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来过,杏花树很香/子佩(中国)

作者简介:

周晓雯,笔名子佩 ,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俱乐部成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贵州散文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诗选刊》《太阳阁》《天津诗人》《流派》《中国诗歌年选》《新语境诗刊》等文学期刊和多种诗歌选本。

雨来过,杏花树很香

雨来过,却又原路返回
那些被成熟掩埋的果子,今天
又在枝上摇头

一坛糯米酒
捡拾了一路的泪
酒干时,琼奶只剩一抹瘦影
琼奶,我儿时的保姆
爱酒更爱我,常常用糯米酒将幼年的我喂醉
微醺时的我会唱歌跳舞,也会将头扎进小河沟里
六个月至六岁,这么多日子你追随我
这么多日子,你照亮我
杏花街上,我拥有了战神名号“金钢钻”
为何得此威名,琼奶知道

一个雨季,琼奶把自己灌醉在石碑下
至今没有醒过来
我呼喊着:“琼奶,琼奶……”
把杏花街喊疼,把红番薯喊疼,把小木屋喊疼
把那炎热的山冈喊疼
把杉漠河喊疼
我想琼奶一定也被我喊疼

雨来过,杏花树很香
树下我和琼奶一起喝醉

银杏树

抖落身上的枯黄
一叶一叶都飘着心慌
辅满虚妄的过往
赤条条地裸露。风送走最后一叶心悸

没有了焦虑的理由
一种更深的恐惧,让灵魂不安
园丁剪辑了发疯的热度
雪装饰了软软的梦

幼儿园里传来的童音抖落了雪
一些天真在梗上欢笑
有针尖似的绿出没树梢
叶应是金黄金黄
2023年1月1日

白鼠尾草

山谷又添了怨气
口罩,眼镜,消毒水坠入谷底
白鼠尾草smudging
用圣洁的身份安抚一切
安抚的比一切还多
安抚着所有上天和他们的否定
舌尖卷着经文
肉体在白布里消失

烟雾中 老人 小孩 太阳 轻轻散去
鲍鱼壳燃烧着紫金
蓝鼠尾,红鼠尾,紫鼠尾,黑鼠尾汇集
一起掩盖山谷里的凋零
一切从未发生
祭坛前的人,永远只能用跪着方式
痛彻心扉

我的发丝,我的指甲,我的四肢跌落深渊
神灵啊,给我来点白鼠尾草
尽管我不想点燃smudging

安眠药

灵魂已经入睡,在我服用安眠药之前
夜借风声四处张望
乌鸦抓住窗帘,扇动白色的纱幔
安眠药助我回避

候机室里座无虚席,预示着一切等待在继续
云层补上妆容。调整情绪
谁又在默念心经
黑猫用爪子抓着我的头发
安眠药让它睡去

鲟鱼被流水诡计,献出三秒记忆
你是谁?为什么而活?
趁我假寐,鲟鱼回来了
银色的鲟鱼一直是我灰色的诗,是我的私密的账号

航班起飞,在灵魂入睡前
2022年11月29日

空 城

楼宇,默默对视
人行道上,小白菜平静而娇嫩
是谁遗忘的种子
空气中,向日葵和咖啡仿佛刚刚才过
金黄锦绣里的纷飞忘了展翅
所有的铝合金格里都闪着晶亮的眼底

一座空城,乘上一艘方舟在骇浪中夜以继航
沉默的帆,穿过黑暗词汇
寂静,寂静,他们全都走进寂静
走进混沌,走进茫茫
教师,商人,打工族,文学家,……全都走进寂静

你坐在船尾,只有你知道空城会从天空降落
同时也降落伤口和碎石
你听见古老的瓷器在破碎,从碎片里流出泪水
城南的伤口,城北的伤口,殷红殷红
风吹干了所有的红
我只剩下软弱无力和深深地惭愧

夏加尔请帮我托起空中的彷徨
用3kg春天的颜料在天空抹出一匹巨型的马

【雅译评诗】子佩的诗,有女王的气势亦有女子的柔软,不多有琼浆玉液的甜腻,也不是意式咖啡那样晦涩,美而不扬,柔而不娇。她的诗意走向在假说教泛滥的诗歌领域之外独立于他人,其作品规避僵硬的程式。她用真切的感官经验、活泼的生命能量以及单纯的心智去自我推动与专注写作,力求铸造属于自己的诗歌殿堂。想象与现实接洽,叙事与抒情融合,所有的叙述似乎将要开始似乎也不会结束,所谓的思考在美这里显得多余。诗歌的美,如赠与孤独的人的一线月光,在你低头细细阅读的时候照耀你。

美洲文化之声》简介

《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Sound of USA)成立于2016年,是美国政府批准的综合网络平台,主要从事华语文学作品的交流推广。目前已与Google、百度、Youku、Youtube 等搜索引擎联网,凡在这里发表的作品均可同时在以上网站搜索阅读。我们致力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同时提倡文学创作的思想性和唯美主义风格,为世界各地的华语文学作品交流尽一份微博之力。同时,美洲文化之声俱乐部也正式成立,俱乐部团结了众多的海内外知名诗人、作家和评论家,正在形成华语世界高端文学沙龙。不分国籍和地区、不分流派,相互交流学习,共同为华语文学的发展效力。“传播中华优秀文化、倾听世界美好声音”,这是我们美好的追求和义不容辞的责任。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age-3.png

总编: 韩舸友
副总编: 冷观、Jinwen Han
编委: 韩舸友、冷观、Jinwen Han、阮小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