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是一面美丽的镜子 / 祁人(中国)

作者简介:
当代诗人,中国诗歌学会创建者之一,中国诗歌万里行总策划。
   1965年生于四川荣县,1992年任中国新诗讲习所诗人培训中心主任,1993—1994年与张同吾二人创建中国诗歌学会,2001年出席第五次全国青创会,2004年策划启动中国诗歌万里行,致力于诗歌文化传播与国际交流,2019年倡议联合20余国文旅人士成立世界景区诗意旅游联盟。
著有诗集《命运之门》《鲜花与墓地》《掌心的风景》,主编《中国诗人大词典》《汶川大地震诗歌经典》等。代表作有《命运之门》、《和田玉》、《爱情》、《天上的宝石》等,诗歌《祖国》入选浙江大学出版社《新编大学语文》课本。诗歌翻译为英文、法文、德文、日文、韩文、俄文、罗马尼亚文、孟加拉文等多种文字在各国发表。曾率中国诗人代表团先后访问英国、法国、罗马尼亚、南非、斐济、越南、津巴布韦、韩国、老挝、印度、斯里兰卡等国家和地区。梦是一面美丽的镜子

昨天

昨天是一曲悠歌
令天下人
诉断衷肠

昨天是一些美丽的影子
是一座雕塑
有很高的审美价值
是一面镜子
对照着打扮梳妆
昨天是人为的果子
是一些酸甜苦乐
是一些悲欢离合
是一片变色叶子
从枝上轻轻飘落
昨天是一场大雪
覆盖了很厚很厚
昨天是一张蜘蛛网
粘着蝴蝶、尘埃或飞蛾
昨天是一只空酒瓶
倍显孤独

昨天是历史  是线装书
是一些结痂的往事
抚摸时  隐隐作痛

昨天是纪念碑
令人不远万里
携带花圈、眼泪和庄重
前去顶礼膜拜

今天

今天是我们
就这样站立着

今天是一匹奔马
我们骑在马背上
吆喝喝穿过天涯
是一种旅行
一步一步脚踏实地
是一些摩肩擦背的细节
是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
又试着站起来
今天是一条河流
我们坠入其中奋力游着
碰到的是一些贝壳

今天是血与肉的交融
是播种
是收获
是高潮
是好人和坏人的世界

今天是一种存在形式
是居住的小屋
今天是我这一只手
是我手中的笔
是笔写在稿纸上的文字
是文字正在排列组合的一首诗

今天活着  活着真好
今天阳光明媚

明 天

明天是一种象征
永远召示我们
活下去的勇气

明天是人生的下一站
是一种内在联系
于前方频频致意
明天是彼岸
朦胧或清晰
保持一定的距离
永远在水一方

明天是你走后
与归来之间
我殷切的期待
明天是一个日子
明天挂在日历上
明天伸手可及

当我们沉浸在睡梦中时
明天已睁大眼睛
召示我们
醒来

 门敞开或者关闭
门有形或者无形
作为门,这些都无关要紧

作为门
不在乎它的结构或形式
无论泥石与钢铁
无论肉体与心灵
作为门,总是你通向另一途径的
必经之地

无论有形或无形
无论敞开或关闭
对于门
智者选择这样的方式
在脚步迈出之前
灵魂就先于脚步
深入其内

世上再没有更轻松的事了

钥匙插入锁孔的一刻
家就将你的手挽住了

轻轻地推开门
返身扣上门栓
顺手将公文包扔一边
这,已是回家的习惯

白日里,围着公文包转
包里装着身份
和这个时代的习俗
那么些无形的东西
总会令人丧失个性

只有当夜晚钻出公文包
卸去身上的种种头衔
甩开时代的种种尘埃
家,便让你活在自己的世界

将周身的衣服一件件脱下
就像除去一切沉重的东西
放松地躺在柔软的床上
家,便轻轻地覆盖上来

半睡半醒之间
想想世上
再没有比脱裤子更轻松的事了

梦是一面美丽的镜子

梦是一面美丽的镜子
悲戚的或欢欣的
折射些许灿灿星辰
燃烧沉寂的思绪

梦里睁大的不只是洞穿
世事沧桑的眼睛
张开的不只是无形的
捕捞生活的情网
碰撞、扭曲、破碎总是
痛在心之最底层

活着,选择梦
梦便是一面美丽的镜子
一种美好的境地
美丽的人生从镜子出发
梳妆打扮后
又迈出家门

韩舸友摄影

哲理光芒的闪烁
——读祁人诗作《昨天》 
陈  岗

  从未与诗人祁人谋面,但从诗中我读出了他的深沉。读《昨天》(见诗集《命运之门》,中国文联出版公司)一诗,我能感觉一种哲理的光晕在眼前闪烁。

从诗的营造和内部衍架来看,哲理诗可分为抒情言理型、象征喻理型、析物示理型、言事明理型等多种,《昨天》一诗大致介于前二类之间,意象与理性融合得恰到好处。

应该说,《昨天》一诗是《今天》和《明天》(均见《命运之门》)的姊妹篇,三者在风格统一的前提下,又从不同侧面阐述着生活的哲理。《昨天》一诗,诗人以人生经验的丰富与严峻去熔铸诗情,并进行哲学层次的开掘,情与境合、物与心通,宣泄与思索并存,警策与告诫相握:“昨天是一些美丽的影子/是一座雕塑/有很高的审美价值/是一面镜子/对照着打扮梳妆”。由虚到实,由表及里,跳跃性地喻示“昨天”在我们生活中的作用与地位。随后又层层深入:“昨天是人为的果子/是一些酸甜苦乐/是一些悲欢离合”再到“昨天是一场大雪/覆盖了很厚很厚”。诗人除了感慨时光的逝者如斯外,是否还有另一种暗示呢?

哲理诗不应为空洞无物的说教或干巴巴的口号,而应使人们在沉思中得到美的愉悦,在启迪后得到美的享受。当我品味到“昨天是历史  是线装书/是一些结痂的往事/抚摸时隐隐作痛”等诗句时,我的思绪已不再停留于诗所写的事物表面,与其说是回味出语言的流畅与深邃,不如说是我被诗人对主题的驾驭功底所折服。这些诗句决非一些简单的比喻,而是诗人对现实生活的深刻体验,这些非叙述性抒情给我们情感容量和再创造性容量,让我们感到大块大块的“空白”及玩味余地。另外诗的结尾也是落笔不凡,与诗首遥相呼应,并将诗的内蕴升华到了最高点。

诗无达诂,也许我并不能完全剖析出《昨天》一诗的本味,但诗通过情感语言为中介和内驱力,将美传递给读者这点我们无法否认。对于《昨天》一诗,除了朴实、生动,我最为欣赏的便是它散发出的哲理光芒,诗人以独特的审美表现、独特的内心启示,还有厚重返朴归真感,让《昨天》一诗成为佳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