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谁作品选 /(中国)

曹谁简介:

曹谁,作家、编剧、诗人、翻译家。原名曹宏波,字亚欧,号通天塔主。1983年生于山西榆社,2008年去职远游,在西藏、新疆周游数月而返,开始职业写作生涯。2007年发起大诗主义运动,2017年倡导剧小说运动,2018年发起曹伊之争。有诗集《冷抒情》《亚欧大陆地史诗》《通天塔之歌》等七部,长篇小说《巴别塔尖》《昆仑秘史》(三部曲)《雪豹王子》等十部,翻译有《伊斯坦布尔的脚步》等三部,写有电影剧本《太阳城》《昆仑决》《子弹上膛》《功夫小鬼》、电视剧本《孔雀王》和舞台剧本《雪豹王子》等百余部集。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作家》等文学杂志,入选上百部权威选本。有多部长篇小说改编为影视剧、广播剧、舞台剧等。有作品翻译为英、日、法、意、西、韩等十余种文字。曾获首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第五届青海青年文学奖之“文学之星”、第四届曹禺杯剧本奖、第二届博鳌国际诗歌奖等文艺奖。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大诗刊》主编,《汉诗三百首》执行主编,《诗歌周刊》副主编,现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和鲁迅文学院联办作家研究生班。

大悲舞

你站在舞台的中央

他们都在推你走向悲伤

有的人在舞台背后为你伴乐

有的人在你身后随哀乐起舞

站在舞台中央痛哭的只有你一个人

大舞台在亚欧大陆地中部

你站在帕米尔之巅痛哭

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

亚细亚人在为你奏哀乐

欧罗巴人在随音乐摇摆

唯有你一个人站在那里痛不欲生

你是世界中一个最普通的人

所有的人仍不会放过你

他们为你歌舞

一齐助你悲伤

直到你绝望

直到你离开这个世界

他们就会一哄而散

去为下一个人哀歌

2009-6-14于西宁

雪山的阳光(伊萌摄影)

父王金黄的玉米地

什么风使你的叶子朝一个方向飘

什么温度让你有金黄的颜色

什么遗传给你天生向着太阳的头颅

什么人对你如此追随

把你的子孙传遍整个北温带

九月的玉米地,金黄的色彩

青铜的父王,站在风中

看着这黄金时代的铸像

金黄的牛车载着他

驰向北温带金黄的粮仓

金色的新娘是父王的王妃

我感到金黄的光,突然传遍世界

全世界父亲的脸容被金色点燃

青铜铸造的笑容,如此伟大的抖动

玉米,欧亚大陆的腰带

连接父王、粮仓和太阳

太阳,我们共同的父王

2005-7-4于西宁

虎风

半夜我在一阵风中醒来

我又梦到你

那一只在亚欧大陆孤独行走的虎王

我穿行在风中仿佛星星走在夜空

森林边所有的树都在摇摆

我分明感到一只花斑大虎在密林中慢慢行走

这些年我所有的梦都是逃亡

不知道是谁在午夜的密林中穷追不舍

最后总在森林的边缘遇到你

一只同样被人追逐的虎王

从前他总在密林中一声不响地走来走去

那一只在亚欧大陆孤独行走的虎王

我在石头上静静沉思

为什么我对你这般牵挂

我又看到森林在摇摆

总感觉他在暗暗向我走来

虎的行走是风的来源

在亚欧大陆行走的风是虎王的忧伤

夜已经很深,寒气很重

我等待的虎王却迟迟不来

2007-3-26于西宁

蒙古国大草原(韩舸友摄影)

六味马

在黄色的大地上

六匹马风一般驶向远方

朝六个方向散开

带着如火般的鬃鬣

他们各自有自己的名字

同一个秋天,在六个方向抵达大陆的边缘望洋兴叹

如我一般一生奔波的六匹马在寻找什么?

如我一般孤寂的六匹马将在何方会合?

不知在何时他们中的一匹将会陷入一条河流永远不能奔跑?

我依然爱他们如深秋般的鬃鬣

仿佛帕米尔山上冉冉升起的火

载着六个谁在一个深夜抵达高地

在这里我可以做一个安详的梦

 2007-10-30于西宁

火龙驹

将沙土沉入水底,将火燃在冰上

我隐藏在水与火中间的隐秘处所

同一只龙进行一场秘密恋爱

我的怒火在冰上燃烧

映照在青色的冰上

穿过干枯的牧场

火光在四面的山中涌起

我静静地躺在冰上的火中,面对北方

那只龙身上的月亮多么细腻,尤其在晚上

我看到明年春天青海骢向四面青青的草场奔跑

踏着开裂的冰,火在他们头顶闪闪发光

火来自他们,火在去年沉入他们心中

2008-1-15于西宁

泛火车站

火车从东面来,向西面去

火车留下你,带走别人

火车站是从天而降的巨鸟

所有的人都在她的双翼下幻想

这里人来人往,却从来没有人住下

火车站是一只空虚的鸟

她落在这里是宿命,再也离不开

每日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你在火车站穿过

没有人会记得你

这里有各种各样的人,就是没有你找的那个

你千万别停留,也不要理会他们,否则再别想离开

2009-8-16于西宁,火车站

六一桥

孩子们从小都站在桥上

他们朝六个方向走去

那六条巷子中有他们幻想的一切

那巷子太深,他们再也走不出

那六翼的老巷充满笑声

我们只能在远处想象

千万不能进入,进入了就再也出不来

我们站在人生苦闷的中心

有六条路可以走

我们在苦心抉择路途

可是又有什么区别,每条巷子都走不出去

2009-10-31于西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