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谁诗集《帝国之花》在意大利出版

原载于《人民日报》《时代观察》,插图来自网络。
 
日前曹谁的诗集《帝国之花》由意大利花达西亚出版社(Fiori d’Asia)出版,纸质书和电子书同步上市,在欧盟、美国、日本、英国等全球几十个国家发行。这本诗集收录了曹谁的40首诗歌,是曹谁对现代转型中的中华文明的反思。这本诗集由意大利著名汉学家、作家雪莲(Fiori Picco)翻译,分别以意大利语、英语、汉语三种语言出版。获得中外诗人的广泛好评,目前正在被翻译为西班牙文、土耳其文、俄文、法文等语言,也将在近期出版。
 
据曹谁在接受瑞士诗人卢茜拉·特拉帕佐(Lucilla Trapazzo)的专访中介绍:“这本诗集的名字《帝国之花》在国内外都引起许多猜测,所以我想从书名开始介绍这本书,《帝国之花》是我写的一首诗的名字。帝国的‘帝’字在古汉语中的本意是花蒂的意思,中华的‘华’的本意也是花朵,我后来在北京生活,这座城市是中华文化的代表,在格局上以紫禁城为中心向外以对称的环状扩散,好像一朵巨大的花朵在盛开。中华文化是一种中心主义的文化,这跟现代主义的非中心主义是相对的,在这种对比中,我找到中华文化在世界的意义。因为法国诗人波德莱尔写过《恶之花》,写出西方文明在现代转型中的奇异象征,我也希望通过《帝国之花》写出东方文明在现代转型中的奇异形态,这也是这本诗集的主题所在。”

这本诗集受到广泛好评,从这本诗集中选的《雪国》获得第8届意大利罗马当代国际诗歌艺术学院奖之卓越奖“阿波罗·狄奥尼索斯奖”(日神·酒神奖),由于“作品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感觉和美感”而获奖。本届评委会从全世界各国786为诗人艺术家的作品中遴选,全球许多知名诗人参评,评委会通过盲选的方式评选,获奖难度很大,具有重要的意义。罗马当代国际诗歌艺术学院奖“阿波罗·狄奥尼索斯奖”(日神·酒神奖)为意大利评选的重要国际诗歌艺术奖,由意大利罗马大学当代诗歌艺术国际学院、拉齐奥大区政府、罗马首都政府、美国纽约意大利文化学院共同评选。

据评奖委员会主席富尔维娅·米内蒂(Fulvia Minetti)介绍:“国际当代诗歌和艺术学院是一个心理物理学建筑,它从那些分享诗歌和当代艺术的伦理和美学价值、人类根据符号美学、知识和文化的创造性表达的意义的人那里获益,社会和文化参与以及生活和艺术表达语言的整合。”据译者雪莲介绍,这个奖项来自尼采《悲剧的诞生》中提出的“日神精神”(阿波罗精神)和“酒神精神”(狄奥尼索斯精神),日神精神是指对外在理性所标画的超越世界的追寻,酒神精神是指对个体内在情绪的抒发,日神精神和酒神精神的碰撞产生艺术,这也是艺术的本质所在。

在评委会主席富尔维娅·米内蒂(Fulvia Minetti)教授撰写的授奖词中高度评价曹谁的诗歌:“曹谁诗句是在深层意义上的综合,他遵循了这样一条路径,即从一个习以为常的现实,否定理性理解,通过爱的感觉,打开真理的启蒙。这是一个通往原初精神状态的旅程,它先于主体和客体的二分法。克服客观化思想的对立,以此达到最高的存在方式。眩晕的可怕和迷人之处在于克服矛盾和悖论的体验,这种悖论超越了肯定和否定的固有位置,在亲身体验中,寓多样性于统一完整,融对立性于和谐综合,栖瞬间性于不朽意义。”

