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光德散文诗选/(中国)

个人简介:

吴光德,男,山西朔州市人,一个行走在文化旷野的修道者。现为中国唯美诗歌原创联盟副理事长,《作家新视野》杂志主编。著有中篇小说《二娘》、长篇小说《雁门刀客》《让我们忍住眼泪》等。

飞翔的翅膀

有鸟飞过,闪着灵魂的翅膀,阳光下的花,在怒放。
那阵阵泥土的清香,带着少妇的风韵与北方汉子的铮铮傲骨,喧嚣了曲径回廊处曾经的忧伤。空谷幽兰,被一阵风惊醒,开始疯长思念悠长。
又到山花烂漫时,风柔,水清,远山含黛,碧空镶云,尘封已久的渴望,镌刻于天涯路上的思念,依附着奔跑的马蹄一路而行。
多少失意与彷徨,多少悲伤与叹息,在沿途的风景里洒落泪千行,书写曾经的沧桑,踏歌而行,踩着疾进的蹄音,来不及挥手说再见,往事已随风,记忆亦成梦,那一根悲弹的弦,断了往日的忧伤。
有爱,如五月的暖阳,抚慰了一个季节的伤疼,舒展的血液奔放生命的力量,有鸟而过,闪着灵魂的翅膀,暖阳下的花,继续怒放。
终于,候栖已久的鸟长出飞翔的翅膀,新生的力量沸腾着无尽的渴望,梦想长空的辽阔,穿透天堂的远方,是否也有鲜花怒放?
有一种力量,雄厚绵长,穿越长空,让飞翔的翅膀,燃烧生命的渴望。

灿烂的烟花

那一束艳丽的烟花,只因爱着长空,义无反顾在燃烧灵魂的瞬间,灿烂了永恒。缕缕难舍的情怀带着相思无限,坚持最后离别的眷恋。灰飞烟灭,那一束惊艳的美,是否诠释了长空的悲歌与滑落星空下的泪?
一段唯美的爱情,带着怒放的火焰,微笑着流泪,不忍说再见。寂寞长空,因为烟花而灿烂,思念悠长,却疼了轮回中生命的搁浅。被风肢解的爱情,化作万缕千丝,旧梦依在新痕历历,在无悔的追求中一次次颠覆了爱的主题。
只想投入长空的怀抱,遥遥相望思念绵长,蓄谋已久的力量,只为等待那冲刺的瞬间,搏得最后的快乐永恒,成就长空的浪漫与烟花的灿烂。
只要爱过,即使短暂亦无憾,爱的旅程一万年不长,朝夕之间又岂能算短?

春暖花开

渴望,春暖花开,桃红杏白,有歌而起,燕子归来。沉睡百年的冰,被一场春梦惊醒,复苏的血液,穿透坚硬的壁垒,一路欢笑着奔向海洋,溅起浪花朵朵。
龟裂的肢体,在斑驳岁月里重新滋生生命的藤蔓,沐浴阳光千缕,疯长新生的渴望。
朝阳带着笑,在蔚蓝的天空寻找遗忘的爱情,那一片片云,温柔如恋爱中的女人,欲拒还迎的羞涩,只为那多情的风。
冬天走了,被呼啸而过的快车挟持一路向西而去,永不回头,连那残余的呻吟与不甘,也被滚滚的车轮碾压成泥,肥了左右土地。
这个世界原来很美,男人英俊,女人多情,孩童可爱,老人和霭,就连城市里奔跑的车轮,也赏心悦目、美奂绝伦。那层层高楼,磅薄恢宏,那绵绵大地,厚德载物。还有那山,那水,那花香,那鸟语,山更青,水更秀,花更艳丽,鸟更婉转,无限春光好!
那浣纱的婆姨,曼妙的身姿也被清清的溪水拉的悠长悠长,耕者手中奋蹄扬鞭的烟杆,在艳阳下闪着不灭的光。
渴望,春暖花开,心不再累,被寒冬压干的思绪,让多情的风吻出眼泪。脚踏在路上,听远方号角长鸣,吹响勇者前行的歌,闻急骤的鼓点由轻渐重,敲落一路悠长,路在脚下,梦在远方。
渴望,春暖花开,桃红、杏白,有歌而起,燕子归来。这个冬天,真的早该走了。

寂静红尘,放飞心灵

沏一壶浅茶,静坐窗内,聆听岁月敲过马路的声音,肆虐的阳光把天空搅的混浊苍茫。喧嚣红尘,劲歌狂舞,醉了半生沧桑。
那一阵风,乱如飞絮,那一片云,淡薄于红尘千丈,有雪花飘落,于午后阳光。往事如歌,人生亦梦,看多少繁华落尽碎了红尘,荒凉了悲的秋,凄的冬。剪不断理还乱的柔情迴肠,半生流离,一世情殇。
奈何,偏遇西风更疾,欢情渺薄,散了双栖鸳鸯。可叹,奈何桥头那碗忘情姜汤,断了三生情肠。
喧嚣红尘,渴望那片净土,风柔,花红,叶绿,水清,有蝴蝶起舞,有百鸟朝凤。不悔,布衣粗纱,淡食陋茶,静坐屋后石桥,执子之手,与其携老,笑看夕阳美景
无限春光好。
寂静红尘,一杯浅茶,淡了纷乱人生。

今夜有雪

终于,你还是来了,虽然有点晚,带着羞涩,有点忐忑,但你还是忍不住内心的渴望,在这个冬天不期而至。
一片,俩片,三四五六七八片,片片带着回忆,带着试探,欲落而不甘,向往已久的思念,在一米阳光里化作泪滴落下,终于湿了这个冬天。
为了一个梦,酝酿了千年,不甘于冬天的寂寞,把所有的相思碎裂成片,完美了一场风花、雪月。
云对风说:因为眷恋,我愿把我的肢体被你一次次撕裂!
风对云说:因为执念,我无法停下追寻你的脚步,只为轻抚你的容颜!
因为爱的彻底,在思念成
灾的阵痛中化作雪雨漫天,一半给了天南,一半投入地北,一场厚重的雪,定格了所有记忆。
风又起,天乍晴,谁家的红衣女子,伫立雪中?是谁牵了谁的手,谁又圆了谁的梦?惊艳了一地叹息、俩处闲愁,刚下眉梢,又上心头。
今夜,雪又落,却不见一袭红衣映山红,试问,是谁又牵你的手?

*********

责任编辑:叶圣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