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翠 / 汪静玉(美国)

作者简介:

汪静玉,曾做过编辑,记者,中国最受争议的女作家之一。14 岁开始发表作品,先后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和新闻学院研究生院。曾在《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作家》、《芙蓉》等杂志上发表中短篇小说。作品多次被选刊转载和选入选本。著有诗集《青春的馈赠》、《未名湖》,小说集《爱是绿叶》、《邂逅天堂的后窗》、《戒指》,长篇报告文学《经典课堂的营造者》。出版长篇小说《天堂眼》、《夏天里最后一朵玫瑰》,将电视剧《国家机密 2 》编写成长篇小说《国家机密2》。《天堂眼》是中国第一部后现代长篇小说,在全国引起较大的反响。《夏天里最后一朵玫瑰》被北京金泽太和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买断影视权,2009 年赴美游学。现做房地产投资、金融理财,人寿保险,剧本和小说写作。

玻 璃 翠

四月的春雨下了整整半个月,大院门口积满了从高层建筑物那边蜂涌而至的雨水。乔茜从门口经过时脱了皮鞋赤脚趟过水洼,水溅湿了她的裙子,她便惊叫捉撩起裙子,手中的皮鞋在半空中划着弧线。外露的大腿和脚一弹一跳。她咯咯地笑着,笑声像出笼的小鸟一样欢快、放肆。
秦天拎着两瓶啤酒从小卖店里出来。他看见乔茜的白腿像从溪水里漂流过来的小洋葱,小洋葱的外层裹着一层淡淡的玫瑰红色。秦天抑制不住地想剥了这层玫瑰红里面该是怎样的质地。他朝乔茜扬了扬手中的酒瓶。他的眼神在向乔茜发出邀请(从秦天的眼神中大家不难发现他爱着乔茜)。可乔茜对他的眼神不感兴趣,她感兴趣的是他手中的酒。
乔茜对酒有一种天生的好感,而且酒量惊人。乔茜曾亲口说过他在酒吧里做坐台小姐时候一口气喝了八两白酒,所以秦天今天拿出两瓶啤酒还不够她漱口,好在秦天很机灵,赶紧又去买了一瓶二锅头。二锅头是烈性酒,烈性酒多少有点诱发人犯罪的成分在里面。但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今天会喝醉。外面青蛙的叫声非常彻底。月亮的脚步总是有意无意地怂恿他们上床。乔茜站起来拍着胸口,眯着双眼说:“我不行了,我要走了、、、、、、”可她的脚不小心撞到了床沿上,她便如棉花一样软了下来。月色中有清香的酒气。
事情就这么简单的发生了。秦天苦心追求了几个月的女人现在就像洋葱一样躺在他的床上。醉着酒,皱着眉,很难受的样子。但他分明有感到在她美丽的外衣下是那蠢蠢欲动的激情和莫名其妙的渴望。是的,他的身体在向他发出邀请,秦天的喉咙里咕咚咕咚发出脆响。于是,月光下就有了纷纷乱坠的树叶,树叶里夹杂着许多模糊的沉吟。
乔茜醒来时是第二天中午。她被窗外的阳光刺开了双眼,睁开双眼的乔茜一眼就看到躺在身边的秦天。秦天蜷缩着像一只疲倦的蚕。乔茜吓了一跳,缩在床头盯着一丝不挂的秦天。她在想昨晚的失控和迷恋竟是和一个拥有粗短四肢的男人完成的。在她眼里,他极像一只不会游泳的癞蛤蟆,一想到和这只癞蛤蟆同床共枕了一晚上她就觉的恶心。她胡乱穿上衣服赶快逃离了这个房间。
接下来的日子,秦天变的精神焕发起来,他的目光能穿透几堵墙看到乔茜婀婀娜娜地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他觉得乔茜不仅身材迷人,而且身体能发出各种信号.。乔茜需要什么他了如指掌。然后他能很适当地将她想要的东西送到她手中。他们这种微妙的关系在单位里引起了一阵轰动。但大家都心照不宣。不管怎么说单位里的单身汉谈恋爱了这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有一次有人请单位里的头吃饭时头还特意叫上他俩。乔茜面对秦天,有苦难言。
