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雪散文选 /(美国)

作者简介
梦雪,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员。记者,作家,出版了散文集《落花人独立》,小说《军嫂离婚日记》。曾获东北三省好新闻特等奖、建国七十周年海外文学征文奖。现留学美国,2019年入选北美新闻人物。

战乱后的斯里兰卡:追寻“千与千寻”的脚印,邂逅印度洋上的一滴眼泪

这一世,我有太多的行走计划,可是去斯里兰卡,却不在计划之中,纯属意料之外,与她的约会,始料不及。

有种不期而至的惊喜,于是,看到了印度洋的泪珠,惊诧于宝石之国,尝到了最好喝的红茶,欣赏到最浪漫的火车线,收获了最灿烂的微笑,还有,随风而来的时光缱绻。

记得以前看过马克·吐温的《赤道环游记》,在马克·吐温眼中,斯里兰卡宛若另一个星球:6.5万平方公里的岛屿上有令人晕眩的热气,浓郁的花香弥漫在上空,漫步海滩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以及在遥远的丛林深处和群山之中,古城神殿的废墟和破败的庙宇。

这一切,我如约遇见,清晰感受。

行走之前,问过度娘,知道斯里兰卡原名锡兰,是印度洋上的岛国,被誉为印度洋上的一滴眼泪,有美丽绝伦的海滨,神秘莫测的古城,丰富的自然遗产,以及独特迷人的历史与文化。

或许是因为职业原因,在关于兰卡的新闻搜索中,引起我注意的则是兰卡的内战、武装冲突、种族屠杀等负面血腥的报道。2009年5月,兰卡内战结束于至今,短短6年,一个国家从持续了26年超过7万人死亡的血腥战争中复苏,踏上暂新生活的路途。

6年后的今天,我行走在斯里兰卡,一路见到最多的却是微笑、热情和友善,战争和苦难并没有给这里的人们留下仇恨的种子。于是,我在兰卡的每个夜晚,极难入眠,常伴着海涛阵阵,就此枕着一帘月色,在温润的浸湿中,触摸着相思的翅膀,让情绪朦胧了我眉间的轻愁。

1

一路行走,兰卡的铁木树和睡莲令我惊叹,在街道上随处可见,椰子树高耸直入云霄,恍惚几疑身在美国洛杉矶的毕华山庄,各种宗教寺院和基督教堂交相辉映,又似漫步于欧州小镇。

只是,行走在兰卡的狮子岩时,我的心莫名震颤。身边的友笑言,上一世,我一定是这古城最后一位王妃,为了爱情,葬送了我的前世,所以穿越到这一生,只为这一时刻,来赴前世的约会。

我笑而不答,却在心里轻轻问自己,我的王子呢,他也穿越到了今生吗,是否知道我凭着前世的记忆,追寻到了这里,只为途中与他相遇?

没有答案,只有茂密的丛林沼泽地,还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周遭的一切都显得非常安静,像是忽然之间驰入了原始自然的境界,带我走入了前世的记忆。

这座斯里兰卡国宝级的古王宫遗址啊,它不但凝聚了兰卡先人的智慧,更因一段宫廷政变而让这座古堡的王妃失去了爱人。尽管,他令人不齿,可,他是她的爱人。

历史的阳光,温暖过已经逝去的人。此刻,站在这里,任热辣辣的太阳,穿透全身,焚烧了记忆的阀门。

公元5世纪,僧伽罗王朝的王子Kasyapa弑父篡位,他的王妃明知他的行为天理不容,可她爱他,不愿离开他。王子为了防止皇族的报复,于是带着王妃来到了狮子岩,花费了多年的心血在巨大的狮子岩顶部兴建起了一座辉煌的堡垒式宫殿,把出入皇宫的楼梯都修建在了四周的崖壁上,同时,他还在狮子岩脚下修建了护城河和城墙,并在护城河里养着无数条的鳄鱼。然而,王子还是被他的皇兄兴兵讨伐,兵败被杀,而王妃,毅然舍命追随。

今天,我一步步跨过护城河上的吊桥,昔日古城便安静地展现在我的面前。古道四周是参天的大树与古建筑遗址,依稀还能看见当初工整的布局模样,尽管只剩下断垣残壁,但触眼之处,感受到的是岁月在它们上面留下的厚重的历史印记。

于是兰卡的康堤,也是此行必去的。据说康堤是斯里兰卡最后一个皇朝的古都。在进入佛牙古庙前,导游向我们讲述了一个忠贞的爱情故事:国王娶了印度妻子,妻子不育,按说国王是应该再娶另外的女人,然后生子去继承他的王位,但,国王忠贞于爱妻,并没有去另娶她人,所以,国王也没有儿女,按规矩王位就只能传给妻子的兄弟,后来国家便成为印度人统治的王国。

