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诗篇二题 / 李培禹(中国)

作者简介:
李培禹,作家、诗人。《北京日报》高级编辑,原文艺副刊部主任,现为北京市杂文学会秘书长、北京市东城作协副主席、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理事。作品曾五度获得“中国新闻奖”,也是首届全国“孙犁报纸副刊编辑奖”、第八届“冰心散文奖”获得者。 出版有纪实文学集《走进焦裕禄世界》、《您的朋友李雪健》,散文集《笔底波澜》、《总有一条小河在心中流淌》、《西河渡》等。

生活诗篇二题

我最早知道鄱阳湖,还是在地理课本中:她位于江西省北部,是中国第一大淡水湖。春季水涨,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河五河汇一湖,丰水期湖水面积可达四千多平方公里,当地人称其为“海”。秋去冬来,湖水自南向北在九江市湖口县石钟山附近汇入长江,水落滩出,湖面水域仅留四五百平方公里,而大量的滩涂、湿地、草洲、芦苇丛,成了越冬候鸟们的天堂。

时值盛夏,远来的外乡人不会想到,烟波浩渺的湖水中,白琵鹭、须浮鸥、青头潜鸭、白额雁、苍鹭、黑冠鹃隼、卷羽鹈鹕、棉凫、黑翅鸢等一百多种、数以万计的夏候鸟,在这里休闲嬉戏,偶尔几声鸟鸣,更衬托出祖国第一大淡水湖的空旷与辽阔。古有诗曰:“鄱湖鸟,知多少,飞起遮尽云和月,落时不见湖边草。”苏东坡在湖畔留有诗句:“鄱阳湖上都昌县,灯火楼台一万家,水隔南山人不渡,东风吹老碧桃花。”

真没想到,我在鄱阳湖主湖区的都昌县多宝乡,碰到了诗人李春如。

马影湖是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数十个自然湖泊之一,守在这里的李春如,是一位爱鸟、护鸟、救鸟、医鸟的传奇人物。三十多年前,他辞去乡医院医生职务,甘心回乡当一名“鸟医生”。马影湖畔美丽的候鸟让他着了迷,不禁写下了一首又一首赞美鸟的诗篇。李春如说,我身上有三个“证儿”:候鸟救治医院的行医执照、县林业局颁发的护鸟员证,还有一个“中华诗词学会”的会员证。在他眼里,这三个“证儿”同等重要,不分孰轻孰重。

我要拜读他的诗,他说,我正要请您指教呢!说着,搬出来厚厚一摞本子。我一看,这不是《鄱阳湖管理局马影湖监测工作记录》吗?他说,我的诗都和巡湖护鸟有关,全在里面了。翻开这写满密密麻麻字迹的“工作日志”,我被一个个场景、一个个故事、一首首诗词打动了。

鄱阳湖 (图片来自网络)

2016年冬季的一个夜晚,一只落单受伤的白鹤幼鸟,被彭泽救护站的志愿者送到医院。彭泽到马影湖近百公里,天寒地冻,路途颠簸,小白鹤已不睁眼睛了。李春如全力救治,清伤、敷药、喂营养液,日夜看护。几天来他轻声呼唤着:“小白,小白……”小白鹤睁开眼睛了。“工作记录”这样写着:小白能站立了,小白能进食了,小白抖动翅膀了。甚至,还有这样的细节:今天喂小白小鱼吃,它很喜欢,用小嘴刁起鱼儿来在清水里涮来涮去,然后才吃进肚里。喂它的水碗里落上草屑它就不喝,只好重新换上清水。末尾还有一句,让我眼前一亮:“鄱阳湖是候鸟天堂,马影湖就是皇宫。”

小白能行走了,就跟着李春如去巡湖。一个七十岁的老人前面走着,后边跟着一只漂亮的小白鹤。小白鹤步子小,跟不上老李了,就飞一段再跟。有一天,李春如忙着数湖里的鸟只,回诊所时不见了小白鹤,他焦急地喊着:“小白,小白,你去哪了?小白,小白,该回家啦!”真是神奇,小白鹤竟然飞了回来,它落在他的腿边,仰起头,发出长长的叫声,好像在说:“老李,老李,我不会离开你。”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个月后,小白鹤已完全恢复健康,该回归大自然了。李春如按惯例给小白鹤做了体检,填写了放飞记录表格,然后抱起小白走到马影湖边,依依不舍地张开双手,小白扑棱棱飞向蓝天。小白飞走了,老李黯然神伤,回来的脚步有点发沉。傍晚,当他回到诊所时,忽然听到了一声熟悉的长鸣:“老李,老李,我不会离开你。”啊?小白又飞回来了!