刚刚和男友分手的乔茜情绪极端低落,情绪极端低落的乔茜竟轻而易举地被秦天做了。走了一大堆糊涂路之后,乔茜恍然醒悟,她一直深爱的男人竟是王宇君。糟糕的是,王宇君的老婆像一棵内质外优的玉树,让她怯怯的不敢欺前。可乔茜不爱秦天这是事实。
每天早晨,乔茜总睁着一双大眼冷冷地盯着秦天从办公室的这头跑到办公室的那头。她心想秦天粗短的四肢怎么跑起来那么快。她觉得他划动的四肢像极了一个东西。但具体像什么东西她一时还想不起来。于是,她带着这个疑问更仔细地去观察他,她想她一定会想出来的。
乔茜像一朵抑郁的花开在办公室的中央。她的委屈和痛苦明显地挂在脸上。有一次主任推开她办公室的门时,她正伏在桌上哭泣。脸像带露的梨花,惹的看的人有一种想拥抱她的冲动。但乔茜虚弱地哭着,谁也劝不动她,谁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哭。大家一致以为她生病了。
事实上乔茜是生病了。每天晚上睡觉前她从床上翻出一叠病单。她望着病单上的几个字就感到自己很绝望,但这种绝望转到了秦天身上了成了一种幸灾乐祸。
单位里的头拎了一大包荔枝来看她,头说好好的怎么就生病了呢?小鬼一人在外不简单呀。
乔茜眼泪汪汪,被头说得越来越伤心,小头头走后干事来了,最后连守门做卫生的吴师傅也拎了一袋水果来看她。乔茜皱着眉头将吴师傅拎来的水果顺便地往堆满杂物的盒子里一放。这时,只见几只背着厚厚壳子的甲虫从纸盒子的四面窜了出来。乔茜尖叫一声,耸着身子飞奔到王宇君的办公室。她扑在王宇君的怀里哭得惊天动地。但她终究将哭声卡在喉咙里。
她终于想起来秦天像什么了。这个结果使乔茜觉得恶心透顶,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但她不知道怎么办,唯一的一点是她不想让自己太吃亏。她想你秦天还没正式调进这个单位凭什么分到一套八十平米的房子。凭什么一进来工资就比我高。乔茜牙根痒痒的。她终于抑制不住地向王宇君讲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边讲边扯自己的衣服。
王宇君沉默了半天。望着窗台上那盆绿光盈盈的玻璃翠。感到有一双妒忌的手在搔得他坐立不安。他站起来将乔茜安顿在沙发上,自己往办公桌前一坐,声色俱厉地对乔茜吼道,你给我讲清楚一点,全讲出来。
乔茜在他激愤的声音里幸福地颤抖着。她心想他终于关心我的实质问题了。她在心里向那棵玉树发出一系列冷笑。一种短暂的胜利的快感迅速穿透她坚硬的头颅。她望着窗外开满红花的夹竹桃,依稀听到了花瓣落地的各种脆响。
这个狗娘养的。王宇君的声音和目光显得一样的尖锐和突兀。他怎么能做这样下流的事,这是强奸。
乔茜最后期期艾艾地走了,走时说你要为我保密。乔茜始终没有具体去想强奸的含义,她只知道由于秦天对她的强奸激怒了这个她深爱的男人,这是她没有想到的。王宇君的声音很激奋,声浪里的怒火通过空气的传播直喷到她的脸上,此刻她的脸像浸泡在酒精里的两瓣玫瑰花,尽管被秦天“强奸”她认为是件很恶心的事。
乔茜一直没有弄清楚秦天是单位哪个领导的亲戚,单位里很多人都不知道秦天到底是谁介绍过来的,一些无所事事的人无端地做出种种猜测,但猜测终归是猜测,没有那一种猜测的结果得到证实。这一点使乔茜感到万分的沮丧和难过,沉重的阴影像山一样积压在她的胸口,她不仅感到憋闷,而且屈辱。

