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提琴也疯狂/ 郑立行(美国)

作者简介

郑立行,77级、82级天津大学学士和硕士。1990年获美国犹他大学博士学位。喜爱文学、艺术,追索历史真相。著有《历史在蓝天中飞过》(被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和中华全国华侨联合会收藏);《我是音乐黑洞》(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16)。多篇关于音乐留学生的纪实文学报导发表在北美《侨报》上。担任《东西方》杂志“古典音乐专栏”作家,及《中国日报》“洛城文苑”版编辑。

大提琴也疯狂

“当她拿起大提琴时,它就像一把剑。她成了神奇女侠”

—著名好莱坞作曲家汉斯·齐默尔。

这里的“她”就是华裔青年摇滚乐新星郭婷娜(Tina Guo)。

摇滚乐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流行,风靡世界,倍受年轻人喜爱。为什么是摇滚?因为它应运了那个时代。在战后的文明废墟上,音乐家要探索、突破和创新;年轻人有焦虑、渴望、要呐喊。

尽管古典音乐可以抚慰,净化人的心灵,但摇滚乐也有它作用的一元:倾泄出人们心中堆积的浊水、郁闷,刺激年轻人的叛逆精神。所以,影响一代人的摇滚乐必然在音乐史上留下注脚,而郭婷娜和她的大提琴正在摇滚的天地里“开疆扩土”。

郭婷娜1985年出生于中国上海,父母分别为大提琴手和小提琴手,古典音乐的演奏家。郭婷娜3岁开始学弹钢琴。5岁时随家人移居美国,6岁开始向母亲学习小提琴。7岁时向父亲学习大提琴。她的父母要求她每天练习6-8小时。学习掌握乐器是她生活里的重中之重。郭蒂娜10岁时即加入了“公民青年管弦乐队”。

郭婷娜说她在高中时感到枯燥乏味,但她回忆起放学后上拉丁舞课,在鲍威高中管弦乐队演奏的情形却是眉飞色舞。

18岁时郭婷娜进入南加州大学桑顿音乐学院学习古典大提琴演奏。她得到了桑顿音乐学院的全额奖学金。她的指导教授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大提琴家之一埃伦诺·勋菲尔德。她所用的大提琴和琴弓都是勋菲尔德教授通过寇本基金会借给她的。

不过她的这笔奖学金不涵盖生活费、书本费等额外的费用。她没有外来的经济帮助,生活相当困难。她记得她每天都会在网上音乐家的分类广告上发布工作申请:她愿意和任何付给她50美元的乐队或艺术家一起进行排练或演出;她在日落大道上的每个俱乐部都演奏过;她做过录音演奏人、“枪手”;她以每小时20美元的价格教音乐专业的学生;并不停地在婚礼、葬礼、成人礼及酒吧等场合演奏大提琴。

她上学的2年半时间里欠下了不少的学生贷款和信用卡债务。她必须做这些“日常工作”以支付账单。

郭婷娜在南加大学习了2年半,这期间她曾在许多古典音乐比赛中荣获一等奖,其中包括:ASTA(美国弦乐教师协会)、MTAC(加州音乐教师协会)、MTNA(音乐教师全国协会)的强竞争的比赛。还在“加利福尼亚青年艺术家比赛”中获得“最有前途的人才”奖。就在希望之光呈现玫瑰色之际,她决定离开学校,一个原因是她无法同时顾及全日制上学和课外表演、打工。更重要的是她决定脱离传统,登上摇滚乐的邮轮去追逐远方。

让郭婷娜做出这个惊人决定的“引爆点”是在她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她第一次观看了在日落大道上的重金属音乐表演。据她的回忆,这是她自己第一次踏入摇滚乐现场:“那里人不多,但又黑又脏”。“我不知道,我只是喜欢这样的表演,喜欢这里的活力。这与我所学的音乐背景完全相反。它是如此的原始和完全不受约束。好像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一样,没有人评判你的表现”。她对自己说,“哦,我的天哪,这太酷了!我想要这么做,我需要解决在那种环境下如何演奏大提琴。”她开始爱上和痴迷工业金属摇滚。

