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攻.暴露的无知与冥顽 / 张文澜 (国际文化咨询)

莫言简介:

原名管谟业,山东高密人,1986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后又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鲁迅文学院研究生班,文学硕士。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莫言文集》(12卷),影视、话剧剧本多部。中篇小说《红高粱》获全国中篇小说奖,《丰乳肥臀》获首届《大家》文学奖,《白狗秋千架》获台湾联合文学奖,《酒国》(法文版)获法国儒尔·巴泰庸奖,《檀香刑》获首届鼎钧文学奖、台湾联合报十大好书奖,另获意大利第三十届诺尼诺国际文学奖。2004年获法兰西文化与艺术骑士勋章,2005年获香港公开大学荣誉文学博士学位。2011年8月,长篇小说《蛙》获得第八届茅盾文学奖。2012年10月,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围攻莫言,暴露出一些人的无知与冥顽

中国人一直有三个情节,一个是奥运会金牌奖,一个是奥斯卡奖,再一个就是诺贝尔奖。
奥运会金牌,中国人拿了不少,就不再显得那么神秘了;奥斯卡奖至今还没有一个大陆人拿到,所以不免一直耿耿于怀。
而诺贝尔奖,中国官方认可的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公民,其实只有莫言和屠呦呦,其他的那么一两个不在官方话语体系里就被忽略不计了。
奥运会金牌那是属于体育范畴的,而诺贝尔奖是属于文化和科技范畴的,更能代表一个国家的文化、科技水平,可以说,这是一项更加伟大的荣誉。
中国建政70年,才仅仅有两位官方认可的诺贝尔奖得主,不能不说是凤毛麟角,堪称国宝级的人物。
但是,就是这样两位国宝级的人物,在国内却不受待见。屠呦呦连一个院士都没被评上,莫言甚至被批“媚外”,被踢出中国百年百名作家之列。最近,又被一帮网络暴徒围攻,“大有炸平庐山之势”,真是十分可悲哦!
放在任何一个地界,对待获得诺贝尔奖的作家都是充满自豪充满敬意的,都会当成国宝一级人物崇而敬之的,而在这界,却被一群从来没有读过莫言小说的网络流氓所围攻。什么“媚外文学”,什么“抹黑文学”,就差扣上一顶“反动文学”的大帽子了。有一篇《莫言的问题不可容忍》,在网上比较火,我始终没有找到是哪位写的,是不敢署名,还是别人转发把名字给漏掉了?通篇都是大批判的硝烟气味,完全就是人身攻击,一点文学批评的影子都找不到,从这篇文章中不难看出这名作者根本不懂得什么是文学,更不懂得什么是艺术创作,倒是对文革的大批判很是在行。文学不是唱颂歌的工具,文学也不是纪录生活的工具,文学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如果文学只许唱赞歌,不许批判,那么还要文学干嘛?整一帮吹鼓手整天吹吹打打好了。小说不是纪实,不是历史,小说允许进行合理的想象和艺术的加工。我看有些不懂文学的混子说莫言写的小说不真实,真是感到可笑。如果照这位作者的认知,那么《红楼梦》就更是“抹黑文学”,就根本不可能存在到今天。把整个大家族都写覆灭了,那还不是对大清的影射和不敬吗?

去年,围攻写日记的方方;今年,围攻获诺奖的莫言,都是一个套路,都是一波人,都是人类的渣子,都是阻碍中国文化发展的绊脚石。没有文化的人,来围剿文化人,这本身就是一出活生生的魔幻现实主义在中国的重演。
我们社会有一种怪现象,就是看不得人家好,谁优秀就骂谁,就嫉妒谁,就陷害谁,想方设法把谁拉到愚蠢无知的行列里来,就是我不行,你也不能比我行。这就是多年熏陶培养出来的国人性格,这种糟粕丑陋之风不除,怎么可能有芯片一类的科技发明呢?
国外人的性格是:你行,我就敬佩你,向你致敬,然后超越你。这才是真正的海纳百川的大国胸怀,而我们却是徒有大国的土地和人口,却鲜有大国的胸襟和气度,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和耻辱。

真正伟大的国家,是不怕别人抹黑的,因为任何抹黑都经不起一点点雨水的洗涤。你是一个白人,别人再怎么给你抹黑,你也终究是一个白人,是抹黑不了的;你是一个黑人,再怎么给你漂白,你也白不了。有一些小肚鸡肠的人,把自己的认知强加给国家,甚至认为是对国家的维护,其实这是一种愚昧和浅薄。越伟大的国家,就如同伟大的人一样,是有格局的,你的格局越大,你的事业就会越大。
国家是由具体的人组成的,每个优秀的人才,都是国家的精神符号,更是国家的荣誉和骄傲,就像奥运拿奖牌一样让人感到振奋自豪。
美国人为有海明威和福克纳,感到自豪;英国人为有萧伯纳,感到自豪;法国人为有萨特,感到自豪;日本人为有川端康成,感到自豪;德国人为有托马斯曼,感到自豪;俄罗斯人为有托尔斯泰,感到自豪;澳大利亚人为有怀特,感到自豪;印度人为有泰戈尔,感到自豪;秘鲁人为有略萨,感到自豪;瑞士人为有黑塞,感到自豪……,而中国人,正在围攻批判莫言。
那些蠢货们不管怎么污蔑攻击莫言,莫言就是莫言,他是中国文学的一块里程碑,他是中国文学的精神力量,他是中国文学的梦想和绽放。

