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岩谈诗·诗歌语言艺术

现代诗歌的发展与非个性化探讨是当代诗人面临的最重要问题。

诗歌从传统浪漫主义到现代的发展主要是非个性化,包括隐喻意象的应用,哈姆雷特较应等都体现非个性化的印记。

按美学(aesthetics of reception)的说法,诗歌的非个性化最终使文本变成一个意蕴大量“意义空白”的召唤结构,它拓展了读者的期待视野,调整了读者的阅读心理程式,从而吁请他们进入艺术本体世界,积极参与文本“意义”的创造。同时对于作家而言,也考验和提高了他们的创造能力,最终使现代诗歌的表现复杂的心理感受和情感体验成为可能,超越了文学上的简单直感。

非个性化、情感逃避和客观对应物这3个三位一体的核心概念

“非个性化”是整个理论的核心和主脑。

“情感逃避”则是对前者的进一步补充和发挥,在诗歌中运用大量的意象、场景、典故、引语等客观对应物,绝非无的放矢,而是为了使诗歌的形式复杂多变,意象曲折多重。

一、艾略特理论

     优秀的诗人能得心应手地借助有规范和约束功能的表现手段|——客观对应物,赋予自由无序的情感以凝定的形态、确定的秩序,并将其转化为自由灵活、复义多变的象征,把个人情绪转变为普遍情感,以此表达诗人的文化批判、人性解剖和哲学思考。

二、三大要素

非个性化、情感逃避和客观对应物。

三、基本内涵和个性特征

诗不是强烈情感的流露,不是个性的表现,而是一种非人格化的情感组织,要求一种‘统一的感受’,理智与情感的协作,以发现客观的对应物,也就是艺术品的象征结构”。

四、非个性化

艾略特说:‘’一个艺术家的进步,意味着继续不断的自我牺牲,继续不断的个性消灭”2、“诗歌不是表现个性而是逃避个性”;换言之,创作主体在从事艺术实践时不宜将自身的个性特征带入文本,而应以消灭个性为旨归。

诗歌不是经验的直接再现。不是现实的直接拷贝,现实在诗歌上的表现是三棱镜的折射映象。所以现代诗语言面对情感逃避。

体现在诗歌上就是自我的隐藏。正如中国画的水墨山水,无我的境界。

五、情感逃避

“情感逃避”(escape from emotion)的概念,作为对“非个性化“的补充和发挥:“诗歌不是放纵情感,而是逃避情感”,诗人的功能理应转化为艺术表达的媒介。诗人不是情感的喷射器,而是情感的催化剂。

正如会讲笑话的人自己不能笑一个道理。

六、客观对应物

用艺术形式表现情感的唯一方式是寻找一个“客观对应物”,换句话说,是用一系列实物、场景、一连串事件来表现某种特定的情感。即是通过客观叙述来传递感情。

作家唯有诉诸于客观象征物——包括意象、场景、事件、典故、引语等——其艺术功能是为作者的情思提供物质载体——,才能以较大的自由度和创造性,完成情感的艺术表现。(二)优秀的诗人能得心应手地借助有规范和约束功能的表现手段|——客观对应物,赋予自由无序的情感以凝定的形态、确定的秩序,并将其转化为自由灵活、复义多变的象征,把个人情绪转变为普遍情感,以此表达诗人的文化批判、人性解剖和哲学思考。

七、隐喻与象征

   隐喻的问题是够复杂的了,1971年由W.shible编篡的研究论文已逾四千篇。以前认为隐喻是修辞,它不过是比喻的一种特殊形式;现在认为隐喻是固有的思维;把隐喻的核心看作是一种’替代’,可以被其他词的释义顶替。

    隐喻是将两个在经验世界中分属不同领域、本无直接联系的事物置于同一语言结构,从而使隐喻在字面构成的不可解逻辑在深层化为可解。简单一点说,隐喻就是用一种事物意味另一种事物。①

  象征与隐喻犹如一对孪生兄弟。如果从现代主义的主客体论出发,象征的主观成分应多于隐喻,而且多为定向发展,因为象征需要’寻找客观对应物’,象征需要找到主观情思投射的客观’靶子’,其目标相对明确,运行轨迹相对集中。而隐喻主要是提供一种烘托性暗示性的意味,不一定投射到对应物身上,主观成分相对较少,,它所留下的自由联想空间反而要大一些。但从结构角度上看,象征的’容器’要大于隐喻,主要是指象征跨度与长度大于隐喻。

     隐喻的拓展等于象征

  韦勒克、沃伦说得很明确:“一个‘意象’可以被转换成隐喻一次,但如果它作为呈现与再现而不断重复,那就变成一个象征。” 隐喻的重复,往往能赋予’一组事物,一种情境,一串事件’的象征意义。

  笔者认为隐喻主要的功能是一种表达方式(象征是表达方式,同时亦是思维方式)。我们知道,诗人在作品中运用的媒体与我们日常书面语毫无二致,不同的仅仅是感受与表达方式的天壤之别,其中有一条应遵守的原则是:应使同一性语码越过自身,去追求表达之外的另一种深度指向。

  我们也都知道,意象是诗的基本构件,如果单凭意象的简单组合,诗只能变成死的积木堆砌,只有千方百计使意象构成一定的隐喻关系,诗才能获得真正的活力。现代诗人的天职之一就在于采取这种重要的表达方式,不断制造新的隐喻,而每一个隐喻的发现,都是现代诗发现世界的一次小小胜利。

  隐喻无所不在。以上提供的仅仅是隐喻大海中的一勺。现代诗之所以扑朔迷离,其重要原因之一是隐喻这种表达方式到处’作祟’,特别是晚近现代诗彻底告别直接抒怀、理念告白的浪漫风范,转为’情绪的逃避’,寻找’客观对应物’和’思想的知觉化’,隐喻和象征则成为座上客了。

  隐喻作为现代诗重要的表达方式,其表达之外的深度指向存在着无限可能性。由于它最终必须依赖意象的中介,故有多少意象的创造翻新,也就有多少隐喻生发的可能。隐喻表达的熟练程度,可以看作是现代诗人技巧成熟的标志之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