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评【血性乌江】 / 邬海波(中国)

作者简介

邬海波,贵州省作协会员,1987年毕业于贵州大学中文系。2004年开始业余写作,已在《山花》、《福建文学》、《延安文学》、《散文世界》、《西北文学》、《内蒙古日报》、《新快报》、《广州日报》、《西安日报》、《文汇读书周报》、《中华合作时报》、《文化艺术报》、等报刊发表作品两百多篇,文化随笔《写在时光夹缝中的文字》获得第二届“延安文学奖”,散文《手指与明月》获得首届“西北文学奖”。

一部新时代意蕴丰沛的江河史诗

——散论李发模先生长诗《血性乌江》

  李发模先生的长诗《血性乌江》近六千行,文本以乌江为点、长江为线、大海为面层层推进展开,同时以宇宙的时空为大背景贯通古今中外山水人文精神的经络气脉,在此基础上挖掘并发散了容量巨大的诗性资源,是一部新时代意蕴丰沛的江河史诗。

  在长诗的整体结构上,《序诗》开宗明义,如交响乐的前奏曲给长诗文本的思想织体以蓄势待发的张力;紧随其后的十章是长诗的主体部分,山水人文精神回旋往复其间,在时间的线性延展中变调,又在十章整体间互摄其山水人文的精气神;《尾声》以时空的大尺度审视大乌江当下的生态现状,既有几多的忧患与焦虑,也有几多的期许与渴盼。

一、《序诗》的宇宙意识及诗人全局性运思

  1
  大海退去,升起高原,高原生水
  水是哺育万物的女人
  水,把一滴滴山的精血,汇流成河
  繁衍山海
  流程胎动,云雾是她子宫
  河床是阴道
  2
  山水,是高原婚配的夫妻
  远祖是海,海的远祖
  时——空
  育地球这一世界,昼夜两岸
  天空卵生日月
大地怀孕人类

百里乌江画廊

——《血性乌江·序诗》

  《序诗》的宇宙意识弥漫淋漓,视域既有景界的深广度也有思想的穿透力。李发模先生在这里将长诗的整体架构纳入古今中外文明演进这一线性的迂回曲折的时间河流,从而进一步探究、省思人类文明在天地日月、江河湖海,乃至自然生态这个兼具形而上之道与形而下之器的空间坐标网络组织凝注下的源始、当下以及未来的发展、变异趋势,在立意运思上纳天地于一端、汇万物于一瞬,“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由此展开发散型的天地大境界、大视野的精神漫游。凭籍《序诗》的铺垫,李太白“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式的感喟,在《血性乌江》诗性哲思自在自为的点染间,更有一股中华民族从古至今智慧丰饶生机的氤氲流注,并将之归一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体构架,于大空间、大时间的诗意的涌流激荡中将思绪层层拓展开来,因此,《血性乌江》就自然凝聚了华夏民族当下形质兼具的精神灵魂的自新强力,新时代滚滚潮流的着力及发力的点、线、面,在这里也有所诗性的繁衍及拓展。

  大自然意志运动五脏六腑气机牵引外在肌理的隆起或皱缩,于是“大海退去,升起高原”,高原离天最近的山脉能化生水源以哺育众生万物,水是母性,《道德经》“玄牝之门,是为天地根”即如是意味。天下众水会师合流而成江河湖泊,天下江河湖泊浇灌流注汇聚而为大海浩无际涯的洋流,大海与高山纳受天地日月的精华,众生胎动隐然于云雾这一子宫。众生的胎动也是下凡的神女“玄牝”在繁育天赋灵性的人类,如此线性的、平面的或立体多维的诗意漫游,河床只是冰山之一角的象征性符号,其中潜藏的生机品类应是丰美圆融得更多。

  《圣经•创世纪》“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可印证东西方文明的源头皆以“水”为先在的本体,当然,这里的水属于形而上的抽象的水,此抽象的水是否先在于神的灵,属于不可知的范畴。李发模先生触笔叙说的乌江之水,属于形而上的抽象性符号的意味,也是值得玩味的,其精神气脉的涌动所振荡开来的灵思神韵,更是在看似随意平淡的字里行间各得其所地弥漫着。

  照应上文“大海退去,升起高原,高原生水”,揭示生力的源头,接着以时间、空间而能“无中生有”、化成天下万物之福惠,于是有地球昼夜的日升月落周而复始的生力运转。“天空卵生日月,大地怀孕人类”,由天空卵生的日月轻清上扬呈龙飞凤舞之吉祥气象,而由大地怀孕生育的人类则于大地的生存与发展中渴望着自由的飞翔。

