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河流向东 / 叶虻(加拿大)

作者简介:

叶虻,北京人,系博雅书院作家作品群成员。诗歌和散文散见 《南方文学》《贵阳晚报》《诗歌周刊》《人民日报海外版》《东方文学》《美国清风文萃》《新西兰先驱报》《蒙特利尔华人报》台湾《南华报》等报纸和杂志期刊;诗歌作品曾多次获得网络文学优秀奖,作品入选《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北大百年新诗选》等多种诗歌合集。作品多半以上为爱情题材,有情歌诗人的美誉。

沿着河流向东
——叶虻山水诗专辑

今天 我们仍手握着各自的遥远
把抵达还给梦境
让每一个平庸的枕畔
保持着 耸入云端的力量

沿着河流向东

离开辉煌的城市 沿着河流向东
吹拂那些地图上的名字
用脚步而不是嘴唇

像鸟一样浪迹 我们飞掠的车窗
蓝天闪耀 云朵和车轮比翼

沿着河流 沿着河口的方向
那些凭此发迹的贩运者 船上的大佬

弯曲的峡湾 渐成遗迹的村舍
荒野里的守墓人 泥沙俱下吧 河流

灯光最昏暗的旅店啊 请接纳我
带我拐上吱嘎作响松木楼梯

交给我吧 纯铜的钥匙 带我进入
能听见隔壁男女房客吵架声的房间

喝口有碎渣的豌豆浓汤 暖暖身子
堂屋有唯一的炉火 适合雨季
驱散衣潮的寒气

最后还有撞得廊房灯罩砰砰响的飞蛾
脏的空啤酒瓶 蟋蟀在墙缝里
请别修缮那些夜曲的墙缝
并且让陋檐一直滴雨

村庄不必刀耕火种 教堂保留唯一的尖顶
我们都是原住民
都是地球的背包客 除了外星人

道路颠簸吧 把我们抛入林莽
还有那些山野间土生土长的小径

咬紧牙关吧 坠入眼帘的远景
和我们一样沉默 错过命运的发现之旅

贡献我们歇脚处的山顶
为我们壮胆的激流 比我们还会发呆的湖泊

键盘侠 请不要告诉我这些的名字
在初始化的屏显后
让我和每一个遇见 设计相逢

沿着河流向东 夜空才是真正的庞然大物
浮出海面的抹香鲸 为肉眼带来最纯粹的繁星

沿着河流向东 离开辉煌的城市
到达出海口 让旅程像桅帆般落幕 水波荡漾

沿着河流向东 在冬天掏出它锃亮的号角之前
我们抵达温暖的水域 并拆开一封信笺
寄给异地的自己 恍惚的肉身

萨格奈河谷深处的小城拉贝

美丽的小城 未曾有的生活
我多想探一探究竟

悬在风上的小城
扎进斜阳余晖的小城

我是陌生人的小城
收起道路的小城 恍惚一下就成了尽头

吾爱的小城 嫣然一笑的小城
大海尚远但有浪拍岸的小城

灯亮的时候不污染夜色的小城
大河流经 既不挽留也不疏远的小城

小城多么像一个人的余生
想一想没有过什么作为
想一想就原谅了自己

魁北克瓦连山

像一场阔别 像星被投掷到远方
而天空的幕帷 甘为你退居一旁

我是硌疼每条道路的石子
我是搭在距离弓弦上的箭簇

请攥紧你的林莽 请束缚溪水的腰身
好让我的视野为他们松绑

或叮咛走兽 或磨亮鹰骨
让我们互为危险 互为擦枪走火

是谁先一步燃尽想象 北方的山岗
我来到你辽阔的脑海

只为让你记住
热爱也是硬朗的 也是磨灭无法奈何的

瓦尔贾伯特村中的瀑布

漂泊的水 何不作一枚易燃的花朵
烧进远山的眉目 沸腾一池河谷

摆在悬壁上的琴瑟和鸣
摆在我们耳际的变奏和风声

瀑布 你的来处是伏笔
你远去的地方 存着不解之谜

当你成为一个村落的水电 磨坊
配合纸浆 灌溉和饮用水源

我站在过去的人们 远景的地方
伺服的不是水 是文明散落一地的镣铐

夏阳照着人去楼空的村落
河水波晃鳞闪 一路是永生之所

瀑布 看到你就看到险境中的美
目光纵身一跃 目光不越雷池

马尔拜河高地峡谷

我们都有年华 静寂的山谷
我把无数个前世叠加
让你不再小看于我

我们落入这繁花的人间
而此刻 荒芜多么像美颜
我们彼此擦肩
留下各自惊鸿的一瞥

但我认出这冰河期特有的峰刃
逝水停下的那一刻 万物生长

悬崖我仍唤之迷途 小径恰好是知返
唯有苍鹰纵身一跃
替我们这些小信的人万古不悔

你也可唤我为俗物 平生所累
你知我负轭而来 携轭而去

但我还是借下你的峰峦
如释重负地把远眺还给你

云层多么像一声赞美
为这低矮 不认命的尘俗掬一行泪

我还是喜欢古人的这句 相看两不厌
我把它背诵给你 山谷

今天 我们仍手握着各自的遥远
把抵达还给梦境
让每一个平庸的枕畔
保持着 耸入云端的力量

责任编辑:yimeng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