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舸友作品选(美国)

记 住 乡 愁

(一)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季
我带着我的梦一起告别
从此
故乡便成为镌刻心底的烙印
我的乡愁
就成了千山万水织出的图画
从太平洋彼岸到彼岸
以千山万壑也掩饰不住的
牵挂的泪痕
 
我用母语诉说中国的故事
将浪迹天涯
回望成一首乡恋的诗集
让故乡情
浸泡成一杯浓浓的香茗
我的乡愁
在长江黄河的涛声里纠结
便成了潋滟波光中
镶嵌的最美丽最圣洁的虔诚
 
(二)
我知道思念有多沉
故乡就有多美
我知道故乡有多远
乡愁就有多深
在思念的梦境中
悄悄织出诗画的田园
就有了满山红叶里
任萧瑟秋风也拭不去的坎坷足印
 
我的乡愁
是兴安岭呼唤春天的松涛
是蒙古草原万马奔腾的蹄印
是嘉陵江上拉纤的号子
是锦绣江南魂牵梦绕 眷顾诗行的意境

我用浓浓的乡音
吟一首很长很长的歌
虽然不能让黄河与圣安娜河
奏出同样的节奏
可我仍在时空的隧道中
尽力找寻故乡的身影
那黔山秀水 云上梯田
那村口的小桥
坡上的木屋 溪边的彩云
 
(三)
在中国神奇的画卷中
我还要怎样跋涉
才能把霓虹闪烁的故乡拓印
在思念的梦幻中
我还需承受多少煎熬
才能写意出最美最秀的风景
让出尘的锦绣
滋润我历尽磨难却无悔的人生
 
蘸一抹太平洋的水作墨
必然写出故乡
用安东尼奥山做笔
将思念镌刻成风雨侵蚀的悲悯
也许 有一天
乡愁真的会变成墓地
也许 乡愁
是坟茔里长出的青草
托起的
徘徊游弋等待归期的灵魂

致爱人
      
为什么眼前
总是你娇媚的身影
即便是任性
也能带给我无限的温馨
我想逃避
却躲不开你的红唇
那是怎样的诱惑
让我醉倒
你用温柔编织的梦境

我伫立岸边问月
您隐藏的一半阴影里
可有我深爱的女人
我想借烛光寻觅
哪怕只是她模糊的背影

也许 思念是太平洋涌动的浪花
也许 思念是同一个月亮
倾洒在不同角落的光影
而我
仿佛暴风雨中的孤雁
对你的思念
是历经磨难而不死的灵魂

一粒沙
      
我常常自诩为云彩
在辽阔的天空自由自在
不需要弯下脊梁
卑贱地向魔鬼叩拜

我甚至梦想
加入到群星之中
用微弱的亮光感动世界
黑暗与光明
现实与梦想
我都倍感骄傲
因为我也曾添加最美的色彩

其实我只是一粒沙
被大海遗弃
任肮脏的脚践踏
任无耻肆意出卖
潮涨潮落
朝朝暮暮
我总是蜷缩岸边等待
等待月亮到来
那时 浪花就会给我最深的拥抱
为我抚平伤口
洗去一身的耻辱和尘埃

如若初见

那一天
彼此的对视
突然拉近了距离
我的心在瞬间
被你的温柔撞击
仿佛炙热的阳光
融化冰山一样的身躯

那一刻
我真想将你搂入怀中
一丝丝品味
亲吻
你每一根发丝
抚摸
你如玉的肤肌

莫名的羞涩
我只能同你一样拘谨
用目光传递
将我的爱慕植入你的眼帘
然后
默默的挥手离去

愿望

我不愿做一粒沙
被大海抛弃
日晒雨淋风吹雨打
任肮脏的脚印
在我躯体上肆意践踏

我不想做一捧泥
当世间需要
就会变成砖变成瓦
甚至化做神
让所有的人匍匐脚下

我只想做一片云彩
远离尘世
无论多少诱惑与奢华
借日月的光辉
做一席守护灵魂的袈裟

香 火

在佛的眼里
世间的灯火是为了膜拜
燃起的点点烛光
它的温暖让疲惫的身躯
找到宁静与安祥
在佛的心里
磷次栉比的高楼
是信徒捧在手中的檀香
飘渺绕梁
那是神灵超度众生的殿堂
每一次的跪拜
都想把浑身的罪孽抖落
还有深藏的愤怒与忧伤
主啊
何时让我逃离红尘
归依于您的脚下
时时祈祷
夜夜焚香
我是秋风萧瑟中的一片落叶
渴望您的引领
忏诲今生
修来世那一轮淡淡的佛光

佛祖 我跪在您的门前

不知道疲惫的身躯
多少是尘土
多少是幽怨
有谁懂轮回的时空里
什么是近
什么是远
佛祖    万籁俱寂的夜晚
我跪在您的膝前
跪在尘世与天国之间

假如忏悔是松涛彻夜的低诉
是泪水流淌的溪涧
我渴望用它洗涤创伤
驱赶灵魂深处的罪孽
虽然我不懂
这样的罪过
是与生俱来的悲哀
还是污浊于这个肮脏的世界

跪在您的门前
我祈祷
能否赐我一双慧眼
让我去辨别善恶
能否赐我宁静
让灵魂找到皈依的圣殿
我会一步步
俯首在您的光环下
一步步
膜拜于您的香案前

当佛光穿过金顶的雾霾
撒向人间
佛祖 我能否搭上众生之船
同今生诀别
只求因您的宽恕
抖落一生的罪
结来世不解的缘

那一季的爱

那一季   寒风凛冽
我将初恋的朦胧
一丝丝掀起
在你的怀抱中
变成沙
化作水
一点点融入温暖的身躯

那一季   春暖花开
我是抽丝的茧
在你面前
一层层将紧裹的羞涩剥去
袒露
如玉的肤肌

忘不了那一季
落叶飘飞
你踏着我的泪光
消失在深秋的风里
思念的痛
像一片片落叶
沉沉地压在心底

时光荏苒
我用残缺的茧
将风留下
将雨拾起
将一生的快乐和祝福
紧锁
在那个失落的雨季
 

秋之恋

假如我
在月光下思念
你会不会在忙碌中
把我想起
让我的电流
在地球的两端链接
无论是天空
还是浩瀚的太平洋
都不能撕裂
心与心的距离

假如我
在风雨中呼唤
你会不会因时间久远
将我忘记
但愿我的声音
是一首思念的歌
拾起回忆
化作馨香
这样就能与你
一起呼吸

也许山太高
遮挡住欺盼的目光
也许海太阔
无法靠近你的身体
春花秋月
我只能祈求中秋的月光
将忧伤和思念
寄给你

作者简介:
韩舸友,旅美华侨、大学教师、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法学会会员、中国唯美诗歌原创联盟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美国及北美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员、“洛城作家”、“作家之家”编委,中国.湖畔诗社副社长,美国 . 美洲文化艺术之声国际传媒网执行总编,中国唯美诗歌原创联盟国际网执行总编。
作者从八十年代以来,创作诗歌散文作品300余篇,并多次获奖,部分作品被翻译成中、英、蒙多国文字发表,诗歌“致爱人”和“诗魂”被收藏于世界诗歌年鉴英文版2015-2016世界77个国家112位诗人诗选,并进入数十个国家图书馆和联合国大厦及教科文组织图书馆,2019–2020世界诗歌年鉴再次收藏“记住乡愁”等作品。代表作有“情殇”(2013)和“记住乡愁”(2020)等抒情诗集和其它法学著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