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古镇 / 韩舸友(美国)

作者简介
韩舸友、大学教师、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法学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唯美诗歌原创联盟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美洲文化之声创始人、唯美国际网总编、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秘书长。贵州省港澳台侨投资企业商会副会长兼洛杉矶工委主任。

夜宿古镇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但是在这个有形的世界背后,是否真的有一个无形的世界,自古以来人们却各执一词,唯物论者否之,唯心论者认之。基督徒信奉耶稣、伊斯兰人相信真主、佛教徒信奉释迦牟尼 ,因为他们相信天堂的存在。即使是无神论者走进神殿,也会虔诚地顶礼漠拜。我觉得,这个世界无论有没有天堂,但是肯定有一个虚拟的空间,人类既在物质世界生活,也在虚拟空间寻求安慰。正是这样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才给我们人类带来了健康和谐的生活环境,任何天灾人祸给这个世界造成的破坏,不仅会给人类带来灾难,也可能给这个世界留下很多难以理解的现象。下面讲述的就是一个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后我在地震灾区亲历的故事。
从重庆开车一路奔波,又在崎岖的山路上绕了很久,终于在晚上到了青城后山,到了美丽的泰安古镇。这是一个美丽的山间小镇,虽晚上,也感觉得到那种古色古香的韵味。只是山上很冷,才不到九点,小镇上已漆黑一片,路上没有灯光,房屋也大多寂静无人的感觉。 这 么一个曾经游客如潮,香火旺盛的小镇,而今却冷清得让人不可思议。后来我才听说,原来这个小镇在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时 曾经毁于一旦。所有的房屋基本上都是灾后重建的,很多居民和游客都在这场灾难中丧生。
我们在一个明清风格的宾馆住了下来。一行五人,要了三间上房,我跟我五岁多的女儿一间。 我们在餐厅点了几个菜,请服务员送到我的房间,我们想好好喝几杯酒,享受一下青城后山的夜色,可是,崭新的空调,怎么开都是冷风,师傅来也修不好。在我们的再三要求下,只好给换了一间楼梯口旁的302房。
这栋楼在地震时也曾全部垮塌,里面的十多位游客在瞬间葬身异乡,新楼就是在遗址上修建的。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些故事。 新换的房间虽然是套房,其实是一个阁楼,外面是很小的餐厅,餐厅外面是一个露台,我开门看了一眼,很黑,就赶快关上了。里面是一间标准间的卧室,比较狭小些,也还将就了。 好酒好菜,喝到十一点左右,我看他们酒兴正浓,就先进里面休息了。躺到靠窗的床上,现现纱窗拉拢的,厚窗帘还有一尺多宽缝, 心想明天阳光从纱窗照进来睡不了懒觉,但又不想动,就没管它。

过了两分钟左右,郭利进来,我顺便请她把厚窗帘拉上,当她去拉时,我发现纱窗怎么打开了。我问郭利,她说没动过。但我记得绝对清楚,为了不让她害怕,我就没再说了。就在郭利拉上窗帘的时候,外面的小赖突然觉得背心发冷,浑身难受。酒也不愿喝了,站起来就想回自己房间。在小任的死缠烂磨下,才坐下来继续喝酒。
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我已经不知道了。半夜起来上洗手间时,我发现内室门的保险扣是上的,我寻思蒙蒙能自己去扣上吗,不过也没多想,回来又蒙头大睡,直到天亮。
第二天起来,在小镇上吃了早餐,进小店买了两个不知真假的古董,然后在庙里敬了一柱香,捐了一点香火钱,又在小镇上到处参观。十点左右才下山去都江偃。在离开的路上,越想越觉得蹊跷,越想越觉得有问题。下车一聊,小任又说了两个奇怪的事情。刚进宾馆时,他要求服务员开个房间看看。服务员连续开了两间房,卫生间的热水都在哗哗的淌,满屋蒸汽,服务员忍不住在骂是谁开的水不关。另一件时是他下楼买吃的,请服务员送去房间,服务员问,“哪间房”?当他说是楼梯对面那间时,服务员马上回答“没有”。

我对于鬼神世界其实不怎么相信,但这一连串的蹊跷事情却让我不得不怀疑另一个世界是否真的存在。我想起小任说的一句话,也许有个亡灵真的有很多的委屈想向人述说自己的冤屈呢。那晚我看见的那两个年轻人的影子莫非就是死在那间房里的冤魂。不管真实与否,我都希望用这篇散文表达我们对汶川大地震时在青城后山,在我们寄宿地遇难同胞的真诚的祭奠,愿他们的灵魂在天国得到安息,也祈求他们的在天之灵保佑生者安康幸福。还有我那位从青城后山下来后一直病魔缠身的小赖兄弟。离开青城山后,小赖性格好象变了,沉默寡言,脸色泛青,又是重感冒,到现在都没好。小任回重庆也发高烧到四十度。只有我们三人平安无事。郭美女把它归结于我们一路烧香拜佛的原因。阿弥陀佛.。
回到贵阳,见面就给别人讲这一故事,讲得自己都毛骨悚然。那天晚上一个人住公司,心里总有些害怕,把门关得死死的。半夜起来,突然看见沙发上坐着一对年轻男女,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却显得很安静的样子,男的还戴着一副眼镜。我想确认一下真假。就跨前一步揿一下开关。房灯亮后,却空无一人。

说实话,我是在紧张和恐惧中写完这篇游记的,一边写,背脊一阵阵的发凉。我告诉小赖,当我这篇文章写完后,他的病就会好。他其实很害怕,所以几乎是求我加班写一下。我突然有种感觉,也许真的是某个冤魂真的期待通过我的文章去倾诉他的委屈和对世上亲人的眷恋。等等,天亮了,我得赶紧问小赖,我的文章发了,他的病好些了吗。

后 记
今天中午,我电话询问赖兄弟的病情时,小赖高兴的告诉我,他的病已经完全好了。我的文章在空间发表后,他在‘昨夜梦中似有一女子背影袅袅而去,今起已无恙。”并感叹“韩哥文字真切,已臻通灵境地;”“下笔惊风雨,文成退鬼神”。真是神了奇了,我的这篇拙作真能感动幽灵吗?如果是这样,那是我的善良和爱心感动了上天,感动了在地震中失去生命的遇难同胞。也让我体会到,假如这个世界上真有鬼魂,阴阳两界其实是可以交流的。同样,我们会永远记住2011年3月的青城后山之旅,记住美丽的泰安古镇。
其实,深夜撰写这篇短文时,心里的那种紧张甚至恐惧一直陪伴着我,总感觉有些影子在面前若隐若现,全身一阵阵发凉发麻,电脑偶尔发出的滴答声会下得我发抖。第二天自己都象大病了一场似的,筋疲力尽。但我还是坚持把它写完发表后才去休息。我真的觉得,写完它,不仅是朋友的托付,也是冥界人的期盼,假如这世界真有鬼神,假如他们真的想借我的笔向生者倾诉什么,但愿我的这篇短文能给他们以安慰,能让他们的灵魂在天堂安息。
南无阿弥陀佛,天佑苍生。

责任编辑:圣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