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恋爱的女人 / 施玮(美国)

作者简介

施玮,诗人、作家、画家、学者。圣经文学博士。国际灵性文学艺术中心主席,灵性文艺出版社社长。八十年代开始至今发表作品五百万字,获华人著述奖小说第一名、雅歌文艺奖文学第一名等。出版著作《叛教者》等十九部。在中美各地多次举办个人艺术展,创作《基督颂》交响诗。曾任《海外校园》主编。YouTube直播频道【施玮书房】讲述历史与文学。

我不是孔雀
 

我不是孔雀
只是小小的麻雀
巨大的繁华与我无关
奢华的翎羽
是别人为我披上的斗篷
 
你不用看它
更不必等它开屏
转钟时分,脖上
丝绸的捆锁就会断开
沉重的荣耀落在地上
 
我珍视自己小小的赤足
要在童话里
印一串快乐的痕迹
我喜悦自己灰褐色短毛
享受啄食谷粒的情趣
 
我不是孔雀,只是麻雀
我得意地被造物主爱着
还被另一只大号麻雀
视为尤物
 
秦淮忆旧随记
 
一、
秦淮河边方道莫伤神
得月楼上青衫湿一痕
 
正午线,谁用石头垒桥?
相通?相隔?
遇匆匆,离匆匆,生死俱匆匆
 
几番阴晴
终修成明月一轮
却在苍白的桥栏上跌成两半
静静地,不肯落泪,顺从天意
 
东水也冷,西水也冷
各执了半份圆满
不敢说风流
 
 
二、
夕阳渐去,华灯未放,红茶半温
一条短信
怨我总为多情恼
下谁的心头?上谁的眉头?
 
再难向你说那不可说的字
走遍风雨,尝尽冷暖
回转时
皱纹未添,晴光却晚
 
只得放手,任情仇随风去
聚也不能聚,别又不忍别
秦淮河水,十载冷寂
谁投双影?
 
三、
无聊成独卧,弹指韶光过
柴门拒阴晴,莫惹动——
满头华发,一心尘埃
 
任岁月弦弦静默,丝丝排列
载一曲息了舞袖的旋律
和数行不成诗词的断句
 
曾求君,莫问归处
终叹息,绝了鸿雁
劳累痴心,寻寻觅觅芸芸
十载又十载,终成就——
慈怜一片,博爱之怀
 
黄色的郁金香
 
(一)
黄色的郁金香开满天空
仿佛,是那些永不会实现的诺言
在生命中成为梦想,成为灿烂的云
 
当书写的手再也不会颤抖
当我可以冷静地倾听
血与灵魂流出去的声音
 
不必再抓住自己的心,不必
让它为了怜悯肉体,囚在笼中
既然选择倾倒,就全然地倾倒吧
 
仿佛天空借着一场雨
把自己瓢泼地倾倒在大地上
仿佛眼睛借着泪
把自己淋漓地倾倒在爱人身上
 
然后,是空茫
是全然放弃后的平安
是平安中,成为永恒的激情
 
 
(二)
预言如一杯凉茶,饮下
里面沉睡的诗意被它滋润,惊醒
张开它的翼,美艳惊人
 
为何你仍可以躺在那里
被泥土和时光埋藏
仿佛死了的老树根,庞大地沉睡着
 
喜欢恋爱的女人
 
女人大多喜欢恋爱。喜欢被爱着的温暖,这是一种由外向内渗进来的、馨香的暖。被爱着的女人流的泪也是香的,是最具诱惑力的香水,将小女人蓓蕾初开的自得,衬托得细致又清新。
喜欢被爱的同时,女人更享受爱着个人,深深久久的、无怨无悔的爱,是女人心中最大的满足。
男人们常觉得女人爱抱怨。恋爱中的女人们在一起,说的也常是自己因爱而受的委屈。委屈当然是真委屈,“爱以至受伤”实在是深爱的正常状态。然而,谁又能知道,正是这为爱受的伤成全了女人。它的痛、它的重,塞满了女人,让飘在云中的女人踏实到了地上,不再慌恐地自问归属。
人的归属其实不在另一个人,人的家园在人自己里面。人只有能爱了,里面的家才有了空间,开了门窗。越能深爱的人,里面的家越大,即便是那爱中蚀骨的寂寞,也成了家中的丰盛。于是,不知有多少男女住进了张爱玲的孤寂中,或者说是住进了她的爱中,未必要考量她爱的结局,能够爱才是真正的天赐财富。
女人最被感动的常常不是那个爱自己的人,而是自己付出的爱。这爱里的酸甜苦辣,那样地细微真实,以至所爱的对象竟恍惚起来……
写着写着,夜就越来越深了,今天一天,大部分时间都躲在床上,躲在自己里面的“家”中。透过窗子看蓝天、花草,看见却又没看见。因为有段跨不过的距离,有个清晰不了的影子,隔在中间。此刻,外面全黑了,心里却看见了那片天的蓝,看见了花的颜色,整齐的草坪从夜空里浮出来……他却淡了,淡得欲散还凝,经不得一阵微风,更经不得夜里湿湿的凉气。
对于女人,忙碌与充实毫不相干。婚姻事业双赢的女人,也未必不会在一瞬的呆望中,悄悄悲喜些经不得想的影子。但呆望一整天似乎就过分了,耽误了许多该做的事。不过什么是该做的呢?人生不过是地上的客旅,走快走慢,走东走西都一样吧?或者径直地坐下,品一杯茶,让碧绿的水把这客旅的时间消化了。
这份洒脱在我是真实的也是虚假的,还是有一二件执著的事或人。事,有起头有结束,譬如苦难或荣耀,那也就不算是事了。人却似乎没始没终,不知怎么就在身边了,不知怎么又走了,走了却又没走干净。若真是在身边,也好,有疏有密,执著也会在哭哭笑笑中挥发。只是若仅在意念中的身边,便像是把千万的愁绪情意都凝固了,悬在头上,不远不近。
能把这比做什么呢?星星?太清静了。海?太质感了。月亮,此刻正冷眼旁观着,我在想的真只是一个人吗?似乎又不是。总想把自己像收拾野餐篮子般收拾起来,比较朴素又略带了洋气,温馨家常中又带了些浪漫。然而拎到谁跟前去呢?谁正好在草地上,在不折不扣的阳光中坐着呢?
这样和我的读者一同,忽儿理性、忽儿感性地想了一番,那个堵在心里的影子,那个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