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经济及文化考察团访问尼日利亚

2019年5月中旬至6月初,以美国最佳医疗保健大学及康弗尔史迪文公司总裁为团长、韩舸友为副团长的美中经济及文化民间考察团一行十人分别从美国和中国出发,抵达尼日利亚国阿比亚州考察,得到了阿比亚州政府、议会,市政府、各行业及企业的热情接待。并与当地政府及企业进行了深入坦诚的交流。走进当地的上层人士家庭,与他们朝夕相处,建立了非常深厚的友情,这一点几乎极少有人能够做到。谢谢阿比亚、谢谢我的朋友、谢谢非洲的兄弟姐妹。

尼日利亚阿比亚州的隆重接待

州长在官邸接待,并亲自邀请韩舸友和靓雯助理参加他的州长就职典礼
韩舸友和靓雯
阿比亚特别得到人民作者尊重的议会议长会见代表团(左二)
代表团成员合影留恋
议长会见代表团
阿比亚州政府的警察担任代表团的全程警卫
部分代表团成员
代表团成员
在州议会广场
靓雯助理兼翻译
韩舸友与媒体记者
阿比亚市长会见代表团

一位112岁老人的葬礼

特别为逝者制作的逝者生平及荣誉画册
所有来宾围坐在逝者的灵柩周围
五位著名牧师组成的牧师团
112岁的老人
葬礼上的美国和加拿大贵宾

阿比亚市场及社会风貌

奢华的富人区

橡胶大王的豪宅
市长的新家(四栋楼)
市长与韩舸友
忘记这个豪宅的主人名字
jine的豪宅
jene的豪宅

别了,阿比亚

附:

阿比亚之恋 / 韩舸友

一   飞越大西洋

非洲对我而言,一直是一块陌生而神秘的土地,也一直是我期待已久的探访之地,终于因为与美国朋友的结缘,让我能得偿所愿。

2019年5月18日,由美国康弗尔-史迪文公司总裁、美国最佳医疗保健大学总裁约翰博士组织的,我参与协助的美中投资贸易考察团一行九人,分别从美国的洛杉矶、华盛顿和中国的广州出发,飞往尼日利亚共和国的阿比亚州。我和女儿靓雯从洛杉矶出发,横穿整个美国东西部,然后跨越大西洋、经停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在那里休息几个小时后,又换乘荷兰航空的飞机,穿过英吉利海峡,沿着英格兰北部的海岸线飞行,由北至南绕道飞越红海、撒哈拉沙漠和非洲中部,七个小时后到达尼日利亚最大的城市拉各斯。第二天接上中国考察团的朋友,一起飞往这次考察的目的地—阿比亚州政府所在地的阿坝市。

过去一提到非洲,我就想起埃及、南非、索马里,还有漫无边际的撒哈拉沙漠,当然空旷的原野上悠闲自在的斑马、大象、犀牛、狮子、老虎,,,也会浮现在眼前。这次踏上尼日利亚的土地,却有一种更加亲切的感觉,无论从空中还是地面,一望无际的青山绿水、白云蓝天,各式欧洲和本地风格的房屋掩映在树丛之间,不时路边有简易的集市在销售蔬菜和水果,当地人身着色彩艳丽、五彩斑斓的各式服装,将绿色的大地装扮得分外妖娆。据说在两边的森林里,还有原始部落居住。遗憾的是这次没有时间去拜访他们。

总裁约翰先生是本地人,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美国人,作为一个医学博士,他和他的太太在十年前一起创办了美国医疗保健大学,培养了上万的医护人才,在洛杉矶已经设立了三所分校,现在邀请我加入后,正在筹建圣地亚哥和洛杉矶的华人分校。同时,约翰先生也是美国-尼日利亚康弗尔-史迪文公司的总裁,这次的投资考察活动就是在他的家乡。由于他的地位和影响力,我们的活动得到了非常隆重的接待。

