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水依然 / 韩舸友(美国)

作者简介:

韩舸友,大学教师、旅美华侨,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法学会会员、中国唯美诗歌原创联盟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秘书长、北美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员、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创始人、贵州省港澳台侨投资商会副会长兼洛杉矶工委主任。

近年来,作者创作诗歌散文作品800余篇,并多次获奖,部分作品被翻译成中、英、蒙多种文字发表,世界诗歌年鉴英文版2015年世界77个国家112位诗人诗选,2019年再次收藏其作品、并进入77个国家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图书馆。著有诗集“情殇”(2013)等。

湖水依然

        疫情在全球肆虐将近一年了,疾病与死亡的威胁无处不在,商店关门,餐饮娱乐停业,朋友之间也几乎关上了面对面交流的大门,连亲人去世也无法前去奔丧吊唁,人死后应有的尊严和殊荣几乎都被剥夺殆尽。世界变得如此冰冷和恐怖,有谁敢藐视这个病毒,就可能以生命为代价。

        我也算一个不怕死的吧,我常说,一半交给上帝,一半交给自己,该做什么还得做什么。所以,三月去温哥华,在落基山的冰天雪地中玩了一把疯狂驾驶;七月去长滩陪诗人北岛;11月去优胜美地和旧金山;12月去约书亚国家公园;平时也没有少和朋友们推杯换盏,把酒言欢。

这不,洛杉矶即将执行居家令之前的一天,几个朋友又开始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这次不是很远,就在圣安东尼奥山上的剑头湖。不过看山跑死马,开车还是要一个多小时。

       疫情期间也算是一次特殊的旅行了,首先从人员结构看,一位是年近87岁的张素久大姐,一位是享誉海内外的著名画家曹勇先生,他的油画现在仍然是美国宪法手册的封面,还有一位是琳达会长、一位性格开朗的女士。

        出门就来了一个路上惊魂。我开车正在10号公路正常行驶,左边应急停车带上斜停的一辆两厢小车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加速冲进我的车道,横在前面不到十米,我的车速应该是时速七十英里,也就是一百二十公里左右的时速,刹车是根本不可能的,直接撞上去的结果简直无法想象。千钧一发之时,我直接加速换线,车头右转的瞬间,从反光镜看见一辆轿车正在右侧车道紧靠我行驶,所以还没有完全进入右侧车道,又立刻将车往左急靠。就这样几个摇摆之后,车尾几乎是直接移位到右侧车道的。一秒钟不到的时间里,连续完成了几个惊险动作,这才脱离了危险,假如有毫厘误差,都会车毁人亡。过了几天,琳达问那天有多严重,我告诉她:“与死神擦肩而过”。

    沿着盘山公路行驶近一小时,终于到了琳达的朋友家里。这是坐落在森林中的一栋别墅,非常漂亮。我们在大厅里加工食品,然后围坐餐台,一边品酒一边聊天,倒也十分惬意。

    张大姐是国民政府著名将领张治中先生的小女,曾经随父亲在重庆待了八年,直到抗日战争胜利才迁回南京。她告诉我,1949年4月20日国共谈判破裂后,她和母亲并不是电影描写的中共早就把他们接回北京,而是在机长的帮助下,偷偷上了从上海起飞,准备去北京接谈判代表的飞机到北京的。1983年移民美国后,一直从事公益活动,为美中两国人民的友好交往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多次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国庆观礼活动。现在虽然八十七岁高龄,仍然驾车出入各种社交场合,与年轻人共舞探戈,下腰的动作简直让人羡慕。    

    曹勇是一位著名画家,有着让人羡慕的成就。他的油画作品《自由》和《我们,合众国人民》现在仍然是美国宪法手册的封面和内页。相聚在森林小屋里,他已经去掉了画家的光环,在艺术成就的背后,我看见一个历尽磨难、九死一生的悲剧型人物。

     大学毕业后,曹勇就去西藏大学任教,一年后开始了他作为一个职业画家颠沛流离的生涯。从他那里才知道,谣传西藏人一辈子只洗一次澡是不对的。藏族每年都有一个沐浴节,所以每年至少有一次洗澡的机会。当然,他不愿洗澡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西藏很冷,皮肤上的垃圾会起到的保护体温的作用;留长发也是因为理发不方便,而且有御寒的作用。

寂寞的行者–画家曹勇(韩舸友摄)

    在中国海外,曹勇都有艰难度日甚至九死一生的经历:在荒野与狗争抢食物,在日本挖过墓地为生,在美国破产后还开了几年流浪车,整个身家都在那辆破车上。当然,他也因为驾车,曾经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在青藏高原,大客车翻下悬崖时被抛出去捡了一条命,骑摩托被摔进雅鲁藏布江,在日本面包车被压碎,在美国也差点车毁人亡。

    吃过饭,我们就开车去湖边,在弯弯曲曲的林间小路上开了十几分钟,天空豁然开朗,湖面一下子展现在眼前,幽深碧蓝;周围群山环抱,绿树掩映,仿佛洛杉矶皇冠上的一颗明珠,镶嵌在漫漫沙漠之中。

    车刚停下,他们就到湖边去了,我因为有作家协会的一个视频讲座,就留在车上。没想到刚进入zoom会议室,他们又回来了,我问怎么回事,琳达说:“湖边人太多了,不敢待,我们去找个人少的地方吧”

    我只好开车沿着湖滨公路,一边陪大家赏景,一边在车上参加讲座。没想到这样的方式还不错,特别是有张大姐和曹勇的参加,更添加了活动的热闹气氛。

    当然,琳达没有忘记欣赏,在她的指挥下,我稀里糊涂地将车开进湖畔社区,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去湖边的石梯,让他们在别人的家门口摆上各种姿势拍照,这才继续前行。

    夕阳西下的时候,终于到了湖的西面,这里一片幽静,一个漂亮的酒店,酒店前面是一片绿色的草坪和网球场;驶过小桥,是一个很大的湖滨公园,波光潋滟、山峦葱翠、沙鸥和鸟儿在水面自由嬉戏,与前面所见的嘈杂环境形成完全不同的意象。

    宗之先生的讲座也很精彩,云上听众有150多人,疫情期间也算是一场盛会了,结束时张大姐还对听众发表了几句感言:“过去不了解散文和小说的区别,今天终于知道了”。其实她是谦虚,去年的征文比赛他她不仅是总策划,其作品还获得二等奖。

下山的时候,夜幕一点点降临,从山上远眺,洛杉矶华灯初上、如银河般璀璨夺目。那一刻,我们都忘记了新冠病毒正在全球传播,也忘记了病毒肆虐下被撕裂的人类良知与情感。世界依然美好,再艰难也要好好地活着,只要坚持就一定会等到云朗风清的一天。

责任编辑:wenny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