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日记 田青 (美国)

田青, 湖北武汉人, 中央财经大学毕业, 做过大学教师, 投资银行, 定居美国二十多年, 现职 护士, 现为洛杉矶雕龙诗社会员, 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员,出版中英文双语诗集(与翻译者合集)“一树花开一树诗”, 诗歌合集“异乡情诗”, “洛城诗雨”, 散文和古诗词作品发表于 侨报, 中国日报,台湾时报, 洛城作家专刊, 作品入选“中国诗选2018”, 作品获得“走进澳洲诗与远方诗歌大赛“二等奖, 作品入选洛城作家刊物, ”新世纪华文作家作品合集“等, 旅游游记专栏文章发表于文狐网,深圳商报等媒体。

橙郡的封城日记之十九:我的birthday twins 黑人护士金伯利

周二,跑了一趟邮局,总算是把寄给金伯利的一包口罩连同寄给纽约退休医生查尔斯的一包口罩一并寄出了,拍了邮局快递单子的照片给他俩,各自高兴坏了。

前几天我在facebook里私信她,说我收到一些好友们捐赠给我的口罩,问她还需不需要口罩?

金伯利和我絮絮叨叨地聊天,说girl你知道吗,在医院的shift 我们是一人一个班上领取一个口罩,然后呢就用一整天,我有时候下了班没舍得丢,好去我另一份家访护理的工作时候用,我就还攒了几个,大概还有三个口罩,估计可以撑到月底吧,你若有多的话,我可以拿几个的。

啥,你还做着那份家访护理的第二份工作啊?我有点吃惊地问。

做啊,为什么不做呢!

我的眼前顿时回忆起七年前刚刚认识金伯利的时候她的模样了。

七年前我刚刚离开了工作了几年的K医院,经同事多萝西的介绍,进了她工作的P公司做了一个半职上班的护理呼吸机病人的家访护士。

这份工作很轻松,最关键的,是不同于以前在医院的轮班制,轮班制上班排班表是身不由己的,是随机变动的每个月都不一样,这周二你上下周二你不上,这周你排通宵班下周你上白班,今天你去telemetry unit下周你flow 去ICU, 可是钱一点不多拿,还有更倒霉的,就是病床的census 低了,分分钟就轮流赶护士回家,说今天D/C了好几个病人我们用不了这么多护士了,昨天我送了多萝西回家今天可不就轮到你了吗?

医院上班就是挺烦的,case manager 永远都在计算床位,计算census , 计算怎样排床位对应的护士team才能最大效率地节省成本,所以恼人的就是,有时候半夜两三点也会收到一惊一乍搅和你清梦的电话求你赶来医院救急上班,上剩下的几个小时,因为收了新病人了!而有时候病人一个一个D/C超出了预期的多时,那就毫不留情地把剩下的护士一个个排班,看轮到把谁赶回家了,哪怕还剩几个小时她也不想让你多赚这几个小时的钱!

Agency 的工作就不同了,不仅病人可以自己挑,上班时间和日期都可以自己提前设置起来,搞成每周都是固定的,这样一来,就给我自己提供了很多的方便了。

我进入p公司后的第二个病人,就是和金伯利一起搭档护理同一个病人埃德温。

金伯利是一个体型庞大,有点羞涩的黑女人,戴了副眼镜看上去斯文,脸蛋和体系不成比例地显小,一头黑人典型的卷曲头发编成细密的万千小辫,胡乱绑在脑后。

第一次见到金,我就注意到她背了5个挎包,左肩背三个右肩背两个。

我奇了,开玩笑说咋你背这么多包包呢?

金说,每一个挎包都是一家我打工的agency , 我替四家ageny打工呢!这每一个挎包都装着不同的agency的paperwork , 我得闲就得写完,好传真回去公司。

啥?四家?你咋打得过来呢?我问。

呐,你看,每天我6点就出门,先去长滩那边,挨个去几家病人家,量血压量血糖的,该给高血压药给药该打胰岛素针打针,这忙完一圈,就是第一家A的工。

然后早上赶来上第二家的工,上八小时上到你来才走,这是第二家的工。

下班后我再去看一个两个临终关怀病人,看完才回家,这是第三家的工。

对了,你看我有两个手机,这第二个是第四家给我的工作用手机,我替他们做on call 护士,就是随机打来电话我需要处理问题的,比如安排护士排班,或是病人打来医生打来需要交代我去完成的事情,我就顺手处理了。

第五个包是我自己的包包,女人吗,出门怎会不背个包包呢!何况,这里面还装了我一天的午饭,饮料什么的,毕竟,我六点出门,回到家的时候,就晚上八九点了啊!