从拉各斯乘机抵达阿比亚州开始,由州长亲自安排的面包车和两名州警察以及随团记者就在机场等候迎接,后面几天的活动中,由于警察随车保卫,在哪里的畅通无阻。当然,他们遇到塞车下去清障的时候的确是很粗暴的,手上的AK47和M15自动步枪可不像中国警察的枪常常是一种摆设,他们可以直接用枪托砸车,甚至开枪警告,当然,必要的时候也会有随时使用武器的权利。但是他们非常有纪律,任何地方停车,他们都会首先下去,持枪站好位置,然后我们再下车。任何场合他们都会在外面执勤,无论怎么邀请,都不会和我们一起用餐,而是由主人单独提供食物。

我们入住的酒店很不错,虽然不大,但是很精致,房间很整洁,室外有酒吧、游泳池、健身房、疗养中心、这个酒店的老板就是我们后来经常在一起的阿坝市市长,一个非常豁达开朗的企业家。

二  真实的非洲

走进尼日利亚有两件事情就让我震撼,一个是数量很多的教堂和欧洲风格的建筑群,另一个是这里原来是英语国家,英语竟然是第一语种。我这个英文水平极差、到现在还游离于宗教信仰之外的人而言,面对他们我倍感惭愧。相形之下,他们比我更有修养和文化,我简直成了文盲。

尼日利亚是一个西非国家,具有悠久的历史,人类居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9000年前,它也是一块多民族聚居的土地,在9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聚居着250多个民族。公元八世纪,札加瓦人就建立了卡奈姆-博尔努帝国 ,14世纪到16世纪由桑海帝国统治,1472年受到葡萄牙国侵略,16世纪中叶又受到英国入侵。1914年成为英国殖民地和保护国,1960年独立。

从这段历史看,英国对尼日利亚的直接统治是从1900年开始,到1960年独立,只有60年时间。但是英国对尼日利亚的影响,应该从1851年算起,因为从那个时候开始,英国就已经将基督教、语言文字逐步带到了尼日利亚。所以我们感觉到尼日利亚的通用语言和文字都是英文,他们的主要信仰是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甚至于他们的生活习惯都是以欧洲方式为主。

我们在谈论18世纪19世纪欧洲美洲的殖民主义运动时,常常是以批判和否定的观点评价,忽略了殖民主义在客观上的积极性,这是不理性的。殖民主义初期的动机肯定是为了掠夺被殖民地的资源和财富,但同时不可否认宗主国向殖民地输出的宗教信仰、文化、语言,以及资本、技术、进行建设,为其提供了现代化的港口、道路等基础设施,殖民地的商品经济也因此得到发展,出现了铁路、公路、电信、电话、医院、学校,落后的殖民地被带入了市场经济领域。至于负面作用,我认为也是需要客观评价的。比如殖民地的某些传统文化本身就是原始的落后的,保留下来毫无价值,那么为什么要抵制和否定先进的文化和现代文明呢?如果中国在康乾盛世时期就大胆地打开国门,介绍西方先进的科学和文化,也许一百多年的比风景被殖民地的历史都会因此而改变吗,假如没有五四运动的新文化运动,将科学与民主传播到中国,接受现代文明,也不会有今天的发展。

5月27日,我有幸应邀参加了约翰先生的外婆逝世的葬礼,让我更增加了这个方面的感受,这位老人整整活了112岁,无论在哪里都是非常长寿的年纪,本地人为她举行了非常隆重、非常盛大的葬礼。

葬礼在一个乡村公路旁的空旷地带举行,参加葬礼的来宾至少有一千人。五人组成的牧师团在现场的中央,一色的西装领带,唱诗班整齐的排列在灵柩经过的路边,无数大大小小的帐篷里,端坐着身着各色民族服装的来宾,每一组不同颜色的服装都由主办方免费赠送。停放灵柩的中间帐篷是逝者的近亲属,我也被约翰先生邀请到中间的位置。现场人虽然很多,却没有一丝混乱,庄严肃穆、万分虔诚,所有的来宾和亲人都跟着唱诗班,和着音乐的节奏,唱着各种赞美诗,歌声低沉舒缓、充满对神的敬仰和感激之情。

我们入场后,灵柩由仪仗队引领,二十多人抬棺扶棺,缓缓地送入现场中心,安放在帐篷中间。安葬仪式正式开始,首先由牧师带领大家一起祷告,唱赞美诗,然后几位牧师分别主持仪式,牧师的祷告演说既充满对神的敬畏和感激,也真诚地对老人的辞世表达悲伤,同时也对所有的来宾进行开释。

