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组诗 / 曹谁(中国)

作者简介:

曹谁,诗人、小说家、剧作家、翻译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硕士,中国民主同盟盟员。原名曹宏波,字亚欧,号通天塔主。曾参加鲁迅文学院第14届作家高研班、中国文联第9届编剧高研班、中国作协第10次作代会、第8次青创会。1983年生于山西榆社,2008年去职远游,在西藏、新疆周游数月而返青海,开始职业写作生涯,现居北京。2007年发起大诗主义运动,2017年倡导剧小说运动,2018年发起曹伊之争。著有诗集《亚欧大陆地史诗》《通天塔之歌》《帝国之花》等十部,长篇小说《巴别塔尖》《昆仑秘史》(三部曲)《雪豹王子》等十部,文集《可可西里动物王国》《西藏新疆游历记》等三部,翻译《理想国的歌声》《透明的时间》等三部,电影剧本《昆仑决》《子弹上膛》《功夫小鬼》、电视剧本《孔雀王》和舞台剧本《雪豹王子》等百余部集。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作家》等文学杂志,入选上百部权威选本。有多部长篇小说改编为影视剧、广播剧、舞台剧等。有作品翻译为英、法、德、俄、日、韩、瑞典、希腊、印地、意大利、西班牙、土耳其、阿拉伯等20余种文字,在国际诗坛有三十多位著名诗人写作评论,被印度杰出诗人拉蒂·萨克塞纳称为是“领导新世界的年轻一代”的代表诗人。曾获首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第5届青海青年文学奖之“文学之星”、第4届曹禺杯剧本奖、第8届意大利罗马当代国际诗歌艺术学院奖之阿波罗·狄奥尼索斯诗歌奖诗歌奖、第12届俄罗斯金骑士奖、第5届中国诗歌春晚十大新闻人物等50多项省级以上文艺奖。曾参加第30届麦德林国际诗歌节、第26届哈瓦那国际诗歌节、第14届印度Kritya国际诗歌节、第4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等多个国际诗歌节。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世界诗歌运动成员,《大诗刊》主编,《汉诗三百首》执行主编,《世界诗歌》副主编。

图片来自网络

乌克兰在呼喊:雅尔塔的天平开始倒塌

谁会在乎谁
是世界霸主
先生们,劳驾你
把枪收起来?
有天真的孩子
在地球上经过。
—— 法兰西斯·康博斯(Francis Combes)《请把你的枪收起来》

人类在征战,人民在受苦
克里米亚伸出的燕子堡在摇晃
雅尔塔体系的天平开始倾斜
燕子堡上的普罗米修斯俯瞰大地
世界大战中三个世界霸主划分世界
亚欧大陆地要处在中心
联合国要建立在新大陆
普罗米修斯的双臂从大陆的两边下垂
东方的蒙古独立,朝鲜要分为南北,四个国家占领日本
西方的波兰复国,德国要分为东西,四个国家占领德国
美利坚、俄罗斯、不列颠、大中华、法兰西要监督世界
雅尔塔站在中间梦回往事
成吉思汗的蒙古骑兵从亚洲横扫世界
维多利亚的英国战舰从欧洲征服世界
他们在克里米亚的雅尔塔相会
雅尔塔的睡梦被炮舰惊醒
俄罗斯的坦克开进乌克兰
两个弗拉基米尔开始打架
人类又开始争夺世界霸主
不要指望人类能在七十年成为文明
不要指望暴虐会在七十年成为往事
法西斯的后代不会改变基因
雅尔塔体系的天平开始倒塌
普罗米修斯从高加索飞向帕米尔
亚美利加的秃鹫遨游天下
亚欧大陆的大熊横冲直撞
欧罗巴的巨鹰从西方升起
大中华的巨龙在东方腾飞
风从来不会停止
云会在天上聚拢
雅尔塔的天平开始倾斜
雅尔塔的体系开始坍塌
人类终将在大火中凤凰涅槃
人类终将在废墟中重建世界
(2022.03.01于西宁)