  《序诗》“精鹜八极,心游万仞”,先是大海与高原构成的因果链的交相感应,由此处板块挤压隆起、原有大海咸涩的水的退去,自然地貌演化为高原,高原所生的水甘美可口、生机盎然,是大地孕育人类以及人类文明的先决条件,由此,江河湖泊纵横交错,“天地氤氲,万物化醇”,众生于斯各得其宜地休养生息,诚如老子“上善若水”因“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即水之生成化育万物以利益众生而无所欲求。

  以《序诗》作为长诗文本的开端,其匠心独运之处,诚如刘勰《文心雕龙•神思》所言,“文之思也,其神远矣!故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然动容,视通万里;吟咏之间,吐纳珠玉之声;眉睫之前,卷舒风云之色”,只有兼具了大修养、大境界的书写者,才有如此之“思接千载”与“视通万里”的江河史诗的营谋构造。

二、时空叠加的运思

  第一章《人类之前就存在的……》,以时间为经线贯穿于空间浑圆的立体,于此时空的叠加展开运思。乌江是先在于人类的,恒定、玄妙着沧海桑田与人类社会文明的演化规律。诗人“在银河系上俯望乌江”,追溯乌江的籍贯、姓名、方位,自神话传说中的伏羲、女娲到三皇五帝仅只“日历一翻”与“江波一翻”的瞬间,“山水养育春秋”旨在说明山水为春秋之根本,春秋则意味着人类赖以生存发展的一年四季的良好生态。

  在时空坐标系具体的交叉点上,有“一条大江流——/润黔贵万物生”,而黔贵的“贵”,上为中下为贝,有“天一生水”的“一”联通上下,中和大度,气象雍容华美,归众生万物为“一”的大一统自有“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明基因生力。天地日月精华凝聚的珍宝为贝,贵州高原孕育了乌江,《血性乌江》宏大博厚的诗意的叙说于斯起航,此“一”之乌江以无所畏惧的创造与无所欲求的奉献汇入长江、融入大海,并与天地、日月、众生休戚相关。电力、茶叶、美酒、鱼米的丰盛得益于这里天然美好的生态环境,这里的人民有家庭、种族、国家以及人类命运共同体文明的基因遗传,加之人伦礼义与逆流奋争的精神,“多彩贵州”如是而有所名实相应。

  天空与江河涵纳化解了生与死、胜与败、得与失以及隐逸诗人们的孤寂郁闷,而“劈山夺路,江把水灵灵的歌唱/展成花草斑斓的翅膀/它一路提醒两岸天色和脸色/要学燕子,敢在朝堂筑窝/让天子到百姓檐下/听听人心的凉热”,因“劈山夺路”的勇猛精进,人类与社会的自我革新就以不可逆转的大趋势永远继续着。

三、大乌江德行

第二章《江河是一个民族的国道》,将哲思、叙说与抒情融为一体。

  江河是一个民族的国道,也是
  一个地方的奔驰
  沿途,更多的月色和花香
  恩爱亿年
  江流的奔走,是人心灵的动向
  ——《江河是一个民族的国道•题记》

江河作为一个民族的国道,同样可以视之为一个民族的生命线,其长养所在流域人民的生力奉献是没有机心与欲求的。具有天然德行的大乌江存在于人类之前,也造化一切生养资源于人类之前,从远古的洪荒寂寞至一九三五年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在“遵道行义”的遵义实现了伟大的转折,从此取得革命胜利,之后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这里的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取得的一系列丰硕成果,一切归于“一”,而“一”又发散出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精神与物质的无私奉献,“人心灵的动向”在其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旭日一枚公章,握在岁月手上
  天蓝展公文
  水是时空的大学问
  山一座座大愚,水一河河睿智
  年年十二个月二十四节气
  六十四卦,二十八星宿
  水是万物的祖先
  人世间
  女人是男人的风水,润泽繁衍
  男人是女人的磐石,峰回路转
  做人如水,做事如山
  历史是一方水土的孕妇
生育天人合一

——《江有天然德行》的第1节

  以上诗句所含摄发散的信息容量是巨大的,可作如是解读:宇宙大爆炸衍生天地日月众生万象,“旭日一枚公章”印契了人类时空的一切应有尽有的存在,太阳与月亮一刚一柔于是岁月成行,日精与月华数十亿年的熔炼与播撒于是有睿智的水,有睿智的水则有山的大智若愚,十二个月分析为二十四节气同为一年的概念,还有六十四卦与二十八星宿推演模拟天地万物潜在的生存嬗变流程。水生万物,水由谁所生,生水者又是由谁所化育,虽无终极之解,然男女于斯和谐生殖繁衍,文明于斯缘起进化,但却是可思可观可感的事实。“做人如水,做事如山”,做人属于人内在的风范,如水则至柔、至纯、至善、至刚;做事风格由人的内在风范引动外在的行为,当如山一样的厚道、忠恳、沉稳。“历史是一方水土的孕妇”有历史、水土、孕妇这三个关键词,历史属于一方水土,一方水土是与人类意识交感而成的存在,因此,水土叠加在历史的河流而能具备孕妇“生育天人合一”的功能,昊天之下有后土护佑人间,天地人合一是华夏古圣先贤理想的社会治理模式,由此而至于乌江血性的日益饱满盛大,其潜藏待发的能量也就具有了所能达到的深广度。

