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迪诗歌欣赏《黎明之前》(九首)(美国)

作者简介:

雪迪,生于北京。出版诗集【梦呓】【颤栗】【徒步旅行者】【家信】;著有诗歌评论集
【骰子滚动:中国大陆当代诗歌分析与批评】。1990年应美国布朗大学邀请任驻校作家
、访问学者,现在布朗大学工作。出版英文和中英文双语诗集9本。作品被译成英、德、法、日本、荷兰、西班牙、意大利文等。英文诗集【普通的一天】荣获Jane Kenyon诗歌奖。荣获布朗大学Artemis Joukowsky文学创作奖,纽约巴德学院的国际奖学金和艺术学院奖,兰南基金会的文学创作奖,美国十多个创作基地的写作艺术奖,二度获得赫尔曼-哈米特奖。

雨 夜

雨水降落,像一群
在野地搭帐蓬的孩子
玻璃显露明天
在吵闹的人堆里
沉默的痛苦。昏迷的雨
在冬天的街上跑
词是光荣。词是
可以在明天获得的
胜利。句子引领胜利者
在人群中。如果我说
为了家园,我就不是异乡人
七支金号被露宿的孩子
在水中吹奏。雪
被隔夜的迷路的猫
完整地呈现。雨水
创造一块湿透的玻璃
我在玻璃前面写作
恋人们,在雨中
比水更湿;拥抱着
像音乐中的圣诞夜

图片来自网络

家 园

当我朝向,暮色
环绕的家的地带行走
背后是离家出走的人群
他们唱着劳动的歌
带着双手像带着钱币
无忧无虑,从不问去往哪里
当我告别青春
每天都在陌生人身上
看见自己的日子。我曾
因为善变歌唱
激情带来幸福。每天
是一行诗。为了
我在追求、诅咒的事物

当我走上
在野生植物的簇拥中
空荡寂静的道路
河流,在周围发亮
我曾进入挥霍过的
世界,轻轻、甜蜜
摇动在我的心中
我在宁静的狂喜中触摸大地
事物环绕在我的身边
在他们自己的跳跃中歌唱
第一次,我把自己向上举
在那样的光芒中不用语言
表示我的感恩
青春熟透了,如同果实
在果核和果皮之间涨得满满的
诗歌,排成圆形
围绕我的心
他们朴素,深情
在诗歌与心灵之间
是一个痛苦的人
一生的梦想和劳动

当我在充满了光
一切的物体都在消逝
再次出现,转换
意识的原野上行走
我感觉到‘家’
在身体里面
那些疼痛和理想
都在同一个家中住过
属於不同的世纪
生命。我看见家
在我的血里。我的血
环绕光组成的
房子流动。我的心
持续不停地拍打
放射纯白的光束的:
房屋

图片来自网络

词的清亮

如果土地生长
太阳是一只含金的钟
我们想着爱,在疲倦中
走动。如果太阳

是只钟,纯金的钟
河流是回家的犟孩子
我们每天等家人的信
数着年头。如果河流

是犯拧的孩子
在不是家园的泥土里
较劲的一群孩子
我凝视上升的黄瘦的月亮

银下面转弯的麦田
听见对称的钟声
远处的大地,在黑暗里
朝向我,突然一跃

童年的房子

童年!我的诗歌干净的房子
田野是一只球滚动
母亲的两个担上挂着篮子
翠绿的叶片上奔涌河流
那时我像现在这样面容焦虑吗
把诗歌像一条抹脏的布洗来洗去
把嘶哑的声音拧来拧去
把书籍狠狠摔在地上
一个雪天站在远离人群的地方
当雪接触皮肤的刹那失声痛哭
那时我强调过赞美吗
全身是闪耀的水银
第一支歌在我的青春中
我露出小鹿犄角似的牙齿
对着生命毫不遮掩地笑着
那时,我走路的姿式
像一只上升的水桶

图片来自网络

年轻的信仰者

一生的努力唱一支歌
神带着座椅
在你们心中沉思
神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
每天,我思索
我干下了什么
孩子们,你们不使用头脑
你们歌唱。歌声
是曲折的通道
一端连结心灵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
当神思索
你们歌唱
当土地上竖立
新的死亡者的名字
饥饿,从一群人的身体
进入另一群
鳄鱼结伙
从岸上爬回水中
仇恨,是一年成熟两次的麦子
从人类的生活中生长出来
制造成面包
庆祝时使用的酒
每天,众神聚集
试图弄明白
从他们插手人类
从哪儿开始
他们把“按照他们
模型塑造人类”
的活儿干砸了
孩子们,你们
拒绝去看这个世界
只凝视你们的心灵
站在人类无穷无尽
怨气导致的坏天气里
你们唱
把自己变成音乐
偶尔阳光的一部分