这本书的译者、意大利著名汉学家、作家雪莲(Fiori Picco)不但是一位优秀的作家,还是一位杰出的汉学家,她毕业于意大利威尼斯东方大学中文系,著有长篇小说《弥渡奇缘》、《耿马往事》、《寻找李唐妹》、《红玉》等。曾获得意大利米兰雅克·普莱维尔国际文学奖、罗马宏伟文化文学奖、伦巴第区政府国际优秀女性奖、罗马卡特丽娜.马蒂内里文学奖、拉蒂纳市国际文学奖、阿珍塔里奥文学奖等。主要翻译作品有铁凝的《无雨之城》、范稳的《碧色寨》、熊育群的《西藏的感动》、乔叶的《藏珠记》、曹谁的《帝国之花》、阿来的《云中记》等。她对《帝国之花》评价道:“在曹谁的诗中,他以独特的视觉性书写或超现实感性,创造了人类原初的荒诞情境。他的诗歌好像现代油画,展现给我们怪诞的生物和非线性场景。梦境和现实,古代和现代,喜剧和悲剧,戏剧性地融为一炉,把内心深处的潜意识呈现为纯粹的想象画面。曹谁的诗让我想起现代绘画大师萨尔瓦多·达利的许多名作。曹谁是一个打破陈规的开创性的诗人和作家,他的理念为中国当代文学注入一股全新的风格。”
 
曹谁是中国八零后代表诗人之一,近年来参加了麦德林国际诗歌节、印度Kritya(创造)国际诗歌节、古巴哈瓦那国际诗歌节、中国作协国际写作计划等一系列国际活动,作品被翻译为英、法、俄、印地、波兰、丹麦、意大利、西班牙、土耳其等二十余种文字,同时翻译有《理想国的歌声》等三部书,是一位具有国际声誉的诗人,被诗坛戏称为“国际曹”。他从诗歌跨界长篇小说,又跨界影视剧本创作,出版诗集《亚欧大陆地史诗》,长篇小说《昆仑秘史》,文集《可可西里动物王国》等二十余部,创作《孔雀王》等影视剧本一百余部集。他还创立了大诗主义流派,发起了诗坛论战“曹伊之争”,倡导剧小说运动,在文坛有广泛的影响。近年来曹谁先后获得首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第5届青海青年文学奖之“文学之星”、第4届曹禺杯剧本奖、第27届意大利《乌贼骨》诗歌奖、2021俄罗斯金骑士奖等五十余个省级以上文艺奖。他的作品雅俗共赏,获得了文坛和市场的双重认可,被认为是中国八零后代表作家之一。

曹谁的诗歌已经被翻译为二十余种语言,获得了中外诗人的好评,有32位著名诗人为这本书写评语。哥伦比亚伟大诗人、麦德林诗歌节主席、世界诗歌运动总协调员费尔南多·伦德评论道:曹谁创作了一部宏伟而重要的作品。他的诗平静地洞察着人性,在世界之间守望,靠近永恒的边界。现实从我们身上夺走的古今中外的神话,在他的诗篇中再次汇聚在一起。鸟儿在他的视野中盘旋。活生生的石头永远在歌唱:“你如同光一样活着!/永远都不会有忧伤!/可是生命只是短暂/只有时光是永恒的!”。爱的火焰和恨的冰川互相争斗,但生命肇始时令人欣喜的古老火焰总是占据上风。冰雪融化了,春天又回来,唤醒我们无所不知的梦想。人类祖先开启了天堂和大地间的大桥,曹谁在今天重建一座古老而崭新的东西方文化的大桥。我们是由祖先和他们传承的知识组成的,以及深沉的未来梦想。在他的诗行中,我们同时跨越了两座大桥。
 