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马上出现了:“使大提琴适应重金属风格,使其听起来像吉他。”她不可能再从头学吉他,但可以用自己熟悉的大提琴找到一种模仿的方法来代替令人惊叹的吉他演奏。于是郭婷娜开始尝试不同的技巧,后来她花了三年多的时间,录制许多YouTube视频才对自己的尝试感到满意。她以前课余时的那些音乐打工帮助她学习和熟悉了各种类型的音乐,她有冒险精神去追求自己真正的音乐创作。

郭婷娜的父母坚决反对女儿退学,他们太生气了,几乎闹翻。郭蒂娜却认为“退学,这几乎就像是一个去试图表达自己和自己许多被压抑东西的浪漫化的版本”为什么她形容自己的退学是一种浪漫,我们会在后面向读者娓娓道来。

当郭婷娜把退学的想法和导师埃伦诺·勋菲尔德教授谈的时候,勋菲尔德教授对这个年轻人有如下一段极具启发性的话“当你进入职业生涯,你就明白,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能进入学校学习。不过,真实生活的经验和以音乐谋生的实际能力,与学位无关!”老师的话显然为她指点了生活与艺术生涯的“真相”。

这样,尽管她的父母不理解她的决定,但郭婷娜依然展开了她自己认定的职业生涯。

2007年从南加大退学之后,她做录音演奏师。她住在没有厨房、暖气和空调的车库里7年,省吃俭用。这样她才能够用乐器贷款和3张信用卡预付款购买一把1878年法国巴黎制作的“甘德和伯纳德”大提琴(Gand & Bernadel Cello),并用挣来的一点钱买录音设备,这样她就可以录制和推出她自己的音乐,虽然她也经历了许多个失败的金属乐项目。

不过郭婷娜走上了一个幸运的途径,就是她“很早就无意中开始做社交媒体”。她喜欢用小数码相机拍摄自己表演的照片和视频,那时iphone还没有问世。然后她将视频送到YouTube上,她觉得这是她大展宏图的地方。可以说郭婷娜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是建立在网上的,这是她的重要的,也是导致她成功的思维格局。

2009年她用当时的全部积蓄(6100美元)制作了《蜂王》(Queen Bee)(科尔萨科夫《野蜂飞舞》的金属摇滚翻版),用电大提琴演奏重金属。(在视频中,她自己扮演了一个涂有金色颜料的蜂王,并配上了精心布置的黑色绷带)正如她所说:“为了筹措资金,我花了我所有的钱,因为我告诉自己这将是我在试图追求工业金属音乐的路上,最后一次‘欢呼’”。“我把所有的钱都花光了,”郭婷娜回忆道“我不知道该怎么付房租,也不知道该怎么买食物,但你知道,有时候你得冒险。”这次她真的破釜沉舟了。

《蜂王》视频是精心策划的。在视频中她扮演蜂王的角色,除了在演奏大提琴时身体摇滚扭动,头发颤抖外,还加入视频表演特技,模拟蜜蜂从蜂巢中飞出来。她解释道“我想成为一只蜜蜂,蜜蜂不穿衣服;它们是金色的,有黑色的条纹”。“我的视频根本都不是关于色情的”。但这些镜头“吓坏”了作为古典音乐教师的她的父母。她说“这对他们太糟糕了,他们真的吓坏了。他们认为我给这个家庭带来了耻辱,他们所有的学生都会被吓跑。她记得她的父母怒气冲冲地说:“你在做什么?!你以全额奖学金从南加州大学退学!你半身裸着,涂满一身金色的彩绘!”

她的朋友,小提琴家辛普森向汉斯·齐默尔(Hans Zimmer)介绍了在YouTube上发布的录影带《蜂王》。汉斯·齐默尔是好莱坞大名鼎鼎的作曲家和录音制作人。他看了这个录影带后,马上联系了郭婷娜。齐默尔需要具有各种特色的音乐人。两周后他们即开始了合作的第一个项目:《夏洛克·福尔摩斯》,工作是郭婷娜独奏大提琴,在他们的原声带上录制她的“金属风格”。

有趣的是,郭婷娜一开始甚至不知道汉斯·齐默尔是谁。郭婷娜是梦想通过视频寻找演出机会。“我不是想进入配乐世界,”她笑着说:“实际上,我希望‘拉姆斯坦摇滚乐队’能看到这段视频,并邀请我和他们一起演奏”。然而事情的发展岂止是柳暗花明。她没留神,一个跟斗翻进了好莱坞的后花园。