  接下来,联想贵州区号0851,“喊贵州,正呼0851——/0,是高原养育的日出/8,是山水圆融人文与自然/5,是吾,恩准万物领取成长/1,是要,要让长桥横贯天上人间”,0851这四个阿拉伯数字一经诗人的联想铺排,一种勇力勇为的精神气韵就扑面而来,而“长桥横贯天上人间”则以三生万物之“一”立现了新时代贵州日新月异的发展面貌。《华严经》“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圆融、无碍、自在的超然智慧,在贵州区号0851以及诗人的妙喻巧譬下,一道“横贯天上人间”的长桥高高架起在大乌江的江面,而大乌江即一切江河精神气节之载体,一切江河即大乌江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本来面目,大贵州现在的多彩风姿也在这里活力倍增。

  “苍茫浩荡,斗转星移,万古归今/听见鱼骂网钓:强盗,强盗,强盗/童年不懂,老来懂了/听见网钓骂鱼:滑头,滑头,滑头/江河转身冷望宰杀:法西斯,法西斯”,诙谐的话语碰撞将乌江的大爱与人心的变异活画出来,人与鱼的对立是自然生态失序的现状,人在其中是始作俑者,山水人文与原生态环境形与质的异化,人们的贪婪与残暴是其主因。

四、诗人形而上的寻思与民间浪漫华彩的谣曲

第三章《大乌江,一条云里的江》,是水的辞典,也是文化意蕴的水在这里行吟。

《液体一竖》

  “传说毕节的云里住着孔子,溪流/是大山怀里的《论语》/应合民间夫子唱曰:‘之乎者也’,银河/从喉咙里找到出口,乌江自天而降/林竹是三千弟子,七十二贤人,不舍昼夜/从远古迎来老子、庄子、孙武、屈子/乃至秦汉唐宋元明……渡者、钓者……”,“传说毕节的云里住着孔子”由此而将这里的自然山水着上了浓郁的人文色彩,中原文明的输入与融合,孔子开启的儒家学派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林竹是三千弟子,七十二贤人”,其拟人化手法如书法大师运笔挥洒时的使转圆润无痕,林竹之于“三千弟子,七十二贤人”如江河之于岸边游吟诗人的互摄互受,自老子、庄子、孙武、屈子至于秦汉唐宋元明的贤人达士,在时间的长河中应时应境着各自的神思创见,于是,江山与美人,美人与皇朝,兴盛与衰亡,皆顺势而更替着。从古至今大江两岸的渡者的等候与钓者悠闲无为的凝神静气观水,将时间的河流观想得慢下了脚步,而那些“船舸、木筏……沉舟、折戟……”的勇士行迹,则在时间的滚滚潮流中激流勇进、奋发而为,他们因自强不息而将时间的脚步变得快了,精神与物质文明的进程也由他们充当主力推手。

  “彝苗天上,笙歌铜鼓/上接天干,二十八星宿/下连地支,二十四节气/五谷结粒星月/六畜沐浴风雨/黄土地/青石板”,原住民的笙歌铜鼓、天干地支、二十八星宿与二十四节气,以及天时、地利、人和的五谷结粒与六蓄兴旺,还有这里的黄土地、青石板,印证了自先秦时期这里就与中原农耕文明属于互通、互联以及共荣辱、共兴衰的关系,是华夏文明根系相连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山海江河,水的姓氏/天一生水,应变随机,水变归易/易乃大日旋离,天河勿移,生生为易/知乎地吸生水,向下流淌,内实外虚”,水之谱系网络繁密,应机随变是其本性,智慧与灵性皆得益于水之教化。水之流变为易,易有太阳高罩而天河之水不移,生生不息者为易,大地吸纳天雨而生可口的淡水,水之谦卑以内实外虚柔弱胜刚强,无所奸诈贪欲的机智属于水的智慧与圆通。诗人随转随变,梦笔生花而有生花的神工妙构。

《请水、谣曲、江湾》

以民歌体的吟唱与江水嬉戏,在谣曲重章叠唱的欢快节拍中,诗人的神思与水共舞,明眸善睐的女子圣洁滋润的胴体如东山顶上的红日,也如夏日骤雨初歇的彩虹,在谣曲轻慢的略为惆怅的音声清流里先是细如发丝,然后歌调潮涌如急雨,恋情亦如朝霞般明媚鲜艳。山湾里还有俊男靓女惊心动魄、撕肝裂肺的爱情悲喜剧上演。

