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殇组诗 / 冷观(美国)

作者简介

冷观,美籍华人,现居美国加州橘郡。在美国获得工程博士学位,就读工商管理硕士。曾就职于数个世界500强跨国公司,在中国但任总经理及中国区总裁等职务。目前从事投资商务咨询业务。在《诗殿堂》、《诗词之友》、《中国日报》、《台湾时报》、《洛城诗刊》等国内外刊物发表过诗词作品。

死 生

死亡于我
只是一次仙旅
天堂, 地狱,或
其他的圣殿?
肉身升华为灵晕
如同降生
露滴开花 折射一幅未知的梦

曾经荒野里的一株槭树
此刻,根系和枝叶已然透明
视觉跃迁于茫白
黑暗湮灭
阴影逃逸
我倏然怀念
幽黯赋予的静谧与宁安

残留的槭香
茫然依旧
推开虚空之门 我踏入
杳无形影的轮回
以白色的眼 寻觅
黑的暗隅 庇护所
直到再次蜕变

秋 殇

抛撒金风 拖起
一网枯叶

如僵冷的叠鱼
渴望逃离
潮湿的缰索

归返
秋光对岸的春熙

看到 空中飘落的碎片:
天鹅的绒毛
白妙菊的折臂
印第安酋长羽冠的鹰翎?

更像是 乌鸡的翅羽——
黑色梦幻的空穴

玻璃人

心虑嵌入
手印和咒语 布设
防护躯体的结界——
心的灵兽 咀嚼晶透
自我持存的闪晃

远古异域而来的流光
带着枯海的咸味
重构色彩
植入仇怨和刀剑

那些穿界而过的
不能破解隐形的密码
又苦于
无计留放戳迹
他们 悻悻离去

一个默语:
视界内的静谧 逆象
界外的喧嘈
相异而同的困扰

诗的词

灵晕吟唱
词与幻
在魔指尖舞跃

*
华尔兹的陀,小夜曲的砂
琢磨
神秘无形的象
*
火山心
情愫的熔岩 间歇
似歌非歌的喷涌

茫海里的木筏
躲离那些灰黑的巨舸
浪游无须目的
风涟是雾,惊浪是雪

光的词


来去无踪
甩下斑斓鳞次

透明的笔
勾勒无形的界定 ——

善恶,生死
绝望与重生……

无声无息
用闪亮唤醒聋聩


草尖逃逸的蛇
美女赤裸的酮体

凸隆总被认作妖媚
凹陷匿藏有毒的诱惑

浪迹虚空的灵晕
恍若钧天广乐……


在深海 独自盲游
与汩汩的鳍音交语

空洞的回波
自幽暗深处折返

点点微光
冷寂里惨淡的笑


粼亮的波光与黝黯的漩涡
在交媾中挥霍欲望

两种激情
碰溅出尖叫的浪

波澜耗散之后
在海镜中,你们相拥


稠密如雨的黑箭倾泻
穿过群鸟般的星宿

银色的羽翎
用月的发丝编织无声的夜曲

令他们落寞:
白昼的星辰,浓云蔽空的夜


庞大的盲眼
于暗处 偷窥

来自远古的幽魂 博打
数字基因附体的邪灵

阴影的残屑溅落
星眼涌出黑色的泪

——漫天繁星
何曾照亮幽暗?

——创世巨爆
瞬间掠过的一闪


横躺在沙滩上
捡拾太阳的弃物

无色无味
莫名点燃的蓝火

飘过一具具旧铜器
僵直呆讷地四处摆放……

山 痴

冷峻的峦壑——
谪入下界的圣女
静谧的谷音
轻吻经年的孤寂

游历天涯的异乡客
五味嵌入足底
踏印
坎坷的命途

孑立崖顶
云纱般的柔臂缠绵
辞别掠过的鹰眸
沉醉中 纵身扑向——

没有恐惧和悔意
风声如歌
身轻如羽
心静如水

堕入你怀抱的霎间
凝成永生的归宿

神 游

再次瞥见 一簇
划过夜空的星族——
来自另一个时空
不懂得我们的善恶

哨音怀有敌意
本真 潜伏于暗影
擅长变换行头
出演不同的戏码

我跨上圣灵的坐骑
浪游太虚……

五 行


五谷啃枯远古的遗产
玩偶披挂九龙金袍
粘稠的大河 沉淀
象形文字堆叠的殿堂


枯木久已脱净绿发
树轮的纹理
凝固时光
囚锁亦白亦黑的霉斑


极地风冰雕雪塑
海面凹凸错落
光洁炫亮
哦,彻寒的玉宇琼阁


青春之焰,炽若超新星光
炫眯了三足金乌
薰烟,蜇目呛喉
从不惑的湿柴里踱出


来自星云的微尘 仅凭
宇宙基因的刺青
如何代指为略地为巢
予取予求的袭传灵符?

复 数

人不过是复数表达式
有实虚两部

婴儿落地的啼叫
惊醒镜面里的僵尸

瞳孔喷燃欲火
阴影在脉管深处 幽藏着怨

苦怼乐 反目的孪生
如参辰两宿

你无法捕捉真我
只是在虚实间徘徊

窗前掠过
不浓不淡的雾
那似是非是的象
没有色彩 时隐时现
你,只是你
与虚无的存在无关

责任编辑:伊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