趣闻不胫而走。一天,全国鸟类环志中心的钱法文博士打来电话说:“老李啊,小白鹤不能总跟着你啊,这样下去,家化严重,它就永远回归不了大自然了。”李春如猛然醒悟,他下决心按照钱博士的话去做——不见小白鹤。为此,他在山上搭了个临时的草棚,每天远远地观察着小白鹤。小白鹤连续五天见不到主人了,它的叫声由长变短。难过的老李对它又像是对自己说:“小白,听话,你走吧,去找你的族群吧。我和钱博士给你戴上了放飞的环志,你飞到哪都会得到爱鸟人的呵护。”

小白鹤凄厉地叫了几声,无奈地展开翅膀飞走了。老李的两行老泪,扑簌簌掉下来。他在这天的“工作记录”里写道:“朝夕相处八十三天的小白飞离了……”在这天的“工作记录”的末尾,我读到了他写的诗:“天上飞鹤,袖上泪,飞去北国万余里。小白仍在耳边语,思念无尽期。”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李春如天天都有详细的“工作日志”,结尾大都有“正是”二字,然后冒号,冒号后边就是他的诗词了。十几个本子,哪里看得过来。我随手翻着,这天是2018年10月12日,星期五,“工作事项”栏内记着:“豆雁约500只,鸿雁约100只,白额雁37只,在沼泽草地活动;天鹅7只8:30在马影湖水面嬉戏,11:30左右飞走了……今天又是晴天,我一早下湖,从新妙外湖到范垅湖7.5公里,一路观测鸟类,也得以观赏了湖景、山景,到晚上11点才回家。正是:马影湖上晚风柔,沿岸菊香流。鸿雁潋滟,天鹅情惆,秋水月如钩。白鹤鸣翱霓裳舞,野鸭伴渔舟。一盏红茶,两杯绿酒,夜阑乐悠悠。”还有一篇是2018年2月4日的,这天是大年三十。“工作事项”照例记录着当天观测各种鸟类的情况,然后他写道:“今天是腊月三十又恰逢立春,沿湖村庄鞭炮声很响,湖里的鸟儿们都习惯了,飞走的不多,大雁、野鸭、鹬儿们似乎如常。我和许小华巡湖虽然很累,但湖畔风清气爽,春暖宜人。正是:暖暖晴风剪柳丝,天鹅白鹤泛歌时。多情鸿雁殷勤问,春到梅花第几枝?”

这样美的诗句,不是深爱着鄱阳湖的人,怕是写不出来吧?

山西永和县,静静掩藏在晋陕大峡谷里的一片热土。

五月槐花儿香。我们去年到永和时,永和县第四届槐花儿文化旅游节正热情迎客。槐花儿节开幕式不在县城办,不在剧场办,而是选在了一个叫花儿坡的村庄,好接地气!置身漫坡的槐花儿海中,品尝着鲜槐花儿、槐花儿饼、槐花儿蜜、槐花儿茶,十里八乡的百姓们各个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

这天,在打石腰乡冯家山村,我们遇到了“当代愚公”冯治水。同行的朋友介绍说,冯老汉生下来就叫“治水”,好像爹妈就是派他来治水的。采写他,非培禹兄莫属!因为你的名字中有个“禹”字,大禹治水嘛,你们有缘分,老冯治水就由培禹写了。

老冯开始治水,还是四十年前。冯治水是那种能看报纸、爱听喇叭广播,也崇拜赵树理的农民,他拿出当时全家的家底儿十块钱,买下了深山里的一条叫“红岩”的荒沟。自此,开始了一个人的“小流域治理”。他修路,一修五年,红岩沟底到平缓地的五里石子路通了;他种树,一种就是四十年,整个红岩沟长起枣树、花椒、柿子树等经济林三千多株,还有柏树苗三千株、用材林一万余株。人哪?用他老伴的嗔语:一个英俊壮实的汉子,变成了消瘦得像根“打枣棍儿”的活愚公!愚公移山,老冯治水,矢志不渝,硬是把一个昔日水土流失严重的荒坡荒沟,变成了绿水青山、花果飘香的美丽山村。

更为传奇的是,冯治水还是闻名全县的农民诗人,他的诗稿写满了二十多本自制的纸册子。他告诉我,第一本纸册子,是县城新华书店的一个后生送给他的。那年他刚评上先进,借到县城开会的空儿,走进新华书店买书,年轻的员工见他不仅买农业科技类的读物,还要买诗集和赵树理,便和他聊起来。小伙子知道这位农民老汉热爱文学,已坚持读书写作二十多年了后,十分感佩,他找来一堆背面可用的废表格,用订书器订成了本子,送给冯治水写作用。老冯当场作诗:“进城来到书店中/遇见一位好后生/给俺订个笔记本/写诗做文更有情。”

我翻看他的纸册子,见一些诗稿下面署名是:“赵树理作家协会会员冯治水”,显然,他这个自封的“作协会员”是跟着赵树理的。接地气的永和县委、县政府给予冯老汉的奖励也让我感动不已——特批了开山用的二百个雷管、二百米捻子、二十个钢钎,外加由县里为他出一本《冯治水诗集》。

我向老冯讨要了一本他的诗集,他却不肯在扉页上签名。

和老模范握别前,我扛起他用过的那把老锄镐,胸中不禁涌出伟人的诗句:“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今年五月,槐花儿开得格外旺。伴着淡淡的花香,传来了永和县全面脱贫的喜讯。我想,农民诗人冯治水,一定会写下新的诗篇了。

*********

责任编辑:秋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