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榈泉轶事 / 韩舸友(美国)

作者简介:

韩舸友,大学教师,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法学会会员、中国唯美诗歌原创联盟副理事长、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秘书长、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总编、美洲文化之声俱乐部创始人、贵州省港澳台侨投资商会副会长兼洛杉矶工委主任。作者1980年开始在省级刊物发表作品,部分被翻译成中、英、蒙多种文字发表,世界诗歌年鉴英文版2015年世界77个国家112位诗人诗选,2019年再次收藏其作品、并进入77个国家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图书馆。著有诗集“情殇”(2013)等。

棕榈泉轶事

(一 )沙漠与绿洲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加入了美国某研究机构,担任分管亚洲事务的副总裁,专门负责公司研发产品中民用小飞机项目的推广。总裁Don是一位科学家,财务总监lisa、律师temg、机师jung,还有一些员工。公司人不多,成果不少,好几个国际专利,我们在莫伊斯机场办公,一个大机库里就停了五架研制的各型飞机。其中包括可以在火星外层空间停留的、也有能够在地球上的各种复杂地形条件降落的八轮多螺旋桨直升机。
工作进展一直很顺利,甚至与一些飞机制造公司都建立起了关系,准备进一步洽谈具体合作方式。某个周末,Don先生的一位朋友邀请公司高层去他所在的牧场旅游,Don 就安排我们几位一起。他的朋友在美墨边境旁边有一个很大的牧场,一个叫埃尔森特罗的地方,对面就是墨西哥的著名城市墨西卡利。公司的小飞机只能坐四个人,我的家在东边,离牧场比较近。于是我就和女儿开车出发,在十号高速上一路向东,穿过棕榈泉,然后顺86号南行。由于86号车辆很少,虽然不是高速,我却开得飞快,两个小时后,又转道78号公路,很多地方时速都在九十英里以上,180英里的里程,两个半小时我就开到了靠近墨西卡利的埃尔森特罗。

Don先生的飞机从莫伊斯机场出发,由于小飞机速度慢,竟然飞了两个小时才到,我们几乎是同时到达目的地。我很怀疑我的车速超过了他们的飞行速度。
Don的朋友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在他的陪同下,我们在牧场驱车游逛。牧场很大,越野车在草原上开了二十分钟还没有到头,回到办公室,don和lisa觉得不过瘾,又请主人牵了两匹高头大马出来,他们在工人的帮助下,竟然由慢到快,轻轻松松地奔跑起来,特别是Lisa的坐骑是一匹白马,在绿色的草原上更加显得飘逸浪漫,不仅让我想起八年前在蒙古草原的日子,想起一生难以忘怀的蒙古女孩纳兰,那一段难舍难分却又无法言喻的感情让我怀念至今、既充满甜蜜和温馨,又因思念而痛苦。