围攻莫言,是对中国文化的玷污,大批判语言已经不合时宜地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人类是向前发展的,有人妄想回到那些丑陋的不堪回首的戽斗时代,是在开历史的倒车,而开倒车是没有出路的,只有粉身碎骨自取灭亡。
在美国,有一个引进特殊人才的政策,只要你获得过诺贝尔奖或奥运会奖牌等任何一项大奖,那么美国就会给你办绿卡,就会给你移民,欢迎你到美国来。
一个国家对人才的包容和宽容,表明一个国家的未来走向。能够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才,那都是像珍珠一样宝贵,都是绝世之才。毫无疑问,能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都是超一流的作家,而超一流的作家是一个国家的脸面,是一个国家的宝贵财富。

不尊重人才的地方,是不会创造出任何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
有人说,莫言是靠揭露中国黑暗面获奖的,那么你去揭露一下黑暗面看看能获奖不?把人家的或将说成是因为揭露中国的丑陋而获得,说成是外国人喜欢看中国的丑陋,这本身就是一种病态心理。文学揭开生活的伤疤给人看,是为了避免再犯历史的悲剧,如果不懂得这一点就不配做文人。
在俄罗斯,有一位最伟大的作家叫托尔斯泰,他被称为“俄罗斯的良心”,,甚至被称为“人类的良心”。他去世前不久,俄罗斯遭遇大旱,人们活不下去,大批大批地饿死,沙皇束手无策,这时候,托尔斯泰给美国人民写了一封信,刊登在美国所有报纸上,瞬间,美国人民慷慨解囊,粮食源源不断地运往俄罗斯,美国人的理由很简单:“这是托尔斯泰在召唤!”
纵然是乞丐,也不能拒绝托尔斯泰的召唤。可见,文学的力量,大师的力量,是巨大的,在托尔斯泰面前,沙皇的分量不如一片树叶。

卡利马科斯说:“一部大书就是一场灾难。”俄罗斯人民的灾难化作一部又一部大书: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法捷耶夫的《毁灭》;巴别尔的《骑兵》;雷巴科夫的《阿尔巴特街的儿女们》;帕斯捷尔纳克的《日瓦戈医生》;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

Image

中国有什么叫得响的大书?你能张口就来?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人配不上它所遭受的苦难。或者说中国人所遭受的苦难都白白滴遭受了,没有化作有分量的值得珍藏的大书。
中国只有一个莫言,其实莫言获得诺奖后深居简出,谨言甚微,并没有获得一个诺奖获得者应有的呐喊,他的声音是温和的,富有建设性的,但就是这样,仍然被抓住不放,对他进行批判。

我们一边高喊要引进人才,一边却是在糟蹋人才;一边要昌盛科技,一边却在打压知识分子。别的国家都会将诺奖获得者视为国家瑰宝,我们却在围剿诺奖得主,这让人情何以堪?谁还敢获得诺奖?那些唯唯诺诺的人能获得诺奖吗?

陀思妥耶夫斯基说过:“我最大的担心,是我的作品配不上我所受的苦!”
我们这个民族有与民族之苦相匹配的作家吗?如果没有与这个民族之苦所匹配的作品,那么应该是这个民族的不幸和悲哀。
在念书的时候,莫言的小说我看过很多,深深为之折服和感动,他的作品是在为人类而写作,是在为人性而写作。他的作品被中国作协从“红色基因”作家群里踢出,这不是他的耻辱,相反这是他的光荣、他的伟大。文学这个百花园里不应仅仅有“红色基因”,还应该有“黑色魔幻”,百花齐放才能光彩夺目,毕竟只有“金光大道”和“艳阳天”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美洲文化之声简介

《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Sound of USA)成立于2016年,是美国政府批准的综合网络平台,主要从事华语文学作品的交流推广。目前已与Google、百度、Youku、Youtube 等搜索引擎联网,凡在这里发表的作品均可同时在以上网站搜索阅读。我们致力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同时提倡文学创作的思想性和唯美主义风格,为世界各地的华语文学作品交流尽一份微博之力。同时,美洲文化之声俱乐部也正式成立,俱乐部团结了众多的海内外知名诗人、作家和评论家,正在形成华语世界高端文学沙龙。不分国籍和地区、不分流派,相互交流学习,共同为华语文学的发展效力。“传播中华优秀文化、倾听世界美好声音”,这是我们美好的追求和不可推卸的责任。

总编:韩舸友,副总编:李学、冷观,本期编辑:yimeng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