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舞在梦里的表白/陈金茂(美国)

作者简介:

陈金茂,美国中文作协终身会员,美国华诗会会员,21世纪名人网入驻诗人,美国《新文学》编委;《纽约My诗刊》总编;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原福建省作协全委委员;出版有历史小说、诗集、儿童文学等著作;作品获福建省政府百花文艺奖和福建文学优秀作品奖,被收入《福建文学三十年》《福建文学五十年》《中国百年新诗精选》《诗歌经典2018》《诗坛——2019》等。

入冬的阳光

这绝非寻常的阳光
是北美季节最盛大的启始
也是我入冬以来
最最温暖的蕴藏

天的帐篷被无边的蔚蓝撑高
镶嵌金边的洁白云絮
悄悄地擦拭去残秋的愁绪

感觉不再发黄,不再悲悯
不再纷扰,仿佛所有
使我厌烦使我沉重的东西
都被一张倏然开朗的
帷幕包裹了起来

一切都像初雪的原野
那样简单明了

此时的我,採一缕
阳光入壶,泡出某种心情
渐次了悟到:
面对严寒,我们的内心
有轮暖阳,让灵魂回春

有雪如梦

此刻,我不知道
你是否还晶莹剔透清澈如初
是否还
干干净净地
住在另一个季节

我在浑圆的夕照中
燃烧自己的想象
也许在今夜,也许在明晨
你将从山峦树林轻盈地飘过

尽管高楼大厦
密如栅栏刀丛
也囚不住你
堵不住你
拽不住你
压不住你

比鸟的翅羽轻盈
比无疆的梦自由

路易斯湖(韩舸友摄影)

雨与雪花

本应下雪,却淅淅沥沥地
下起雨来
冬雨
是雪花的泪么?

——每一滴似乎都那么的沉郁
那么的冰冷,那么的无奈
砸向地面
伤口
流出了灰色浑浊的呻吟

我承认,我是个唯美主义者
仿佛那一朵朵飘浮的雪花
是生命的抚慰
像一层微笑
能将世上的不堪与丑陋
严严实实地遮盖起来

下场大雪多么好呀
仿佛一种表白
旋在我的梦里
让心灵与雪花一样纯粹
那种洁静是与生俱来的健康

而雨,冬天的雨
却是抑郁的倾诉
总在我的耳边絮絮叨叨
欲说还休
它一开口,我的幸福
就开始悄悄地流失

寻食的鸟

飞落在乌桕树的身上
鸟儿啼鸣着
一会儿跳上高枝
一会儿跃下低桠

它很文雅,总是歪着脑袋
轻轻地啄剝着
秋天留下的饱满与坚实
像真理那样素朴
拯救了整整
一个冬天的辘辘饥肠

从一只鸟儿传到另一只鸟儿
从一个年代活到另一个年代
乌桕树丰满而有活力
似乎比人类更坚韧更长久

而那一片棕红色的羽毛
随着跳跃而闪闪发亮
仿佛冷色调的画面上
猛然闪动几处暖色
使乌桕树变得驳杂而放松

最后一面旗帜

哦,在这个世界里
是不是凡事都有例外?
那片叶子以自己的坚持
在书写着意想不到的奇迹

我凝望着那片叶子
在枝头骄傲地抖动着
我真想化作一缕热气
萦绕在它的身旁
给它增强
一份战胜寒冷的力量

我知道,它什么也不需要
因为它是这个冬季
最后一面旗帜
在和强大的寒魔 对峙

责任编辑:伊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