《乌江:上帝签名的一条江》

“讲神与人的故事/回忆活着,远古未死,水还长流/咫尺宁静,宽容浪碧/寓言其中/玄思至此”,神与人的故事活着,远古与水之长流共在,宁静与宽容,一切寓言与玄思至此继续随时间的流程而叙说着属于人的故事。

  “日月与之一起运行,地球与之一同旋转/一亿年去了,又一亿年/一万载去了,又一万载/依次炎黄逐鹿,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再往下数/人类存在于时空中,以一天计算/几秒钟一件龙袍/几滴哒一叠史稿/八分零七秒,换了好多回人间/江河转弯复转弯/时间拉直复拉直/五千年——一千年——一年前/前一分一秒:孙中山,毛泽东,邓小平/骨气、血气、胆气……/宕荡、站起、崛起……/地平波浪宽/岸窄奔腾急”,在大尺度时空的观照下,人类的历史不过按分秒计算,地球在茫茫宇宙间也不过一粒小小的微粒,人类的体积更是微不足道,但宇宙有地球的生态适应人类的生存发展,自有宇宙必然或应然的璇玑撮合,冥冥之中至精至微至灵的宇宙大环境生态造就了我们人类本身,所以,我们是“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光”的跟宇宙共在者,亿年、万年、千年、百年、十年、一年乃至分分秒秒时间的漏刻的变化,人类的文明进步在大时空背景下一如既往地运行着固有的程序,人类社会的秩序日益整饬平安,中国人民的站起与中华民族的崛起必然有数千年文明基因的裂变合力。

  《淮南子》“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为时间与空间构成宇宙之定义;《庄子•天下》“至大无外,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说明大、小无所对立,彼此之间也是没有边际限定的;《吕氏春秋•下贤》”其大无外,其小无内”,旨在说明大与小的无限延展与无限凝缩性;《金刚经》“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意味着时间没有起始点也没有终止处,时间是先在的,因人类的意识附着才有了时间的观念……诸如此类的东方思想意蕴,在李发模先生诗意的江河版图与华夏民族文明谱系的反观内照中皆有所自然灵动的聚集与发散。

图片来自网络

五、问苍茫,展未来

  第四章《扑向江流,问苍茫》,诗人面对清澈的江流,向苍茫的天地寻问求索,灵思与哲理双管齐下,时空的坐标在这里凝聚后发赶超的大志、大勇、大德、大能与大慧。

  “就要扑向江流,问苍茫/一粒尘埃或滴水中,能否扫描/古老的基因图谱……”,问大乌江苍茫的云水,弥漫迷离无所终极答案,一粒尘埃或一滴水中也应是一个苍茫的大宇宙,以全息理论加以注脚,一粒尘埃或一滴水能容纳反映整个宇宙众生基因图谱的全息模型。上下五千年,不过风卷云舒几回合,然乌江亘古至今的情热已化为巨大的电能福惠人间,山水田园之清幽爽朗与天高云淡时分碧绿澄澈的江流,村庄静谧了,土地里的庄稼茁壮生长了,一条条横跨两岸的大桥将人们的视野拓展到世界各地,这里的天眼已将视线扫描到遥远的太空星系,地球越来越小而人们的信心却越来越大,中华民族各个关键时期有众多英雄豪杰聚集于此,交织着战火杀伐,共和国的今天已呈大国气象。

  “大乌江答曰/不是所有的碧都可作江水的底色/不是所有的白都可作浪的颜色/灵动的碧与白方可配血性之红色”,灵动与血性是蓬勃生力之始源,只有灵动的碧才可养育万物,也只有灵动的白才是江浪的正色,灵动的碧与白跟血性的红色调和涂抹,也才能描绘出人间的和平幸福美景。

  “人与江流交谈时,之间总有/一片误区/相互的嗓音后——/人心的形状,浪涛的言辞/总也跨不出/相互的圈地”,人与江流的交谈,是人意欲将有限的江流资源化为己有,其实江流是无所机心与人签订任何契约的,只有人与人之间的利益相关的契约达成,江流对人类的欲求寻问也仅仅答以清风习习,明月悬天、丽日高照或春夏秋冬四时风景的变脸,人若无休无止地索取大自然资源同时继续壮大自身的欲望,大自然因气机的郁积阻塞,也会奋起而对人施以严酷惩罚的,人能以爱心护持大自然生态环境,彼此之间的对话定然是心灵的感应,和谐平安的人类生存愿景也才有实现的着力点。

  “而今——/一条大乌江在高原人血管里奔驰/在女人柔情似水里滋养雄性/长出黔贵精神”,大乌江是水运通道,而今有多座大桥贯通两岸,还有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穿越大山深处的隧道将天堑变为通途,高原人的血管里奔驰的是大乌江自强不息、开拓创新的精气神,“在女人的柔情似水里滋养雄性”,从而长出“不怕困难、艰苦奋斗、攻坚克难、永不退缩”的黔贵精神。

