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 / 先锋诗人海上作品欣赏(中国)

作者简介:

海上,男,1952年11月生于上海,老三届知青,先锋诗人、自由作家。出版过《中国人的岁时文化》《自由手稿》《还魂鸟》《人海》《影子奔向四面八方》等多种诗集、文化著作。海上对写字、画画有自己独到的看法,尤其是史前岩画,是国内第一位把岩画和书法融为一体的人;其书画被民间争相收藏,曾经在深圳、广州等地举办过书画展。海上几十年来一直醉心于汉字和中国文化,其关于中国文化源流、关于汉字、关于艺术的诸多思考,已经成文的多部手稿还有待出版,值得期待。

身后

这就是遗言。隐私在文字背后
避免与春色冲撞的话语
整个冬春之交 我选择出走
事后我才知道被跟踪……


最被动的回忆 正是陈旧的脑细胞
它痊愈后仍带有旧时光的斑痕
注定今生会遇上漫天大雾
看不见行走的前方 同时失去背景
已经走开了!中枢神经出血
渥出的痂也开出过乌红的花
这个化学演变过程属于道德实验
但已然结束在统称为“盐”的晶体里
(考察领袖型人物必须以盐的判断)

遗言不带走遗产 是缺乏分量的赘语
也算免税商品或者是一份检讨
唉!谁相信你曾来过这个戏剧世界
你的彷徨不在剧情中
痛苦得太浮浅 盐分不够
你那蓬勃的生机证明盐量充足
它让记忆力有强势回放的弹力
岁月。穿上了防疫服守住地狱口

一场记忆中的狂风及暴雨
浇湿了我的今生,血渗出……


我闻出了戾气和暖气掺杂的四月
荒原色覆盖着 鸟类在一夜之间撤离
浮现于脑际是一片乌泱泱的寒武纪

所有人间四月隐藏着诡异剧情
所有梦境都在最后一霎间切换
妩媚的情怀里散发出瘴气
一整套软体动作 目之所及
让我在回忆中又生回忆。当年没理会
艾略特叙述的“四月”,他的极目远处
是吹散的气候 自由野性之风

四月 就是悬崖
巨型的吞口饕餮待宴
而鸟儿飞越在卫星导航之外
唯有它们知道四月是怎样的鬼脸
趁春暖花开之际 众鸟起哄
且一哄而散……


我正在翻阅的四月里的节气
“清明”和“谷雨”气候之间的每一条通道
一次次刷新人类的认知
所有的古籍中已知的经验或滥觞
在新的时间表里根本没有可循痕迹
它们重组了微积分 启动了物理界
一切主张。任何一套程式被打碎
祭祀和作竈 出行和扫墓
订盟和沐浴……若是讲究其中缘由
我们需要在它们陌生的组合间求知平方根
甚至于找出它们可能的硅基根萦
在人间 大可忽略不计地虚度岁时
于是众生们活了一辈子也不明白阴阳五行
天地之间的易数变幻或季候交替
麻雀与海东青的世界观不可同日而语


前面我说出 地狱口有岁月坚守着
黑压压的千百只乌鸦就在那里起哄
一种不祥之兆有人祸的成分
考证民间生存环境和记录日常琐碎
必须拨冗而述。在我身后站着死神
巩固了我的铁血地位 我是鬼
我怕谁?曾经人模狗样的污吏们
现在抖得没了人相 他们一旦失势
(反噬我的是自己祖宗传下的愿景)
同样!木讷和脑梗也继承了下来
开始我不明白 这群乌鸦是如何聚集的
直到我身后变得漆黑 浮出苍白色的鬼脸
风吹醒了我的皮肤 它有前世记忆
乌鸦嗅出了地狱气味……


被黑暗吞噬的还有曾经的不朽
那些让哲学开过光的经典名言
都捆绑着人间许许多多敲打木鱼的性命
他们念经是模仿行骗的僧侣
(入殓、嫁娶、上樑、安门及安葬
中国市井社会上走动着三流易学大师)

身后是一片沼泽 阳光下的狰狞
一只红隼悄悄降落 捕食的本能
独闯荒野……蔑视岁月的天性
(看来我的身后并非静止的)
所有的发生 动静不在皇历宜忌之间
该沐浴的 该安床的 该祭祀的
我们需要足够的盐以及它的配方
来洗刷黑暗里的污渍……


黑暗的来源除了天文学原理 更有
社会权利制造的黑暗。它在政客手中
围绕和笼罩民生的黑色空气进入体内
使我身后的黄昏出现了众多魑魅魍魉

黑夜是乌鸦的世界 河水也是黑的
氯化钠的饱和程度看看身后的山影
它们埋葬着人类最卑微的恐惧
还有回光返照般突然苏醒的早晨

我出走的消息是我描述过的鸟泄露的
跟踪我的有亲友惦记 也有失散的诅咒
凡是被黑暗里鸱鸮盯上的魂魄
都将在七天之内被击落 以巫傩观象

最后的终极使命 把一堆乱麻交给神学
物理是黎明之寅时归降于神性的
接着傩舞完全代替了世俗人间
唯一出入于尘世与巫神三界的只有乌鸦

身后有未测气象 有辽窎的视景
既然还有彳亍的时间 不妨试着回眸


三年疫难 自由在典当行成为死当
城市的血氧值已经低到连鸟儿也不飞
河流负载着岁月匆忙地奔向原野
那里有野鸭过冬的群山正在迎接大寒
大限将至!人类比动植物更不经摧残

而确实我身后的这条河在峡谷拐弯
那里湍急漩涡上的崖刻证明神圣之地
地名和传说 深渊 人迹罕至
只有被冠名鸱鸮的猫头鹰藏匿于此
我相信这里是凡胎肉眼看不见的道场
(世界一趟一趟运输“岁月”气候
它制造黑夜 它拥有黑暗……)


就沿着河道一直往前走。任何地方
都有乌鸦在阳光下 在河岸上栖息
大气层下的任何一种自由存在于想像
黑暗并不可怕 生命只是一次虚构
身后的事物都是一个人的背景 但是
站在我身后的却是不亦乐乎的死神
它和所有的诸神一样 行使天贶
于是 我会下意识地沿着河流寻找什么
始终在黑夜中仰望天空 自始至终
无止境的 失去自由的地点 合唱的乌鸦们
轰轰隆隆的时辰和岁月咬齿声响
裹挟我的应该是地狱豁口的风
或者是世界一切元素的阴阳切换
灵肉分离之圣地。天道玄牝 半边脸
和一只活蹦蹦的却无人认领的瞳仁
成轶成册的库存失效的阴谋
……这人世间!我终于失踪
被俘虏在黑暗改造的人生二次元
……

2022.10-2023.1

美洲文化之声》简介

《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Sound of USA)成立于2016年,是美国政府批准的综合网络平台,主要从事华语文学作品的交流推广。目前已与Google、百度、Youku、Youtube 等搜索引擎联网,凡在这里发表的作品均可同时在以上网站搜索阅读。我们致力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同时提倡文学创作的思想性和唯美主义风格,为世界各地的华语文学作品交流尽一份微博之力。同时,美洲文化之声俱乐部也正式成立,俱乐部团结了众多的海内外知名诗人、作家和评论家,正在形成华语世界高端文学沙龙。不分国籍和地区、不分流派,相互交流学习,共同为华语文学的发展效力。“传播中华优秀文化、倾听世界美好声音”,这是我们美好的追求和义不容辞的责任。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age-3.png

总编: 韩舸友
副总编: 冷观、Jinwen Han
编委: 韩舸友、冷观、Jinwen Han、阮小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