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谁诗选 (二)/ 中国

作者简介:
曹谁,作家、编剧、诗人、翻译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硕士。原名曹宏波,字亚欧,号通天塔主。1983年生于山西榆社,2008年去职远游,在西藏、新疆周游数月而返青海,开始职业写作生涯,现居北京。2007年发起大诗主义运动,2017年倡导剧小说运动,2018年发起曹伊之争。有诗集《冷抒情》《亚欧大陆地史诗》《通天塔之歌》等七部,长篇小说《巴别塔尖》《昆仑秘史》(三部曲)《雪豹王子》等十部,翻译有《伊斯坦布尔的脚步》《普罗米修斯之歌》等三部,写有电影剧本《昆仑决》《子弹上膛》《功夫小鬼》、电视剧本《孔雀王》和舞台剧本《雪豹王子》等百余部集。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作家》等文学杂志,入选上百部权威选本。有多部长篇小说改编为影视剧、广播剧、舞台剧等。有作品翻译为英、日、法、意、西、韩等十余种文字。曾获首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第五届青海青年文学奖之“文学之星”、第四届曹禺杯剧本奖、第二届博鳌国际诗歌奖等文艺奖。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大诗刊》主编,《汉诗三百首》执行主编,世界诗歌网副总编。
 
 敖德萨的天启
 
我们把时光捕捉
影视剧成为救赎
敖德萨,敖德萨
他在黑海边喃喃自语
普罗米修斯在高加索点燃火把
人类在前行
文字是一种迫不得已
我们用摄像机捕捉火光
保尔柯察金眼睛放光
冬妮娅已经随风远去
辛德勒在酒馆中滔滔不绝
我也端着酒杯跟人谈笑风生
杜弗兰在监狱中挖掘地道
我也在暗夜挖掘人生的通道
帕奇诺的柯里昂家族是新的罗马帝国
我们要经营庞大的人脉圈
小指头贝里席公爵说混乱是权力阶梯
我们要在混乱中无中生有
努基在大西洋帝国逼迫敖德萨的黑帮
敖德萨,敖德萨
小人物杀死小人物又有谁在意
元老院的议员刺死凯撒
绿林好汉推翻贤人王莽
普罗米修斯点燃的火把已经熄灭
我心中的火却被点燃
敖德萨,敖德萨
潮白河前的北京
台伯河前的罗马
我们的千军万马在地平线上涌出
马蹄踏着草地上的小花
面对繁华的都市
我们准备去征服
 
 通天塔的诱惑
 
光明照亮一切
从十三个方向
所有的人都被圈禁在高墙内
你借助语言的力量
曾经瞥见通天塔顶
那一秒钟的光
比所有的爱都愉悦
比所有的梦都美好
他们都说那是骗局
可眼睛怎么会欺骗
你曾经见过最美好的世界
你无法阻挡对光明的追寻
他们开始念念有词
借助声音的力量
我们一定要抵达通天塔顶
 
九万炮的房子
 
他带我参观他京郊的别墅
小路两边都是玫瑰
后院面朝蓝色湖泊
三层楼的别墅应有尽有
醉酒后他跟我讲
这是小恋留给他的别墅
小恋是风尘女子
相框中的她小家碧玉
在紫禁城中朝着这世界微笑
她让男人打一炮二百块
还要提成给老板一百块
每天打十炮
一年一万炮
这所别墅价值九百万
那么她要打九年九万炮才能买下
他们在正确的时间和地点相遇
婚后幸福美满
可是在错误的时间和地点暴露
小恋烧炭自杀
他带我站在别墅的顶端
遥望着雾气中灯红酒绿的京城
我如履薄冰般走在这九万炮口

 权力的游戏大结局:曹伊之争
 
曹谁和伊沙大战三年
他们终于要决战
曹谁的大旗上书:大诗主义
众呼:合一天人、融合古今、合璧东西
伊沙的大旗上书:后口语诗
众呼:事实诗意、身体意识、口语写作
第一年曹谁炮轰伊沙
第二年伊沙讽刺曹谁
第三年他们要大决战
他们各自举起剑厮杀
他们谁都无法消灭谁
这时突然吹来一阵飓风
飓风中有最强烈的病毒
飓风过后
曹谁军容整齐
伊沙军队消失
曹伊之争居然以这样的方式决出胜负
人世间最寂寞的事莫过于
你正要消灭敌人的时候
敌人却被其他的人消灭
 
航空母舰在欢呼中驶向深渊
 
航空母舰穿过黑色的大海
人们如同劬劳的蚂蚁运转机器
水手如同贪婪的秃鹫叼着食物
眼明者告诉舰长
前方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舰长将异议者投入大海
长嘴的鲸鱼把他们吞食
舰长在演讲
人们在欢呼
航空母舰在欢呼中驶向深渊!
所有的人都将无法幸免!
 

货币被无声无息盗走
 
王冠从天上垂下
王冠将人民圈禁
人们拿着货币
美元、英镑、人民币、欧元、日元
三十年前一百元可以买上一头猪
三十年后一千元买不起一个猪头
津巴布韦的穆加贝每天印钱
一千三百万津巴布韦元只能买只鸡
经济危机特朗普印钱五万亿美元
人们端着一瓶水
政府把吸管插入
疯狂吮吸!
人民在每天劳作
政府在偷偷吸钱
我们的货币每天都被无声无息盗走!
 
神州荒芜
 
我行走在神州大地
神州一片萧条
我徜徉于故国街头
街头万店关门
我站在春天里
感到寒风阵阵
我站在京城中
感到一片荒芜
我走在人群中
感觉万古寂寥
我走在大街上
感觉空无一物
我想要哭泣
却没有眼泪
神州的花园杂草丛生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树叶金黄,阳光金黄
黄衣飘飘,纸张泛黄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戴草帽的少年坐在树林中的枯木
他望着遥远的群山
鸟群在领唱
羊群是词语
他提笔写下
当一个男人不能用刀征服世界时就选择笔
神秘的语言在空中传播
大地开始伸展
天空开始升起
黄金的王冠现出
宏伟的石头将他包围
成为一座高大的通天塔
无论如何你都要建成
无论如何你都要建成
少年从草帽下醒来
他告诉人们他看到黄金的通天塔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沙漠中的约书亚(韩舸友摄影)

责任编辑:伊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