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戀 / 段金平(美国)

作者简介:

段金平,美籍华裔作家、北美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长、美国东西方出版社总编辑、《作家之家》主编、资深媒体人、《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顾问。

生死恋

昨天聽了一個故事。一時衝動,三條人命;一個住監、一個癱瘓;活著的,一肩挑兩擔。請看敘事篇:

那天 妳問我
「有没有烦啊
咱們攜手了六年」

我心速加快
忐忑不安
難道妳心生厌倦
抑或有了新歡

妳抿唇含笑
仰颈眯眼
「結婚吧
我想和你到永遠」

我像被電流擊點
張口結舌 語無倫次
心中宛若
海沸江翻

這句話
我等了整整2190天
這可不是語言
如同聖旨
我把祂揣在心田

就是這句承諾
妳的母親成了泰水
父親成了泰山
「娶我女兒可以
房車備齊
彩禮三十萬」

我把妳的愛裝進行囊
背著祂外出賺錢
從河北到海南
闖椰林戰高原
三個酷暑嚴寒
不曾歇息一日
只為那憧憬的甘甜

太陽東升
我已除草一片
日落西山
還在噴灑農藥
灌溉果山

所有的揮汗如雨
不足掛齒
仰望天空的星星
我在對視妳那雙眼

還是眯縫著
笑意盈盈
生輝顧盼
我意足心滿

從16歲高中同窗
妳始終在都在我的視線
嬌小的身軀
圓圓的臉
輕柔的嗓音
說話靦腆

數理化考試
妳永遠名列前茅
作文比賽
從來沒有下過第三

多少男生向妳示好
似乎妳都視而不見
我當然也愛紅嫣
但是聽說
妳生活優越
保姆侍奉
父母喜歡
而我出身貧寒
有心卻不敢

胸有激雷
卻平湖表面
常常用眼角的餘光
捕捉妳
是否歡顏

邱比特知道我的心愿
用念力射來愛情神箭
將妳我貫穿
我按捺住驚訝和喜悅
和妳欣然相拥
把你當作我的天仙

日復一日 年復一年
我牽著妳的手
逛街遊園
妳哼著小曲
依偎我肩
多少個夜晚
我夢中笑醒
沈浸於妳的深情款款

回憶如此美好
鴻雁傳情不斷
我的心裏沒有苦和累
只有和妳在一起的
艷陽天

突然有一日
電話中妳哭訴衷腸
想念我
很想很想我在你身邊

「我的寶貝 你不要哭
我立即奔赴妳眼前」
不不不
妳勸阻的十分果斷
告訴我要多多保重
妳一切都好
不要挂念

漸漸 漸漸
妳的問候越來越少
越來越簡單
我愁腸百結
如遇嚴寒
每每思慮
不冷而顫

請假 訂機票
我奮力往回趕
還是為時已晚
神使鬼差的時間
我看到迎親的車隊
長龍般停在妳家門前

你裙紗拖地
紅娘扶攙
抬腳遲緩
滿臉木然
被擁簇著往轎車裡鑽

我無力移動
似乎是踏入泥潭
喊著妳的名字
灵魂竟然出竅
衝向雲端
⋯⋯

靜靜的
周圍漆黑一片
只聽見媽媽的抽泣
爸爸的長嘆
我急火攻心
弄瞎了自己的雙眼

聽說妳看到了我倒地
急切中
要跟隨救護車到醫院
是新郎的厲聲阻止
才讓妳止步不前

新郎也是我的同學
對妳愛慕已久
三尺垂涎
在一次同班好友的婚宴上
他灌醉了妳
以開車送妳回家為由
把妳拉到酒店
強行將妳霸佔

妳甦醒後
看到魔鬼的荒誕
咆哮 憤懣
但無濟於事
他說妳是自願

三個月後
妳發現懷孕
希望他以孩子父親之名