套马杆

我是一匹野马
不经意间闯入你的草原
我想逃出
绳索却越来越紧
终于驯服
于你的身体和灵魂

每一次拒绝都会心碎
每一次逃避都痛不欲生
你的放手
让我无法移步
你的祝福让我忍不住泪奔
我只能驻足
于神秘的世界
许你不离不弃的深情

征服的岂止肉体
套住的又何止野性
我的灵魂被囚禁于你的世界
从此舍弃自由
不再羡慕塞外的风景
只想匍伏于身边
做你一生一世的宠臣

Don 和 lisa 策马回来,主人又安排我们进入屠宰场参观。
这是加州最大的屠宰场,每天宰杀数百头肉牛,整个过程全部自动化,在分捡部位的时候会有人工辅助。我印象最深的是,为了对牲畜的尊重,他们会将整头牛的各个部位都包装出厂销售,而不会随意将哪一个部位丢弃。
中午,主人请我们吃了一个不错的午餐,牛排是用现杀的牛肉做的,吃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返回时,Don先生他们去附近的机场原机返回,我开车到附近的边境小镇逛了一圈,由于这里是牧区,牛比人还多,边境对岸便是墨西哥下加利福利亚州的著名城市墨西卡利,听说那里还有居住着五千人的唐人街。但这边的镇上却没什么可以逗留的,所以我很快就返回了。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不得不离开这间公司。但直到现在,这件事情仍是一个谜。
一天早上,公司突然来了一位中年妇女,自称是中国四川飞机某公司零部件的代理人,专门向美国的各个飞机制造公司供应零部件,而且销量很好。
我打量了一下她,一身朴实的外衣,罩在比较发福的身上,齐肩短发,怎么看也不像做大生意的样子,谈话内容也很不专业。 我问她:“这里有门卫,请问你是怎么进来的呢”?因为公司在机场里面,跑道旁边的机库里,外面停满了各种各样的飞机,旁边还有研制战斗机的机构,安保工作是非常严格的,外人很难进来。
她解释说:“我是跟着汽车从通道进来的”。
我们表面都夸她厉害,其实心里始终疑惑。汽车通道是不大可能让行人进来的,她在撒谎。过了一段时间,她又在约我见面,在旁边的广场喝咖啡,我想进一步看看她想做什么,所以也就去了,不过语言就比较谨慎。
她并没有说出多少专业方面的问题,反而是想尽量打听公司的情况,与哪些国家的航空企业来往,是否签下合作协议等等。我回避了所有问题,但心里知道公司可能被关注了,她应该是某某机构的人员。
这次见面之后,我产生了很强烈的危机感,毕竟公司是高科技机构,所有研究成果都有保密性,虽然我们是合法的工作,但作为中国人,在这样的地方肯定会引起注意,继续工作可能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两个月后,我正式提出辞呈,离开了这家美国先进战术公司。一年后,美中发生贸易战,很多大学和科研机构的华人科学家和管理人员被清洗。两年后,公司给我送来一张支票,并且在金额上多加了一笔,作为拖延支付的补偿。

(二)二战老兵

返回的路上,必须再次经过沙漠地区,让人想不到的,86号公路的旁边竟然有一个很大的索尔顿湖,几个小镇静静地伫立岸边,湖光山色、绿树掩映,让我几次都想绕道下去满足一下好奇心。
这次我没有走10号公路,而是转道111,这样会经过一个同样神秘的城市,从名字到故事都让人向往。
棕榈泉,并不仅仅是一个城市,它周围聚集了好几个城市,每个城市都很精致,甚至都有故事。在沙漠地区的城市,竟然有1000多个温泉泳池和酒店,每年的11月冬令时开始,就会举行盛大的游行仪式,从同性恋花车到警察花车、骑警,街道两旁人头攒动,喜气洋洋,热闹不已。
从这天开始,美国东北部和加拿大、欧洲各地的旅游者纷纷涌来,每年都会有数万之众,酒店爆满。很多人会待上两个月以上,甚至等到北美洲的春天来临之际,才会离开。后来我曾经在棕榈泉巧遇这个日子,所以印象非常深刻。
穿过城市的时候,发现旁边有一个机场,而且还停着几架老式飞机,我想,这里有故事,回去一查,果不其然。这就是棕榈泉国际机场,它吸引我的不是繁忙的旅游空港,而是曾经的历史。二战期间,这里曾经是巴顿将军的训练基地,这位著名的二战名将,曾经将这里作为飞行训练基地,为战胜法西斯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两年后,我带着女儿再次来到这里。在博物馆,一位老人看见华人,主动来找我聊天。

棕榈泉的二战纪念馆(yimeng摄影)

他叫菲利斯,一位二战老兵,曾经在中国服役,在北京他结识了一位美丽善良的中国女孩,后来,他们相爱结婚。抗战胜利后,菲利斯被调到日本东京,从此天各一方,至今未能再见。
菲利斯从手机里翻出他当年在北京的照片,里面有他的妻子,也有在北京城的合影。
“这是我的妻子”他骄傲的告诉我。
照片上的女孩真的很漂亮,一袭蓝色旗袍,气质优雅,紧紧靠在菲利斯的身边,非常甜蜜幸福的感觉。
当年的他,也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小伙子,今天却已风烛残年,当他介绍自己曾经的故事时,声音低沉,眼睛里充满着浓浓的忧伤和怀念。
92岁高龄的他骄傲地亮出工作吊牌,告诉我,他是这里的志愿者,每个星期都会来工作几天,引导游客参观,讲解当年战争的故事。
我们一起在他的老照片面前,还有外面的停机坪上照了好多合影照片,我也承诺要将他的故事写出来告诉世人。没想到一晃五年过去了,现在才提笔,真的很愧疚,但愿他今天仍然健在,这样我就有机会再去看看他,告诉他那段历史我已经记录下来了。

阵亡者

我相信
你不是掠夺者
数百年
才会凝聚浩然军魂

我相信
你是捍卫者
倒在哪里
都是一群伟大的英灵

自由
不仅是哈德逊河的女神
它是热血
是无数英雄的生命

从波托马克到莱克星敦
从诺曼底到东京
哪里有罪恶
哪里就有正义的身影

你站立
托起一片蓝天
倒下
也是用热血
浇灌自由的生灵

洛杉矶的雪(韩舸友摄影)

