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泉水作品选 (美国)

山泉水简介

 山泉水,真名 罗维。自幼爱好文学与诗歌。 2012年开始陆续在博客写散文,诗歌和小说(中文和英文)。现为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员,海外文轩作家协会终身会员,洛杉矶雕龙诗社会员欧洲华文诗歌会加盟会员,凤凰诗社欧洲总社创始人之一,国际田园诗社海外顾问。

洛杉矶70华诞征文比赛诗歌一等奖。中国当代精英杯全国文学大赛小说一等奖。诗歌和散文发表在中国,香港,美国和捷克的数十本合集中。数本由上海图书馆馆藏,暨南大学收藏。

如果我是一粒尘埃

如果我是一粒风中的尘埃

我不愿按照风的指向

落在纷杂的人群里

找不到自己的影子

或是飘落在庭院的扫帚下

随着垃圾埋藏在遥远的废墟

在无声之处成为禁锢的幽灵

我必然不愿做如此卑微的一粒风中尘埃

就像空气不愿意窒息在黑暗的储藏间

总在开门的一霎那间逃离

我愿做一粒飞扬的尘埃

伴晚霞晕染天边的一片云

我愿意随着晨曦下的薄雾

降临在山泉小溪

随一瓣瓣山茶花儿

追寻潺潺流水的梦呓

一粒尘埃

漂在天空里

就在我轻轻的合眸一瞬间

一条追梦的小船

就浮在我心里。

十里秦淮

         — 获70华诞洛杉矶征文比赛诗歌一等奖

月下、蛙鸣

桥拱下晕开的调色板

一幅斑驳陆离的画面

平铺十里秦淮

碎步借手机张望着

天下文枢的踪影

轻抚着秦淮河里

依然涌动的血脉

江河弯弯,时光荏苒

历史浓缩成一叶缓缓移动的画舫

游进了记忆中的一道苇帘

沉甸甸的船身摇摆

碧绿与灰蓝交融的河水

仿佛显现才子佳人的身影

渗透着琴棋书画的典雅

历史是时光的印记

秦淮河是印记的承载

秋瑟落叶下

垂柳依旧轻抚着岸墙

藏着诗香的破损拱桥

看尽了人间的沧桑

麻木地伫立在时光的尘埃里

不能缄口,却也无言

秦淮河的沉默

笼罩在驾船人紧锁的灰白眉头

被剥夺了棹桨的老翁

还剩多少怀念可以

刷新昔日的点滴

还有多少憧憬

容得下日月的阴晴圆缺

时光如果倒流

抑或化为一瓣桃花

飞向时间对岸的金粉楼台

用双手撩开竹簾紗幔

寻觅旧时砚台里流动的一抹云烟

但时光没有权利忘记

六朝古城变迁后

这一尊夫子庙前的石狮

依然在同一个位置

静静地注视着秦淮河

带着每一段历史缓缓流远

孤独的玫瑰

我用风衣裹住冬天

裹住身体里些许的寒冷

天边的暖阳离我很远

院子里,一朵花蕾,三片残叶

我拒绝可以撩开我风衣的春风

唯恐它会融化我冰封的心境

让我难以面对流淌而出的苦涩

环顾左右,树枝纵横,四方围城

倘若我必须迎接春天

我想等到河水暴涨的时节

抖落仅剩的几片花瓣

涌入江河湖海的怀抱

然后,挥手再见

从此,流浪在远…….

雪绒花

零落的雪绒花

吟而不啸

悠悠地散发开来

回眸,一片渺茫

是雪藏思念的时刻

就随它任性

堆成一座浮屠

此刻的空灵已去

桑树下的一串脚印

留给你

我的雪绒花

秋姑娘

许多细碎的故事

散落在时光的尘埃里

经三道弯

达到无言的角落

蓝色的梦幻

从此

压缩成无限的寂静

空山便有了影子

盘几缕青云在发鬓

修今生的缘

只为

来生的事

无意顾及

风起时没有云涌

落霞处不见鸟飞

此刻

峡谷深处只有萧瑟的秋风

在心里盘旋

如木鱼轻叩空山之门

春天入眠了

盛夏已经隐退

抿一口浮生茶

轻触秋姑娘的虚灵

劫后永生

一股寒流

从我身体的中央向外慢慢渗透

如洇潮, 将我的思绪淹埋

似乌云,屏蔽了天眼

窗外乌鸦发出的声声哀鸣

将涌动的乱绪截流

引到黑夜里的烛台前

随着火苗下的烛泪

一滴一滴地落在笔尖

灰暗的光依旧笼罩着空气里的每一个分子

信笺正垂怜着每一粒落在上面的尘埃

那只盘旋于梧桐树间不愿离去的乌鸦

请你告诉我

何以将这断线的泪

汇编成一份死亡证书后的历史

何以将你的嘎嘎声

明明白白地用哨子传播开外

慰藉那劫后永生的亡魂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