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给巫山云(组诗)/ 木樨颜(中国)

作者简介:

木樨颜,【美洲文化之声俱乐部】成员,原名颜海峰,诗人,译者,山东政法学院副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博士研究生。兼任中国比较文明学会理事、华诗会副会长、东西方艺术家协会副主席、《世界诗人》客座总编、《诗殿堂》执行主编等职。出版有个人诗集《一页水山》《残忍月光》,译著20种,编著《世界文学经典》《中国古典诗歌精选精译》等,发表译诗、新诗、古体诗近千首,散见于《江南诗》《双年诗经》《中国诗选》等期刊或选本。曾获第四届中国当代诗歌奖翻译奖、东西方艺术家协会杰出贡献奖等。

再给巫山云
 
再疼也得把伤口缝合
再美的春色都不足以麻痹
失去你后变锐利的神经
 
用啤酒消毒,生锈的狠话作针线
每扎一次念一声我还爱你
每缝一针就喊一次曾经的誓言
 
我会用劫后仅剩的余生换取
更高贵的乙醇,用一把透支的夏火
燃尽所有蒙昩于惟一的痴情

四 月
 
这个四月恰如其分。冷而且淡。从外而内钻进来。
外面是冷的气息。淡色的红色绿色。淡色的云。
淡色的一切。传染。悄无声息。眼皮耷下来。
无精打采。因为这冷淡的四月。没有阳光。
 
淡色移居到心堂。淡色的心。淡色的血液。
流遍全身。淡色身体。苍白。多添几根白发。
也浑不觉。我他妈怎么了。我他妈冷死了。冷。
钻进被窝。还是冷。从外而内。因为四月非空间。
 
四月是时间。充斥一切。回忆。欲望。还有丁香。
 
浮 想
 
止不住的思念,无耻的思念,多余的思念
像红糖姜水中的糖分一样,以形补形的红是必须的
还有发热暖宫的姜。而我们僵持着,谁也不肯
打破忸怩的沉寂和怨憎会,爱别离和求不得
我生,我老,我病,我死,先于你,却不留苦于你
你在山顶上自在飞翔,不在乎明暗的云影
是否遮住,以及遮住了多少抬眼而去的浮想

不出意外
 
不出意外,我会爱你至死
头颅不能给你做花瓶,但我的骨灰
可以做养料化入你的姹紫嫣红
 
不出意外,粉红色的雪会一直下
覆满春天的衣架与媾和的床,让
一切暧昧的光融化在太阳的心尖上
 
不出意外,手指拨掉白天就会唱歌
黑夜走进瞳孔后流下英雄的血
而我把你影子紧紧地包上我的孤独
 
不出意外,我会坦诚对待每一个
爱上我小腹便便额头闪亮的人
我会告诉她们,我只想静静
 
不出意外,这是一首杂糅主义的诗
浪漫后隐藏胸臆,超出现实后回归
口语,万变不离四月的宗旨

心 疼
 
我心疼!捧一颗不敢跳动的心脏
模仿旷世的爱恋和不羁的魂灵
拙劣吗?仅仅因为我一只手抚在胸口
上的姿态太过妖娆?可那颗心脏
一直在跳,在世俗的静寂湖心,扩约
出一环环黑色的眼圏。我看到你那
黑色的眼圈,是爱喜的烟熏,也是你
愤世嫉俗的波西米亚情结系成一个个扣
我还能怎样熨平你褶皱的心情呢?
除了在夜里多燃几盏心灯

责任编辑:wenny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