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底色 / 程炯(加拿大)

作者简介:

加拿大华商联合总会副主席,加拿大上明房地产总裁、加拿大上明国际集团董事长。业余爱好室内装饰设计、热爱文学、艺术等。【诗情太平洋国际文学社】总监,【加拿大国际华人作家协会】创办人、总监,【朗读者海外精英】创办人、总策划,加拿大笔会会员。出版了程炯个人散文集2020【如果爱有颜色,会是什么色彩】,【阳光下的懈怠】参加2020年加拿大作家节并获优秀散文奖,散文【飘荡在岁月里的气味滚滚泛滥】获加拿大商盟的年夜饭活动优秀散文奖,散文【平安夜之宴】获加拿大妇女协会征文优秀奖,并主办了二十多个国家优秀作者参加的疫情诗歌、散文双集:【风雨同舟、山河无恙】等。

生命的底色

在一个朗朗书声的晨雾中,梅岭上的腊梅娴静地靠在了冰冷树干上,绽放着淡黄色的美丽清雅的花朵,散发着幽香,缭绕在青春的天空上……

那一份淡淡的目光,还没有来得及触及,心灵却总飘逸着一缕暗香,只要偶尔心思中有一两枝清新的思念 ,那点点滴滴,就尽燃了一生的风景,调色了生命所有的色光!

为什么躲避了所有艳丽的季节,在寒凝中绽放?让凄凉的风含着热泪,让生命的底色由雪一样的洁白来呼唤着色彩的变幻莫测……

当再次捡起那一枝残留的暗香,在皎洁的月光下,已看不清你含泪的脸庞,却看清了你—期盼复活的愿望…… 在一个朗朗书声的晨雾中,梅岭上的腊梅娴静地靠在了冰冷树干上,绽放着淡黄色的美丽清雅的花朵,散发着幽香,缭绕在青春的天空上……

那一份凄凉,已经无法以腊梅的芬芳而飘扬着爱的力量,拘偻沧桑的背影在冰冷的泪水中挣扎……

生命的色彩,在岁月的蹉跎中,尽情地挥舞着饱蘸之笔挥霍所有的力量……

Color of Life
by Jong Cheng
tr. by Yiren

In the morning fog, wintersweet quietly bloomed in cold trees on the Meiling Mountain. The fragrance of beautiful, light yellow flowers lingered in the sky of my youth time ever since.

Although I haven’t got time to touch the delicate moonlight, the fragrance is still in my heart. As long as there is a couple of new thoughts, they will accumulate in my mind and light up the scene of life with all kinds of colors.

Why does wintersweet avoid all the colorful seasons but winter? Why does it bloom in coldness? Let the wind bear the tears. Let the color or life call for changes with the white of snow.

Picking up the fragrant branch again, I am not able to see clearly your tearful face. But, in the moonlight, I can see your hope of vitalization.

The coldness can never prevent wintersweet from being fragrant and showing the strength of love. The bending, vicissitude figure struggles in cold tears.

The color of life displays all its contents with full strength in the torment of time.

嘉维的伪装

嘉维,我的老友,一个我们共同拥有两个写作群的相知文友,在多伦多社区内各种知名群我们都相辅相成在一起的有大约十几个群。一年中可能亲自见面(指使委派他人间接见面的机会不计算)不少于十次的朋友。

其实,我与他的友谊虽经久,他本人生长得也不算很经久,脸上没有经久不息的深深的皱纹。每次看见他的时候,西装革履、神清气爽、一副和蔼可亲、笑容可掬的朝气模样,非常友善。斯文的时候,走起路来就像女人走路那样,昂首挺胸,碎步健飞。有时也显示男人的本色,雷厉风行,潇洒青春无比。他的模样标致精准,五官端正完整(他五官的任何一官从未缺席过一次),皮肤干净白嫩,头发黝黑发亮,很帅气霸气。他一直茁壮成长着中国人的黄皮肤,却能精准口吐汉语和英语,有时候甚至装成俄罗斯人的模样,叽叽咕咕地操着流利的俄罗斯语,让我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因此在社区的知名度极高,是众多姑娘们仰慕的对象。

