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美丽的山鬼/霍莹(中国)

作者简介:

霍莹:笔名冬雪夏荷,河南太康人,太康县诗歌学会会长,周口市作协理事,河南省诗歌学会理事,河南省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国际华文诗歌协会常务副秘书长,中国唯美诗歌原创联盟创建人。文学期刊《涡河》《灵运诗韵》执行主编。

她是美丽的山鬼

她是美丽的山鬼,她貌若天仙
她站在高山之巅,浮云在她的脚下打转,
她坐在云层之间,婀娜多姿,一笑嫣然
她柔情万种,脉脉含情地想他——
我在想你,你在想我吗? 没空来吗?
年渐老,谁让我永如花艳? 
直想得岩石磊磊葛藤四处盘绕。
直想得白昼昏昏暗暗如同黑夜,
直想得东风飘旋神灵降下雨点
直想得风声不再飕飕,雷声不再滚滚,雨势不再溟溟,
直想得没有落叶萧萧,没有猿啼啾啾,
赤豹是她的坐骑,花狸是她的随从,
她从幽深竹林姗姗而动,道路艰险难行
她采食灵芝,啜饮石泉,不再隐藏于松柏之间
黑白之间,她见到心中的人,
她身披的薜荔和石兰送他,
她用女萝和杜衡做的腰带送他,
她最钟爱的四种香草送他。
当月亮从东山聘婷而出,当大海捧起第一抹金光
她用五十个等待摘下九百九十九朵灵芝,送他
千年以后,心中的人还是她的小鲜肉
她和她的小鲜肉,随时光走进雪花洞,抵达通天厅
造访洞居上亿年的雪花,问雪可否安宁
雪花长廊长,一旁连着仙女宫,一端通向神仙洞
峭壁梅花在雪怀里开得正浓
我很脆弱,请不要触摸我
好似一朵声音在雪花晶莹的肌肤上斜横
她身披薜荔腰束女萝,他双目如水像芬芳杜若
她和他乘着赤豹拉的辛夷车,驶入一片雪花的纹理
车上插着桂枝编织的旗,身边跟着长有花纹的狸

路险难兮独后来

她站在高山之巅,浮云在她的脚底下打转,
她坐在云层之间,婀娜多姿,一笑嫣然
她柔情万种,脉脉含情地想他——
我在想你,你在想我吗? 没空来吗?
年渐老,谁让我永如花艳? 
想得岩石磊磊葛藤四处盘绕。
想得白昼昏昏暗暗如同黑夜,
直想得东风飘旋神灵降下雨点
直想得风声不再飕飕,雷声不再滚滚,雨势不再溟溟,
直想得没有落叶萧萧,没有猿啼啾啾,
她骑着赤豹,花狸是她的随从,
从幽深竹林姗姗而出,道路艰险难行
她乘坐的木车上有用桂花扎起来的彩色旗子。
黑白之间,她见到心中的人
她身披的薜荔和石兰送他,  
她用女萝和杜衡做的腰带送他,  
她最钟爱的四种香草送他。  
她采食灵芝,啜饮石泉,不再隐藏于松柏之间。  
当月亮从东山聘婷而出,当大海捧起第一抹金光  
她用五十年的时间摘下九百九十九朵灵芝,送他  
千年以后,心中的人还是她的小鲜肉  
她和她的小鲜肉,随时光走进雪花洞,抵达通天厅  
造访洞居上亿年的雪花,问雪可否安宁  
雪花长廊长,一旁连着仙女宫,一端通向神仙洞  
峭壁上梅花在雪花怀里开得正浓  
我很脆弱,请不要触摸我  
好似一朵声音在雪花晶莹的肌肤上斜横  

那些花,那些山里时光

提起你,我得找一个默默的词语
抑或是一个脉脉的动作
看见你时,其实我已经充满艰辛
用一个上午的时光,一路狂奔
亲近你时,日头稍微偏沉
望着郁郁葱葱的你,我一点儿都不灰心
值得雀跃的,是我找回了久违的天真和清新
和着山风细雨,绵绵一吻
花儿巧笑,浓香漫过我的唇
枝头的小鸟不怕雨,在向我鸣啼
路边的小草不怕雨,在向我凝视
山里的花海不怕雨,在向我潮汐
山在雨里,我在山里,你在我的世界里
远眺,雨雾渺渺,白烟袅袅
近处,欢笑、蹦跳、奔跑充盈我的每一个细胞
我只是山里的一棵小苗,
你欢心地捧在手心里当宝

小仙女,我是范蠡眼里走出来的西施

文字是我的理想国,你是国的所有美好
你颔首弯腰微微笑,
我听见看见触摸到大海的汹涌波涛
看那些山花,在雨里,在草里,在阳光下
谋面的,未曾谋面的
开了又开,等了又等
草木越发青黝,时光竟未老
黄的鲜嫩,白的出尘,
红的 紫的 粉的,都有一个清奇浪漫的灵魂
那贯有的姿势,那山,那树,那花草
那些山里时光,不是吴音胜似吴音美妙
房东送来一张名片,我告诉她,
满院的无名花开得无限好

责任编辑:秋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