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晓春诗选 /(中国)

作者简介: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公开出版发行的著作有:《天上的池塘》(诗集)、《模拟一朵桃花的盛开》(诗集)、《月之韵》(诗集)、《时光斑斓》(散文集)等。曾应邀连任2009、2010年首届及第二届海峡论坛开幕式文艺晚会“中华情·海峡缘”总撰稿,连任2008、2009年中央电视台元旦晚会总撰稿、连任2006、2007、2008年、2009年、2010年中央电视台中秋晚会“海峡月·中华情”、“山庄月·中华情”、“荣成月·中华情”、“宜春月·中华情”、“芜湖月·中华情”撰稿,2015年应邀担任第二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闭幕式颁奖晚会总撰稿,2019年应邀担任第28届金鸡百花电影节开幕式晚会撰稿。创作的歌曲《贺新年》、《芬芳故乡月》、《故乡月光》、《白鹭的翅膀》、《水水的歌谣》、《月光的祝福》等分别入选2010、2009、2008央视中秋晚会、2009央视元旦晚会、世界合唱节及国际园林博览会。其中为央视2006年及2009年中秋晚会创作朗诵诗歌《守望》、《月之韵》,2015年为央视第二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创作朗诵诗歌《坊巷谣》,2019年参与央视第六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闭幕式晚会创作开场节目《向梦想出发》等。诗歌入选2014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诗会"及2019年中国教育电视台"诗意中国"栏目。

诗六首

我们也说过同样的

风拍打着落了绿漆的门
靠着小小的阳台
楼下的人
当年不知道他们
其实都进行着此刻的动作
一只灰雀举起左爪
挠了挠去年脖子上的痒

我知道了这个秘密
我却无从阻止
谁又把今年的黑天鹅
放进记忆中的池
那些早已远逝的恋人
又成双成队追逐在
我窗下碧绿的勿忘湖
天真的样子
和泡在水中的旧影
一模一样

 
肩上其实不是月光
正落着一个轻拍的掌
必是从以后伸出的
笼着梦的依稀
雪地上新鲜的红唇
一张一合着
正夸张地对我
说着无声
              2019年1月10日

要回去的地方

要回去的地方那么小
只够蜷缩着一个片段
隔着十里洋场
告别登不完的渡口
一次次洞穿眩窗下
层层叠叠的云

机翼开始颤抖
航向飘散
那个巷口的路灯
经得起摇晃吧
老人和职工大楼会迷离吗
忽略一大排珠宝橱窗的后面
模特骋婷的身后
一盒吊兰正纹丝不动
连同半空中的飞鹭
和低垂的无限江山

 
只是,爱己停在母亲
操劳坏的左心房
只在外婆兰色的内衣口袋里发烫
小姨吉它弹拨出的旋律
永远刻在了二楼木窗沿
这个世上其他土屋的东大门前
再也没有一串串青亮的葡萄
会挂在闽南腔调十足
亲亲亲亲的乳名里

环顾四周
我们其实正在对方的故乡
思乡泛滥
哭出声来
世界这么远
唯有回家
我们总有办法抄近路
          2019年1月10日

周六的黄昏

站在空空的车旁
看另一个父亲在我眼前
把孩子放在肩上
我在等女儿从高中放学
指间仅剩的半支烟
正熊熊燃烧

此去经年
谁将重蹈这一切?
风中的眼睛如果目睹
可还会清晰忆起
记住苦楝树的枝丫在头顶
纹丝不动
当时,也就是此时
我的天空
空空如也
恍若生命划出的一块空地
容我寂寥地安放
这首简单的诗

孩子们放学的拉杆箱
在人行道上就此"答答"响起
此起彼伏
我叮嘱自己
一定得记牢这串仅有的密电和标记
给归来
或者我的此刻
2019年1月这个周六的黄昏

其实正是谁
或者替谁
循着标记和密电
从虚空里
归来

     2019年1月12日于厦门外国语学校后门

隐身于春天

烟雨起
河开始时断时续
吟唱从幽深里传来
一咏三叹

我何尝没有立于晴朗里
朗诵春风
以为彼此不再动摇
都会在梅的上面
和下面候着
不想,此间隔着一条
日夜不息的麻阳溪

此刻,我又枕着一溪潺潺而眠
静静漂走的有谁的浓妆
和华丽的灯影
梅,收起了薄裙
蜷回枝里
或者一如这满窗的雨声
滴进了鼓涨的溪水

这麻阳溪,其实是一支射出的
即将嘹亮的响箭
或者这烟雨的下面
正蒸腾着
即将滑出的
无边无际的鸟鸣
           2019年2月5日

正月十五观灯

一盏灯
被我虚拟地挂在桥上
桥也是虚拟的
一群人
已从虚拟中出来
在花灯下
举头
理云鬓
回眸
或望向现实中的我

而现实中
我没有灯
也无桥可挂
我独步夜色
只嗅得酽酽爆竹销烟
那惊鸿的一瞥
或者阑珊处的寻觅
皆遗失在更黑处
更深里

肩上突然就伸出了翅膀
脚下有了流云
胸口有火光透出
万丈的人间烟火
在俯瞰里
那么多天灯
随我
一起飞翔

在互相的照耀下
我们隔着时空
是否看清了彼此
红通通的
都很美
  2019年2月19日

新衣

谁嫩嫩的舌头又伸出
正舔时间的刃
冬天都过了
原本准备去更深处的黑
猝不及防被削去了尽头
又嫁接进了一枚种子

那一季的雨中拥抱
出发的祈愿
还有寒夜里的扶持
真的还有机会欲言又止
只是阁楼
已熄了当年的梅花灯盏
余烟缭绕上的
已是此刻的月牙

这一回登高
我亦在风景里
身旁飞驰而过万顷新绿
拖着那么重的叹息、泪水和笑
不忍疾走
只是这拂过脸庞的新柳
和雏燕
已渐渐漫过了锈和侵蚀
俯瞰里
我们都被误作了春天

我却爱这件又给的新衣
醉披上也罢
误穿也好
都可以暂时忘了之前的所有携带
和等待
去赴别人的人间
            2019.2.2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