中国著名诗人、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邱华栋评论道:曹谁一直在诗歌的道路上追寻“大诗”的精神,这是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他的诗歌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在《冷抒情》中可以读到发端于青春时代的“抒情的秩序”;在《亚欧大陆地史诗》中试图融合亚欧大陆上曾经的多个古老文明而复构一个乌托邦式的“人类共同体”;在意大利出版的这部《帝国之花》,可以看到曹谁从西部来到北京后,对中华文明现代转型中的感觉,他在跟现代世界文明的比对中发现中华文明的位置,这是对西方中心主义的破解,希望以多个文明为花瓣构造起“帝国之花”,当然此处的帝国是帝的本意“花蒂”,可以说依然是对他最初追求的“抒情的秩序”的具象化,也是“人类共同体”的具象化。在探索“大诗”的道路上,曹谁从各种文明中提取元素,最后解构为新的秩序。这本最新诗集诠释了中华文明现代转型中的形态,以一如既往的恣肆汪洋的语言,裹挟昆仑的风云,携带江河的气势,创造出一个迷离而大气的世界。
 
非洲杰出诗人、诺玛奖得主尼伊·奥森戴尔(NiyiOsundare)评论道:“从欧罗巴降落,在亚细亚升起”,在不同色调的金碧辉煌中旋转的“黄色的亚洲、蓝色的欧洲和黑色的非洲”,曹谁是在以整个地球先知的声音和形象的号召力说话。在《帝国之花》中,我们看到了一位无国界诗人、世界公民的游历,他拥有大胆优雅的视角和令人钦佩的普世轨迹。在这些诗中,神话与历史交融;理想主义与超现实主义融合;地理观念强化了一种具有启发意义的地方文化;当代文化受到古代文明的遏制和启迪。诗人的指南针在东、西、南、北移动,刻度盘指向交汇点和泛人类的共性。曹谁是作为一个思想的诗人和心灵交融的诗人出现,是一位以同情的耳朵倾听“竹子在风中哭泣”的诗人;是一位以仁慈的眼睛注视“在阳台上为放牧的鸟儿撒上稻谷”的诗人;是一位充满激情地相信情书可能需要“两百万年才能到达”的浪漫主义者;是一位眼睛不会忽略“拿碗的乞丐”的人道主义者;是一位为听众演绎跨越东西方文明的引人入胜的“罗密欧和祝英台”故事的讲述者;是一位是将凡人的“童年曙光和老年暮光”交融暗示的哲人;他是一位在讲着哀伤的格言:“生活总是痛苦多于幸福”的智者。在《帝国之花》中,我们看到了诗人作为文化桥梁建造者的形象,而这个世界目前正饱受着对隔绝的壁垒的盛怒。他是这样一位诗人,他在执着追求“永恒宇宙”的可能性,梦想着对巴别塔寓言的重建,对我们共同人性的重新思考和重新配置。曹谁向我们展示了一种不可思议的能力,他可以利用人类的“过去”去揭示人类的“未来”。

中国著名诗人、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原副主席黄亚洲评论道:诗人曹谁善于从世界历史神话中提取代表性的文化符号,这些文化符号他称之为“元素”,因此在他的诗作中,我们可以看到东方文化中的宝鼎、玉玺、蝴蝶、莲花,也可以看到西方文化中的城堡、皇冠、夜莺、玫瑰,还可以看到中东文化中的神灯、长袍、骆驼、黄金。在他的诗中,华夏的黄帝、希腊的宙斯、印度的梵天、犹太的耶和华、波斯的马尔杜克、埃及的太阳神拉,都会自然地出现在同一空间。我想,这些元素的相融,就是人类文明新秩序的一种生动表达。文学,就这样跑在了现实生活的前面。
 
