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的黑 / 浮城月(中国)

浮城月简介:

张富成,笔名:浮城月。《名家名人典藏》、《华语诗典藏》自媒体总编。《高校文学》评委与顾问。83年毕业于忻州师专数学系。《中国戏剧、电视剧创作函授中心》第一届学员。诗作发表于《燕京诗刊》、《五台山》、《散文诗世界》、《齐鲁诗歌》、《新加坡诗刊》、《高校文学》、《中国民间诗歌读本》、《大湾》、《流派》等杂志刊物,以及入选多部年选、诗选、诗集。

黑暗料理
 
我要说的黑 不昰你所理解的黑
我要写下来的暗 一定是你想象之外的暗
它们与阳光花朵比肩
在盛世怒放
 
灯光 摇曳 转淡 暗下来
它们与我们 都需要一个五谷的道场 
烹小鲜 如治大国
深入简出 高手在深宫
翻炒冰淇淋、胡罗卜和大棒
也翻炒着 羊脂白与灯下黑
 
以大阳的名义 发誓 
我要写出来的这道黑暗大餐 就这样
以料理与美人的姿态 粉墨登场
一些人在后台制造黑暗 一些人在台前
叫卖黑暗 营销黑暗 而另外的我们
在消费黑暗 吞咽黑暗
 
暗黑使者
 
三界的精灵们都想幻化成人形
黄金分割率在形而之上
被神操作发挥到极致
 
暗黑以天使的身份在宇宙 空气
玫瑰 昙花 灵长类 意识流里飞翔
 
上帝的对立面是妖帝 他们
以银河为界 排兵布阵 呼风兴雨
 
一派构建光明 一派吐纳黑暗
火光电石 鲜血喂养夜来香的妖艳
 
我们手撕不开大神们布下的罗网
这光明的结界 这黑暗的结界
白与黑 正与邪 在天地洪荒中博弈
 
娇喘起伏的紫色妖姬 他们一相思
大地之上就泪流成河
 
妖帝派出暗黑使者 挥动魔爪把
光明拉退到 侏罗纪 寒武纪
 
人类莫非只有重返蔚蓝 在海洋里
再次修心 修形 修善良与纯粹

卡顿
 
这个季节注定被黑色修饰
我只能穿过那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
在铺天盖地的话题中跋涉
 
二十四番花事于轮番交替中谢幕
让承载我的大地落尽铅华
剩余的日子 杀机暗涌 生命的不确定
孕育出岁月中最漫长的忐忑
 
时针转两圈 江山转一圈
划屏的指尖 卡顿于午夜零点的提示
成为此时此刻我写出的最无奈的文字
 
明天 还是在人间 继续扮演父亲的角色
即使灵感突破百汇 卷土来袭
也只好把它挟入饺子馅中
包裹得严严实实 成为难以咽下的美食
其实 我们的食尖 已抵舔过罪恶
 
与春天尚有山水回环的阻隔
那些宿命中的桃花 能否经得住蝙蝠的诱惑
绽放出莫须有的妖娆 重雪终将消融
裸露出大地阵痛后的倦容 
 
这样的春天 开出冠状的花儿
我们必须尽一只蝼蚁的职责
托举起一个国度 包括不褪色的祖国
从一个微生物入侵的冬
迈入下一个新绿裂变的春
 
 我喜欢你的黑
 
黑给黑夜的本质披上玄幻的外衣
只有黑夜的黑 才能包藏住
来至光的恐惧 恒星与恒心之间
黑暗战领了的无垠空旷
 
只能用光年来仗量它的虚妄
我们学会在黑暗的包围中憧憬光明
在黑暗的惯性里害怕光亮
也学会制造黑暗与拥抱黑暗
 
让黑与白共舞 让光与影和谐
辩证法的箴言里写满黑色幽默
只有在这黑夜的黑里
我才能虚构出灿若星河的颂词
 
最后让我的白喜欢上你的黑
这无边的黑 这辽阔的黑
这厚重的黑 这扼住光的咽喉的黑

岁月深遂 不再

岁月深遂 走着走着
和时光在波峰浪尖上小憩
那么多的星星掉下来
砸在大海的酒窝里
万物生长 恩怨辽阔
一双竹笋水嫩的手指
抹平光阴漾起的涟漪

竹叶如刀 划破大地
有温润如玉的珠泪溢出
季节来来去去 微不足道
调节我们的喜怒哀乐
只有风偶儿翻阅的经幡
如翻阅你如水清纯的名字
成为无人知晓的秘密

一朵水莲开合的时刻
火焰花与星星树幡然退却
三伏的梅雨淫威继续
七月已悄悄地调转身姿
遁入季节搭起的深帷
此刻 我放下手中的竹叶刀
和一朵荷花立地成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