六、黔贵是怎样长起来的

第五章《高原精血》,在历史的记忆与现实的行动中叙说黔贵的成长,哲思洋溢字里行间。

  大乌江,一江高原精血
  流程贯通天地
  在东方民族的血性里
  长出黔贵
  ——题记

这里点明高原的精神血脉是黔贵得以生养的源始,“流程贯通天地”因其天地宇宙的滋养才有如此生机蓬勃的高原精血,东方民族的血性与“一江高原精血”的感应,黔贵于是长出,此是点题定调,以高原的精血贯通天地彰显黔贵之大气魄、大境界与大无畏。

  “江水明事理,地球上/最不讲理的是人类自己/有道:‘越是不讲道理/越是披着文明公正的外衣’”,诗人的理性思考由此发端,山水田园乃至天地日月自有其应世而生灭的事理逻辑,其间不沾染丝毫自我私欲在里面,天地无私,唯人五阴炽盛而有“最不讲理”的心行,人类社会自文明之初便机心满满地夺取天地宇宙资源据为己用,西方工业革命开始了机械化的大生产,钢铁、石油、煤矿及其他各种已知的矿藏皆被无序地泛滥开采利用,随着信息革命日新月异的势头增长格局,大数据,人工智能,集束式大量卫星发射太空,农药化肥催生的农作物,大工业集成化大批量用各种有毒饲料生产养殖的肉食动物,人类的行踪已遍及地球上的各个角落,生态环境日益恶化,人类在满足了自身食色欲望的同时,也遭到了大自然无数次的惩罚。

  “一方水土的掌上,也有命运线/事业线,婚姻线/分别是江河,世道,人心”,命运线、事业线、婚姻线分别与江河、世道、人心照应,二者有因果关系,只有在因地上护持好江河、世道与人心的良好“生态”,命运、事业与婚姻才有好的状态,高原的精血气脉也才能得以恒久的活力保持。

  江与海的联通,青山与天空的对视,世界是一个网络系统,一人即一大世界,一大世界及一人,诗人的“天问”与神游遍及十方世界,或站在太空俯视天下众生万象,或于江河岸边临清流而发思古之幽情,或在高楼林立的大都市仰视模模糊糊的星空,或在茶余饭后的闲谈中随机触及往古今来的逸闻趣事,一种生命的超然意境于是生起。

七、乌江,飞起来的江

第六章《岁月之河》在不同的时间点叙说着相应的事相演变,哲思穿插其间,常有妙悟之灵性从字里行间长出来。

  江河太直,怎通过崇山排挤
  所以大江临危可以跳成飞瀑
  懂撕峡破谷,又能委曲求全
  那才叫大江
  江要懂得与众河握手
  握手是一条路,一条路走成多条
  分分合合,不是一条路走到天黑
  黑夜会撞鬼
  弯弯都是拐出来的
  直直显摆是冲出来的

  ——《大江告诉我》第1节

  突破需转弯,经潮流亿万年的冲刷自然有壁立千仞以成天下奇观。大江临危的奋然一跳就成了壮丽的飞瀑,撕峡破谷的义无反顾、勇往直前才是大丈夫应有的风范。大江之大如大人之大,需要勇力、勇气、勇为与智慧的素养兼具。江与众河的握手则成就自我的底蕴浩大,握手共享友朋满天下,分与合也是需要善巧的方式,否则会一条路走到黑,孤绝中的忧愤焦虑是人心里有鬼。弯弯与拐拐的迂回突破,直直与义无反顾的冲出来,生活中既需要水一样至柔的圆润态度,也需要精钢一样的坚韧品性。

  从“苦水里扎根的是苦楝树/穷窝里苦作乐,一条裤子遮羞几个兄弟/一个鼎锅煮望天田/一床破被是扭索索的蝎子”到“而今,乌江住在贵州人家里/石水缸的满满,仓库稻菽的团聚/江流的清单/算出浪们的团结,那么多遥远/那么多流的涛声,雨的小数点/溅浪算乘除……”,随着时代的进步,这里人家的生活越来越好,自然生态的保护意识也越来越深入民间,可持续发展更是成为这方水土人民团结奋斗的主旋律。

  《恋歌三叠》悠曲婉转,日常生活的今昔变迁见证了这里人们当下的和乐,女子的柔声细语、情意如清溪流淌,那身形与面容如月亮般明洁鲜润,日子滋润了,人心也滋润了,这民歌体的恋歌,那女子是大乌江流域山水、田园、村庄秀丽风姿的剪影。