我最器重他的不是他的五官齐全无损、或助人为乐的品质、或笑容可掬的模样;我最在乎的是他有一手好的厨艺,做得一手色香味俱全的绝佳好菜。

每次我们文友搞活动聚会前,他都极具自我牺牲之精神,从前一天就开始购买各种文友们喜欢吃的上好食材,连夜加班加点地赶制各种绝美的食物,在文友们齐聚的时候,哇,满汉全席,摆在眼前的是各种精美绝伦的熟食,伸手一抓就可以放进嘴里品尝的美味。玳瑁色、酒红色、青翠欲滴的蔬菜中撒些鲜艳夺目的胡萝卜色、或廉价的大红辣椒上零星地撒些精贵的翠绿香菜,绛紫色、姜黄色、淡黄色等等,应有尽有。色彩斑斓中香气袅绕,热气腾腾的白烟袅袅盘旋在聚会大厅上空,让人垂涎三尺,总想左顾右盼,无法聚焦在文友们的眼睛和脸上去用心高谈阔论。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想,这个嘉维真该死,用美食来勾引出我们的原始欲望,让我们望眼欲穿地向往,使我们毫不矜持地奋不顾身地聚龙在他摆放的美食周围,不顾精心打扮穿戴的漂亮,污染了我们的漂亮衣装与形象。

更可恨的是,一日下午他在群里认真地说:程炯,我请你吃上海菜。哇,上海菜,大上海的精美食物,历史悠久,上下几千年传承下来的上流人物才有资格品尝的美味上海传统菜,好安逸。我立马慌里慌张地描上浓妆,精挑细选上一件与精美上海菜可以和谐配搭的十分得体的裙装,领上LV小包,坐在家里耐心等待,一等、二等、久等…… 高傲矜持的二郎腿翘起又放下,换了左腿又翘右脚,依然不见他的车停在我的家门,直到天黑黢黢的了,他还是没有来……

我鼓足勇气亲自打电话给他,电话那头依然温和且笑容可掬地回答,对不起,程炯,我开车在多伦多兜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你的门牌号。现在天黑漆漆的了,我看不见了。下次我一定再早一点发出邀请。

不知这样反复了多少次 ,可是我依然不能甘心……

今天凌晨一点,当群友都发作雷鸣般的鼾声时,他在群里邀请我说:程炯,请你喝酒。我激动得再也按捺不住了,立马从松软如棉的床上弹起来,情绪激动地套上薄薄的裙装,登上七寸高跟鞋,迈着细碎的响亮脚步,在零下一度空气成冰的冬夜,勇敢地在自家车道上等待,反复踱来踱去,至少上下五千个来回,依然不见他的影子。哎…… 是否他自己提着一壶上好的红酒,开车在半路上难忍饥渴,喝了,醉得不省人事,找不着东西南北,走到别人家里去了!

这个嘉维,简直太伪装,明明醉态,却装出一副清醒的模样,发出夺目的、令我心跳加速、口水滴答又望眼欲穿的邀请。

无论如何,我还是原谅他,因为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期待下一次他真的提一壶红酒,请我品尝一含在嘴里就肥油四溅,柔软而光滑细嫩的肥牛肉,想真切地体会一次香喷喷的肥牛油顺着两道小巧的嘴角下流外泄的快感。

门前挂满黄金条

 树是沉默的,黄金条也是。

多年来,春夏秋冬,无论旱涝雨灾,你都用极大的耐力与毅力成长,安静地守候成山的姿势,威武茂密地站在我的门前。你总是那么安静肃穆,枝繁叶茂,又总是在柔风细雨中,与白云缠绕之际,显现你与风的轻吻,雨丝相拥的柔情蜜意,轻盈地摇摆着你无法掩饰的柔软青翠的叶子,大气温婉,青翠欲滴。你盘根于大地,与蓝天白云缠绕相恋,与我对你的痴迷相依。

你开着洁白、素雅、馨香的花,那柔软细腻的花瓣,随风飘洒在门前,犹如天女撒花的景致,让友人惊诧这是我美丽的家。当花朵凋零,馨香枯萎,骨化形销,我便感到你虔诚、纯净的灵魂在倾尽全力地护我……

然,你洁白纯净的花在经历涅槃重生之后,满身尽挂黄金条,那一束束、一长串的黄金条在阳光下发出金色的光,灿烂靓丽,静谧祥和。

晨曦中,当我离开家的时候,我望向你,有一种热切难舍的感觉,你是那么沉静、清晰地与我对着话语,清淡如泉水流淌,深沉如铿锵力量,让我坚定地走向一天的辛劳。

夕阳下,当我历经千山万水拖着疲惫回家时,我看见你,你用你的叶,在微风下细微的喧哗与蜿蜒地欢迎着我,迅速穿越进我的心,犹如夕阳下的镀金,顿觉生活已经很富足丰富,辉煌梦境就在门里。

