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安娜的圣诞礼物/董晶(美国)

作者简介:

董晶,女,医学硕士。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员,北美中文作家协会终身会员,《洛城文苑》编委。长篇小说《七瓣丁香》2015年1月由上海远东出版社出版。目前已完成40集电视剧《七瓣丁香》剧本创作。从1998年始在美国中文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包括散文、短篇、中篇小说和书评。中、短篇小说发表于国内文学刊物:《人民文学》《芳草》《时代文学》《红豆》。散文小说见于香港《文综》《侨报, 文学时代》《中国日报》《华夏文摘》等,作品选入多部文集和文选。

玛丽安娜的圣诞礼物 (短篇小说)

原创作者:董晶

我上高二那年的寒假,曾去尔湾附近的圣方济各教堂做义工。我的工作是到教堂的厨房当帮手。教会在圣诞节前为低收入和无家可归的人发放免费的餐饮,让那些贫困的人们在圣诞来临之际享受几天美食——名副其实的免费午餐,这已成为习俗。

那天我和两个女同学一块儿来到绿树环绕的教堂。冬季的南加州受墨西哥暖流的影响依然郁郁葱葱,绿茵茵的草坪边缘开放着红色、粉色和白色的玫瑰。虽然没有美国东部的圣诞雪景,却能陶醉于随风飘来的玫瑰花香。我们仰望着宏伟壮观教堂,它虽然不是哥特式建筑,却有着另一番特色,一个白色的大十字架钉在棕色的三角型屋檐的顶端,它高高地耸立着,毅然伸向云彩恣意挥洒的蓝天。我不是基督教徒,但对教堂并不陌生。因为我读小学时在圣盖博市,放学后我妈妈把我送到一个中文学校,在那里做完了作业就学习中文。中文学校的旁边就是一个教堂,它与学校之间只隔着一个我们玩耍的大草坪。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每年春天的复活节,教会把许多五颜六色鹅蛋大小的塑料彩蛋里装满巧克力或者糖果,然后撒在大草坪上。儿时的我把复活节当做最快乐的节日之一,因为我总能提着小篮子在草地上捡回十几个彩蛋,欢喜得我手舞足蹈!

走进圣方济各教堂的厨房,一个红鼻头中年男子是领班,他颇为热情地给我们分配工作;任务是洗菜,给胡萝卜削皮,为做饭的大厨备料。后厨的工作十分繁重和辛苦,一般来的学生干两天,拿到一个当过义工的证明信就走了。我的两位同学走后,我决定再留下来干几天。我留下来并不是想多吃几天教会的免费午餐,而是我对公共厨房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记得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班里每个月都要派志愿者去学校食堂帮厨,给学生发饭,饭后擦桌子。每天食堂都奖励帮厨的孩子一个免费冰激凌。有一次我连续干了两个月,我妈妈对此十分生气,她说家里的冰激凌都吃不完,当一个月义工没问题,但不能没完没了地当下去,中午不能休息,耽误了学习怎么办?还说如果我再当下去,她要到学校找我的班主任谈话。我理解妈妈的心情。当时,我有自己的想法,除了喜欢学校的冰激凌外,我还受到了老师的表扬和同学的尊重,被评为“Good Citizen”(优秀市民),走上学校的年终大会主席台上领奖状;这无疑使少年的我增加了很多荣誉感,也使我妈妈最终为我感到骄傲!而这次我决定留下来还有另一个原因:我时常能听到前面餐厅发饭的义工或者是教会的工作人员跑到后厨来议论一个人,她名叫玛丽安娜。有人说她是个可怜的女人,有一年她上高中的儿子出车祸死了,然后她的丈夫酗酒,后来她离婚、生病以致穷困聊倒,靠政府的食品券过日子。还有人说,她的性情古怪,来吃教堂施舍的午餐还要求很高,摆出一副对事事挑剔的姿态……这些话在我的心里产生了同情、疑问和好奇。我想见见这个被大家议论纷纷的女人。

由于我决定留下,红鼻头领班让我从第二天起,去教堂餐厅前台工作,为那些来吃饭的人们发放食品和饮料。当然这也是对我的一种鼓励。我自然很高兴,顿觉他的红鼻头也变得可爱起来。一上高中,我就爱上了心理学,想将来做一名心理医生。喜欢心理学的人首先要学会不厌其烦地和别人交流,这下我可以目睹来吃饭的众生百态,也可以亲眼看见众说纷纭的玛丽安娜,禁不住内心有所期待。

第二天我到了前台。餐厅和后厨就是不一样,这里有装饰精美的圣诞树,喇叭里还不停地播放着圣诞歌曲。尽管来吃饭的人大多数不修边幅,有的人甚至衣服很不整洁。但是只要有人、有圣诞歌、有吃有喝,必然就有欢声笑语;身在其中,自然会感到节日即将来临的喜悦。

