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河 母亲的歌/美国雕龙诗社2021母亲节活动

岁月的河母亲的歌

美国雕龙诗社于2021母亲节之际,在云端举行了一场隆重而丰富的庆祝活动,活动以女性故事叙述和诗歌朗诵为主,包括独唱、琵琶演奏和舞蹈各种形式。来自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南加州高校联盟和世界各地的作家、诗人和文学爱好者近百人,以及总领馆文化参赞王太钰,著名侨领、美华联荣誉主席张素久,哈佛大学中国文化工作坊主持人张凤、以及洛城作协会长黄宗之、监事长北奥,海外诗人蓝鸟、北美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长段金平、南加州高校联盟会长陈峥、文学社社长李学等侨界代表参加了此次活动,并表演了精彩的朗诵节目。

活动在温馨、活跃、快乐的气氛中进行了两个小时,诗社社长龚天茂、副社长何盈、王玲、以及北京联谊会荣誉会长齐英武、作家王喆都在在活动上讲妈妈的故事。海外女作家施玮、以及秘书长邱明、会员李卉、小径、孙欣欣、嘉宾王丹萍、徐贵琴、福之舞舞蹈团都纷纷登台朗诵和演出。活动结束时、诗社社长龚天茂先生发表了感言,与会嘉宾也充分肯定了这次庆祝活动,会议在优雅的音乐声中成功落幕。

海外诗人、美洲文化之声总编、美国洛杉矶华为作家協會秘书长韩舸友策划并邀请美国华裔教授学者协会秘书长、馨心健康文化学社创始人丁凌博士共同主持了这次活动。

活动在主持人配乐诗歌《致母亲》的朗诵中开始,在嘉宾代表的真诚感言中依依不舍的落幕。整个活动既严谨、又温馨、既轻松,又充满了对母亲的思念和爱戴,得到了所有来宾的一致好评。

附:活动部分作品分享:

母亲—
一个未出生的的孩子给母亲的信(文/施玮,朗诵:施玮)
 
一、
母亲,我在你的子宫中呆过
虽然是不长的时间
但知道了你
 
你的体内好像宇宙般辽阔
承托我的部位
是一些柔软的诗句
 
母亲,我在你的体内
如字在句子中,新鲜而多汁
有着奇妙随机的万千变化
并且与你应和
 
血液流动的声音己被我记录
离开你后,我会重播,再重播
母亲,我要走了
因着我的走,你会更空,更辽阔
 
那朵不能留住花瓣的花
那片无法站在枝头的叶
都曾经告诉过你
为什么还是不能接受我的离去
哦!母亲,别这样、

主持人丁凌、韩舸友

二、
母亲,我走了
但我不会留下你一个人生活
我会在你的茶杯中
也会借不亮的台灯光晕看你

我的小脚
会覆盖你面前的荧光屏
小指头,也要用力地
为你按下一枚枚键
好像那些生出来的孩子
抚摸母亲的衣扣
 
母亲,我要你常能感觉到我
不用睁开眼就能看见
你看我的鼻子多么像你
翘翘地,好像浓缩的春天
 
春天里有许多花开了
空中飘着种子,那都是我
触摸你的嘴和睫毛,有时
会让你打出喷嚏,好像赠我的大诗
 
母亲,我嫉妒你的诗句
它们总是游走在你的手边
我却为了渴望抚摸,相思成病
你诗性的手指诱惑我
提前离开了子宫
母亲,我错了,我没能等满那些日子

王太钰参赞朗诵《岁末到家》

三、
母亲,我会陪你
温柔地看着你渐渐衰老,消逝
我会向上帝请求,代替天使来接你
那时,我的灵魂会长大一点点
好让你看清我,并可以与我对话
 
你为我做的衣服鞋袜虽然穿不上
但不要让它们躺在箱子里
送人吧。我喜欢看它们奔跑、跳跃
我喜欢那上面有体温和奶香
 
母亲,你的眼泪就给我吧
一点一点地给
我会在月夜爬上你的膝,偎在那里
幸福于你的泪
让它们一滴一滴搅动我
或者是正午,漫过你的脸,捏摸颈项
 
我不肯生出来,是怕会与你分开
母亲,我在最爱你的时候夭折
以便消失肉体,进入你的灵魂和诗心
我想长长久久地占有你比诗句更美的思绪
它们绊住了我,我又绊住了你
 
母亲,我们放手吧!放开母亲节
让它像风筝般飞去

哈佛大学张凤老师分享近作《母亲与毛衣

致母亲(文/韩舸友,朗诵:丁凌、韩舸友)
 
小时候
眼里是您疲惫的身影
肩上的背包
手中的布袋
沉重得压弯腰身
 
长大后
您佝偻着脊背
满脸风霜刻下的褶皱
曾经的容颜
已不再美丽动人
 
您老了
呆滞的目光
映出一生的艰辛
装满苦涩
也盛满欢欣
 
妈妈 我的好妈妈
后来的日子
我也成了您的背影
岁月的河中延续生命

妈妈(文/李学,朗诵:北奥、李学)

您心性温热
底色悲凉
您吞下艰辛
却用甘甜哺育儿女成长
上天垂怜
给您的磨难
不多不少
刚好配得上坚强
您曾告诉我
假如有一天走了
就将骨灰撒入黄河吧
我想去看看大海的模样
因为女儿
就在海那边的地方
妈妈,如果那一天
我要为您
做一件最美的衣裳
让您带着快乐
骄傲地走进天堂

张素久大姐朗诵散文诗《致敬母亲》

影子(文/方青朗诵:小径)

搀上您,拄着拐杖的手
漫步走进暮春,江南,午后
太阳下,两个相连的影子
彳亍在柏油路面,家乡的街头
我的略高略瘦
您的稍显佝偻
 
我喜欢这五月的阳光
在投影里模糊了岁月的深沟
瞧不见您脸上的皱纹
也看不到您沧桑的额头
就连您影子里的白发
都飞成了黑色的蜻蜓,飘逸悠游
 
一个甲子,六十片泛黄的落叶
在影子的两侧无声地飘走
骨血纠缠的两代生命
在影子里天衣无缝
犹似上游与下游
一条割不断的河流
 
母亲,您那拐杖的弯钩
频频敲打在海外游子的胸口
每一次拐杖橐橐的落地
都牵动着儿子脚步的节奏
每一次您身影的踉跄
都会让另一个影子
轻轻地疼痛
微微地颤抖

责任编辑:webny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