  《大乌江,从民谣和传说中走来》是一曲建设者的赞歌,大坝、电站还有他和她的故事,民谣和传说是久久的渴望,要让高峡出平湖,还要让大乌江的巨浪变成电力,“乌江岸上,她是花苞苞/花苞苞的幺妹开放阳春/阳雀也迷恋,每一声叫/都揉合了红茶花的红,白牡丹的白/春风甜甜的回音”,美丽的守望者与毅然决然出行的建设者,花苞苞、孔雀、红茶花和白牡丹合成“春风甜甜的回音”。“大乌江/从民谣和传说中流来/故事里长出的星光灿烂/几朵云遮/几脸苦笑/新的故事又在成长,民谣尽头/柔柔星光,脉脉晨昏/一代人代替另一代人/活着的历史,行动的现实/穿透古今”,民谣和传说关联着旧与新的故事情节,见证着大乌江的今昔变化。

  《崛起至高无上》穿越历史的河流,深吸华夏古老文明的灵气,“这儿日月已是女性游客的香唇/高跟鞋上波动的旗袍/闻到了秦汉的体香/唐宋的词韵/花是族群的光艳,沿着/禾田的体面/山岭的踌躇满志,是江流/悦目的潮汐”,而今的风韵悠然,是秦汉的体香、唐宋的词韵,一个民族已经接通了古老文明的气脉,变得更加自信了。

八、怎样跳出周期率

  第七章《谁能跳出周期率呢》,以全景式的视野扫描大乌江的自然山水、人文风尚、国民经济随时代潮流日新月异的品质提升,说明只有赢得民心的发展才能跳出周期率。

  “江流是一位导师,呼唤它的/孔子……司马迁……杜甫……曹雪芹……/奔流是大地的走势:种族、宗祠、血脉、肤色/原野、倒影、生息、叶脉、根茎……/水之修行,以充沛的精力/液体之大手伸进万山丛中/为一方百姓抽奖”,自然山水变成人们心目中的景观是因为它的人文化,在这里,江流在呼唤孔子、司马迁、杜甫、曹雪芹,种族、宗祠、血脉、肤色,原野、倒影、生息、叶脉、根茎则是江流与奔流的前后照应。水的修行是人文的,是水与人合力的做工。

  “云雾在山中飘缈,必藏有龙腾/龙腾过去与未来,与现实神遇/融合‘道家之玄’与‘佛家之空’/玄与悬谐音,空即恍然大悟/玄与空之间,是恍兮惚兮/唯恍唯惚,是波澜壮阔/‘白鸟忘机’/‘黑鸥无我’”,云雾藏龙腾,竖穷过去、现在与未来三际,道玄而佛空皆在忘机与无我,这既是大自然自组织系统程序的自我修行(升级),也是人类社会集体或个人精神灵魂境界需要提升的标准。

  “大乌江/在黔北体内奔波了亿万斯年/石达开欲骑,没读懂遵义,败了/毛泽东一词‘突破’……/中国便乘龙上天,至今/整个世界围着东方/中间站着北京”,遵义会议实现伟大的转折,历史从此改写,大乌江是见证者。

九、江流的版图

第八章《水的国度》以“竖穷三际,横遍十方”的运思漫想着大乌江的一切。

《在水的国度》

叙说大乌江流域山水田园人文风物,观眼前之江流思往古来今荣辱兴衰事,如“一闭眼千年过去,一江在脚下/叹说历史”,“现在手机里的世界大得很,比天还大/流量里的网淘多得很,能套天下/屏幕显视乌江,与项羽别姬无关/手一抹,断崖深谷就叫乌江了”,几句就将生活现实鲜活在字里行间。

《江流版图上》

哲思不断,遇物则赋情,随景而注意,将过去的、现在的与未来的有机组合在一起。叙说、抒情、玄想错落有致,且张力饱满。

《山影静静猜鱼的心思》

叙说轻松诙谐更有哲思穿插,如“鸡是农业文明的凤,一唤千年/江是工业尊荣的龙,戏珠日起/地球,时空产下的绿蛋/孵化后现代/机器已人,人一半是机器/上帝大象无形,世间生命/水土气息,白云乌云,乌云大水/白从黑中来,红在白里开花/从一滴水中看见大海”,紧随时代脚步,变换说法,推陈出新,只随意着笔涂抹,应境而发的哲思立即泉涌井喷。

《乌江漫想》

礼敬乌江的馈赠,随物赋形接地气的历史与现实的刻画跟理性反思焊接无痕。“乌江,两个汉字,一个名词/活络一座高原/在中国三十余个省市中,省名勇于带“贵”/号黔:四点水垫底,如四海/垫天高云淡”,乌江活络了一座高原,“贵”字显其价值,“黔”字以四点水润泽今天的贵州,“黔”字右边的“今”是恒久不变的今,一直日新月异蓬勃发展,活力常新常强。