她与齐默尔的合作是紧张、愉快的。从一开始,齐默尔就对郭婷娜的创作过程表示信任。他要做《福尔摩斯》的配乐,他把郭蒂娜和一群工程师关在一间房间里,然后说,“好吧,这是我们通常要做的,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说完齐默尔转身就走了。郭婷娜回忆当时的情景,说她太惊讶了:“什么?我想?”“你什么意思,随我怎么做,你要去哪儿?”如此创作音乐,郭婷娜可是第一次遇到。是不是前辈有意在考验她,她不知道。但她明白她必须表现出她的即兴创作能力。所以她现在对于那些渴望成为音乐人的人感叹地赠言:“除了遇到合适的人和自我推销之外,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你可以立即演奏出和谐的旋律”。

从此郭婷娜与汉斯·齐默尔长期合作。而且郭婷娜很幸运,不久她终于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太阳马戏团的电大提琴独奏者。

就是这段录影带为郭婷娜打开了许多职业生涯大门,特别是原声带录音的世界。从此郭婷娜穿梭、活跃于国际巡演、影视录音、媒体配乐、即兴创作等多重领域。展现了她作为电、声大提琴演奏家、录音艺术家和作曲家的实力。

在舞台表演生涯方面,她横跨传统古典音乐、新时代音乐、现代摇滚乐、重金属乐。

作为古典大提琴独奏家,郭婷娜是许多美国和国际交响乐团的客座艺术家,并与著名古典音乐家们合作。

作为摇滚乐电大提琴手,郭婷娜与许多乐队合作在各国音乐节、颁奖典礼、电影首映式、格莱美颁奖典礼及各种音乐活动上献艺。

25岁以后,郭婷娜国际巡演的演技和风格日臻成熟,她的表演涉及各种流派和即兴风格。她走遍了世界各地。在国际巡演中轰动一时的有:

在太阳马戏团(Cirque du Soleil)2011-2013年《迈克尔·杰克逊:不朽世界之旅》的巡演中担任特邀独奏者,为全球200多万观众表演。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的首映式上她说当时她真是太紧张了,终身难忘。但用不了多久她就进入了状态,一个非常火辣的中国女孩引人注目。

她是2016年洛杉矶斯台普斯中心(Staples Center)英雄聯盟世界大赛(League of Legends World Championship)的特邀演员。面对全球电竞高手,上万名现场来宾和3300万在线观众,她已表现得非常自信,她说“我现在感到完全自由了,这几乎就像一种冥想状态。”

2019年,她在瓦肯露天音乐节加入了德国交响乐金属乐队(Beyond the Black)。现场有近8万名观众。郭婷娜说她最喜欢的是这场演出:惊人的活力迸发,大量的火和尖叫!

郭婷娜积极参与电影、电视及游戏的配音、录音及作曲。

她曾在众多好莱坞大片和电视配乐中担任传统大提琴和电大提琴的原声带录音,最近郭蒂娜为《新狮子王》电影(2019)的原声带录制大提琴,她说这是一次难忘的经历!这部原创电影(1994)是她在美国电影院看过的第一部电影,没想到25年后她有幸参与该电影的原声录音。

她对音乐探索和热情、艺术的表达和技术的独特不仅是通过现场表演,而且是通过视觉媒体和社交网站来实现的。她建立了自己的设备齐全的工作室,为自己和客户录音、录像、编辑专辑。

郭婷娜发行了她的许多音乐专辑。2017年格莱美奖上,她的《内心的激情》获得“最佳新时代专辑”提名。这个专辑的出炉有点匪夷所思。专辑中郭婷娜与钢琴家彼得·凯特合作。他们是通过Facebook建立联系的,但以前从未一起演奏过。他们只是有过一次共进午餐讨论专辑的计划。然后在一个下午即兴创作,现场录制,完全没有彩排。就这样,专辑共录了9首大提琴曲。这种即兴给他们带来了丰富的灵感。你听,她内心炙热的激情此时此刻峰回路转,一曲平静、优雅的旋律,缓慢地围绕着大提琴旋转,又随着钢琴升向遥远的天空。

