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 文/南林(美国)

作者简介:

彭南林(Arthur Peng):作家、演员、中英双语主持人。曾任北美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第十二任、十三任会长。现任监事。北美华文作家协会秘书长。美国好莱坞电影学院副院长。

《流浪者》

加州气候宜人,适合人类居住,流浪者也把这地视为天堂,从全美各州纷纷向这里移动,特别是2019年3月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据报道转眼间加州光大洛杉矶一个城市的流浪者数据就上升到五万多。开车到洛杉矶市中心,一路上就可看到街道两边搭起的五颜六色的帐篷,那是流浪者之家。如是驻足观光,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上,时常可与流浪者擦身而过,闻到他们身上刺鼻的怪味。美名为天使之城的洛杉矶(Los Angeles),实际上变成了流浪者之都。

图片来自网络

我在加州居住了二十多年了,几乎每天出门都会看到流浪汉。有时在路口看到带着孩子或是宠物狗在乞讨的流浪者,不禁心生怜悯,趁等候交通灯的功夫,摇下车窗,给流浪者一块两快钱,他们还很客气说:“Thank you, God bless you!”(谢谢!上帝保佑你!)我也默默在想愿神祝福你过上温饱的生活。

有一个周日我开车去好莱坞拍戏,一路堵车,到了剧组指示的停车场,绕了两圈没找到车位,已经要迟到了,突然看到靠近马路一侧有个车位,但是紧捱着这个车位就是一排流浪者的帐篷,我当时想或许就是这个原因这个车位才空着。因为没人敢停这儿,怕车窗玻璃被流浪者给砸了。我犹豫了一下,决定冒险把车停这儿。下车往停车计时表里放硬币,放了两块钱硬币可停两小时,再放也不管用了,最多只能停两个小时。也就是快到两小时的时候得再回来续停车费。不然就会被开罚单。记得有次去参加南加大电影学院的学生片拍摄,拍完回到停车处,挡风玻璃上雨刷夹着一个黄色信封,超时停车罚款$65美元。

图片来自网络

我查看了GPS导航仪,从这里走路到拍摄场地要15分钟,来回就是半个小时,难道快到1小时45分时我突然喊导演卡,我要去续停车费吗?我又不是主角,这次是应邀来做群演的。群演用英文说就是Extra(多余的人),就是Background(背景),就是Sides(靠边站的人),哈哈,当然这是我自己的翻译。这时我看到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美国人,从我车头对着的那个帐篷里钻出来。我急中生智,走向他,我感觉不是他把我吓一跳,而是我把他吓一跳。这时是下午6:10分左右,天快黑了。

我手里拿住三块纸币,八个25分的硬币,我对他说:“Hello, Sir, Would you mind help me to put these 8 quarters into the parking meter around 8:00pm, and this $3 is for you? Thank You!” (你好!先生,你愿意帮我把这两块钱硬币在8:00左右放入停车计时表里吗?这三块钱是给你的。谢谢!”,他没犹豫就欣然答应了。还说了个:“Sure!”(当然)。

晚上十一点多钟才从拍摄场地出来,剧组工作人员还好心说请大家结伴同行。等我换了衣服出来,就只剩我一个孤家寡人,行色匆匆往停车场方向走。我心里嘀咕的是车被罚了还是被砸了,那我也没办法,最担心的是装驾照、信用卡的钱包放在车子右侧的抽屉里。心里一急,走路就快,本来15分钟的路,我10钟就赶到了。看到车子的警报器红灯在闪烁,我也就心安了。车子玻璃完好,也没看到前窗有黄色信封。我庆幸今天圆满完成拍摄任务。

图片来自网络

正准备打着车离开呢,或许听到我的脚步声,那个帮我的年轻流浪者又从帐篷中钻出来,我下意识的下了车想感谢他一句。他先开口说:“Sir, Your car is fine!” (先生,你的车完好!)。我当然跟他说谢谢你的帮助。我有点感激,又有些同情他的境遇。我就随口问他说:“Do you mind I ask how did you become a homeless?”(你是否在意我问一下你怎么会变成无家可归的人的?)。他很爽直的回答说非常简单,疫情开始、失业、没收入、付不起房租。我又说政府不是有救助吗,他说有一年多的救助,后来就没有了。在公寓赖了几个月,被告上小法庭,之前的房租一笔勾销,被Kicked out(踢出来了)。我又说你平时没有点Saving(积蓄)吗?他说没有,因为房租、汽车、保险加吃喝,基本上就变月光族了。我又问他你这几个邻居也是这种情形吗?他说大多是这样所以成为邻居。哎,人的命运有时真不是自己可以左右的。我回车里取了二十块钱递给他,他说:“Well, this will be my lunch and dinner. Thank you!”(哇,这是我明天的中餐和晚餐了。谢谢!)这时已经快半夜12:00点了,我问他说:“What’s your name?”(你叫什么名字?)他说:“Jason”。我说:“Good night, Jason,Nice talking to you! Bye, Take care”)(晚安, 杰生,很高兴与你聊聊!再见,保重!)。我打开车门上车了,他说:“ You too, come back again! ”(你也是,有空再回来!)。

我打着车开走了,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压抑。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在上演中国唐朝诗人诗歌中写的悲剧,“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天当被地当床。是不资本主义社会就是这样?!

图片来自网络

我并不是在悲天悯人,Homeless (流浪者)的产生有多种原因, 金融危机,新冠疫情导致人们失业,失去生活来源,生意失败破产,或是精神疾病,毒品成瘾都可能使人一夜之间倾家荡产,变成流浪者。我记得二十多年前刚到美国就在旧金山繁华街区、伯克利加大校园旁边遇到过流浪者,他们占据了人民公园,他们连自己都养不活,还养着宠物狗。他们白天在公共图书馆读书,因为那里有空调、水和卫生间。他们也会在咖啡店坐几个小时。晚上他们就回到街边的帐篷里。我还听说一个矽谷的工程师失业后无家可归,带着女儿上了夜班公车一直坐到终点站,半夜再买票回程坐回来,只为了让女儿不要冻着。加州一位前州长曾经说过:“ California is the most beautiful place in the world!”(加州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可是我们时常听身边的朋友说要搬离加州了,理由是这里各种苛捐杂税太多,各种奇奇怪怪的法律也不少,除了山火还有遍地的流浪者。哎,我们祈祷、我们期待联邦政府和加州各级政府能够切实制定出可行的方案和办法,解决加州流浪者(Homeless)这一社会问题,使这个弱势全体能够有地方住,有工作做,有车开,有饭吃。流浪者实际上是需要帮助的人。让加州居民安居乐业。还原加州美丽的自然和人文景观。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WeChat-Image_20210528221733-1.jpg

美洲文化之声》简介

《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Sound of USA)成立于2016年,是美国政府批准的综合网络平台,主要从事华语文学作品的交流推广。目前已与Google、百度、Youku、Youtube 等搜索引擎联网,凡在这里发表的作品均可同时在以上网站搜索阅读。我们致力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同时提倡文学创作的思想性和唯美主义风格,为世界各地的华语文学作品交流尽一份微博之力。同时,美洲文化之声俱乐部也正式成立,俱乐部团结了众多的海内外知名诗人、作家和评论家,正在形成华语世界高端文学沙龙。不分国籍和地区、不分流派,相互交流学习,共同为华语文学的发展效力。“传播中华优秀文化、倾听世界美好声音”,这是我们美好的追求和义不容辞的责任。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age-3.png

总编: 韩舸友
副总编: 冷观、Jinwen Han
编委: 韩舸友、冷观、Jinwen Han、阮小丽、芋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