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时分 / 段金平(美国)

作者简介:

美籍华人作家、北美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长、美国东西方出版社总编辑、“作家之家”主编、资深媒体人。

梦醒时分

那是一个秋天,我爸走了。像秋风撕落片片秋叶,我的心也被撕碎,散落在空空的腹中。

我爸没有跟谁告别,连个招呼也没有打,就走了。不是我爸不负责任。我爸一生爱妻如眼,疼子如命,是上帝安排我爸去另外一个世界做更重要的事情。

我爸极聪明,《水浒》讲得绘声绘色,《三国》读得倒背如流,在我爸工作的单位有这么一句话:“李X的腿,段XX的嘴”,是說李X健步如飞,我爸出口成章。可见是上帝将降大任于我爸!

但我还是舍不得爸走。我匍匐在地,哀求上帝:让我爸回来吧,我爸还不老,才活了半辈子,我们还年轻,也不能没有爸!上帝拍拍我的右肩,慈祥地对我说:孩子,你爸去天国,有全新的生命!

上帝是我在天上的父,我不能违背上帝的意愿,我只好放开拽着爸衣角的手,任心颤抖,任泪横流!

一家人给我爸选了地址,盖了不太宽大的“房子”,我用凿子、用刀、用笔蘸着心里流出的血,亲手为我爸篆刻了碑。

逢节必去看爸,痛楚一再袭心!那年的春节,我呆坐在我爸的碑前,许久许久,直到日暮!

我爸在那边过年吗?我爸想家吗?我爸能感受到我们的思念吗?⋯⋯我捡起一粒小土块,在我爸的“门”上写了对联:“第一次春节无父陪伴心悲切,头一回过年没爸疼爱泪沾襟”,横批“想念父亲”!

不完整的日子一天一天地挨着。我爸走后的第一个清明节,我深切地体会了“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凄凉心境!

也就是在那天,一个奇迹出现了!我发现我爸的“房子”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莫非是某人、某盗墓賊怀疑爸的“房子”里有财宝,打开过爸的房门?我在想。

天哪,真的是無巧不成書!
恰巧我爸苏醒了!我爸完成上帝交给的任务重新回到了人间!

由于在另一个世界待的太久太久,我爸失忆了!我爸找不到回家的路,也不认识以前的亲人和朋友,他老人家开始了四处流浪的生活!

我爸很爱沿着铁路线走,因为我爸从前是列车长。

我爸漫無目的的走著走著,沿途给人打点短工,挣点小钱,从山西走到山东,从河南走到河北,步履蹒跚,风餐露宿⋯⋯

我爸隐约觉得自己见过这个世界,努力的尋找記憶,可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感谢上帝啊!有一天我的同学居然认出了我爸!这个同学从小和我一起长大,我们曾经一起上学,一起玩耍,一起乘坐我爸的列车旅游,一起吃我爸炸的油条麻花⋯⋯她太熟悉我爸的面容了!因为在外地工作,很少回家乡,所以她不曾知道我爸到过“天国”。

同学一再问我爸是否认识她?我爸摇头说不认识。同学问我爸:“你女儿叫什么名字?”我爸擺摆手说没有女儿。同学茫然了:难道世界上有这么相像的两个人吗?

是上帝的安排!我的同学很富有。她带我爸回家,把我爸安排在她和先生的公司里干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因为害怕太唐突,同学没有直接打电话给我。她跟我们共同的朋友谈及此事,朋友告知她,你认错人啦,金子的爸爸已经“走了”!还嘱咐她:不要跟金子提这事,“提爸必哭”!

莫名的驱使,同学还是留下了我爸!

我爸勤劳善良,开明豁达,所以我爸很招人尊敬,同学也很善待我爸!

從此啊,我的世界再次完整!我的眼前、我的心里常常会出现一个笑呵呵的老头儿,那是我爸!

我相信这事儿是真的,但我不敢向同学求证。我想到同學那裡看看我爸,但又害怕这个奇迹消失!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的心疼疼地高兴着,因为我爸还在!

直到有一天我妈也走了。我妈被我爸宠爱了大半辈子,终于受不了思念的煎熬,找我爸去了。万箭穿心啊,萬箭穿心!除了我妈的离世,之前我爸的奇迹将面临揭晓!

这次給我媽建造的“房子”在一块城市新开发的区域。按照风俗,我爸和我妈要住在一起,所以,给我爸迁址是必需的。

那几日,我的心神不宁几乎取代了丧母的巨大悲痛!我很害怕帮忙的人们打开我爸的“房门”!我脑海中一再一再地出现一种情景:挖墓穴的人惊讶地说:“这棺木怎么是空的?”

时间没有因为我的不情愿停止走动,迁移的日子还是到了。
前来帮忙的人接踵而至,车队浩浩荡荡驶向墓地。

我不想下车,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能不下车呢,这是给你爸搬家呢!”大家说着把我架了下来。

我战栗的看着人们大汗淋漓地挥舞着铁锹,铁锤,我的心也随着铁锤咚咚咚咚,跳的生疼生疼!

随着我爸的“房门”被打开,我胸腔里的那颗心已经堵到了喉咙!

霎那间,思绪一片空白,世界停止转动!我爸的灵柩完好无损!那个奇迹,那个痛并快乐的奇迹,原来只是幻想、只是渴望、只是自己编织的黄粱美梦!

梦啊,这个支撑我快乐的长梦,瞬间就支离破碎了!椎心泣血,我如同跌入万丈深渊!

我真的没有爸了,连妈也没有了!我再也別想有牵着佝偻身躯的双亲逛街散步的日子了!生活的意义变得很窄很窄……无论我取得多大的成绩、获得多少的成功,都缺少双亲的分享了!喉哽咽,心痉挛,我掩面哭泣,泪如涌泉!

亲爱爸妈呀,等来世吧,来世我还是您們的女儿!但我祈求您們,求您們答应我,来世你们一定要做百岁老人啊,多留一些時間讓兒女们孝敬!

关于 “梦醒时分 / 段金平(美国)” 的 1 个意见

Dimas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