葬礼自始至终都是在庄严肃穆、井然有序的环境中进行的,每一个人都能够自然地表现出发自灵魂深处的对神的敬仰和感激,感觉得到他们从内心深处散发出的虔诚和安静。也许,信仰的魅力就在于此吧。吊唁者很多都是当地的普通百姓,文化水平不一定很高,但是信仰所带来的修养和气质却让我对他们产生了很高的敬意。

三  生机勃勃的土地

对尼日利亚的商业考察是从到达后的第二天开始的。首先,令人震撼的是市场,一个令你意想不到的专业市场,而且是鞋业市场。

阿比亚州府所在地阿坝市约三百五十万人口,竟然有十万家以上的鞋业作坊,有一百万人在从事制鞋工作,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甚至周围国家的商人不下五十万之多。从大街上只能看见这是一个前店后厂的商业街,或者是大街上数不清的三轮摩托车,仿佛八十年代的中国城市,但你还不知道这么多三轮车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客户,当我们来到街中心,走进市场的时候,才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走进小巷的刹那,机器轰鸣、人声鼎沸、人如潮涌,你仿佛到了另外一个天地,在不到五米宽的巷子里,家家户户都是工厂、有的地方两层楼楼上楼下全是作坊,车水马龙、虽然拥挤不堪,却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因为考察团队伍比较庞大,还有摄影记者和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察保卫,我们也成了市场的特殊人物,不过大家对我们都非常友好,很多本地人都会用中国话问候我们,我也很友好的与他们问候,很多人都告诉我曾经去过中国。言谈举止中充满了善意和亲切感。在一个作坊门口,一个年轻女孩邀请我一起合影,旁边的人总是钻进镜头里面来参加,那种友善热烈的气氛让人非常感动。

在这里,市场管理部门的负责人热情的接待了我们,详细介绍了阿坝市鞋业市场的情况。这个市场有五十条街,每一条街大概有1500家工厂,总计大概有十万家工厂,州长后来也告诉我们,阿坝市大概有一百万人在从事制鞋行业的工作。每天都有五十万左右的商人从全国各地到这里采购商品。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都难以想象在非洲东部的内地城市,会隐藏着这样庞大的鞋业市场,在这个市场每天的产量竟然有100万双各种皮鞋、运动鞋、休闲鞋,供应尼日利亚两亿人口和周边邻国的大部分需求。怪不得约翰博士要在阿比亚引进日产一万双鞋的大型的制鞋生产线。这里面隐藏着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中午我们在参观鞋业市场结束后,又马不停蹄地去海港附近参观一个正在建设中的大型项目,本地的女工程师专门介绍了项目引进和建设的情况。这里会建成一个大规模的保税工业区,产品可以通过附近的港口进行运输,极大的解决了原材料进口和产品市场问题。

下午我们拜访了阿坝市市长,这是一位非常活泼可爱的本地人,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当地一位优秀的企业家,我们下榻的酒店就是他的财产,走之前我陪约翰专门去他的别墅去看望他,在他的府邸,占地面积大概有五个英亩,硕大的花园里建有四栋不同的建筑,主楼是一栋两层楼的欧式洋房,市场穿着便装接待了我们。在阿坝期间,他成为陪同我们最多的地方官员,无论在州长家、橡胶大王家、还是在酒店,几乎每天都能见到他的身影。

