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出舊時情懷 /蓬丹(美国)

 唱出舊時情懷                   

近來不斷有朋友寄來有關「校園民歌」的網址。參加一些晚會或演唱會,節目中也常安排幾闕民歌曲目,聆聽後總被某種戀舊的情緒縈懷不止。

記得一九九四年與洛杉磯的文友共十人赴中國遊訪,在北京一家卡拉OK店初次聽到「秋蟬」這首歌,詞藻婉約纏綿、曲調優美動人,大夥爭相跟著唱,發現這首歌其實很容易就朗朗上口,有人說這便是校園民歌純淨明快的特色,可能因此也風靡了彼岸的愛樂者。

返美後我立即去音響店找了多張伴唱帶,想更進一步認識所謂的校園民歌。聆賞後,我心折於這些歌曲的意境。或輕快激揚或柔情萬千的詞曲,譜寫的恰是青春的心情。也有憂悒感傷的弦律,娓娓道出對愛的渴望與迷惘。或者藉由抒懷的字句,描述對人生的質疑與失落;但大抵都涵具著飛揚向上的基調。

我並因而特去查證了民歌興起的來龍去脈。原來是七十年代末期,臺灣正值風雨飄搖、退出聯合國的不安年代。當時我初離鄉負笈北美,聽說是在台北淡江大學的一場演唱會上,李雙澤在舞台上拋掉可樂瓶,拿起吉他開始演唱改寫自作家蔣勳作品的「少年中國」,揭起了校園民歌的序幕,民歌運動也開始在全台的大學校園裏風起雲湧。

青年人主導的校園民歌,反映了莘莘學子對於民族文化的孺慕、表達了自我追尋的熱情,成為樂壇的一股沛然清流。然而逐漸風行後,校園民歌或與商業搭配,轉成商業流行歌曲;或與政治反對勢力結合,變質為政治反對歌曲﹔因著不復原始單純的年輕人咏唱心聲,此類歌謠逐漸式微。

但是,走過那段狂飆年月的我們,在滄桑歷遍的今日再來反顧青春歲月與校園歌謠,委婉低迴、斂首沉思,內心猶自震盪不已。民歌代表的是對生命的期待與自我期許,不僅僅是那個年代最動聽的聲音,也是我們自己靈魂深處最純淨的信念,至今回味仍覺餘韻無窮,因此依然為人吟唱與緬懷。

誰能忘卻「浮雲遊子」的情懷?
肩負了一只白背包,踏著快捷的腳步,
不知道甚麼是天涯,不知道甚麼叫離愁,
遙遠的路途無窮盡,披星戴月向前程,
唱起了舊時的山歌,想起了故鄉的家園。
浮雲一樣的遊子,行囊裝滿了鄉愁,
雖然努力往前走,鄉愁一樣入夢中。
 
誰能忘卻「微風往事」的心聲?
早晨的微風,我們向遠處出發中,往事如煙,不要回首.
晨霧瀰漫中,音樂在我心裡響起, 
幕已開啟,別再憂愁,誰知我行蹤,何去何從,誰令我感動,遠離傷痛,
早晨的微風,在心中,
晨霧瀰漫中,多感動,不回首,別再憂愁。
 
且聽「如果」:
如果你是朝露,我願是那小草,
如果你是那片雲,我願是那小雨。
終日與你相偎依,於是我將知道,當我伴著你,守著你時,會是多麼綺麗。
如果你是那海,我願是那沙灘,
如果你是那陣煙,我願是那輕風。
永遠與你纏綿,於是我將知道,當我伴著你,守著你時,會是多麼甜蜜。
 
且聽「守著陽光守著你」:
讓我執起你的手,在等待的歲月中,我已經學會不絕望, 
守候著你,我便守候住那一身的陽光。
夢境,會成為過去,一如黑夜… 要躲藏
我仍是那最早起的明星,守著朝陽,朝陽下你燦爛的甦醒
什麼樣的信約,可以等候三世,  
什麼樣的記憶,可以永不遺忘,
什麼樣的思念可以不怕滄桑,
什麼樣的日子,可以讓你不再流淚,讓我不再心傷。

…………………

清新精緻的民歌,訴說著生命的動力與感思。意境悠遠,內涵風雅的歌曲詮釋了人生當中最明亮最澄徹的片段,於是我們會不斷追憶,我們的生命曾怎樣因著充滿愛與理想而典麗高華,曾怎樣因著如此奮力求好而完美無憾……….

其後,縱然我們可能在紅塵中迷失,可能被社會的染缸污染得面目全非,但相信每個人的心中,都一定還保留著一個秘密的角落,就像人生中的「秘密花園」一樣,常令人想要遁入那沒有爭端和恐懼、沒有迷惑和憂傷的天地,只有柔軟的明月清風與馨香的溫言款語,深情撫慰著我們的身心。

無論是在星顆柔亮的春夜,或是細雨敲窗的秋夕,何妨讓民歌的弦樂再一次迴盪在耳際,綿綿織就一襲如同印第安傳說中的捕夢網,捕捉遠颺的青春夢華,再一次傾聽靈魂深處的迴響,重溫民歌所見證的一個永不言悔的人生……

责任编辑:wenny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