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古镇/韩舸友(美国)

作者简介:

韩舸友,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協會会员、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協會秘书长、北美洛杉矶华文作家協會会员、美洲文化之声创办人。长期从事文学创作,其作品曾两次入驻《世界诗歌年鉴》英文版,并收藏于数十个国家图书馆)。

夜宿古镇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没有天堂我不知道,但肯定有一个虚拟的空间,人类既在物质世界生活,也在虚拟空间寻求安慰。任何灾难给这个世界造成的破坏,都可能留下很多难以解释的现象。下面讲述的就是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后我在地震灾区亲历的故事。
    从重庆开车一路西行,又在崎岖的山路绕了很久,夜深之时,终于到了青城山上的泰安古镇。

这是一个美丽的小镇,虽然是晚上,也感觉到那种古色古香的韵味。只是山上很冷,不到九点,镇上已漆黑一片,路上没有灯光,房屋也大多空寂无人的感觉。 一个曾经游客如潮的小镇,而今却冷清得不可思议。后来才知道,小镇在汶川地震时毁于一旦,很多人丧生,房屋基本上都是灾后重建的。
    我们在一个明清风格的宾馆住了下来。一行五人,要了三间上房,我跟五岁的女儿一间,安排好后,在餐厅点了几个菜,请服务员送到房间,我们想好好喝几杯酒,享受一下青城山的夜景。可是,崭新的空调,怎么开都是冷风,师傅来也修不好,只好换了一间楼梯口旁的房间,房号302。 

这栋楼在地震时也曾全部垮塌,十几个人埋在瓦砾之下,新楼就是在遗址上修建的。 新换的房间是套房,外面是小客厅,客厅有门去露台。我开门看了一眼,很黑,就赶快关上了。 聊到十点半钟,我看他们酒兴正浓,就带着女儿先进里面休息了。

萌萌上床就睡着了,我刚躺到靠窗的床上,发现纱窗是拉拢的,厚窗帘还有一尺多宽的缝隙。心想明天阳光从纱窗透进来会影响休息,但又不愿动。正在这时郭莉有事推门进来,我就请她把窗帘拉上一下,她去拉窗帘时,发现纱窗怎么打开了。我问郭莉,她说没动过,但我记得非常清楚,纱窗在一分钟前一定是关着的。

就在郭莉拉上窗帘的时候,外面的赖律师突然背心发冷,浑身难受,站起来就想回自己房间。在任律师的死缠烂磨下,才坐下来继续喝酒。
    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我不知道。半夜起来上洗手间时,发现内室门的门栓是插上的,我寻思谁能扣上去呢?这是农村老房子最土的插销,外面是做不到的,不过也没多想,回来又蒙头大睡。
    第二天起来,在镇上吃了早餐,进商店买了两个不知真假的古董,然后在庙里敬了一柱香,捐了点香火钱,十点左右才下山去都江偃。路上越想越觉得蹊跷,下车一聊,小任也说了两个奇怪的事情。

刚进宾馆时,他要求服务员开个房间看看,连续开了两间房,卫生间的热水都在哗哗的淌,满屋蒸汽,服务员忍不住骂:“是谁开的水不关”。因为除了我们,旅馆里没有其他客人。那么是谁在洗澡呢?他下楼买吃的时候,请服务员送去房间,服务员问,“哪间房”?当他说是三楼楼梯对面时,服务员害怕的回答“没有”。
    第二天早上,赖律师性格好象变了,一改去时的开朗健谈、幽默风趣的样子,变得沉默寡言、脸色泛青、两眼呆滞,还患了重感冒;任律师也发高烧到四十度,只有我们三人平安无事。郭莉把它归结于我们一路烧香拜佛的原因。

回到重庆家里的第二天,我请赖律师和任律师吃饭,面对朝天门码头和两江交会的夜景,我们举杯畅饮,非常开心。赖律师十点才到,我连忙邀请他入座饮酒。当我的酒杯与他的酒杯相碰的瞬间,突然感觉脑袋里一片空白。郭莉后来告诉我,她的感觉同我一样。

到贵阳后,我给别人讲起这段经历,自己都有些毛骨悚然。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住公司,半夜起来,突然看见沙发上坐着一对年轻男女,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却显得很安静的样子,男的还戴着一副眼镜。我想一定要看清他们的真面目,就迅速跨前一步摁下开关。房灯亮后,却空无一人。

    我过去对于鬼神世界不怎么相信,但这一连串的蹊跷事情却让我不得不怀疑另一个世界是否真的存在。我想起任律师的一句话:“也许有个亡灵真的想对人述说冤屈呢”,那晚我看见的两个年轻人的影子莫非就是死在古镇的冤魂?

不管真实与否,我都希望这篇文章能够表达对遇难同胞的祭奠之情,愿他们的灵魂在天国安息,保佑生者安康幸福,还有那位从青城山回重庆后一直病魔缠身的小赖兄弟。

那天晚上十点半钟,我在网上问小赖:“你的病好了吗?”他告诉我:“回到重庆半个月了,身体一直不好,只要上车就头昏眼花、每天三包烟的量,半个月还没有抽完半包,晚上睡觉浑身虚汗淋漓,就像尿炕一样”。
    我不知道为什么对小赖说:“看来只有等我为你写篇文章,你的病才会好”。他急切的求我:“韩哥,麻烦你辛苦一下好吗,我实在受不了啦”。我突然有种感觉,也许真的是某个冤魂期待通过我的文章去倾诉。

在紧张和恐惧中,我深夜写完了这篇文章,一边写,背脊一阵阵的发凉。总感觉后面站着两个人,电脑偶尔发出的滴答声会吓得我跳起来。但我还是坚持发表后才去休息。我觉得写完它不仅是朋友的托付,也是冥界神灵的期盼,假如这个世界真有鬼神,假如他们真的想借我的笔向生者倾诉,愿我的这篇短文能给他们以安慰,能让他们的灵魂得到安息。

后 记

第二天早上,我询问赖律师的病情,他高兴的告诉我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我的文章在凌晨一点半发表,两点钟左右,他在“梦中似有一女子背影袅袅而去,今起已无恙”。并感叹:“韩哥文字真切,已臻通灵境地;”“下笔惊风雨,文成退鬼神”。早上起床,他已经将这些感慨发在QQ空间里了。

真是神了奇了,我的这篇拙作真能感动神灵吗?难道我真的和神的距离如此之近。如果这样,那是我的善良和爱心感动了苍天,感动了在地震中失去生命的同胞。我体会到,假如这个世界上真有鬼魂,阴阳两界其实是可以交流的。同样,我们会永远记住2011年3月的青城山之旅,记住美丽而神秘的泰安古镇。

这篇短文发表后,我病了半个月才康复。

责任编辑:weny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