康堤,这座小小的城市,在那一刹那,在我的心里变得愈发神圣和伟大。

2

斯里兰卡,曾被诸多旅游杂志誉为拥有世界最美火车线的国家,其中最美的有两段,一段是穿梭在高山茶园的“高山火车”,一段是“漂浮”于大海之上的“海上火车”。

我曾有很多次旅行,可是来斯里兰卡前,我依然渴望能坐上“漂浮”在大海的“海上火车”,不仅因为宫崎骏说,所有的成长到最后总是一次旅行。很庆幸,我如愿以偿。

斯里兰卡的火车车厢有些短,玻璃窗是木头格子,像很多住家房子的窗户,收放自如。只是车厢里有些闷热,直到火车开动起来才有流动的空气,当然,海风也会趁机透窗而来。

我们坐的是二等车厢。据当地人介绍,火车是他们出行的一个重要交通工具,虽然车速不快,但因为不会堵车,价格也便宜,成为老百姓出行的首选。而我们坐的二等车厢是不分座位号的,所以,运气不好的话只能站着。还好,我们都是幸运人,火车行驶的时候,车门也不关,我看见很多游人,都学当地人,兴奋地“挂”在门上看风景,而我就坐在车里看他们“挂”在火车上。

是的,我是绝对不会去“挂”的。我还是喜欢坐在车里,安静地听着耳麦,看窗外的海浪翻腾,感觉海风在脸上温柔地抚摸,有着淡淡的温度,伴着丝丝咸咸的味道。只是,当那段饱含清冽和忧伤的旋律在耳边飘荡起来的时候,我的眼中不再是“挂”在火车门上的同路人,不再是窗外的景色,我的眼前,似乎千寻静静地坐在火车上,车厢空空落落,站台的钟声一声又一声敲响,火车缓缓开动,沿途的风景映照在她的脸上。那一刻我的眼泪也缓缓落下,在心底与耳麦的歌声轻轻吟唱。

其实呵,人生就是一程没有归途的远行。此刻的我,就像千寻一般,坐上这列不知终点在哪儿的火车。然后,有朦胧的影象在眼前晃动,那是记忆深处的画面,年轻的女孩和男孩,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双目交溶,目光的内容彼此都懂,那是一种无声的承诺。

只是,终究还是成了遗憾,明天永远存在,故事却有了新的改写。年轻的女孩和男孩,在火车上离别后,从此天涯海角,再无交集。

兰卡的海上火车啊,你可否感受到今天已不再年轻的我,踏着重重浪,攀着叠叠山,用尽全身的力气,来到这里,只为,能否给我一个续写的故事?

3

兰卡的城名很难记,或许与跟团游有关,很多东西都是一晃而过,并没有真正入心,而我又习惯了在行走中记录心情,大部分景色只是入眼而已,这也是我一直没有答应旅游网站邀请我写游记的原因。我一直认为,无论这个国家的风景再美,总有一天我会遗忘,但那一刻的感受却不会,且永生难忘。

所以,在兰卡的行走,我笔下的文字,也多半与我的心情有关,记下的几个地名,也屈指可数。但兰卡的乌鸦和大海,却印象极其深刻。

乌鸦在兰卡是神鸟,只要睁眼,不仅满大街都是,连大海的上空,也到处是它的身影,习惯了中国方言的“乌鸦嘴”,再看到兰卡满上空盘旋的乌鸦,心里总是突突的。

还好,在咸湿的海风中,有友始终伴我左右,陪我穿过人间的万象。于是,乌鸦的鸣叫,在耳边渐行渐远。

我对友说,想看印度洋的落日,想看月夜下的大海。友望着我,轻轻言好。

于是,我们安静地行走在沙滩,看见夕阳掉落在印度洋,被大海紧紧拥抱。然后,一轮硕大的半圆月斜挂在深蓝的天幕,与蓝色海洋浑然一体,几颗寥落的星星,如天上的眼睛,调皮地一隐一现,给深邃的夜空镶上一笔灵动和鲜活。海风轻柔地在沙滩打卷,似一个轻灵的舞者挥着长袖在夜空下翩跹,有浓郁的花香弥漫在上空。

月光水一般的清透,海风携着淡淡的咸湿沁入心房,踩着柔软的沙子,留下轻轻浅浅的一行行脚印,慢慢走向月夜深处。

这样的夜晚,这样多情而又浪漫的夜晚,注定是一个让人无眠的夜晚。我仿佛走进了梦里,忍不住弯腰轻轻地掬一捧海水,清凉的海水,悄悄在掌心荡漾,月光斜斜笼罩,心里忍不住欢颜绽放,缕缕柔情慢慢升腾。

身旁的人停下脚步,心灵感应般抬眸凝视,精灵般的海浪,与风在嬉笑打闹。这时刻,我恍如走进婉约的宋词。

夜,愈发深沉,虽已是夏季,身上仍有丝丝凉意,却依然不想返回,很想在沙滩坐下听风望月。不料,海风瞬时狂啸而来,海浪奔腾翻涌,月光被云层缓缓吞并,瞬时失去身影,乌云压顶,暴风雨刹时奔泻而下。我有些小小的惊慌,急急抓住身边的那双手,慌乱地找地方躲藏。

传说中印度洋天气的瞬息万变,我算是真正切切地领受过了。还好,身边有人陪着,只是,这般的美好,如梦中相遇。

嗯,一切,如梦中相遇。

责任编辑:伊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