午间,在炽热的阳光下,我甚至端着一杯汗流浃背的冰激凌,凝视你。胡思乱想:假若门锁已经锈蚀。门缝新生绿草,我已远行,爬涉万里之遥,没有人守候你,你是否会被人偷取?想到这里,一种分裂的痛楚袭来,心生暗淡与惶恐。

我要你随风追我万里千山,让我眼前总有鲜艳、金黄的黄金条,我要五彩缤纷的鸟雀们踏在你柔软的身体上,欢快歌唱,永无休止……

我要你陪我、伴我,在生存中的悲喜交加,悬荡在得失之中,遐想于绝望与希望的经历。犹如你一般的沉静、安详!

你是我生命的存在,你是树,一棵黄金树,尽挂黄金条!

左 岸

静静地坐在靠窗的餐桌旁,望着昨夜大雨后充满清香与生机的花园,她木然若一尊雕像,唯一眼珠子在不停地转动。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丝丝白雾缓缓放行晴朗的天空,刚好八点,太阳就从对面森林的树梢上爬了上来,高高地挂在云花上,越来越靠近她,照耀着她,她感觉到初春中晨风和煦与温暖,心生喜色。低头,心不在焉地搅动面前热气腾腾的咖啡,那杯液体,泛起了无止尽的深褐色漩涡……

他上午十点来,她放下他的电话便开始坐在窗边等待,一杯接一杯的深色咖啡,缓慢地翻滚着漩涡,然后急切地饮,紧紧地拿着手机迅速查看微信中的信息……

马桶坏了,他来帮她修理。他常常是她的修理工,心甘情愿地为她干起了粗活。每次她站在他身边看他汗流浃背地干活时,她的心阵阵刺痛,真是难为他了,她内心感慨。

“我可以进来吗“?声音稳稳当当的,充满了平和与尊重。她激动地、砰然心跳地迅速打开门,迎上去,把拖鞋摆放在他面前,接下他手中的工具……

散步的时候,响在她身边的是他轻快的步伐,滔滔不绝又柔和的声音,幽默风趣的话语随风飘进她的耳畔,让她迈着细碎轻盈的脚步紧跟着他。当迎面走来人时,他总是习惯地顺手拉她靠近路的右边,自己走在左边,不动声色地保护着,深怕她被人撞倒。风起时,他会脱下自己的外套裹着她孱弱的身体,抱紧她。雨淋时,他会为她撑起并不美丽的雨伞。”宝宝”……他唤着她,扬起烟气腾腾的炯炯的凝望……

买菜的时候,她毫无顾忌地挑选着自己喜爱的食物,而他,总是紧随其后,推着购物车,不停地鼓励着她买。来到车旁,他首先迅速打开车门:“你快进去坐着”,随后把全部物品稳妥地放在后备箱里,为她缓缓开着车……

她时常拖着憔悴、疲惫、桀骜不驯的模样,应着他灿亮的笑容,专注的神情,让她的心可以骤然沉到最底、最深,泛起她天生就有的风情与婉媚……

初识的时候,他望见她,她却巧妙地躲避着他的眼光,深怕他的那一束闪电刺穿她的心,束手无策,既无战术也无战略,终于在迟凝中,呦不过他的热诚。如今,她浑然不觉,欣赏他的才气,很顺从地念他的好,他的善良,助人的品德,以及热爱她的真诚。她甚至热泪盈眶,模糊他依稀分明的伦角,依然青春强壮的模样,白净的皮肤,红晕的脸色,灰白的发丝。

他陪伴着她遍体鳞伤、心力交瘁、剑走天涯的日子。人离故乡贱,她的冷漠,被他的热情掩盖,融化于她的心。依稀的感觉渐渐清晰,她慢慢地阳光起来,无论面对何事,都终于有了依赖。她再次感到生命中的年轻,飞扬而璀璨的生活。

她活跃于生意场上,社交圈里,朋友之间,在众多男士们流盼的眼眸里,她把美好的岁月,当成了未来……

他们犹如海岸,他总是左岸,她总在右岸,情紧紧地裹在中间,爱似波涛汹涌的海浪,滋润着坚实的岸。

责任编辑:wenny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