在与阿坝市长的会见中,市长也代表政府表达了欢迎中国朋友到阿比尔投资办厂的诚意,并保证在土地、政策和各方面全力支持的态度。

第三天,我们在阿坝寻找适合建厂的地址,同时也在选择建立中国工业城的地址,并基本确定了工厂的面积和布局。

土地

我们都生活在这里

同一个地球

同一片天空

也许 区别只是汪洋大海中

那一片片不同的陆地

甚至是一根手指就能测量的距离

无论阳光还是雨露

大海抑或陆地

都从未厚此薄彼

遥远的年代

我的祖先曾手捧鲜花和水果

欢迎你 欢迎你

无论你是带着神的使命

传播文明

还是带着枪炮和杀戮

横行多少世纪

抱怨和仇恨我们都早已放下

只将感激留在心底

那一天

几百年前那艏船

将你们的身体和牵挂送回故乡

让殖民者成为遥远的回忆

那一天

我们走上街头

欢呼自由庆祝独立

也许我们曾经牺牲过什么

但为了自由和尊严

又怎会在乎失去

我们正在奋斗

我们正在努力

看不见枷锁的大地

天更蓝

水更绿

空气更清新

生活更甜蜜

我们的心地还是那样善良

我们的热情还是那样浓郁

欢迎你 欢迎你

假如你曾经在独立日前离开

别忘记回家看看

因为这里也有你和你的先辈

撒下的心血和汗滴

欢迎你 欢迎你

无论是亚洲欧洲美洲大洋洲

无论你去向何方

无论你来自哪里

别忘记在这里留下足迹

你的足迹里

一定有最浪漫的故事

还有那永远抹不去的记忆

四  盛大的就职典礼

尼日利亚在1960年独立后,仿效美国建立了联邦共和制度,总统由全民投票选举产生,任期四年,可连任一届。总统权力受到议会制约。国会分参议院和国民代表大会。应该说,自从1999年由军政府改为民选政府后,尼日利亚的政治局势是基本稳定的,除了伊斯兰教派的极端组织博科圣地自2009年以来多次发动恐怖袭击,特别是在北部地区造成许多平民和基督徒的伤亡以外,并没有更多的政治骚乱。

州长是从首都阿布贾赶回来深夜接见我们的,在他的州长办公室,我们进行了简单的交流,他代表州政府热情欢迎中国企业到阿比亚投资,政府将提供一切必要的帮助和支持。特别让人感动的,他表态会成为我们的一员,一起开发中国工业城。在办公室,州长特意打开存放了五年的椰树酒,请我们大家品尝。我没有想到椰子酒酒质竟然如此纯和,一口下去,甘甜芬芳,一股暖暖的热气立刻涌向整个身体,如坠仙山盛景之中,不愧是酒中佳酿、杯中嫦娥,久久不愿弃杯。

5月29日是尼日利亚32个州同时举行新任州长的就职典礼活动,州长热情邀请我们参加活动,每人还赠送特制的布料,上面有他的头像。第二天,约翰陪我们去裁缝铺,把布料缝成了尼日利亚的民族服装,29日上午,我们特意穿上这件礼服,参加了州长的就职典礼。

我以为就职典礼可能是小范围的酒会,在一个宽大的草坪上,来宾们身着盛装,喝着葡萄酒,主人作一个简短的演讲后,便穿梭于宾客之间,一边频频举杯,一边亲切交谈。到达现场的时候,我的情绪再一次被撼动了。

就职典礼是在一个很大的足球场举行的,从路口开始,到处是身着各种服装的警察和军人,所有车辆不准靠近,所有人员必须接受盘查,以防恐怖袭击。

当我们进入现场时,立刻被眼前的情景感染了。能够容纳数万人的足球场里人山人海、主席台搭建在球场中间,新任州长和牧师团以及政府内阁成员端坐在台上,牧师在带领所有来宾一起祷告,球场四周的观众席挤满了身着各种服装的来宾,相当一部分都是由主办方赠送的布料制作的衣服,我们的服装是州长亲自赠送,所以观礼位置也是比较靠前的,就在演讲台正对面的贵宾席里,周围都是身着和我们一种颜色服装的本地人,他们对我们都充满了友好的态度。很多举着布标、国旗和州长头像的人群,在跑道上一边绕场奔跑,一边跳着民族舞蹈、唱着快乐的歌曲,牧师还不断地主持祷告、不断地领唱着耶稣基督的赞美诗。无论多少人聚集,在祷告的时候,他们都是那么认真那么虔诚,游行者也会停止欢呼,一起祷告,如此宏大壮观的场面,人山人海却井然有序,有序中又能够让不同群体自由发挥和表达他们的情感和情绪。

面对这样一个民族,面对他们在各种公共场合和私人聚会的表现方式,以及这种方式所传递的文化,我被深深的感染了,充满了对他们的信任和敬意。

无论在教科书中还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的头脑里对非洲的认识和评价都局限在遥远、落后、混乱等印象上,若不是我在美国有最优秀的非裔朋友,若不是这次考察近距离地接触非洲,而且是不同群体、不同阶层、不同环境、甚至不同文化层次的走近非洲,那么我眼里的非洲不会比别人好多少。也许我通过书本和网络了解的非洲,既是平面的,也是肤浅的,甚至只能说明自己的无知和狂妄自大。