我负责发放饮料,装饮料的一次性杯子有红色的也有绿色的。拿到饭的人就到我这里来领饮料,有雪碧也有可乐。前台的工作并不轻松,发食品和饮料是一条川流不息的流水线,不但工作人员要配合好,而且领餐的人也要配合好;否则,流水线一旦中断,麻烦就来了。走过来的人我只要问:雪碧还是可乐?听到回答立刻把杯子递上去。

上午十一点就餐的人陆续来了,开始还很顺利,到了正午十二点,来的人越来越多,我们也越来越忙碌。忽然我听见身边一个发饭的姑娘索菲亚说:你们看,玛丽安娜来了!我抬起头,看见一个五十六七岁的欧洲裔妇女,她面色憔悴,灰蓝色的眼睛里透出忧伤与焦虑的神情。她身着一件旧外套,皮鞋却擦得锃亮;梳理整齐的头发金黄里夹杂着银白,她迈着缓缓的步子向我们走来。玛丽安娜开始要了一块烤鸡,不到几秒钟她的主意变了,要求换成炖牛肉,索菲亚勉强给她换了,然后斜眼瞟了她一下;好像用眼睛在说,后面的人很多,我不是为你一个人服务的! 玛丽安娜端着装饭的托盘来到我的面前,我和蔼地问:可乐还是雪碧?她说雪碧,我拿起了一个杯子给她倒了满满一杯雪碧递给了她,还没走出两步,她转回身对我说:“我不喜欢绿色的杯子,请你给我换一个红色的。” 在我看来不论绿色还是红色都是圣诞节的颜色;绿色意味着生机盎然,万物新生;红色意味着喜气洋洋,吉祥如意;这应该没什么不同,拿到哪个都是喜庆和欢乐的。可是她坚持要换,神情十分坚定。我只好重新用一个红色的杯子倒满雪碧递给了她。尽管后面领饭的人群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我却有足够的耐心问她:你还需要点儿什么吗?玛丽安娜瞬间脸上有了微笑,她彬彬有礼地说:“不了,谢谢你!上帝保佑你!”说完她走到餐厅的一个角落的小桌子前坐下,慢慢地吃起来。

大概在下午两点,我们发饭的人基本忙完了,每个义工都拿一份自己的饭,可以带回家吃,也可以在餐厅吃完了再回家。我选好了自己的饭,端着托盘,正好看见玛丽安娜还坐在角落里,她在慢慢地吃着一块香草蛋糕。也许我和别人的看法有些不一样:来这里的人大多数是贫穷、落魄的人,多数人对圣诞节的免费餐饮是感恩戴德的,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你能看到底层的人的自卑和无奈。可是玛丽安娜却与众不同,她虽然贫困,但她不卑微,她敢大声地提要求。圣诞节期间,即使来领教堂的施舍,她也要保持做人的尊严,大声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走到玛丽安娜身边问了一句:“我可以和你坐在一起吗?”她抬头看了我一眼,说坐下吧。我坐下来后,开始吃饭。她端详着我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告诉她我叫劳拉,是诺斯伍德高中二年级的学生。听了我的话,她的脸上掠过一丝惊讶,转而露出悲哀的神情说:“你知道吗,我的儿子当年也是诺斯伍德高中的学生,他还是橄榄球队的队长呢!那年诺斯伍德高中橄榄球队在决赛中赢了尔湾高中,拿了冠军!可惜当天他太兴奋了,晚上回家时出了车祸!”我看见泪水在玛丽安娜的脸上流淌。她哽咽地说,如果儿子还活着都大学毕业了,当年很多名牌大学都抢着要他,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儿子命运怎么会是这样?我安慰她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人不能总活在悲伤里呀。她听后点了点头说:是的,相信儿子也希望她活得快活!我马上转了一个话题问:“你还有其他孩子吗?”她说,有一个女儿,三十岁了,还有一个五岁的外孙和一个三岁的外孙女。我高兴地应着:“这不是很好吗!天无绝人之路,恭喜你,你都当外祖母了!” 没想到玛丽安娜却低下了头,仿佛在思索什么。过了一分钟她说,“不瞒你说,我正发愁呢,我都没有钱给孩子们买圣诞礼物,我想去见他们,可我又不好意思空手去啊。这些天我很难过,脾气也不好,有时拿你们这些孩子出气,你们别介意啊。”我忽然明白了玛丽安娜内心的不平衡,也明白了为什么她在取饭和饮料时的挑剔,从心理学的角度讲是可以解释通的。此刻我思索着如何让玛丽安娜度过一个快乐的圣诞节。我问她明天还来这里吗?她说来,一个人待在家里太寂寞了,好不容易盼到了节前教堂的餐厅对外开放,与其说来吃饭,不如说来解闷。于是我们说好了明天见。