班芙小镇(韩舸友摄影)

这天单位里发生了一件事,有人向领导告密说王宇君天天拉了一帮男女去餐馆吃饭。上午开大会时领导将王宇君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这是王宇君始料未及的,他认为自己掏钱叫一帮哥们去酒店吃饭有什么错,到底冲了龙王庙的那根神经。可王宇君在众人投来的目光下还是窘红了脸,这种窘迫一直坚持了半分钟。王宇君认为自己问心无愧。问心无愧的王宇君用箭一样的目光射向领导,领导身边正坐着小鸟依人的乔茜。乔茜正充满同情地看着他。王宇君有点感动,他对窗户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星期五是上班的低潮,单位里许多人都猫在家里乘凉。领导匆匆地来了又匆匆地走了。王宇君看着空空如也的办公楼。慌慌地拿了一摞文件跑到乔茜的办公室。乔茜正垂着眼睛在看香港影星轶闻。见王宇君进来,忙收了书。王宇君小心地给门上了暗锁。乔茜一边软软地往他身上靠一边拿了抽屉里早已准备好的“外出办事”的纸条贴到门上。办公室的空调“滋滋”作响,掩盖了许多声音,包括他俩彼此熟悉的急急喘气声。事后,王宇君有气无力地抚摸乔茜的肩膀说要把那小子告倒,不能让他占了便宜还卖乖。乔茜软软的直点头。
怎么告倒秦天,乔茜则一无所知。24岁的乔茜还很嫩,找不到突破口。王宇君从沙发床上坐起来,要乔茜拿出了纸和笔,他很在纸上画了一个图形,由办公室向党组进军,然后直驱领导,击中要害。王宇君说单位里发生这种事,领导的面上也不好过,更何况……….乔茜靠在他厚实的肩膀上,眯着眼,一副沉醉的样子。
纸终究包不住火,有关乔茜被秦天强奸的一事在院子里悄悄传播着。最初是谁捅出来的漏子没有人知道,乔茜再傻也不至于傻到告诉别人她被强奸了,反正现在连守门的吴师傅都晓得了。乔茜清醒时还犹豫着想算了,可现在情形逼的她非告他不可了,有人在背后炒作说她自己投怀送抱烈火碰干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乔茜的委屈只好以另一种方式表现出来,她的笑容飞跑了,但她的衣服却从不同的方向飞来了,遮盖了她以前一不小心露出的圆肩及乳沟。乔茜变得庄重还体现在她不一蹦一跳地去串男人的办公室,去用身体撞男人了。乔茜在一次号陶大哭之后绝顶的愤怒喷薄而出。她声泪俱下地向主任描述了她被害的经过,她哭的实在不行。
结果如乔茜和人们所预想的一样,秦天那天到我们办公室来告别时跟我们一一握了手,他眼眶湿润一脸无辜。无辜只有他自己知道,当事人说他使了“强”,并且还声泪俱下,这没有办法辩驳。
乔茜解除了心头大患,但她同时也成了领导的心腹大患。当初乔茜绝对没有料到这一点。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受人同情的受害者。乔茜不明白领导为什么一下子对自己那么冷淡,从一致的笑容到一致的冷脸,简单的跟人打哈欠一样。这使先前万般受宠的乔茜一下子接受不了。她失去了呼风唤雨的号召力,同时也失去了可以找到庇护的号召力,孤独和压抑以一种不可抵挡之势攫住了她的心,她快要疯掉了。
秦天走时留给人们两个迷:秦天到底是哪个领导的亲戚?秦天的性病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两件事只有王宇君知道,而乔茜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但王宇君自始至终也没有给乔茜透露什么。他觉得乔茜孤独真好。
我也觉得乔茜孤独真好,可是乔茜自己却觉得一点也不好,但这已经没有办法了。
乔茜实在呆不下去了。她走的很孤独,只有王宇君将他窗台上那盆长势很好的玻璃翠作为礼物送给了她。

落基山冰川公园(韩舸友摄影)

责任编辑:伊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