陪妳做人流
遮蔽別人不齒的冷眼

他不為自己的行徑羞慚
洋洋得意道
「生下來
我們家需要香火延傳」

他的母親懇請妳
看在他們世代單傳
不要打掉這個生命
甚至下跪
求老天爺開眼

妳的父母
聽說對方家境殷實
有勢有權
勸妳事已至此
將木當船

醫生說妳先天缺陷
手術必有危險

妳徹底崩潰
「蒼天啊
同一件事
怎能開一隻眼
閉一隻眼」

多少個白晝
妳蜷縮在床上
多少個夜晚
妳睜眼無眠

胎兒在長
父母在勸
百般無奈
妳奉子成婚
嫁給了這個混事的下三爛

我知道了妳的艱難
心疼勝過抱怨
我痛恨自己走得太遠
如果當初
是我陪著妳出席婚宴
就不會有這天

待身體好轉
我背起丟了愛的空空行囊
又一次遠離家鄉
一路向前

妳電話告訴我
生了 是女不是男
他沒有如願
整日裡
橫挑鼻子竪挑眼

你們三天小吵
五天大戰
日子沒有安寧
生活一片混亂
兩年下來
妳已經感到萬分疲倦

在一個夜晚的兩點
他醉醺醺來到妳床前
妳聞到他身上的香水味
看到他脖頸上的唇印一串串

妳知道他對女色的貪婪
懶得問他
將身體轉向另一邊

怎奈他不肯放過妳
揪起來扔下去
粗魯野蠻

妳說妊娠期间
请他高抬贵手饒過妳
他卻絕不罷休
肆意糾纏

妳被折騰到床下
躺在冷冷的地板
忍無可忍
妳大聲呼喊
婆婆破門而入
解救妳於危難

就這樣
悲劇降臨到你們房間

面對拉架的婆婆
他惡語相向
口不擇言
「關妳什麼事,滾蛋」
一個重重的甩手
婆婆倒在了門檻

他渾然不知
母親被磕的深淺
衝出房門
跌倒在客廳沙發上
呼呼打鼾

你們的房間死一樣寂靜
妳慢慢抬頭
看見婆婆不再動彈
掙扎著爬向她
發現鮮血已將她泡淹

妳被嚇壞
「救命啊救命」
喊叫多遍
公公惺忪睡眼
聞訊趕來
婆婆已經命喪黃泉
妳也不幸流產

公公大義報官
他因失手命案入監
從此妳
癡癡呆呆
瘋瘋癲癲

妳的父親備受刺激
自責自怨
病患中風
導致偏癱

妳時而清醒
時而黯然
妳母親說
妳時常會想起我
叫著我的名字
叨叨念念

在一個陰霾的黃昏
有人發現
妳仰臥在河水中間

妳父親已無法交談
左手握筆
顫顫巍巍戳出一句話
「我有罪
不該對你們阻攔」

我叫一聲爸
「這是他造孽
不應該你買單」

兩老失聲痛哭
道歉連連
至此我當他們為親人
挑起這個家的重擔

對妳幼小的女兒
我糾結再三
她是妳生命的延續
但也有他的血緣
有愛也有嫌

直到有一次
我送她上幼兒園
她回身對我說
「爸爸 再見」
瞬間淚水盈滿我的雙眼

我跑去再次把她
從老師手中抱回
親了又親
轉了無數個圈圈

我開始視她為己出
我們父女的感情
日益彌堅
我給她講妳的故事
一起為她媽媽
掃墓悼念

可嘆我的妻子
受不了妳們母女
橫在我們之間
她棄家而去
再沒回還

我發自內心感到
虧欠了她
鄭重其事的
對她道聲抱歉

今年的春天
女兒生父的刑期已滿
我把女兒交給了他
讓他們父女爺孫團圓

我還不到風燭殘年
也不該撒手人寰
但我受不了對妳的思念
妳在那邊
我在這邊
我多想把妳的手來牽

我的父母
妳的父母
都要靠我頤養天年
這是責任
也是掛牽
我一生的挚爱啊
妳耐心的等待吧
等待我去找妳的那天

责任编辑:wenny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