印度杰出诗人、印度克里蒂亚国际诗歌节主席拉蒂·萨克塞纳评论道:在印度《奥义书》中有一的赞美诗说:引导我们从黑暗走向光明,引导我们从无知走向知识。这就是一个诗人所做的,当他从给定的词汇中创造词汇时,在东方哲学中,词语的权力被尊为创作者。我们意识到,智慧地地使用词汇会带来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当我读到卢茜拉·特拉帕佐对曹谁的采访时,我并不惊讶地发现这位诗人接受了他童年时害怕阴影的事实,对阴影或黑暗的恐惧意味着追求更美好的世界。大多数人总是被浸透在悲伤和痛苦中的话语所吸引,这就是为什么这样的诗很容易引人入胜。要写出一首能带来普遍性和幸福感的诗并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诗人必须知识渊博,思想开放。读了曹谁的诗,我很高兴看到他的表情和情感的普遍性。作为一名当代诗人,曹谁的视野不同于他所处的土地上的其他诗人,并将他与另一个世界联系起来。曹谁写的《帝国之花》一书最大的吸引力是对悲伤的抵抗,这有时是由人们创造的。这个世界是一个舞台,他想站在中心,面对快乐和悲伤。我希望读者仔细阅读他的诗,我用他的一些诗句总结我的评论,这些诗句传达了所有宗教、所有语言和所有领导人只传达一个信息,那就是阅读诗歌。诗歌是文字的力量,它可以治愈疾病,也可以治疗疾病。“华夏人用华夏语说黄帝/希腊人用希腊语说宙斯/印度人用印度语说因陀罗/犹太人用犹太语说耶和华/埃及人用埃及语说太阳神拉/波斯人用波斯语说马尔杜克/他们争论不休/我们听不懂他们的语言/却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我们诵读一首通天塔之歌/舌战全世界的人/他们全都被震撼”。对于渴望领导新世界的年轻一代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信号。

中国著名评论家、作家,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张柠评论道:曹谁的诗歌中,经常出现“通天塔”意象,这既体现了一种理想情怀,也包含着一种写作野心。“通天塔”意象中,同时包含着通天和抒情性以及倾塌和叙事性两个走向,这也是曹谁诗歌风格的两极。早年青海生活带来的自然和抒情性,近年北京生活带来的城市和叙事性,并存在曹谁的诗歌中。在新诗集《帝国之花》中,我们可以看到庞大变形的都市,可以听到地铁少女的啜泣,可以看到收割天下的浪子,可以看到颠簸尘世的红颜。这些现代文明众生相,通过“通天塔”意象凝结在一起,构成曹谁诗歌的基本底色,融合抒情和叙事,打通过去和现在。同时,在农耕和城市、传统和现代、东方和西方的比对中,发现诗歌语言这种载体的重要媒介和桥梁作用。我想,所谓的“东海西海心理攸同,南学北学道术未裂”的文化理想,也可以说是曹谁“大诗”思维的诗学理想。
 
意大利籍瑞士著名诗人,《模型》(MockUp)杂志负责人卢茜拉·特拉帕佐(Lucilla Trapazzo)评论道:曹谁是一位中国诗人、作家和编剧,也是一位非常勇敢的思想家,他渴望为世界精神创造秩序。正如同一位作者在接受意大利《模型》杂志采访时所说,他小时候对黑暗有一种莫名的恐惧,这可能是他写作、追求光明、希望用文学照亮黑暗的深层原因。在一个遍布差异、边界被用作围墙和堡垒的世界里,曹谁的努力是在一个多元社会中追寻一种共同的文明,试图形成歌德所定义的“世界文学”,一种泛文化的理想国。只要我们写出独特的人性,我想东西方文明环境中的读者都能感受到。在他的诗歌中,作为当代的托马斯·莫尔或康帕内拉,他设想了一个理想的世界,在欧亚大陆的中心,东西方无国界地团结在一起。通过追踪反复出现的主题,将我们作为人类团结在一起,而不是着眼我们之间的分歧,诗人用不同的语言和文化建造了一座包罗万象的精神巴别塔。这是一部以曹谁的乌托邦梦为基础的细致的历史研究作品,他的信息被深刻的道德维度照亮,成为一座具有强烈社会政治价值的纪念碑。
 
中国著名评论家,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主任谭五昌评论道:曹谁是21世纪以来中国诗坛上涌现的一位非常优秀的青年诗人,他最近在意大利出版的诗集《帝国之花》以极富东方审美色彩和韵味的语言方式,与世界性眼光及人类性宏阔精神视野的有机融合,对中华文明予以了生动的艺术化的演绎与呈现,有力地展示出诗人自觉追求的大诗主义的艺术主张。