她的《秋风》专辑属于古典-新世纪专辑,亦是她的大提琴独奏集,在秋风中带你沉醉于幻想、追寻着失去的爱情。

郭婷娜还为许多电子游戏配乐和演奏。她与一作曲家合作的《旅途》在2013年的格莱美奖上获得了“最佳视觉媒体原声配乐”的提名。在2018年英国古典音乐奖上,由于专辑《游戏开始》(Game on!)而获得了“年度最佳女艺术家”提名。这也是她与Sony唱片公司签约的第一张游戏专辑。《游戏开始》以乘风破浪的气势,横穿音乐的海峡,闯入生死未卜的陌生世界。

对此,音乐新闻网的一个短评颇耐人寻味:“郭婷娜代表着新一轮古典艺术家通过配乐和电子游戏寻找年轻观众的浪潮,‘游戏开始!’使她成为一个日益壮大的流派中的杰出力量”。

表面上郭婷娜是一个文静的女子,甚至书呆子的影子还隐约可见。真想象不出她在舞台上所表现出如此的风风火火、充满高爆发力。为什么郭婷娜内心蕴藏着充沛的激情和巨大的活力?她是如何摇身变为摇滚乐手的?要探索答案,让我们将日历翻回到她的童年时光。按照她的解说“我真的没有多少童年,我一直在学习和练琴,我小时候从来没玩过,我没有去旅游或参加生日聚会”。“我在一个严格、保守、超传统的家庭长大,从来没有万圣节服装之类的东西。”

她形容年轻时的自己是“整天拉大提琴,穿着从车库拍卖买来的衣服,没有朋友的女孩”。

回忆她18岁上大学时,她说“我渴望创作音乐,我在艺术上疯狂了。如果不是因为我被压抑了太久太多,我想我不会是同一个人。”“我想我虽然没有享受童年的快乐,但最终还是值得的”。

其实她很早就对摇滚音乐有了好奇。不过家里不允许,更不鼓励在家听摇滚或非古典音乐等其他类型的音乐。她每天必须练习7-8个小时的大提琴。她开玩笑说,这是老虎式的育儿方式,有时郭婷娜和父母关系还出现一点紧张。

她会偷偷收藏从车库拍卖摊买来的或是好朋友送的摇滚音乐盒式磁带,例如“枪和玫瑰”,当父母不在家的时候她拿出来听。

郭婷娜上大学后买了第一台笔记本电脑,她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发现了YouTube和Facebook的世界。她如醉如痴地聆听吉他独奏和观看摇滚视频。

童年的压抑感和对摇滚的痴迷,就像地壳下暗涌着熔岩在寻找出口。一旦爆发,喷射出的必然是璀璨夺目的生命火花。因而不难理解,她觉得她并不是每天在舞台上表达什么,而是像采矿、采油那样在挖掘自己的内部和点燃潜在的能量,这是一种由内向外的释放。她的热力四射的艺术内涵都是真实的她自己。

这就是为什么当她在大学二年级亲临那场摇滚音乐会之后,她实在无法等待大学毕业。她心中那匹理想国的马已经脱缰。她凭着一股冲天的热情和勇气,冲入了摇滚乐队的丛林。

郭婷娜是一个工作狂,在征途中她克服了许多困难。最终她成为21世纪最成功的,用大提琴取代吉他的摇滚乐手。她自创的大提琴金属流,她的独特而狂野、凶猛的电大提琴声音完成了她成为摇滚新星所需要的一切。

说到郭婷娜的成长路程,她仍然非常感激父母对她的训练、指导和管教,使她建立了坚实的技术基础,并学会了坚持和自律。而现在他们又是她最大的支持者之一。她说,她改变了父母,这是一个巨大的杰作。她爸爸现在经常和她分享她的视频。“不过,花了十多年才达到这一点。”

至于成功与失败,她说:“人们只看到成功的东西。相信我——我尝试过的东西,百分之九十都是彻底失败的。但这并不是说我一无所获。,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继续前进。最后,总会有东西粘在你身上,你就那个方向走,你就可能驾驭潮流。”

人们可能还有一个疑问,摇滚乐是不是仅仅娱乐听众?那么从郭蒂娜的心声中或许你能找到答案。

“当我演奏大提琴时,我是完全纯洁的,赤裸的,开放的。我很想告诉你我内心的感受;我渴望在某一时刻我的躯壳不再重要,人们看我不是外形是谁,而是听到我是谁;我渴望通过大提琴分享每一滴真心的眼泪,它源自悲伤、喜悦、生死磨难、最美丽的爱。”

没错,当青春燃烧、流光溢彩时,大提琴也疯狂!

责任编辑:叶圣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