每天,试图唱完
一生才能唱完的歌
你们歌唱
众神无事可干
你们把神干砸了的活
归置一番,重新干起
酒和面包还原成麦子
在歌曲和诗节里
老人,生产的女人
看见粮食在心连接心
大地上展现
心成为人类深深熟悉的
泥土。孩子和情人
放在泥土中间。我们
从泥土里出来返回泥土
在被伤害的情感中
我们唱着。在长久的怨恨之后
开始歌唱。到达这一步
用了整整一生的时间

图片来自网络

遗 忘

在六年的干旱中
望船。河流变短

在异地的迷路人
说另一种语言

与自己更近
当地的景色

石头里的烟,晚餐时
进入一扇空墙

那时客人起身
河流在无船的地带

涨潮,与家乡更远
说另一种语言

询问归途。一群灰鸟
带着大陆的乾躁

寒冷,从遗忘的水晶体
透明的、陌生的事物中飞来

成长的灵魂

我尽量不使用身子
在崇敬的感觉中
体验成长的灵魂
和越用越老的肉体的
关系。像我在写作时
和我的许多前生交谈
在做爱时失去意识的
旅行在爱中,当肉体
感到疲惫,就感到:
返回时的闪耀和困惑
就知道怎样哭,喊叫
抱怨;和迷失的女人
一起穿过暴力的情爱
三月消逝。灵魂的喊叫
给这个拥挤的、越来
越脏的星球
带来数不尽的翻滚的风暴

图片来自网络

在你停止思想、恐惧时
脸像一张被烤过的皮
向内卷着。这会儿时间
像一群老鼠从顶层的横木上跑过
你听见那种小心翼翼
快速的声音。你的脸
寂静中衰老。你感到身体里
一些东西小心翼翼
快速地跑过
感觉犹如,兽皮
在火焰之中慢慢向里卷
把光和事物的弯曲
带走。我在四周的黑暗
肉体的宁静中看见人类的脸
在100年之内向外翻卷
像树皮从树干剥落
由于干燥和树汁的火焰
人类的脸在曲折和迷惘中
与生物的精神剥离
暴力创造生存的寂静
寂静中心一层层弯卷着的
恐怖。一些东西快速
小心翼翼地从人类的记忆中跑过
带着火焰燃烧的灼热
事物消逝的哀婉的情绪

这是当你停止思考、恐惧时
感到的。清晨
你正躺在床上。阳光一点一点
向床头移动。房间越来越亮
你听见事物不可逆转地弯曲时
的叫嚷

图片来自网络

黎明之前

经过多少年,异乡人
对本土人的爱,像
寒冷地带的气流
在异域称做台风
灵魂与灵魂之间
年龄的差距,是一座
中间向两头悬空延伸的桥
水是人群,平整的
染黑了的人群;鱼儿
在单独的梦想者的脸孔下
浮起。经过多少年
家乡的红砖砌成的矮楼
家乡的爱我的女人、老人
北方的稻田、蚂蟥和大雪
使我在异地无穷无尽地孤独
像一座从两头向中间聚集的桥
下面是祖国,无法徒步穿过的
祖国。在桥的一端爱此地的
白皮肤女人,朝着家园
那爱,灵魂的爱
使我的两眼流泪
使我在断开的桥上
双眼流泪。往日的朋友
从桥的两头消失
我在写作一本诗集时变老
经过多少年,爱成为完整的
不是去爱,不是被爱
一道拱桥的完成像
一个灵魂的最终完成
跨越深渊的人,跨越
河流的人,了望家园的人
在看见一位宁静、祥和的人时
看见他们在空的中间行走
看见在心中的那条通道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WeChat-Image_20210528221733-1.jpg

美洲文化之声》简介

《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Sound of USA)成立于2016年,是美国政府批准的综合网络平台,主要从事华语文学作品的交流推广。目前已与Google、百度、Youku、Youtube 等搜索引擎联网,凡在这里发表的作品均可同时在以上网站搜索阅读。我们致力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同时提倡文学创作的思想性和唯美主义风格,为世界各地的华语文学作品交流尽一份微博之力。同时,美洲文化之声俱乐部也正式成立,俱乐部团结了众多的海内外知名诗人、作家和评论家,正在形成华语世界高端文学沙龙。不分国籍和地区、不分流派,相互交流学习,共同为华语文学的发展效力。“传播中华优秀文化、倾听世界美好声音”,这是我们美好的追求和义不容辞的责任。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age-3.png

总编: 韩舸友
副总编: 冷观、Jinwen Han
编委: 韩舸友、冷观、Jinwen Han、阮小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