俄罗斯著名诗人、俄罗斯作家协会副主席瓦迪姆·特里金(Vadim Terekhin)评论道:曹谁是我的朋友、诗人和公众人物!他不仅在中国出名,而且远在国外!曹谁对文学孜孜不倦,为文学的发展和繁荣倾注了全部精力!他的作品可以从世界文学的层面来看待,因为他试图在不同国家的文化中找到共同点。曹谁属于创造世界诗歌运动的“世界无国界”诗人群体,宣扬诗歌将拯救世界的真理。所以他的诗集《帝国之花》已经被翻译成了多种语言,我想全世界的读者都会感兴趣。一个有思想的人会在曹谁的诗中找到美和高雅,还有许多令人兴奋的问题的答案!祝曹谁富有创造力和灵感,为读者带来有趣而丰富的阅读!
 
由于新冠疫情肆虐,这本诗集日前举行了线上首发式,由意大利汉学家雪莲、意大利著名诗人劳拉·贝罗蒂和中国主持人婉月分别用意大利文、英文、中文朗诵了《雪豹王子》。中外许多著名诗人广泛评论曹谁作品,除了哥伦比亚诗人费尔南多·伦德(Fernando Rendon)、俄罗斯诗人瓦迪姆·特里金(Vadim Terekhin)、意大利批评家富尔维娅·米内蒂(Fulvia Minetti)、意大利汉学家雪莲(Fiori Picco)、瑞士诗人卢茜拉·特拉帕佐(Lucilla Trapazzo)、尼日利亚杰出诗人尼伊·奥桑戴尔(NiyiOsundare)、印度诗人拉蒂·萨克森纳(Rati Saxena)、中国诗人邱华栋、中国诗人黄亚洲、中国评论家张柠、中国评论家谭五昌,还有肯尼亚诗人克里斯托弗·奥克姆瓦(Christopher Okemwa)、中国诗人霍俊明、中国评论家刘晓林、中国评论家苏明、土耳其诗人纽都然·杜门(Nurduran Duman)、智利诗人罗伯特·艾多(Roberto Aedo)、尼泊尔诗人凯沙布·西德格尔(Keshab Sigdel)、法国诗人亚历克西斯·贝纳特(Alexis Bernaut)、尼日利亚诗人阿约·阿尤拉-阿麦勒(Ayo Ayoola-Amale)、华裔澳大利亚评论家庄伟杰、华裔美国诗人冰花、华裔日本诗人华纯、华裔加拿大诗人彧蛇、华裔新西兰诗人芳竹(Carissa Meng)、华裔加拿大诗人宇秀(RosemaryYuxiu)、克罗地亚诗人丁尼克·泰利肯(Dinko Teleka)、加拿大诗人弗朗索瓦斯·罗伊(Francoise Roy)、丹麦作家福劳德·欧尔森(Frode Olsen)、波兰艺术家雅罗斯瓦夫·皮亚洛夫斯基(Jaroslaw Pijarowski)、墨西哥诗人古斯塔沃·奥索里奥(Gustavo Osorio)等32位诗人、评论家发表评论。

目前诗集已经在亚马逊上市,在全球几十个国家可以购买,国内的读者也可以通过亚马逊购买。曹谁在线上发布会上说:“目前汉语诗坛面对可怕的内卷化,只有合璧东西、融合古今、合一天人,融合民族和人类,融合诗歌和理想,才能让汉语诗歌走出内卷化,让现代汉语诗歌走向比肩唐诗的繁盛。”

