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尾酒戀情 / 周愚(美国)

作者简介:
周愚,本名周平之,原籍湖北,出生於浙江省臨海縣海門鎮 ( 今海門市 )。自幼喜好文學,十五歲即發表第一篇作品,累積作品三百餘萬字,在美國、台灣及中國大陸 出版小說、散文及報導文學共十九冊。曾獲美國洛杉磯地區傑出華人成就獎、台灣聯合報徵文比賽報導文學首獎、( 台灣 ) 華僑救國總會海外華文著述獎、( 台灣 ) 中國文藝協會「五四」文藝獎、 中國大陸 世界華文文學雜誌小說一等獎、中華民國建國百年徵文第一名。曾任北美洛杉磯華文作家協會會長、北美華文作家協會總會副會長、南加州空軍官校校友會會長、理事長;現任加州台灣同鄉聯誼會理事、美國湖北同鄉聯誼會理事、美洲文化之声顾问。

雞尾酒戀情

八零年代初,我自軍中退役,準備移民來美前,有位「有經驗」的朋友告訴我,美國是個勞力缺乏的國家,到美國去,只要學得一項手藝就可謀生,並舉例如餐館大廚、汽車修護、電子裝配 …… 我因在禮賓單位服務時,常參加各國駐台使節的酒會,對洋酒略有認識,又因
以前在美受訓時,曾和一些美國空軍同學到酒吧去過幾次,知道些酒吧裡的大致模樣,於是臨機一動,心想如在美國做個調酒師,是個既輕鬆,又好玩,且賺錢的工作。
打定主意,說做就做,在分類廣告上,找到台北火車站旁一所烹飪學校附設的雞尾酒調酒班,立即報名入學。而這所謂的學校,只是一間約五、六坪大的房間,全班學生只有五人,課程一共也只五天,每晚上課兩小時,共十小時便畢業了。所學的,幾乎都是我原來就會的,甚至有時我還會為老師補充一些資料,畢業時頗有入寶山空手而回之憾。
只是,領到的一張畢業證書卻是精美無比,重磅道林紙、中英文對照、藝術花邊、彩色照片 ( 我們入學時交的 )、燙金鋼印 …… 十小時課程得來的,比我以前任何一張好幾年正規教育得來的還要精致。
來到美國後,在朋友開的餐館裡見習,頓覺自己的技藝不夠,於是興起了進修的念頭。也是在分類廣告上,看到有一家連鎖的「雞尾酒調酒學校」( Bartender School ) ,於是選了離家最近的一家報名上課。與台灣的相比,這間學校的規模要大得多,它就像一間真正的大酒吧,長長的吧檯,十二個學生,每人都有屬於自己專用的位置與設備,包括三十瓶以上不同的酒;十幾種軟性飲料;五、六種不同種類的酒杯共三十幾個;儲冰櫃、碎冰器,搖筒、攪拌棒;以及櫻桃、檸檬、橄欖…… 一應俱全。上課時間兩週共十天,每天四小時共四十小時。全班十二人只我一個「外國人」,其餘十一人都是老美,其中有兩位女同學。
授課的老師是位年輕的白人男性,講話的速度比電視播報新聞的速度還要快,我那時來美才兩個多月,幸好我對酒已有些底子,加上反應還算快,所以還能跟得上。當兩三天後休息時間閒聊,大家知道我是個來美僅兩個多月的人時,都大感異訝,問我來美之前會不會英語,
我隨口答少許,大家都詫詫稱奇,視我為天才,老師也沒有減緩他說話的速度。
緊張的兩個星期很快就過去,面臨畢業。畢業考試分筆試和術科兩項,先考筆試,五十道選擇題,只容許錯五題,結果全部及格,一半以上滿分,包括我在內。但術科就完全不同了,術科是要在三分鐘內調六杯不同的酒,而且要六杯同時進行,同時結朿,不能第一杯調好調
第二杯,第二杯調好再調第三杯 …… 也就是說,假定六個客人一夥同時進來,坐在你面前,點了六杯不同的酒,你必須第一步先拿出適用於這六種酒的不同酒杯分放在六人面前,第二步視需要放入冰塊或其他底層調配料,第三步加入主酒或副酒 …… 最後視需要放上櫻桃或
檸檬等點綴品及吸管、攪拌棒。完成後,六個客人可同時開始享用。這項考試是個別進行,首先應考的一位女同學通過了,我自告奮勇第二個上場,也輕鬆 Pass,可是第三人以後,卻有半數未能過關。未通過的原因,大半是超出了三分鐘的時間,還有一兩人記不住全部六種酒名,或忘了那種酒是那位客人的。不過一次不通過可第二次再試,終於全都通過。我們每人也領到一張畢業證書,但這張與我台北拿到
的那張相比,遠不如台北的那張精致。但想不到,我原想賴以謀生的手藝,不但未以此賺到一分錢,反而因此花掉不少錢。因我已把它當成了一項嗜好,現在我家裡藏酒至少兩百瓶以上,有朋友來我總要請他們品嚐一兩種。有時朋友請客,甚至社團活動,也會請我去充當調酒師,我都樂於從命。我自已每次的新書發表會,更必定是與「雞尾酒會」合併舉辦。
這二十幾年來,酒一直與我為伴,我與它之間似乎已產生了一種戀情,但最令我難忘的,則是下面這件事。公司裡一位老美同事,他的兒子二十一歲生日,為兒子辦「成年派對」,特地請我去做調酒師。這位開明的父親,以兩大主題慶祝兒子成年。一是「欣賞脫衣舞」;一是「喝酒」。他請了一位美豔妖嬈的舞孃在兒子面前搔首弄姿,並極盡挑逗之能事,衣服一件件脫,剩至最後三點時,便坐在壽星的大腿上抱緊壽星不停地親吻。喝酒方面,則讓大家開懷暢飲,不過也有例外,就是壽星的朋友中有些未滿二十一歲,是不能喝酒的,因此我都要先問他 ( 她 ) 們是否二十一歲。這期間鬧了許多笑話,有人說他都快三十了;有人說這個問題應該去問他的兒子;有人說他只差幾天,請我通融,並也要請我去他的「成年派對」做調酒師。還有一位明顯已三十多歲的漂亮女性,我故意問她:「Are you twenty one?」( 妳二十一歲了嗎?) 她大樂,立刻抱住我在我臉上親了一下:「Honey, I amforever twentyone. 」( 蜜糖,我永遠二十一歲。)還有一件事也使我難忘,那是一九九四年一月洛杉磯北嶺 ( Northridge )六點七級大地震,我家正好就在震央,房屋嚴重受損自是不在話下,而我的一百多瓶心愛的酒也遭到池魚之殃。屋裡滿目愴痍,卻又滿室酒香,我看著美酒似流水般從滑石地上逝去,心疼不已。

不過有一件事則是因酒而使我感倒榮幸的,這些年來,因我不斷地搜集與酒有關的書籍,研鑽酒的常識、典故、飲酒的禮儀 …… 因此我常常以與酒有關的題目,應許多社團、校友會、電台、電視台之邀,作過無數次演講及示範表演,同時也因此結交了不少朋友。我在華人社區,早已因酒而「小有名氣」,周遭朋友們凡遇到與酒有關的疑難雜症,都會向我請教。只是,也有些朋友誤會了,以為我喝酒也是海量,其實,懂酒與喝酒,兩者是完全無關的。

责任编辑:圣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