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组诗)/ 顾北(中国)

作者简介:

顾北,生于六十年代,反克诗派代表诗人,出版诗集《纯银》《读狮记》等6部。作品散见《人民文学》《当代诗坛》等诗歌刊物,居福州。

顾北诗歌

雨 落

无声的黑白片
灰暗帽子
还有昏昏欲睡的山峦
窗外,看不见风景的雨声

一个人走在雨里像走完一生
一个人等候睡眠像花开寂灭
风帆升起,海面宁静
船长迟疑,没有下达指令

是的。此生只有一次花开
落雨抵达之时
万佛朝宗,钟爱如此甚好
风帆低垂,海面宁静

你我如此甚好。大洋甚好
容得下你我,却容不下
一次落雨,一次没有回头的
蹉跎……

木 槿

我想象中的木槿
出现在傍晚
在一节车厢里
我的木槿就坐在我旁边
“多么美丽的花
请记住一定要凉拌
油炸我心疼”
贞德为了理想
秋瑾为了革命
木槿,你为了什么
一直在我身旁
车厢里弥漫花香
下车时冰塔
一层一层断裂

夏 夜

今天回村里的路上,又听说
老家的拆迁加快了。原本说好不拆的
陈氏宗祠,说也要拆
堂弟打了个哈哈,他是不太相信
那个拆迁小组长的鬼话
特别是酒话,连桐花路36号的孙寡妇
也都不相信他——好歹他们两个
还是远房的表亲戚。可以想象
今后再也见不到那一千多亩绿油油的
溪谷地了。桐花河边那株巨伞般的风水榕
也要砍掉……那恰好是这家铝厂的大门
旧社会唯一留下来的蔗糖加工厂大烟囱
也要爆破,那地方将是废料储存空间
木戏台、孔庙小学,甚至多年不再种植的
甘蔗林,过几天就都推倒覆盖
所有的记忆都将装上不多的家什带走
天上月亮半隐半现

2020年7月3日夜于且停亭

山 谷

如果我拥有山谷
可以整天在那里练习飞翔
如果我真的拥有山谷
或许有时也可以躲藏
如果那个山谷
容纳得下所有想象
我愿意自己就是一片安静的
湖泊,幽深、黑暗
波澜不惊。我选择这样一种特殊的
方式老去。假如仙女降临
告诉她,我门扉已老,诸事不理
只愿待在山谷
与清风明月下一盘没有悬念的棋
而结局,当然是我愉快地输了所有

2020年7月8日下午

我知道的事物在生长但我不告诉你/

35楼装在瓶子里的夏天
倒了一些在漆黑色的桌面上
一个袒胸露乳的男人
竹编的遮阳帽放在膝盖
冰咖啡已被攥出汗来
我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
觉得他非常熟悉
走在西贡大街,我就一直觉得
到处都是这样的感觉
码头,水街,坊巷,咖啡馆
遇见几个旅行的法国人
对了,这就是我不远千里而来的理由
竹楼里的小情人,还有35楼喝着冰咖啡的
男人,他们之间一定有着某种联系
他们落在脚下的阴影无人认领
一样拉得长长的,扯也扯不断
风拖着莫名的动物,在窗外
黄昏里来来往往

地下铁

这温柔的白色长虫!

跟我来吧
傍晚正适合外出
在这世界,他们极为顺从
绅士们,女士们,周末快乐

在虫子的肚子
他们幻想着天空之城
仙乐梵音,那么大神们
我们即刻转地下

另一头钻出来的人
一定有罪。是的
他们都有江湖,身不由己
换了个人头似的

在世上活着,四处晃荡
身负看不见的谎言
活得像另一个人……

责任编辑:yimeng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