曹谁简介:
曹谁,诗人、小说家、剧作家、翻译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硕士。原名曹宏波,字亚欧,号通天塔主。曾参加鲁迅文学院第14届作家高研班、中国文联第9届编剧高研班、中国作协第8届作代会、第8届青创会。1983年生于山西榆社,2008年去职远游,在西藏、新疆周游数月而返青海,开始职业写作生涯,现居北京。2007年发起大诗主义运动,2017年倡导剧小说运动,2018年发起曹伊之争。有诗集《亚欧大陆地史诗》《通天塔之歌》《帝国之花》等十部,长篇小说《巴别塔尖》《昆仑秘史》(三部曲)《雪豹王子》等十部,翻译有《伊斯坦布尔的脚步》《理想国的歌声》《透明的时间》等三部,写有电影剧本《昆仑决》《子弹上膛》《功夫小鬼》、电视剧本《孔雀王》和舞台剧本《雪豹王子》等百余部集。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作家》等文学杂志,入选上百部权威选本。有多部长篇小说改编为影视剧、广播剧、舞台剧等。有作品翻译为英、法、俄、日、韩、印地、意大利、西班牙、土耳其、阿拉伯等二十余种文字。曾获首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第五届青海青年文学奖之“文学之星”、第四届曹禺杯剧本奖、第八届意大利罗马当代国际诗歌艺术学院奖之阿波罗·狄奥尼索斯诗歌奖诗歌奖、俄罗斯金骑士奖、第五届中国诗歌春晚十大新闻人物等40多项省级以上文艺奖。曾参加第30届麦德林国际诗歌节、第26届哈瓦那国际诗歌节、第14届印度Kritya国际诗歌节、第4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等多个国际诗歌节。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世界诗歌运动成员,《大诗刊》执行主编,《汉诗三百首》执行主编,《世界诗歌》副主编,世界诗歌网副总编,博鳌国际诗歌节常务副秘书长,丝绸之路国际联合会副主席,华语诗歌春晚副总导演。

译者简介:
雪莲,原名费沃里·皮克(FIORI PICCO),意大利著名汉学家、作家、翻译家、出版人。毕业于意大利威尼斯东方大学中文系,曾在武汉华中大学、河北师范大学进修。曾在云南师范大学任教。2018 年参加过北京鲁迅文学院的国际写作计划, 并获得 “中国文学之友”证书。2019年成立了花达西亚出版社,一家多种语言的、专门出版亚洲文学的出版公司。个人作品有短篇小说集《我爱你,彩云之南》;长篇小说《弥渡奇缘》、《耿马往事》、《寻找李唐妹》、《红玉》。2010年获意大利米兰雅克. 普莱维尔(Premio Jacques Prévert)国际文学奖; 2014年获罗马宏伟文化 ( Premio Magnificat ) 文学奖 ;2016年获意大利伦巴第区政府国际优秀女性奖(STANDOUT WOMAN AWARD); 2017年获罗马卡特丽娜.马蒂内里 (Caterina Martinelli) 文学奖 ; 2020年获拉蒂纳市国际文学奖 (Premio Internazionale Città di Latina) 、阿珍塔里奥文学奖 (Premio Argentario) 。主要翻译作品有铁凝的《无雨之城》; 范稳的《碧色寨》; 熊育群的《西藏的感动》; 乔叶的《藏珠记》;柔石的《为奴隶的母亲》; 蒋光慈的《冲出云围的月亮》; 阿来的《云中记》; 曹谁的《帝国之花》等。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WeChat-Image_20201026114829-2.jpg


美洲文化之声》简介

《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Sound of USA)成立于2016年,是美国政府批准的综合网络平台,主要从事华语文学作品的交流推广。目前已与Google、百度、Youku、Youtube 等搜索引擎联网,凡在这里发表的作品均可同时在以上网站搜索阅读。我们致力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同时提倡文学创作的思想性和唯美主义风格,为世界各地的华语文学作品交流尽一份微博之力。同时,美洲文化之声俱乐部也正式成立,俱乐部团结了众多的海内外知名诗人、作家和评论家,正在形成华语世界高端文学沙龙。不分国籍和地区、不分流派,相互交流学习,共同为华语文学的发展效力。“传播中华优秀文化、倾听世界美好声音”,这是我们美好的追求和义不容辞的责任。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age-3.png

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编辑部:
总编:韩舸友
副总编:李学、冷观、Jinwen Han
编委:韩舸友、李学、冷观、Jinwen Han、王喆、王柯、阮小丽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