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畅游流芳园 / 黄宗之 (美国)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age-98.png

作者简介:

黄宗之,男,湖南衡阳人,医学硕士学位。出国前系湖南南华大学医学院副教授,科研处副处长。1995年6月受邀到美国南加州大学医学院从事肝脏疾病的分子生物学与癌基因的研究。2001年受聘于欧洲跨国生物医药制药公司美国分公司工作,现任研究开发部科学家,从事从血浆中纯化生物药品的开发研究与产品生产的技术支持。业余写作,自1999年从事文学创作以来,与妻子朱雪梅合作著有《阳光西海岸》《未遂的疯狂》《破茧》《平静生活》《藤校逐梦》《幸福事件》《艰难抉择》七部长篇小说以及在《北京文学》《小说月报》等国内外杂志和报纸上发表二十余篇中短篇小说和散文。现任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长,《洛城文苑》《洛城诗刊》文学专刊副主编。定居于洛杉矶阿凯迪亚市。

雨中畅游流芳园

上一次到流芳园游览已经是一年之前的事了。这座位于洛杉矶杭庭顿图书馆里的中国园林离我家仅有5英里路程,自疫情以来它关门歇业了,不对游人开放。那园中的青山碧水、小桥骑亭、阁楼庭院在我居家隔离的日子,时常会勾起我对故国锦绣山河的美好记忆。身处海外,从事新移民文学创作,我在方块汉字的字里行间爬行,内心难免不时会油然而生出一丝丝无根漂泊的惆怅。自这座园林开放以来,我总是利用周末或节假日的空闲,开车去那儿,在里面走走看看,借那一番江南秀水、美丽景色,来慰藉我心灵深处对故土家园的相思情怀。

出国头几年,我常常会去华埠,因为那儿有能够让我漂浮的心感受到根的沉静与故土带给我乡土的温馨。每次在华埠的街头漫步,我都会不由自主地领受到一种渗进心扉的亲近和温暖。看着耸立在街头象征中国古老文化龙的雄姿和牌坊,沿着尽是中文招牌商铺的两边街道行走,与一家家毗邻的中餐馆擦肩而过,穿过挂着大红灯笼、周边满是贩卖金佩玉镯琳琅满目的珠宝店和传统中国服饰商铺的广场,我的内心会有一种故土可依和受乡情哺乳的感动。这类早在五百年前就出现于世界上华人居住地的“唐人街”(1673年,纳兰性德在《淥水亭杂识》中把它称之为‘大唐街’),多少给了我在海外生活以慰藉。可后来,随着国内一波又一波人流大规模移居海外,洛杉矶的唐人街与世界各地的“唐人街”一样,不再是华人居住之地了。洛杉矶的唐人街逐渐变得凋落破败,没有了人气。新移民朝向周边的城市群居,在洛杉矶地区的东边,一个个华人聚居的城市接踵出现。尽管那些华人聚居的小城里,大街上到处是中文字招牌,大型华人超级市场比比皆是,中小学里清一色的黄皮肤黑头发的华人小孩,可那种能够润泽我心扉的中华文化精髓却了无踪影;那支撑我精神世界,滋养我灵魂的华夏传统却消失得一干二净。

前几年,我家邮箱里有一份来自附近“杭庭顿图书馆”寄来的简报,上面预告图书馆里将开放一座新建的中国园林。

中国园林!我心一阵惊喜。

杭庭顿图书馆可是一个久负盛名的集图书馆、艺术馆与植物园于一体的大庄园啊。在这个主流社会鼎鼎有名的乐园里建一个中国园林可不是一件小事情。过去二十多年里我去过几次“杭庭顿图书馆”。它始建于1919年,坐落在洛杉矶的一个四季花香、绿树成荫富人区圣马力诺市。当年经营铁路、公用水电、房产的美国巨富亨利•杭庭顿买下了洛杉矶东边的207英亩土地,利用其中90英亩建起自家的大庄园。他和妻子酷爱文化与艺术,致力于收藏世界各地珍版图书孤本、手稿、绘画及各种文化艺术品,从而建立了这座世界知名研究图书馆的核心。这座大庄园里有三座独立的美术博物馆,收藏了乔叟《坎特伯里故事集》的爱尔斯米尔手抄本、羊皮纸印刷的古腾堡圣经、莎士比亚早期作品、雪莱的手稿、文艺复兴时期的名画、十八世纪的英法佳作和美国三百年来的艺术精品。内有七座大园林,占地120英亩。其中最著名当属非洲园林,里面有各种不同的沙漠耐旱植物,每当夏季来临,即便其他园内植物的花都谢了,而非洲园林却是一片争奇斗艳的景象。这个对图书及艺术有着酷爱的家庭以及后来捐献给社会的杭庭顿图书馆,收集的600万册珍藏书与手稿中,有不少与中国有关的地图,诸如1547年由葡萄牙地图专家绘制的中国南部地图、马可波罗的第一版中国地图。杭庭顿生前还收藏了不少中国工艺品和一些与中国有关的珍贵书籍。我听说过,杭庭顿先生认为世界上培养植物与园林设计的传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中国人的创造力,所以,他在八十多年前就决定在自家庄园里建一个中国园。杭庭顿夫妇没有子女,死后把整个家捐献了出来,成为了对外开放的艺术文化和园林研究的展示中心。

