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花煨酒 / 顾月华(美国)

作者简介:
上海戲劇學院舞台美術系學士、紐約華文女作家協會终身名誉會長,主要作品:小説集《天邊的星》, 散文集《半張信笺》《走出前世》。傳記文學《上戲情緣》《依花煨酒》。
作品入選多部文學叢書,主要文集如《採玉華章》《芳草萋萋》《世界美如斯》《雙城記》《食緣》《花旗夢》《紐約客閒話》《紐約風情》《丝路之旅》《情与美的絃音》《人生的加味》等,文章入選主要報刋如:人民日報海外版、世界日報、文綜雜誌、花城、黃河文學、美文等。

依花煨酒

微信群里跳出一个视频,点击进入,听着是古韵《一帎三川》,歌詞有些苍凉,乐声悠扬,琴音却稍嫌寂廖高远。

又跳出一句问候:愿大家在晨间暮里依花煨酒。这是一位新入群的朋友,她在这个夜晚的问侯,带着花的香味及酒的温暖,看來是一个精致的暖女。

听到最后一段:忽骧首,浅笑对温柔 ,低眸忆赤水情衷 ,此后,晨间暮里, 依花煨酒 ,星垂野 ,相与逐月华 ,梦陈古来久 ,付予千秋 ,枕山川俱老 ,百代江流。

我的脑海里随着歌声闪过无数这样的温馨画面,天涯咫尺,亲聚朋散,无酒不欢。有些場景就在脑海里慢慢迭出。

有一壶烫热的黄酒,放在八仙桌上。把黄酒倒在温酒壶里,这个壶插入一个己贯注了热水的盅内,用一只杯子复盖在酒壶上,过一会儿就用这个溫热的杯子,注入从壶里倾倒出來的黄酒,那酒也己经热了,辛劳一天的父亲便坐下来喝上几口黄酒,等他喝完了酒,才正式开飯,于是大家纷纷入坐,而我,其实早就尝过他筷头上醮的老酒,吃过一筷子他㚒给我的肉了。

懂事以后,慢慢觉得酒是一件神奇物事,它与人世间喜怒哀乐有着推波助澜的作用,它从岁月沉淀而来,又伴随着岁月中的点点滴滴,隽刻永远。

煨酒,其实是贵州壮族地区特产名酒。亦称窖酒。产于贵州从江等地。酿造方法独特,即使在古老的年代,贫瘠的地区及子民,也早已懂得选上好糯米蒸熟了,入曲药发酵,煨烘,做成了的酒呈金黄色,味香甜,性温和。这浓稠香甜的酒便是老百姓生活中的乐趣,煨酒在壮乡有着重要的意义和用途,通常在祭祀、重大节日、婚丧娶嫁和重要客人来访时才用。客人来了,用这温暖的黃酒待客,那便是老百姓美好日子里的幸福。

南宋诗人范成大的秋日田园杂兴诗,堪称农家乐的经典,他也说到了煨酒:拨雪挑来踏地菘,味如蜜藕更肥醲。朱门肉食无风味,只作寻常菜把供。榾柮无烟雪夜长,地炉煨酒暖如汤。莫嗔老妇无盘飣,笑指灰中芋栗香。

他匮乏淡泊的农家生活中,虽无佳饌,但是漫漫雪夜中那酒己煨热,草木灰中烤熟的栗子芋艿也己啧香了。

江、浙、沪、闽地区讲究喝黄酒,在大家庭和历代骚人墨客知识分子中,大凡都饮用黄酒,他们往往具有黄酒那种不烈不淡,醇厚敦朴的“中庸”性格。黄酒与文化底蕴深厚的葡萄酒一样,需有正确的饮用方法,方能体会国粹黄酒的无穷滋味。黄酒使用粮食酿造,种类繁多,但它们的喝法都适合温饮,黄酒温饮,暖胃驱寒。人们常常用烫酒热酒与煨酒是同样的意思。

我生完孩子后,找了一个绍兴來的徐妈帮我料理家务,她主意很多,每顿饭都监督着大家的碗里不能剩飯,甚至一粒米屑也不让浪费,又用黄酒浸泡阿胶,放了核桃,隔水蒸热。每天晚上要我喝一盅阿胶核桃酒,香甜可口,带着黄酒的香醇,是我初为人母时对黄酒的正式启蒙。

我记得儿时上海过年,进入年尾便启动了吃年夜饭的模式,亲友互动在其次,行业同仁及街坊商户的互请却规模恢弘,往往是一个月内连续不断,而且一请便有十几桌甚至更多,我记得那藏在墙角的一瓮瓮黄酒,到这时候便会敲开泥土密封着的盖子,分送到年夜飯的桌上。

黄酒同样是一种仪式,在家里的祭祀酒席上,由母亲亲自手捧锡制酒壶,穿梭在几张八仙桌之间,替列祖列宗酙酒,待酒杯酙满,她便率领子女一齐跪拜磕头。每到这一天晚上,在母亲命我们离开片刻,让祖宗安静用餐时,我就会偷偷地潜入客厅,黑黑的屋子里点了一些蜡烛,我仔细观察那酒的刻度,前后对比到底有没有被祖宗喝过?