因为我最好的兄弟约翰博士,我走到了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阿比亚州的最高层,从州长到议长、市长,甚至是鞋业市场的主席等等;从著名的企业家慈善家到橡胶大王、酒店老板;当然,我也有幸认识了很多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比如警察、记者、演员、鞋匠、医生、厨师、海关官员等等。有幸参与了各种正式和非正式的活动,比如与州长、议长、市长、鞋业市场主席的会见,几大企业家的接待和家宴,与一直陪护在身边的警察和记者的交流、与约翰博士家人的相处。

正因为这样,我才能比一般人更加全面、更加深入的了解非洲、了解尼日利亚。也许,他们在文化层次上不如中国,更不如美国,但是他们同样有优秀的博士、优秀的企业家和政治家。因为殖民地的历史,他们也许失去了某些传统的文化,但却输入了先进的西方文化和教育,特别是基督教的传播深入全社会,(伊斯兰教也是非洲的第二大宗教),在客观上弥补了这种的差距,人民无论文化层次高低,都会因为对神的信仰而善良宽厚、而满足;因为对神的敬仰而谦卑、而畏惧,而虔诚;也因为这样的信仰而培养了最好的修养。也许,我已经偷偷地爱上了这片神秘的土地。

身临其境才知道,尼日利亚是一个直接选举的民主国家,新任州长由于特别关心和重视中下层老百姓的疾苦,所以得到大多数选民的支持,成功入选。今天这样的隆重庆祝,既是选民对他们推选成功的狂欢,也是新任州长在就职典礼上面对支持者的施政纲领的演说和承诺。。

在热烈的欢呼声中,州长的就职演说结束了,他说的什么对我而言都不重要,我只知道才上任的第一天起,他就担起了一份责任,必须带领阿比亚人民走向富强走向希望的责任。我也深受感染,特意写了一首诗送给州长,也算是给他就职的贺礼吧。

祝福

—- 致阿比亚省长就职典礼

无论是胸怀使命

还是赋予权力

恭喜您

因为这都是神的旨意

阿比亚需要您 人民需要您

祝福您 我的朋友

这是一片美丽的土地

天空阳光明媚

大地勃勃生机

人民期待又一位领袖

创造新的传奇

祝愿您 让健康和幸福环绕天空

让快乐的歌声响彻大地

让男人更强壮

让女人更美丽

把财富和幸福装进衣兜

把贪婪和罪恶丢进地狱

我从遥远的彼岸走进您

我将真诚的祝福送给您

新的旅途上

您的伙伴与你同行

您的人民与你一起

您的智慧和梦想

一定会降临这片美丽富饶的土地

结语

十二天的考察活动很快就结束了,我也乘飞机返回了洛杉矶,尼日利亚投资项目还在继续跟进中,约翰博士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企业家,这几天他又要回尼日利亚与银行商讨贷款方面的问题。我相信这个项目一定能够在尼日利亚很快获得成功。

回到美国已经快一个月了,我的脑海里,总是浮现着尼日利亚考察期间发生的各种故事,以及这些故事后面的各种各样的人物,爽朗大方的州长、正直严谨的立法院议长、性格随和的市长,还有细致入微的大哥、温柔体贴的妹妹、一丝不苟的劳伦斯总监、谦和却不失个性的工程师肯先生。当然,还有那些最普通的朋友,特别认真负责的警察、活泼可爱的记者、还有那些市场上看见我们就主动用中国话问候的热情友好的本地人。

我很庆幸能够走到这片美丽富庶的土地,能够认识这样多的本地朋友,能够得到那样多的关心和爱护。在短暂的时间里,认识了一个美丽富饶、生机勃勃的尼日利亚,认识了那些勤劳善良、朴实谦和的朋友和兄弟姐妹。无论今后是否有机会回到那里,只要回想这段经历,我的心里都会充满温馨和感动

美丽的阿比亚,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中、最美好最亲密最难忘怀的记忆。

2019.06.27.草于洛杉矶

关于 “美中经济及文化考察团访问尼日利亚” 的 1 个意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