(三)暴风雪

在棕榈泉的城边,有一座很高的山峰,它就是著名的圣.哈辛托国家公园,洛杉矶的几大雪山之一,我曾经两次将车开到半山,都没有机会上去,后来终于在一个冬天遂了心愿。
一个冬天的中午,我们一行六人来到公园游览,到了接待中心才知道,这里是需要预约的,门票25美金,包括缆车费用。我们只好预约好三个小时以后。在棕榈泉逛了一圈回到缆车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不过还好,一边上山、一边在缆车里欣赏风光。
听说世界上只有两台这样的的旋转缆车,另外一台在阿尔卑斯山上。坐在里面的感觉也挺好。我对山上的风景充满期待,还计划在上面好好的享受一番呢。
没想到山下阳光明媚,山上去是另一翻景象。
洛杉矶的冬季,五点多天就黑了,缆车到达山顶,外面竟然风雪交加、天昏地暗,除了前面一个平台还可以站一下,后面的风景已经完全被大雪覆盖,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我试着出去一下,只能看见白雪皑皑的森林,一条走进森林的小道,梯步上积雪和冰块覆盖,下面是看不见底的深谷,根本没人敢于以身犯险。
所有人只有躲在大厅里,期待暴风雪能够停止,好在在山下就预定好晚餐,只是没有预想的那样,几个人端着牛排和威士忌,找一个树下的草地,慢慢品尝,享受雪山之颠的快乐。
刚刚吃完饭,意外又发生了,因为暴风雪造成故障,整个山上停电了。外面的温度现在应该是零下十五度以上,而山下的温度基本都在三十度左右,游客基本没有带稍微厚一点的衣服,全靠室内空调保暖,停电后所有机器停运,既没有暖气和照明,也无法乘坐缆车。
“妈妈,我们会不会被冻成冰棍呀”?一个金发男孩突然问了一声。“不会的,别害怕,一会妈妈就带你下山”。
一切突然安静了下来,没有人大声说话,每个人心里都在发毛,这样大的暴风雪,救援飞机和人员都是上不来的,室内温度越来越低,假如整个晚上都不会来电,温度应该会从现在的二十多度逐渐降低至零下,假如降到零下十度,第二天早上救援队伍上来的时候,一定会看见近百尊美丽的人像冰雕,在暴风雪后的阳光下立于山峰之颠。
我和秋、凯、萌对视一眼,“你们怕不怕”?
秋轻轻做了一个笑脸,不过脸上还是掩饰不住紧张感,萌却说:“我才不怕呢,我不怕冷”。
游客中有一位牧师,他开始带领大家祷告:“万能的主,请赐福与我们吧,将光明和温暖带给我们,让所有人脱离暴风雪,顺利下山,平安回到家中。阿门!”是不是祷告的作用我不知道,但是两个小时后,电来了,所有的人都如释重负的呼呼起来,冰雕是当不成了,还是逃跑吧。
缆车很快运转起来,我们按照顺序,依次下山,窗外的暴风雪依然肆虐。但是,当我们的缆车离开山顶不到两分钟,外面又是风清月朗,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棕榈泉的城市灯火如繁星般闪烁于沙漠之中,我简直怀疑刚才的恐怖经历是不是存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冰火两重天的气候,正好应了我最近写的一首诗《暴风雪》。

暴风雪

我不知道
哪一种方式催人泪下
什么声音沁人心脾
爱与恨都太疯狂
包括你撕心裂肺的别离

不懂你
就像我无法预知天象
何时晴朗
何时下雨
暴风雪来临的时候
甚至来不及穿上一件雨披

无法逃避
即使炎热的夏天
也需要冰水
再加一件厚厚的棉衣
我不能预知
当暴风雪和烈日同时降临
要怎样抵御寒冷
又能在灼热中静如璞玉

也许这就是我
一叶残帆
阳光明媚的日子起航
暴风雪中颠沛流离
无法面对时
就让灵魂消失风中
让肉体与爱
同桅杆一起沉没海底

约书亚国家公园的峰峦(韩舸友摄影)