敖德萨的天启

我们把时光捕捉
影视剧成为救赎
敖德萨,敖德萨
他在黑海边喃喃自语
普罗米修斯在高加索点燃火把
人类在前行
文字是一种迫不得已
我们用摄像机捕捉火光
保尔柯察金眼睛放光
冬妮娅已经随风远去
辛德勒在酒馆中滔滔不绝
我也端着酒杯跟人谈笑风生
杜弗兰在监狱中挖掘地道
我也在暗夜挖掘人生的通道
帕奇诺的柯里昂家族是新的罗马帝国
我们要经营庞大的人脉圈
小指头贝里席公爵说混乱是权力阶梯
我们要在混乱中无中生有
努基在大西洋帝国逼迫敖德萨的黑帮
敖德萨,敖德萨
小人物杀死小人物又有谁在意
元老院的议员刺死凯撒
绿林好汉推翻贤人王莽
普罗米修斯点燃的火把已经熄灭
我心中的火却被点燃
敖德萨,敖德萨
潮白河前的北京
台伯河前的罗马
我们的千军万马在地平线上涌出
马蹄踏着草地上的小花
面对繁华的都市
我们准备去征服

图片来自网络

黄金骑士带着黄金镣铐在亚欧大陆上起舞
——给瓦迪姆·特里金

黄金的骑士高举着镣铐
镣铐的十二条铁索由黄金锻造
从亚细亚拖曳到欧罗巴
从欧罗巴飘扬到亚细亚
我们一路征伐
一半在大地吸金
一半在天空镀金
我们是自由的黄金骑士
我们要现世的快乐
我们要永恒的荣耀
黄金的骑士带着黄金的镣铐征伐
少年的梦想从嫩芽长成针叶林
勇士的意志从亚细亚到欧罗巴
我们是自由的黄金骑士
我们必须带着镣铐起舞
六条铁索用来捆绑大地
六条铁索用来召唤天空
黄金的骑士带着黄金的镣铐起舞
从日落的欧罗巴到日出的亚细亚
从黄金的亚细亚到白银的欧罗巴
我们看着天空的黄金帝国
在亚欧大陆地上东征西讨

航空母舰在欢呼中驶向深渊

航空母舰穿过黑色的大海
人们如同劬劳的蚂蚁运转机器
水手如同贪婪的秃鹫叼着食物
眼明者告诉舰长
前方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舰长将异议者投入大海
长嘴的鲸鱼把他们吞食
舰长在演讲
人们在欢呼
航空母舰在欢呼中驶向深渊!
所有的人都将无法幸免!

图片来自网络

亚欧大草原上失去嘴的狮子

狮子的嘴被鳄鱼吃掉
她在渡水的时候出事
她轻轻行走在草原上
到水边度过最后时光
在亚欧大草原的心脏
哀伤不会流露
粗粝从来就是生来的命运
惊慌不会出现
死在搏斗中是最好的安息
她在河边舔舐着水
也许想起母亲
看着最后的时光
她不会看到此时看着她的我
手中的书页在风中飞
波斯波利斯的神殿在沉沦
亚历山大大帝看着神殿上的狮子雕像
在火光冲天中大笑
笑声在亚欧大陆地传播
巴比伦城被亚述人烧毁了
王妃在空中花园跳下
长安城被突厥人劫掠了
罗马城被哥特人毁灭了
玛雅的城池被西班牙人一座座毁灭
亚欧大陆的草原荒废了
我一直盯着失去嘴的狮子
她终将在风中结束自己的一生
强者也终将难逃一死
我的尸体也将会失去温度
慢慢在风中腐烂

亚细亚和欧罗巴间是空荡荡的顿河

双头巨鹰升起
亚细亚和欧罗巴裂开
斯基泰人说:顿河!
自由的斯基泰人在亚欧大陆草原带上漫游

他们不断被文明人驱赶
从亚欧大陆草原带的边缘越过一重重山脉
最后的自由人哥萨克一直退到顿河岛上的土坡
他们用石灰岩块筑起堡垒抵抗
直到武士的头顶长满艾蒿
文明人史书中只有一个词语:saka

文明人将小教堂插在顿河上
街道上飘满胜利的旗帜
孩子们通过小门从两面走到顿河边
我们乘坐顿河的波纹向前
头顶长满杂草的斯基泰骷髅在我们脚下低声说:
前面是黑色的大海!