十、“易”的诗意之“思”

第九章《江流之“易”》,灵思与哲理如天女散花,言简意丰而又圆润通透,化易理为江流之随机变通福惠众生之品性,其中有具象化的现实生活方方面面的感慨,也有易学数理及古老汉字抽象化符号的演绎敷衍,至于大乌江之“易“,是在时代精神感召下自强不息者敢为天下先的大智慧、大创造、大气派。华夏民族的江山社稷,安固于“易”的理性加玄想,理性即“易”之数理逻辑演示天地运行规律,而入于社会治理,则有“天人合一”的智慧灵通。诗人面对大乌江碧绿清澈的水体,思江流之“易”,观江山之景,瞻望美好的未来。

《题记》

“每一滴水珠,都是一颗星/一波一浪,都是星系”,这是易理道学的具象化发挥。《道德经》“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易经》“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华严经》“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与之同理。诗人以天地之间的普通物象折射出四个“一”,由“一”而扩张至广大圆满的境界,日月交叠为“易”,“易”是天地日月智慧能量的结晶,简约诗句发散出的信息巨量。

《滴水探秘》

是《题记》的发散。“滴水的能量是‘天’,阳光下读‘太’/是物与心,心与宇宙,太空造人世/是又一星系”,宇宙大爆炸起始于极其精微的“奇点”,即似一滴水能辐射为大宇宙的众生万象,物、心与宇宙是联通的。

“滴水的根源,下是物,上是神/物不离土,神是灵犀/似人之四肢展开,是‘大’,收拢是‘1’/伸展两臂是‘十’,头脑是星球/生之灵肉两星系,乃天机”,这里的“神是灵犀”意为灵性感应,灵与肉的究竟是属于“天机”的范畴,人类科学至今尚无真确的解释,诗人由形而下之器提升到形而上之道,运思灵气氤氲而又有现实生活能够触及的物象质感。

“人与宇宙一个整体,时空创‘无’/生‘有’累积,释放活力”,时空创造“无”,无物则境界空廓而可创生“有”,灵与肉的一体化才能产生活力。

“‘思’乃宇宙密码/青龙、玄武、白虎、朱雀排列四方”,巧思“思”,太极、八卦、河图、洛书、五音、五色、五方、二十八宿、二十四节气、十二个月、春夏秋冬、十二时辰、白天黑夜等等含纳其中,智慧圆满,不可思议。中华古典文明的精髓当在未来的世界文明体系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这就是我们应该树立的文化自信。

“宇宙一枚公章/万物与人,一纸文字”,大宇宙涵藏不露的“天机”大抵如此吧。

《取莽莽苍苍一瓢饮》

诗人继续以寻常物象为载体进行形而上的诗意思考。

“想取莽莽苍苍一瓢饮,知行合一于箪食/随心随遇寄形灵肉,一阴一阳一风霜雨雪/投身于山海”,刻苦自励,知行合一为心行一致。

“来龙去脉在高原/一江液体的斧、刃、镰、钺、铲/沿江人与自然生死相共/荡气回肠是响当当的黔山贵水/坐不更名,行不改姓/浪滚滚,虎威下山/波腾腾,大江出黔”,质地素朴,精神在具体的物象间荡气回肠,黔山贵水是山水相生相依的润泽。

“而现在,喂养欲望/一些胸罩替乳头挺得很高/汁液的奶水,混合牛奶羊奶/异味的狼奶,不!是参假虚妄/耀眼成品牌。原生态过期,甚而/馊了的老子、孔子、庄子……从暗道/浑浊世面清波,阳刚很化肥/阴柔也农药”,因物质欲求的日益增长而导致人性的异化,致使现实生活中一些假冒伪劣精神及物质产品时有出现以祸害社会,诗人贴近现实而引发的良知与责任担当于此可见一斑。

十一、人世与乌江

第十章《云里江河与人世》,以乌江为主体展开山水文化的精神漫游。

《题记》

“上苍顺手捏一个泥团儿/扔在空中,是地球/——这是一位诗人说的/创世顺手捏一阳具和阴道/人世间,挤满了男女/——这应是乌江说的”,神话传说中的上苍与创世者属于人类的终极追问对象,只有终极之问,没有终极之答,正如高更“哲学三问”的无所回音:“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诗人站在“思”的高境界,诗歌文本的意蕴才会博厚起来。

《云里人世》

  “人在云里的命运,上苍掌握一半,另一半/在水的手中/人的身心雾绕,眼是星辰,嘴升日出/四肢山水林田,勤苦载物/血性上善”,上苍创造了水,水是生命的根基,血性之血也是水,“上善若水”是水始终谦卑持平。

