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 / 袁昌明 / (加拿大)

作者简介:
 
袁昌明,现在温哥华与袁青共同主编英文版《太平洋诗刊》(Poetry Pacific)。自2005年来已在46个国家约1750余种英文刊物上发表过诗作,包括全加中学英文教材《朗诵诗选》(Poetry in Voice)、 《加拿大最最佳诗选:十年纪念版 》、 《最佳网络新诗选 》及中文《环球时报》、《字花》、《创世纪》、《新华文学》等,获2018年度黎巴嫩納吉-阿曼文学(荣誉)奖、2020年度美国斯大兹诗歌奖及10次美国 “小推车文学奖” 提名,著有8本英文诗集。
 
我的乌鸦
           
你瞥见的每只乌鸦
都有颗半白的灵魂
它以前的栖身处是
你最直系的一位祖先
它不远万里飞来,只是要告诉你
它的一个小小秘密,它如何飞出
黑暗,它的心身如何充满阴影,以及
它作为叛逆者不受欢迎的肤色
在你自己的心中也有一只乌鸦
比它的精神更黑
但比其羽毛更淡
 
罂粟花
            
每朵都是
一对中间割破的
圆唇
在秋风中
淌着鲜血
无以为吻
无人与说
除了些许对穿着血裙的
过去的回忆
浓浓涂抹在
心胸附近

真之念
 
在一个隆冬的清晨
为踏新雪我早早出了家门
一边走一边看一边想到真
还有真理
真相、真知
真话、真心
真实、真情…….
无奈看到的
不是染上雪色的乌鸦
就是被寒霜裏住的枯枝
再就是
即将被践踏被污染被破坏的街景
我低头凝视
惊见真切的天地都冻变了形
好一个大同世界哟
所有的锐角、缝隙、黑暗和丑陋
都被柔和、丰腴、洁白、靓丽的厚雪所掩盖
沒有什么还是原有应有的模样
感叹间
因羞愧于自己肮脏的足迹
我停下脚步、停止思想
一心等着来春的艳阳天
等到最厚的残冰也都化尽
假的自会无迹可寻
 
一朵闲云
 
一朵闲云在天边聚了又散
不想这无灵的形体竟兀自逍遥
有人赋于它生命但它却不屑一顾
我的意趣、我的歌,在九天缭绕
这朵闲云在天边散了又聚
它不谙人世更不懂自由的崇高
时而停留,时而飘缈
直到完全失去自我也无悔分毫
 
雪 花
 
象来自隔世的书信
象掉队的雏雁的精灵
一片雪花悄无声息地
飘落在我的手心
带来天国所有的
纯粹、洁白、柔美和晶莹
似要借助人的体温
把时空中的一切美好溶入我的生命
是呵,如能躲过被践踏的命运
谁愿落在冰冷的大地而永失踪影?

但 愿
 
但愿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但愿来自上天的清水冲洗我的一切
但愿我的心、身同受洗涤
但愿我的肉体在冲洗后接受更多的阳光
而我的灵魂飞拥更大的云霞
但愿雨过天晴彩虹会垂掛长天
即使没有,也可见天更高
云更淡、山更近、水更远
但愿化作庄子之鹏或高尔基的海燕
但愿我心和鱼儿一样在夜深人静时跃出水面
但愿我在奋飞的时候能享受片刻溢自内心
的喜悦,那怕只是回眸一瞥
但愿饱览千山万水之后再回到
我早已厌倦的人间      
但愿
 
致未成眷属的有情人
 
早在大江两岸
你我各自成家立业
唯一的联系
不过是同一时光在河中流淌
你我从来无需在佛前祈求
只要沿着梦中的地平线
我们可随心所愿
飞抵不被人知的空间
象两颗无名的恒星
悬挂于仲夏的夜空
彼此守望对方的光芒
不,更象一对时髦的量子
在平行的宇宙中
随着灵光闪烁紧紧纠缠
是的,我们並无蜜月的缠绵
却不乏比深度更深的勾连
日日夜夜的思量
年复一年
足可让人欠缺的一生
活出两辈子的圆满

责任编辑:jinwe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