(四) 约书亚的树和崖

提到棕榈泉,就一定不会忘记约书亚国家公园,(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即时是疫情期间也没能忍住,10月的一天,我带着女儿一起驱车70英里,前去游览。
它坐落于加州南部。1936年被定为国家历史纪念区。1994年,美国国会通过《加利福尼亚沙漠保护法》,国家公园正式建立。但是我对这里的背景并不了解,还以为就是漫山遍野的约书亚树呢,没想到它是一个丰富多彩的地质博物馆。
约书亚国家公园横跨两大沙漠之间,公园东部的科罗拉多沙漠范围在海拔3000尺以下,西部莫哈维沙漠更高,更潮湿。公园里面有着沙漠、高山、石林、干河床和峡谷等各种复杂的地形和景点,比如Jumbo Rocks(巨石阵)、隐身谷。而我第一次游览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进来了。
这里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森林茂密、曲径通幽、庭院深深。相反,它就是一片沙漠,甚至不能称为绿洲,只是因为那些成片的耐旱植物,告诉人们这里是有地下水源的而已。
我有美国国家公园的年票,所以不需要缴费,轿车在公园的柏油路面上行驶了二十分钟左右,沿途景色开始展现出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道路两旁怪石嶙峋的山崖,还有山下忽而密集忽而稀疏的约书亚树丛。我在这里用树丛一词,因为它们真的不高不大,叶也不够密,实在不能称为林。因枝桠向上伸长,远观时仿佛一株株「祈祷的树」,所以摩门教拓荒者给它取名约书亚树。巨石形成峰峦与成片的约书亚树在阳光下交相辉映,形成一道道独特的风景,展示出一种粗旷和强悍的视觉魅力。

我们继续前行,来到一片仙人掌区域,不过这种仙人掌与我们平日里看见的完全不同,它的茎很粗,也很高,就像一支古代军队,在广场接受检阅一般,队列整齐、声势浩大,五彩斑斓的光晕,如童话世界一般。

仙人掌

瘦弱的身躯
藏不住宽阔的胸膛
千百年的风雨
早已镌刻在干涸的脸庞
那样疲惫
那样苍凉

躯干上留下的风霜
焦黑、枯槁
仿佛代表着死亡

它是逾越无数世纪
千万次毁灭托起的希望

约书亚国家公园的仙人掌(韩舸友摄影)

我们时走时停,与这些热带植物合影,在巨石上攀缘,就这样一直往西,稀里糊涂地到了公园的最高峰。
顺着石梯往上,原来是一个山顶观景台,听说人们喜欢在这里露营,就是为了能够欣赏夜景。每到夜晚,星光璀璨、月光如水、万籁俱静、银河高悬,身临其境,你会天地之浩渺、星河之灿烂,个人置身其中,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卑微,也可以让胸怀变得更加宽广博大。
从山顶极目向西,绵延起伏的群山之间,是一片广袤的平原,那里的水草好像比这边丰美很多。根据位置判断,应该是亚利桑那州的土地了。也许,我们站立的山顶就是加利福利亚州的边界吧。
由于时间不允许,很多景点都没有时间参观了,五个像迷人的棕榈树绿洲,奔跑的野生动物、矿区与印地安人的遗址,以及最具原始风貌的历史性牧场。
不过我不觉得遗憾,相反,却受到了很多启发和鼓舞。就把夜晚的星空留给明天,把更多的风景和历史留给记忆吧。

荒 漠

我爱这片荒凉
它容得下心的宽广
天地之间
再没有阴影可以将阳光遮挡

我爱这里的树
它矗立荒漠
品格却有无人能及的高尚
疲惫的身躯
透着永不屈服的倔强

这里拥有英雄全部的行囊
天的广袤
地的粗旷
重叠的峰峦
那是男人宽阔的胸膛

仙人掌
在路边组成仪仗
它等待什么
莫不是
千年前被风暴掳走的新娘

也许它只是在期盼
一场暴风骤雨
撞击灵魂
让地底的泉如喷泉般奔涌
滋润久旱的心房

远眺亚利桑那州科罗拉多大沙漠(yimeng摄影)

美洲文化之声简介

《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Sound of USA)成立于2016年,是美国政府批准的综合网络平台,主要从事华语文学作品的交流推广。目前已与Google、百度、Youku、Youtube 等搜索引擎联网,凡在这里发表的作品均可同时在以上网站搜索阅读。我们致力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同时提倡文学创作的思想性和唯美主义风格,为世界各地的华语文学作品交流尽一份微博之力。同时,美洲文化之声俱乐部也正式成立,俱乐部团结了众多的海内外知名诗人、作家和评论家,正在形成华语世界高端文学沙龙。不分国籍和地区、不分流派,相互交流学习,共同为华语文学的发展效力。“传播中华优秀文化、倾听世界美好声音”,这是我们美好的追求和不可推卸的责任。

总编:韩舸友 副总编:李学、冷观 本期编辑:xueli yimeng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