  “人之性别、姓名,挂出‘寻人启示’/这人那人他人,日复一日/一撇斜斜开采天堂,一捺苦苦‘愚公移山’/双耳一横,身躯一竖/心在十字架正中,双鼻孔呼吸赐氧/双脚与时俱进”,这是关于“人”的妙喻,性别、姓名非自主自给,具体个人的标志而已,依此而有自我简介与“寻人启示”的重要信息及线索可查寻,至于身份、地位就属于先天与后天结合的社会性标志。一撇的开采天堂与一捺的“愚公移山”组成“人”字,双耳连线一横,身躯站直成一竖,“心在十字架正中”,生命在一呼一息之间,双脚行走奔忙,双手操纵劳动工具,知行合一,与时俱进,是人存在的价值意义。

  “有谁算过/一鱼的体重,一蟹的横行,一虾的游动/留给江海的履痕,从地球/在宇宙中脱胎算起/从万物居有定所算起,生存的气息/生命的拥抱繁衍/无花之果还有枝条,无果之花鲜艳/有声有色”,回旋往复之追问,苍茫大地,无际太空,即便一只蝴蝶在某处的煽动翅膀,也会产生连锁反应,并层层叠加几何级数增长其影响的能量,一微尘里有三千大千世界。无花的果有枝条,无果的花鲜艳,物种与具体个人都有值得庆幸的优长。

  《云里乌江》

  “一词优胜劣汰,自然规律可概括/魅力/妩媚/荣衰/得失/谁是最先的父亲,最先的母亲又是谁/芸芸众生的血肉,族群姓氏/地球基因/雄雌天地/江啊河啊!千古不息/涨落轩然大波,几多澎湃是人心潮”,在很多情况下,优胜劣汰与魅力、妩媚、荣衰、得失相关联,也只是出自于约定俗成的价值观念架构的评判标准。“谁是最先的父亲,最先的母亲又是谁”这个问题就跟“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一样,不可能有终极答案,毕竟我们人类的知见是极其有限的,人心的走向才是活着的关键。

  “此乌江,非项羽不过的乌江/若项羽过此应知/与山水同胞皆生路,借东风/毛泽东借的是人心,服务百姓/乌江有转运之城,阳光熟悉的《忆秦娥》/珍贵红色,拥有绿色”,精当的历史典故引用,乌江流域“转运之城”的遵义会议,毛泽东《忆秦娥•娄山关》“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重头越”的英雄主义豪迈激情助力革命成功,得人心者得天下,千古同理。

  “乌江穿云霞一双绣花鞋/摆动裙浪跳霹雳舞,舞步旋转/那是激情的高原/旋舞远古,舞出新意,显影江河长流/远古创造今天/今天将创造未来”,曼妙的意象里有刚健的血性涌流,是黄钟大吕震响的余音缭绕。

十二、浪在传递警示

  《尾声》跟《序诗》前后呼应。《序诗》叙说天地日月的横空出世,地球板块挤压而隆起成高原,高原生水,水生万物包括人类,因江河的滋润与灵性的启示就有了人类文明的历史曲线漫延,这是创造与受造的缘起,人类因之而日益丰富了精神与物质的财富。《尾声》在对未来充满信心的同时,面对现在生态环境的日益恶化,忧患意识流溢字里行间,因“浪在传递警示”。

  “大爆炸,宇宙像一锅沸腾的滚水/到地球人:70%的水和20%的骨肉/10%的幽灵粒子”,大爆炸时究竟是怎样的情景,诗人用了“宇宙像一锅沸腾的滚水”这一动感十足的比喻,是一种意象化的虚拟。科学家对人类灵与肉的奥秘探索也还处于初级阶段,水、骨肉与幽灵粒子三合一也只是个大概的估量。

  “……浪在传递警示/气候的‘临界点’,已进入倒计时/该如何保护江河的流动/让天蓝、地绿、水碧”,这既是一种警示,也是一种呼吁,“天蓝、地绿、水碧”是人类美好家园的基本要素。

  “……一个个日出日落使我们衰老/一浪浪的污染与掠夺将留下怎样的‘遗址’”,更深重的忧患意识,更强烈的呼吁。

  “日行是天空的路标,该如何擦亮/月明是黑夜的碑记,应怎样铭刻/花朵/青枝/绿叶……”,擦亮天空,铭刻黑夜的月明,豁达、乐观、理性的态度。花朵、青枝和绿叶承上启下,也是需要铭刻在心的。

  《血性乌江》精思灵悟之段落与诗行随处可见,连成一体又可见李发模先生独具匠心的运思的气韵脉络,散论之有单粒珍珠宝石各自闪光莹洁剔透着,串联组合而论则需系统性论说,因此这篇散论只具有抛砖引玉的微末功效,《血性乌江》潜藏的意涵博大精深,尚需进一步挖掘。

  (2020年3月20日初稿,2020年3月23日第二稿)

责任编辑:wenn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