严冬老人和雪姑娘

严冬老人的孙女是雪姑娘
严冬老人把雪姑娘藏在俄罗斯
我打马横穿亚欧大陆
途中我遇到雪姑娘
雪姑娘看见我,跑向北方

我紧紧追随雪姑娘
雪姑娘消失在针叶林
严冬老人在空中回旋:
今冬不生火炉,雪姑娘就跟你

我住进山冈上的帐篷
雪姑娘的帐篷在前面的森林
我爱俄罗斯的严冬,因为我爱湖边的雪姑娘

深夜的寒风中我走出帐篷
雪姑娘的帐篷灯火通明
我寻找一扇进去的门
我听到雪姑娘在帐篷中低声说:
只要你推就有门
我伸手推门而入
(注:严冬老人和雪姑娘是俄罗斯神话故事中类似圣诞老人的传说。)

冷弧

双头的巨鸟自高加索升起
冰色的帷幕在大陆的北方降下
从太平洋到大西洋雪花飞舞
在这广大的原野,在这静悄悄的针叶林
多年以后,双头的巨鸟回到家乡

一如她的到来,一场冰天雪地中的梦也醒来
这些年双头的巨鸟其实并未离开
她始终在冰雪中注视着这个大陆
一个头向西方,一个头向东方
她亲眼看着那个巨浪般的梦涌过
从西面的海滨低地升起
在亚欧大陆的北方滔天
于东面的古老土地落下
这巨浪如今早已悄无声息
在曾经的北方有一些潮湿的记忆,留下一道冷弧
那只是大雪锁闭的北方一场冰冷的梦

一场梦起自西方低地的两兄弟
那梦始终同双头的巨鸟有关
他们在贫困的人群中传播幸福
他们一直幻想在北冰洋中寻找一条海路
扶着曲折的大陆北岸
完成一次寒冷的旅行
仿佛从泥土之下穿过亚欧大陆
他们在一个冬天进入梦
梦中一只猛犸在北方奔跑
又从这里奔向东方和西方

这梦为从北方来的一个人看到
他乘坐一条温柔的河流漫游,那河流从高加索流向北冰洋
他在反复臆想这个梦
他在地中海乘坐一只冰色的鹰
穿越阿尔卑斯以沉思的姿态飞向北方
那里从东方来的另一只冰色的鹰等待已久
坐在上面的是他的兄弟
这两只鹰相遇而拥
站在地上的人们欢呼雀跃,他们手中攥着铁锤和镰刀
两只鹰在地上成为一体,人们愈加兴奋
他们商量建造一个旷世的城,按照那个冰冷的梦

图片来自网络

这天晚上合为一体的双头巨鸟离去
我们不知道双头巨鸟就隐伏于最北的冰雪中静观这大陆
两兄弟起初伤悲,在人们的欢呼中双头巨鸟渐渐被人遗忘
他们热烈地同众人谋划那个梦
很快他们争吵起来
乘坐河流的人将他的兄弟赶走
他将单独同众人建造那个梦
清醒的人们从东方和西方赶来扰乱他们的梦
他们终于将敌人赶走,他们更加兴致勃勃
他们用宝石做一只星挂在头顶,头顶已经不在是双头的巨鸟,是红宝石造的大星
他们要建造一个新的世界

在东方是年老的两兄弟
多年以前,一只冰色的鸟从帕米尔起飞
沿着河流以暴烈的姿态向北方飞去
这二兄弟同样跟双头的巨鸟有关
他们整日醉生梦死
终于他们一无所有
在西方二兄弟安睡时,他们在贫困潦倒中卧伏
他们进入一个寒冷的梦魇
西方在镜子中心,东方在镜子背面
只有北方是唯一适合长久冬眠的方向

乘坐河流的人很高兴,他站在乌拉尔山向南眺望
他在描述他的新世界
话音刚落,自高加索而来的雷电交加
他为寒气所袭,不久他就在北方静静的冬天离去
他不知冰雪中的双头巨鸟在注视着他
直到另外一个阴冷的世界

