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鸟诗选(美国)

作者简介

蓝鸟,原名许龙驹,海外著名诗人,网名蓝鸟许多。资深新闻出版人,学者。多件作品获国家(China) 或省市一、二、三等奖。1993年移居美国。北美LA华文作家协会会员。北美《洛城诗刊》编委,中国大型网络文学平台《博风雅颂》特邀评委。

期盼回归

四月的小雨
躲在云里盘旋
转着转着就变成了一场夜雨
不紧不慢地敲打起屋顶的
红瓦
像一首咏叹的歌
碎了失眠者的心

四月的小雨
躲在风里流窜
窜着窜着就洗涮起你的门窗
像溪流从玻璃上流过
摇橹的人失去了舵手
一生的积累
被雨水淹没

深夜听着夜雨哀泣
日间看着雨打门窗
芭蕉叶虽然油绿
春花却不在灿烂

雨季的四月
都市静谧,公路空旷
小雨
霉烂了吴越文化的古典与雅致
切割了大都市的现代与时尚
更朦胧了京派人的真善美视线
然而雨季过后
京派的“乡下人”又要回归淡雅的生活
海派的小资将与武侠与言情争奇斗艳

4-12-2020复活节写于洛杉矶

无语的节日 
      
这是一段另类的岁月 
这个春天不开花 
心里的杜鹃花不开 
樱花也不开 
只有一粒一粒看不见的病毒 
蔓延 

我被隔离在沙滩上 
有幸遇见一双似曾相识却又谜样的脚印 
这便是我的 
Valentine’s Day 

她,就在那边;她,就在对面 
                 
她,就在那边 
离我遥远。她是谁 
她是武汉。我忐忑不安的心 
就悬挂在洛杉矶飘往黄鹤楼的那片云里 

她,就在对面 
离我很近。从眼睛到手机屏幕的距离 
她是谁?她是武汉的人民 
父老兄妹挣扎的心,就飘在黄鹤楼吹来的荒芜的北风里 

冠状病毒魔鬼般在中美和世界游走 
冬日的雪不再洁白 
春季的风不再温柔 
这个世界挽留住唯一的美就是医护人员的敦厚 

在医护前沿 
一个个自信的白衣者,给了自己完全的自由 
不论性别男女、年龄高低 
都在用自己的生命谱写着青春的流动感 

白衣者用把持听筒和针头的双手 
诠释着贝多芬第7交响乐的第二乐章 
让生命哀而不伤 
让救死扶伤成为王者 

清明,一片苍茫

冰河已在昨夜解冻
游鱼浮上了岸

疫情敲击的黄鹤楼的编钟
正在华特·迪士尼音乐厅上空哭泣

清明一片苍茫
高山一片苍白

没有风向的风,忽冷忽热
白衣依然婷婷袅袅

春天随着黑格尔的哲学复活了:
历史是一堆灰烬,但灰烬深处有余温
2020-4-03于疫情之中

沉默的圣诞

圣诞的云
连日不懈地在山顶漂浮着
像一纸水墨的荷叶,时而
微微抖动一下,给人
天空倒挂一池荷塘的韵美

微风轻拂时,雨花
一滴一滴从天空渗出
每一滴雨花都是一朵倒挂金钟
狂风袭来时,雨水则丹青泼墨
洒在窗上便似珍珠镶嵌

然而,连日阴雨带来的海腥味儿
堵塞了我的鼻孔
熏醉了整个圣诞
今年的圣诞节,3亿国人的美国
有上亿人在飞机、火车、灰狗大巴和自驾车上
为泛着海腥味儿的雨水
疯狂

记忆总是不肯舍弃联想

大清年间,北京称谓京师顺天府
从崇文门直奔北城根儿的雍和宫
遇见东直门到鼓楼的一条五里大道
那交汇处便是北新桥。光绪十三年
一家名叫吴裕泰的茶庄在北新桥开业了
吴裕泰茶庄在安徽、浙江、福建采购茶叶
再到苏州、福州窨制,茉莉茶香飘扬万里
然而,井水枯干时
靠接雨水冲泡的茶
品味异常

今年的平安夜,老同学携儿孙从北京来看我
带来吴裕泰的礼茶
围席一桌,唯独我的独子缺席
我心里的滋味
便是一杯雨水冲泡的茉莉花茶

光绪十三年开业的茶庄的礼茶
2019年泛着海腥味儿的雨水中的圣诞节
犹如诗人痖弦笔下的红玉米
被风吹着

12-24-2019起笔平安夜

关于 “蓝鸟诗选(美国)” 的 1 个意见

  1. 谈不上海外著名诗人,编辑者过奖了。
    —— 蓝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