妈呀!我脱口而出:你这也太拼了吧!

我不拼不行啊亲爱的,我又不像你,有男人帮忙付账单的,我一个单亲妈妈,可是有5个孩子要管的!

忘了说,金虽说也才50出头,可和三个男人生了5个娃,其中老大是个男孩二十多岁了,少年时打架关牢里好几年了呢!虽说后来出狱了,也是不让金省心的,毕竟是进过局子的,出来后他找工作不容易,也只好挤母亲家,吃老娘的喝老娘的,成天游手好闲。

幸好,金其他的三个成年的娃都算是争气,两个上班了一个读college, 然后这个读college的娃的爹是个愿意付钱的,他资助这个女儿上学的开销和学费。

这三个成年的娃都搬出去了和男朋友住,都是愿意上班挣钱自食其力的好孩子不需要母亲操心。

金自己唯一留在身边照顾的,是12岁的最小的女儿莉莉,莉莉我见过几面,很符合全天下被惯坏的老幺的形象,给娇宠得无法无天。

金有几次带莉莉出来我们吃饭,这小姑娘正在抽条长身体的年纪,却极挑嘴,这不吃那不吃,金自己活得很粗糙很随和,只要是我请客中餐她没有不开心不吃得心满意足赞不绝口的,可是她生出来的这娃就不同了,12岁的小小年纪,指甲做得精致漂亮,一头编发新潮炫目,还挑染了发色,,新鞋新衣服每次都不同的,看得出金花了大价钱来打扮这个小丫头的,可是,这个娃被含辛茹苦打四份工的妈妈这么富养着,一点没穷人家孩子早当家的样子,我请她们吃几回中餐,金都是吃得高高兴兴,而莉莉挑肥拣瘦,上来水煮鱼嫌油多了吃粤菜早茶又嫌面里面包裹肉很奇怪,口感她不管,只要看上去很奇怪她就拒绝吃,害得金只好一脸尴尬地把女儿不吃的东西全都打扫战场一扫光!

难怪金是越来越横向发展了,认识她这几年,金身材越来越obese , 加上她自己的每日计划又安排得这么满当当地紧凑,stress实在太大了,金一边抱怨着说衣服又穿不下了,一边带了好几个袋子的薯片零食,上班时间一刻也不停地不停往嘴里塞,也许,吃吃吃,这就是她释放紧张舒缓压力的一个方法吧!

又过了一阵,金开始去圣塔安纳学院读注册护士班了,这个班是全职读书,可是金居然还是决定维持她现有的两份工作,只是辞掉了另外两份工, 我得付账单呀是不是!金扶扶眼镜,笑笑说我能对付。

就这样,金上班又背了第六个挎包,就是她的书包来,上班干完活的空档,她就掏出硬皮教科书来复习,做题,还别说,她挺有效率的,告诉我说上一个班八小时,总能读完一个chapter , 做完老师布置的作业什么的,然后下了班,她就不再去打第三第四份工了,而是直接去了西市的图书馆,在里面一泡就是学习到闭馆才回家。

娇宠惯了的小女儿莉莉谁管呢?金说反正儿子不是白吃白住在家里吗?就让莉莉这个同母异父的哥哥去接妹妹,然后让金同住的离婚了的妹妹来做饭,管两个孩子,和她自己的一个娃。

好家伙,金自己一边上着全日制的注册护士班,一边继续打着两份工,一人薪水养着自己妹妹,妹妹带来的娃,自己的两个娃,全家五口就靠她一人养着!

这么辛苦的日子,金足足熬了两年,居然顺利读完毕业了!

虽说毕业了,金可也没半点轻松,为了攒两百多元考试执照的钱,金就足足攒了一年多!