在这样一座重要庄园里打造中国园林多好!杭庭顿先生在世时为什么会有建造中国园林的想法呢?中国园林与中国传统文化有何关系?我从电脑里寻找有关杭庭顿图书馆的资料,找到了建造中国园林的曲折经历,并阅读了不少有关中国园林与传统中国文化的文论。在中国文化的发展史上,历来重视儒家的“天、地、人三才为本”和道家学说;重视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和谐统一关系。中国园林遵循“崇尚自然,师法自然”和老子的“道法自然”的理念,把建筑、山水、植物有机地融合为一体,从而中国园林的建设对中国文化和中国古代文学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杭庭顿先生死后,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源,这一计划未能实现。中国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有了巨大的发展,海外华人的经济和政治地位日益提高,洛杉矶的华人潘钠克先生成为了这座图书馆的董事。1999年潘钠克先生去世,他留下遗嘱,捐给图书馆1000万美元,指定这笔捐款用于建造中国园。于是,在杭庭顿图书馆建一个中国园的愿望变为了可能的现实。就这样,我与家人在远离故土的异国他乡能够游览中国文化的一个新景点,这一凤愿终于在我家附近实现了。

流芳园开园的那天,我带着妻儿来到杭庭顿图书馆内的中国园。这是一个以今天江浙一带园林为蓝本的园林,白墙青瓦的园林门口写着大大的中文字:“流芳园”。流芳园位于杭庭顿图书馆西北处,是杭庭顿图书馆内的园中园。它是依照苏州园林建造的,紧邻日本园林,可比日本园林大了不知多少倍。据说,建筑材料是从苏州运来,并从苏州请来五十多位园林设计师和工程师。为了打造“流芳园”,建商从中国运来一百多个集装箱的建筑材料。几年前建成的流芳园仅是中国园的第一期工程。园中央有一个湖,平静的湖水映照着洛杉矶的蓝天白云,湖里金鱼游曳,湖面上荷叶葱茏。湖旁四处是奇花异石、楼阁亭榭、曲径流水。自此后,我买了杭庭顿图书馆年票,每逢节假日,或者衡阳老家来人,我总会领着家人和来宾去园中悠闲漫步。身处异国,也能沐浴到一片中国江南水乡的秀美风光,领略中华文化的源远流长。

2020年底,这座总面积为5万平方米,由9个园区18景组成的园林大部分工程完成了。它分别以春、夏、秋、冬四季命名,以桃、荷、桂、梅等林木展现四季不同的景色,我迫不及待想走进中国境外的这座全世界最大的中国园林游览。就在2021年初,杭庭顿图书馆有限度地重新开放,我即刻上网预约,却因人们争先恐后,一两个月里我都没有能够约上。就在初春的一个周末,天下起雨来,我料定预约这一天的游人有可能因气候不佳而放弃游园,便与妻子乘虚而入,开车直闯杭庭顿图书馆。果然不出所料,因天空阴沉,细雨绵绵,不少游人取消了原定计划,我们获得了临时准许,不经预约而放行。我与妻子兴致勃勃,撑开雨伞,迈着欢快的步伐,急不可缓地走进了流芳园。园内清静,游人稀少,在淅淅索索的细雨里,流芳园的石桥楼阁沉浸在一片烟雨蒙蒙的梦境之中,给人一种气象万千特别丝丝入心的美好。那江南雨乡、小桥流水、青瓦白墙、长廊楼阁把我们带入似梦似醒般的幻像当中。我们的心立刻安静了下来,放慢脚步在清幽静谧的园中撑伞缓缓而行,沿着翠绿欲滴的青草花丛中环绕着林间小径悠闲漫步,在新建的既有厅堂,又有亭、廊、榭、阁的巨大园林里游览,内心感受到从未有过的逍遥清新、淡泊自在和舒心浪漫。这座绿树环绕、流水潺潺的园林,在习习细雨与微微春风里显得格外幽静。园中桃花争艳、桂树飘香,湖岸柳枝轻拂、岸边曲径通幽,雨中的流芳园即景更有一番江南水乡的别样风情。我与妻子干脆收起雨伞,任绵绵雨滴飘洒到身上,完全浸浴在这魂回梦绕的景象中,陶醉在这一片风光绮丽的美景里。(本文原载于《人民日版海外版》)

美洲文化之声简介

《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Sound of USA)成立于2016年,是美国政府批准的综合网络平台,主要从事华语文学作品的交流推广。目前已与Google、百度、Youku、Youtube 等搜索引擎联网,凡在这里发表的作品均可同时在以上网站搜索阅读。我们致力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同时提倡文学创作的思想性和唯美主义风格,为世界各地的华语文学作品交流尽一份微博之力。同时,美洲文化之声俱乐部也正式成立,俱乐部团结了众多的海内外知名诗人、作家和评论家,正在形成华语世界高端文学沙龙。不分国籍和地区、不分流派,相互交流学习,共同为华语文学的发展效力。“传播中华优秀文化、倾听世界美好声音”,这是我们美好的追求和不可推卸的责任。

总编:韩舸友,副总编:李学、冷观,本期编辑:李学、冷观yimeng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