昔日父母家里常有大团圆,子女全部奉命回家,每天开饭三桌,男女分为两桌,小孩子另外一桌才能坐得下,我们家的女人是都不喝酒的,也不知怎么除了我这一个例外,父亲每一次都要把我叫到他们男人那一桌,换下不能喝酒的堂兄,坐到女人桌上去。我记得男人这一桌因为多了一瓶黄酒,于是非常的热闹。

这样的欢聚中,我和小弟常常成对手,他总来挑衅我,我也不甘示弱,我既然代表了会喝酒的女人,却又没有酒量,姐妹们巧妙地用茶水来换我的酒杯,不然我输给我们的丈夫和兄弟。

后来小弟去了香港料理父亲海外财产,我去了美国,八五年第一次回国探亲,我与小弟又在饭桌上较量,当天我们都喝多了,在别人的眼里,他在香港经商成功,我独自在纽约打拼,四年拿到绿卡,别人不知道我们在外边的辛酸艰苦,我们在亲人的见证下,俩人抱头痛哭。用黄酒倾泻了我们这几年的泪水,我们心照不宣的千言万语,一切都在酒里了。

现在我们家又恢复了大团圆的传统,每年九月我们这一代的姐妹兄弟,必定会团聚一堂,我们选择山明水秀幽静之地,从世界各地回来,並不热衷猎奇探秘看风景,只是为了象儿时坐在一起聊天吃饭,无论在哪里,我们这支老人队伍坐上饭桌,总会让人把黄酒替我们温热了,那是我们的底线,无论是什么黄酒,浙江花雕酒、无锡惠泉酒、绍兴状元红、或者上海石库门,品牌花样越来越多,而我们这些老人,己不在乎喝酒,己不再互相劝酒,有时候一顿飯也喝不完一瓶酒,但是我们女人的杯里也会酙满了酒,我们要一起举杯,祝福我们的家人,我们会祝贺我们的团聚,我们珍惜当下,我们只是要在晨间暮里,依花煨酒。

週末何處去

兒子每個月在月中月底發薪,錢將入袋,前兩日便必有動靜,喜歡來約我們老兩口,我們也是伸長了脖子想見他們, 因為退休後到處走, 暑夏方回紐約, 只住數月又要回中國半年, 兒子便非常珍惜與我們團聚。最近請我們吃過法國菜地中海菜及泰國菜,這個週末又請我們去看了百老匯音樂劇,日前在分手時又同我約定,九月第一個禮拜是勞工節長週末,這次不在曼哈頓玩,我們去郊外開車到遠處, 為的是要聚一整天。

他問我想玩什麼,我覺得沒什麼特別想去的地方,便說還是你定吧,我無所謂,去哪兒都喜歡,只要同你們在一起到哪兒都可以。

兒子說:「那就去上州有湖的維蒙山頂,上面有酒店餐館可以吃飯,下午順路去酒廠品嘗,喝各種酒。」我說:「三個人中我们两個都不能喝,只有你能喝,但你要開車不能喝,去酒廠幹什麼,不去。」

他说:「那我們去採蘋果吧,又好玩又有蘋果吃。」我說:「採蘋果我去過,先交錢,給一塑膠袋,裝滿為止,那蘋果多少錢一斤,把這門票錢買了富士蘋果吃不完了。」

兒子說:「那不是這麼說的,本來是採著玩的,誰吃那小蘋果呀?採完了就扔給果園了呀!」我說那付了錢去幹嗎呢?兒子說就是去採蘋果玩啊。

我說以前在大陸去蘋果園勞動過,太陽曬著幹活挺辛苦,現在自己掏錢白幹活,我不想去。他又想了一會,立刻又有了去處。兒子說不如去釣魚,那個最好玩,但是小的要放回去,大的可以拿一條回來,如果釣到跟這小車一般長的沙文魚,走到岸上便有人等着買,一萬元一條,雖然一人付三百元兩天一夜帶玩,賣了還有賺。我問他常去嗎?他常去,釣到過這一萬一條的魚沒有?沒有。他掏出手機給我看釣了條小魚給放回去了,我問他多大的魚,他說兩、三斤以下的不讓拿要放回去,我一聽便說不去釣魚了。兒子問我又為了什麼,我說:「只要化一百元可以買十幾條三、兩斤重的魚,清蒸油煎紅燒,味道勿要太鮮噢,何必去風裡浪裡暈頭轉向地受罪,你們去吧」。

他說既然不願去船上,就去岸上抓螃蟹吧,在河邊把簍子放入水裡,放些食餌一會兒螃蟹就滿了。我說河邊有爛泥嗎?我怕爛泥塘的。他說其實去採草莓好了,很新鮮很好吃的。

我又說:「隨便你吧,去哪兒都行,草莓酸嗎?酸的我不去, 另外, 別讓我走路」。

兒子連連答應,說會安排好,又囑咐我週末務必留空。

後來跟在中國的大兒子通電話,他聽了哈哈大笑,他說你是老人,到過農村,他是城市裡白領,玩的都是農民活,辦公室坐久了,曬太陽見泥土便是過假期了,這是東西方代溝再加上兩代人的代溝,玩不到一起的。我也醒悟了,跟小兒子說還是到舒舒服服的哪裡去坐坐聊聊再吃吃便好。

最後,週末何處去至今未定,只定好玩完回來晚上去吃韓國海鮮鍋,兒子用手一攤比喻着這麼大一個鍋,放在火上煮,里面放了很多魚蝦海鮮煮,最後還要投入一條有很多爪子的章魚去煮,如果你不敢吃,可以讓魚生部給你做成壽司,吃到口中那爪子還在動,我想到活活燒死一條章魚,吃到嘴裏爪子還在動,真是慘不忍睹的事,又想要立即拒絕不去,可是我實在不能再說不了,拒絕吃海鮮鍋也不是第一次了。

但是下次見面我會說,你自己玩吧,我们天天都在渡周末。畢竟代溝是存在的,年紀也不饒人,除了吃個飯看個戲去插一腳之外,還是主動退避三舍為好,常常見到他就己心滿意足了。

责任编辑:yimeng

温暖的黄酒带着生活中重要的印记,沉淀下来难忘的回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