金总是没有钱去报名考试,可是,她花在其他地方的钱,永远总是有的,一会儿看见她Facebook 贴出她带娃去了拉斯维加斯度周末了,一会儿又看见她带一家五口出门坐邮轮去墨西哥了,海量的美食美景照片,晒得铺天盖地!

金毕业以后不用上学了也多出更多时间来打工,她钱多了也更舍得花钱了,也舍得给自己花钱做指甲做头发了,听说黑人女人每个月都必须花几百块去沙龙用药水把头发拉直,因为黑人天生的细密小毛卷她们是很不喜欢的,再穷的人都必须要花这一笔钱去发廊用药水拉直头发,黑人男人们有时候干脆剃光头,比如科比、比如威尔史密斯之类的,也蛮好看,可是黑女人们就不行了,发型是女人的生命怎能剃光头呢?

拉直需要钱就算不拉直,编成细密满头小辫也是花费不菲的啊!所以这一笔每个月必须花在头发上造型上的钱,是每一个黑人女人必须要花的,就算没钱买吃的,也必须花钱弄头发!何况,在美国穷人有无穷无尽的办法拿到食物银行免费的食物呢?

金从来不会留买食物的钱倒也是好理解的,因为美国是一个富裕的,政府承担起照顾穷人的国家,没有一个穷人在美国会饿死的,相反,美国穷人的概念反而是吃得大腹便便,肥胖率很高的那一类,在这里,精英阶级的一个象征就是都身材苗条,吃得健康也管理得好自己的运动习惯,都是健身房的常客!

金不攒钱买食物也就算了,可是连考试费这几百块都要攒个两年也是很让我惊叹了!金有钱花在旅游上,有钱带全家去邮轮玩,去拉斯维加斯一趟又一趟的,每个月砸大钱做指甲做头发她总有钱,可就是没这两百多块来交考试报名费!

按说在美国人家考不考试上不上学换不换工作都属于隐私别人不方便问的,我也就忍了很久不问她,直到另一白人护士同事克罗尔问起来,金才爆炸了:

“ 关她什么事儿呢!我毕业快两年了也没考试这关她什么事儿呢!”

我马上下个月就攒够了两百多块考试报名费了,我攒够了钱就报名考试啊要她管!金气愤地说!

果然,过了几个月,金顺利攒够了考试报名费,考了试,也过了,成功地在毕业两年半后拿到了注册护士执照!

不容易啊!金拿着这个得之不易的执照对我说,她花了快十年时间来搞定这张执照!在五十多岁的年纪终于搞定了!这个黑女人,五个孩子的单亲妈妈巨大的毅力和坚持也是让我服了!

转眼,金拿到执照跳槽去另一家大医院也有一阵了,我俩也不再是同事,不过在facebook上依然还是时不时联系着,尤其,金和我是同月同日生的birthday twins , 她这个黑女人也特别视我这个亚裔女人为共同生日的双生姐妹花,我俩也曾在一起共同庆祝生日好几次,在五年前我搬来这个新家之后,金也带着老幺莉莉来我家玩过,说起来,这又是好久她没有来我家了。

这不,转眼又是四月了,下个月就是我和金的生日,金在Facebook 上情意绵绵地对我说,我上个星期还在想着你呢,每年我的生日快到的时候,我都会想起来你的,去年的生日咱俩错过了没能在一起过,今年呢,你看这乱糟糟的样子,我本来的生日计划都只好取消了。

你后院的橘子树今年是不是已经结满了果子了吧?给我发张照片吧, 金继续说,咱俩是birthday twins,如果下个月咱俩生日时,情况能好点了,你们若是准备在后院搞个BBQ, 我就带着烧烤的肉过去,让我们好好庆祝一下吧,God bless, 希望到时候,我已经不用再戴着你送我的口罩了吧!let’s pray for that ! 

会的!我很坚定地安慰她说,一定会的,不用戴口罩的日子,很快就要来临了!

最近看到金贴出的毕业照, 这一天她激动地说:

 I graduated 2 years ago. 

and 33 years ago from high school. 

you are never too old to learn and it’s never too late.

金的照片就不上了, 隐私权比较重要, 上一张认识金同一时期的工作照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