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事几则 / 林德宪 (美国)

作者简介:
林德宪、1981年移民美国,1988年任美国浙江总会总顾问,2000年任美国浙江总会主席、纽约华人社团联合总会常务副主席,2003年定居洛杉矶,任ALHAMBRE GARDENS产业公司总裁,美国浙江总会名誉主席。
2019年,在洛杉矶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征文大赛中,其作品荣获一等奖。

侨事几则 (纯属闲话,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

周老板初到美国,見华人圈子里到处都是“会长”,而且什么“全球”、“世界”、“全美”,被嚇得神经衰弱。
心想,从小到大,连幼儿园的班长都没当过,一直很羡慕当个什么“长”,好容易女儿上了学,接到通知说“家长开会”,很高兴,即使是个“家长”,也是一个“长”了。
但老婆一回家却不让去,说黑不溜秋去了女儿没面子。老周摸了摸胡子渣,觉得也是,但心里老大不爽,好容易有个什么“长”,还给老婆抢去了。
后来老周找到一个什么“美国总总会”,好多什么“通讯社”经常报道“总总会长”的场面(当然当小老板的老周以为这些通讯社是官方的),于是找到了“总总会长”,说申请入会,可否在下面挂个什么“会长”的头衔?
“总总会长”说,“会长”头衔目前没缺,有缺也要有大的贡献。老周问要什么贡献呢?“总总会长”说,现成有“副会长”头御,一千美金;若是“常务副会长”,那要贡献五千美元。老周又问,怎么相差那么多?“总总会长”说,“副会长”可以有几十个,“常务副会长”只有几个,容易上升当“会长”。
老周想了想,天下能用钱可以解决的,就好办,于是交了五千美金。
过了几天,“总总会”搞个活动,名称叫得很响的几个“大通讯社”,都轟轟烈烈地大肆报道。老周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名字赫然在列。老周为自己的一步登天高兴得不得了。而“总总会长”也高兴得不得了。异国他乡,这两个华人同胞都高兴的事,还是少有的。

作者作品获一等奖(国会议员赵美心颁奖)

周老板跟着总总会长出尽了风头,在侨界有了不小的名气,于是进入“侨领”行列,社交范围也广了。有个姓全名七的副会长知道他是老板,一直约他吃饭,拉他去投资、合股做大生意。

全七的公司在一幢大办公楼的一个房间里。办公室很气派,墙上挂满与中美大小官员和许多名人的合照,特别是办公桌背景墙上和柜子桌子上摆满了多不胜数的奖杯、奖牌、奖状。

听全总的口气,他是什么生意都做的。虽然全七一直在向他介绍什么投资移民啦、月子中心啦、小留学生住宿啦、好莱坞演员训练班啦,但老周感兴趣的还是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奖牌、奖状?自己在国内搞房地产,号称什么“集团公司”,走廊上挂的锦旗呀、什么“纳税大户”奖牌呀也没这小子的东西辉煌!

老周,不,周老板,总总会常务副会长,他的大名叫周丕全,这个全是他的名,却正好是全总阿七的姓,于是这两个八仙都说双方是前世今生的缘份,简直是相见恨晚了。

周丕全自然和全七一拍即合。口沫横飞的全七说如何如何立个引人兴趣的项目,然后招商引资,请周丕全先生当法人、董事长、总经理,他负责财务。老周被说得心中痒痒的,但总觉得不踏实,说我虽然在国内声响不小,在美国为办身份只开个卖厨房不粘锅子的小公司,租了倉库,办公室也不成样子。全七哈哈大笑说,我不是笑你,你看我一台电脑、一个办公室,生意能做多大就做多大,周老兄周总经理我帮你策划策划。

周丕全的仓库经过能人全七的佈置下,隔出一个大房间,摆上相当气派的大沙发,简直像个钓鱼台会客室,而周老总办公桌背景墙上则掛满了奖牌、奖状。这点倒应该感谢总总会长的配合,隔三差五,不是总总会给老周发什么“美华之光”,什么“功在华社”奖牌,就是全七请他认识的各种各样的“会长”给周丕全赠奖状。

这个周丕全于是清楚,这样的热热闹闹,原来是自己给自己发奖状奖牌,自我安慰偷着乐。这应该是自己当了“侨领”后才懂得、而学会的第二大发明。

周某人的美国事业在全七这傢伙的调排下,“开发总公司”的牌子亮了出来,还请到了总总会长和什么官员来剪彩,用的是国内流行的“金剪刀”。全七说目前很多国内老板都想办美国身份,投资移民最吸引人,你在国内人脉广,你负责赶鱼进网,我负责美国的手续,赚钱我们二一添作五。

老周觉得这倒是个无本的好生意,况且自己把妻女放在美国,一年中加拢来最多也只待个把月:一是公司需要本人签字的;二是总总会有大出风头活动,拍下照要挂在国内公司墙上的。而用“侨领”的衔头在国内好办事,以周老板的想法叫做政治上的“出口转内销”。于是美国这些事就都交代全七办,自己以逸待劳,坐着数钱是了。

不过有件事周丕全一直梗在心中,就是原来在美国申请一个社团、什么会呀与申请私人公司一样,去会计师楼花个二百五就可以。早知如此,那花五千美金还只搞个“常务”,实在太寃了。一次与总总会长歺聚,周常务多喝了几杯,就冲着总总会长问:“老总总,我们这个总总会几年了,我都没看见年度财务报表,我这个常务副会长总要知道知道吧?”总总会长红着脸,不知也是喝了酒还是心虚说,帐目都有的,但不能公开!老周一听就上了气,拍了一下桌子说,那我的五千元总要有个交代吧!

总总会长见老周动了真,便说:“老周兄弟,你若这样说,明天我就开支票还你五千元。你要明白我这个会长也难当,一年总要办一些大的活动,有时要请保安;人家“联会”他们搞救灾扶贫,慰问什么的,我们号称总总会,也总要跟着搞应景的面子工程……而且上面领导每年总要拜拜年,老哥你说这个帐能公开吗?”周丕全见总总会长眼角都讲湿了,心就软了一半。

总总会长又说,我们哥儿们不能讲钱,讲钱伤感情。上次你要我盖章打证明,国内你那个市的“政协委员”不是拿到了?这样一说,老周酒也全醒了。现在双方的关系虽没有当初“两个华人同胞你也高兴我也高兴”那样的融洽,但对于生意人的老周来说,也就马马虎虎了。

责任编辑:伊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