

从右侧又探来褪色的面庞

一整天不肯走的云朵

正纷纷挤在了头顶

我那么在意的流水

已缭绕过了长亭

而这一刻像一支狗尾巴草

没头没脑从草地里伸出

它苗条的身体帮我挡住了夕阳

用最后一点热量

支撑住即将降临的苍凉

我确实已把这一刻交出

将透明捧给了空荡

那么完整袒露出的刹那珍藏

正是谁眼中的浩渺

而这一刻过后

谁又照常撒出大把的盐

一整个星空

又开始噼啪作响

                 2016-6-23

鹧鸪鸣

一些池塘

旧得只剩枯荷

想划兰舟的人

刚从褪色的窗花上下来

朝池中央吹了一声口哨

一只断翅的黑色蜻蜓

迷途般跌出

我怎么抄那么近的路

又见到了30多年前斑斓的池塘?

兰仙姐的独轮车

当日推着东阳的整个田原

从绿油油的麦地边“依呀”而来

姐姐仰起淌着汗滴的脸唤我

整池的荷花瞬间打开

好多彩色的鱼

舟一般连续滑出

姐姐其实是站在池塘旧址上唤我

我们此刻终于并肩

站在已被掩埋30多年的硬绑绑的池水上

那年的风依然吹来

我们轻轻晃动

摸拟着那两枝已折进模糊里的荷叶与荷花

或者

我们更像两只缄默得仅剩棱角的兰舟

在这个季节鹧鸪的俯瞰里?

浸在正漫上我们胸口的云烟

耳畔依旧清晰的

是整个天地间从30年前

一直回荡至今的嘶哑一一

"行不得也哥哥"

                              2018年5月4日

Image

木棉花

木棉花一朵朵朝天空开放

如一个个硕大的五瓣杯盏

敬向天空

流云低垂

一两只嘬蜜的鸟儿上下翻飞

像谁痛饮时

不小心漏下的一两滴酒

其实是那一朵朵木棉

在风中扇动了翅膀

开始追逐鸟儿

它们才惊得上下乱窜

鸟儿就此纷纷跃上别的枝头

站定作一朵朵火红的木棉

因了走过下面的你

突然驻足

正徐徐仰起脸来

鸟儿这才看清了

这世上最生动的木棉花

原是会行走的

有粉里透着白皙的皮肤

红嘟嘟的唇一张一合

向上就漫来带响的芳香

而当流盼的眸子

有了晶莹的水珠渗出

那些火红的鸟儿

即刻纷纷从枝上掉落

一群群围拢而来

叽叽喳喳

一遍遍对你说出宽心的话

             2018年3月28

夕阳(伊萌摄影)

主编:韩舸友、责任编辑:wenny qiuping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