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把大海打得口吐白沫 / 顾北 (中国)

作者简介:

顾北,生于六十年代,反克诗派代表诗人,出版诗集《纯银》《读狮记》等6部。作品散见《人民文学》《当代诗坛》等诗歌刊物,居福州。

是谁把大海打得口吐白沫
 
我站在悬崖看风景
海水把起皱的皮肤卷起来
缓缓推向岸边
这时我就想
大海老了
正在做拉皮美容呢
 
可突然在我脚下
一声轰响
我看见大海被谁打得口吐白沫
直挺挺晕了过去

吟唱
 
一定有什么落下,我们没有及时接住;
一定有信使摁响了门铃,我们没有听到;
一定有谁的喃喃细语,而我偏于耳聋;
一定是,是的一定是,从我们指尖疏漏
多么美妙时光—-
 
人群中谁在呼唤名字,像冬天在我头上
扣顶温暖的帽子
一定是薄薄的光阴铺在细腻的掌心
一棵树睡在风中摇晃
 
呵,一定是有人喊我了
借我的肉体、肤发和怜悯之心
去爱人们吧,用火焰和流水
拍打翅膀和尖叫:在今天
 
我不停回望,春天的路还有多长
还有多少个夜晚可以挥霍:
秀美的肩胛和那阴影部分
只要你忍心松开另一端绳索
 
我是春天的儿子
正如你是春天的女儿那样简单
 
邮寄
 
在祭酒岭附近,找一家足够大的邮局
把自己寄走。那时我自备包裹
还喝了一碗凉开水壮胆
那么,你就让它来吧
该寄走就尽量寄走吧
免得日久生情,万劫不复
曾记得少年时给女友寄过河流、炊烟和树
后来寄楼上楼,凭栏处,水调歌头
再后来,寄不动整整一条河川
一座村庄的炊烟
一片静寂无语的树林
如今,我寄走自己,在祭酒岭邮局
还找那位退休又补岗的妇女
她说,这冬季已经寄走足够多的东西了
没有什么值得流年再寄的了

贱人
 
贱人是朋友小杜
给一只小狗的妮称
每当她呼唤贱人
楼道里所有邻居全都伸长脖子
在听。紧接着小杜把今夜的狗食
一一交代清楚。这样的日子
过了很久很久,都差点遗忘了
贱人就是朋友小杜身边的
狗。有一天在楼下散步时小杜
问我:你看见贱人了没有
我就四处张望了一下回答她
我看见了
全都看见了

李白
 
他叫李白
一个小泥瓦工
整天被人呼来喝去
一点不知道
自己跟一个伟大诗人有何瓜葛
他也好喝酒
在人家背后
伸手讨半杯白酒喝
连呼过瘾过瘾
他还好色
曾把送点心的小媳妇
差点就摁倒在脚手架下
后来,他对另一个
泥瓦工说
妈的,看见那个小媳妇
老子直想写一首诗

美洲文化之声简介

《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Sound of USA)成立于2016年,是美国政府批准的综合网络平台,主要从事华语文学作品的交流推广。目前已与Google、百度、Youku、Youtube 等搜索引擎联网,凡在这里发表的作品均可同时在以上网站搜索阅读。我们致力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同时提倡文学创作的思想性和唯美主义风格,为世界各地的华语文学作品交流尽一份微博之力。同时,美洲文化之声俱乐部也正式成立,俱乐部团结了众多的海内外知名诗人、作家和评论家,正在形成华语世界高端文学沙龙。不分国籍和地区、不分流派,相互交流学习,共同为华语文学的发展效力。“传播中华优秀文化、倾听世界美好声音”,这是我们美好的追求和不可推卸的责任。

总编:韩舸友,副总编:李学、冷观,本期编辑:李学、冷观、Yimeng

图片来源于UNSPLASH.COM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