回到家,当我把玛丽安娜的故事讲给了妈妈听,妈妈说她非常理解一个曾经失去儿子的母亲的悲痛,也理解一个当外祖母的没钱给外孙买节日礼物的难过。妈妈是个医生,也是一个很开明的人。她读过很多书,喜欢西方古典文学,也特别愿意听我给她讲周围发生的事情。关于宗教信仰,妈妈曾经对我说过:“你可以去教堂,也可以不去;你可以信教,也可以不信;关键是你要做一个有思想,有同情心,善良、乐于助人的人。” 妈妈说得有道理,我和妈妈一样,选择了后者。此刻摆在我面前的问题是如何让玛丽安娜在圣诞节的前夜,也就是在平安夜把礼物送到外孙和外孙女的家里。

当我才三、五岁的时候,圣诞节的前夕,妈妈总是问我想要什么礼物?她信誓旦旦地说会把我想要的东西汇报给圣诞老人,圣诞老人在圣诞的钟声敲响的时候将把我的礼物送到我家门口。我曾十分惊喜地在圣诞的早上收到期待已久的礼物,妈妈说是昨晚圣诞老人送来的。这样的惊喜和快乐,或者说是妈妈善意的谎言不到六岁时我就完完全全看穿了——其实妈妈就是那个圣诞老人!她把给我的礼物藏在汽车的后备箱里,直到圣诞节才拿出来,多么用心良苦啊。而今年,我也想当一次圣诞老人,我要把礼物送给玛丽安娜,让她亲手交给她的外孙和外孙女。我的想法得到了妈妈的支持。当晚我们就出去买了礼物,给她外孙的是玩具电动汽车,给她外孙女的是芭比娃娃,还给玛丽安娜买了一件红色的毛线外套,给她的女儿买了一盒精美的欧洲巧克力。我们把礼物包装好后放进了一个提包里。那晚,我怀着兴奋的心情给玛丽安娜写了一封信,表达了我对她和她的亲人们的祝福。我把信夹在一个漂亮的圣诞卡里,只要拉开那个手提包的拉链,就能看见我的贺卡和礼物。

就在当晚玛丽安娜也没闲着,她在家里打开了装着儿子遗物的箱子。很多年了,她都没有勇气再打开这个箱子,此刻,她用手抚摸着这些载满荣誉的东西:儿子在诺斯伍德高中橄榄球队历年的队服,几个因学业优秀获得的奖状,还有数枚橄榄球赛的奖章。她凝视着装在精美的盒子里奖章,它们依然还放着金灿灿的光芒。也许是因为她今天遇到了我,一个和儿子同一个高中的学生,我的出现使她联想起了很多往事,她和在天堂的儿子默默地说了很多话。那一晚对她来说,好像突然得到了来自天堂的启示,也许那就是儿子对母亲的祝福与希望;她突然感到自己的生活还可以变个样,因为今天她仿佛感到未来生活的另一扇门已经慢慢打开,她要从悲伤中走出去,忘记那些痛苦,开始新的生活!

第二天,餐厅的义工们都戴上了圣诞老人的红帽子,这是教堂给我们的礼物。毕竟明天就是圣诞节,今天也是我们做义工的最后一天。玛丽安娜果然在中午十二点来了,她竟然换上了一身新衣服,而且还擦了淡淡的口红。我远远地和她打了个招呼,就忙着发送饮料。当她拿着托盘走在队伍里,脸上带着微笑。今天她没有对发给她的饭菜和饮料提出任何异议,走过我的台前还亲切地说:“劳拉,谢谢你!今天我很快活。”

干完了活,我拎着提包,拿着自己的饭菜又和玛丽安娜坐在了一起。我对她说,今天她看上去很快乐。她说昨晚她想了很久,我的话语使她感悟到这些年自己没有认真对待生活,而遇见了我,还有为大家服务的义工孩子们,她很感动。她还说我们是上帝派来的小天使,她真的很感恩!到了不得不分手的时候,我把手提包送到了玛丽安娜的面前,我说,请接受我这个第一次当圣诞老人的中学生给她和她的家人的礼物,请她在今夜打开这个提包,希望她和家人有个惊喜!她开始有些不好意思,想推脱谦让。我说别忘了我是诺斯伍德高中的学生,在我们学校体育馆的走廊里还挂着历届橄榄球队队长的照片,他的儿子的照片一定还在,顿时玛丽安娜的眼睛亮了,她的眼睛闪着泪花,对我说:“好吧,我收下你的心意!”然后她慢慢地从手袋里掏出了一个紫红色的金丝绒盒子,她轻轻抚摸着这个盒子,然后递给了我。我惊讶地接过盒子,用疑问的目光看着玛丽安娜。她对我说:“这是我儿子在高二时获得的最佳橄榄球队员的奖章,送给你做个纪念吧!明天就是圣诞节了,这是我给你的圣诞礼物!” 我打开盒子,看见一枚金光闪闪的奖章,感动得我说不出话来。玛丽安娜对我说:“我也祝你和家人圣诞快乐!”此刻《平安夜》的音乐响彻餐厅,我和玛丽安娜在拥抱中告别。

十年过去了,如今我已经是一名心理医生。我自己的家也远在北加州。可是每年圣诞节,我还会想起在诺斯伍德高中时的日子,还有那年圣诞节,我遇到了玛丽安娜。

*********

责任编辑:秋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