在河流深处的铁流中升起一个人
有人说他在家中谋杀自己的兄弟
当他离开深山,在这样的北方钢铁般地矗立于乌拉尔
他站在北风中,他的年龄是冬,他住在冬之宫
在宝石做的红色之星下
在寒夜的五日中他早已谋划好整个梦
手持镰刀和铁锤的人们日夜围绕着他

他们在冰天雪地中雕琢未来
在铁人野兽般的巨掌中有他们的未来
他们穿过冰雪看到五彩的梦,在铁人的下面
他们日夜劳作,新世界日渐清晰
所有的人从古老的村庄走出,他们围绕篝火歌舞
铁流中升起的人却神情冷漠
他担心有人在暗中破坏他的梦
他开始秘密杀死同他一般沉默寡言的人
都是一对一对的两兄弟的互相残杀,如同从前

过去的敌人重新从东方和西方来惊扰他们的梦
敌人已经抵达红星之下
争执的兄弟们重新聚集
在一个冬天他们将敌人赶到很远的地方
他们重新在他野兽般的手掌下建造如梦般的新世界
他们还要让这个梦向东方和西方蔓延

在西方和东方,从前清醒的人们看到北方的宫室华美
他们开始追随那些人雕刻自己的未来
围绕北方,大地上生长起一个个铁人一般的人
他们都谋杀自己的兄弟,带领人们沉入梦乡
静静的双头巨鸟在冰雪中向西东眺望
所有的人雕刻时光,兴高采烈

铁流中升起的人在最欢乐的时候倒下
他在升起时已经开始降落
双头巨鸟目送他离去
在铁人倒下的地方
所有的人惊讶地发现他屋中沉积的秘密骷髅
他们开始怀疑他们一生雕琢的世界不属于自己

东方和西方的人们同样开始怀疑
他们同北方的人争执
他们不知道双头巨鸟仍然在静静地看着他们
他们不知道这种命运早在乘坐河流的人放逐自己的兄弟时已埋伏
这命运来自双头的巨鸟,分别从西方和东方赶来
这注定只是一个梦,在寒冷的北方

他们周围清醒的人第三次向他们进攻
这次他们从隧道中播撒自由的种子
这些种子在针叶林中茁壮成长,向西和东蔓延
那些在梦中的人们则争吵不休
都认为自己雕刻的梦是最完美的唯一
所有人的青春在争吵中流逝
他们乘坐的巨船在冰雪中航行
他们渐渐发现罗盘消失,在这茫茫的雪野中人心惶惶
他们怀疑自己正风一般驶向地狱
冰雪日夜消融,他们突然发现自己一直在做一个漫长的梦
在从太平洋到大西洋的驰骋中,他们忍不住在这迷人的针叶林失神

冰雪消融,双头的巨鸟终于升起
那分别来自东方和西方的鸟
她仍然从亚细亚和欧罗巴间的高加索升起
冰色的雪幕从北方降下,雪原上的梦之剧收场
唯有一些零碎的梦的碎片仍然在飘荡
如今一切都需重新开始,生活永远在白天的太阳下
大陆北方落落寡合的人们开始寻找新的出海口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WeChat-Image_20210528221733-1.jpg

美洲文化之声》简介

《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Sound of USA)成立于2016年,是美国政府批准的综合网络平台,主要从事华语文学作品的交流推广。目前已与Google、百度、Youku、Youtube 等搜索引擎联网,凡在这里发表的作品均可同时在以上网站搜索阅读。我们致力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同时提倡文学创作的思想性和唯美主义风格,为世界各地的华语文学作品交流尽一份微博之力。同时,美洲文化之声俱乐部也正式成立,俱乐部团结了众多的海内外知名诗人、作家和评论家,正在形成华语世界高端文学沙龙。不分国籍和地区、不分流派,相互交流学习,共同为华语文学的发展效力。“传播中华优秀文化、倾听世界美好声音”,这是我们美好的追求和义不容辞的责任。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age-3.png

《美洲文化之声》编辑部
总编:韩舸友
副总编:李学、冷观、Jinwen Han
编委:韩舸友、李学、冷观、Jinwen Han、阮小丽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