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金三角/ 韩舸友(美国)

缅甸小勐拉南板地图图片大全_uc今日头条新闻网

作者简介:

韩舸友,大学教师、旅美华侨,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法学会会员、中国唯美诗歌原创联盟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中国唯美诗歌国际网总编辑、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创始人,中国.湖畔诗社副主编。

难忘金三角

  一    往事如烟        1997年8月的一天,海南的朋友提供了一个机会,缅甸王国掸邦第一特区拟在紧临我国云南省临沧地区南伞口岸对面的老街地区成立果敢市,新的城市将与我国隔岸相望。由于缅甸教育水平低,人才匮乏,所以,除市长外的所有各级政府官员均由中国公民担任。同时,还可以兼任当地的银行,矿山,工厂,运输等各类企业的法人代表,并可在当地自办企业。  一个全新的题目,一次难得的机会,一个所存不多的有价值的边贸口岸,一块等待我们去开垦的处女地………这样的机会对我国在上世纪90年代改革大潮中苦苦挣扎奋斗却难见成效的各界人士来说,当然有着超强的诱惑力。那时,我的企业刚刚经历了一场劫难,百废待兴,道路艰难。所以,我也象其他拓荒者一样,背上旅行包,带上身份证,踏上了奔赴缅甸的旅途。   从贵阳到昆明比较近,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到了。在组织者的安排下,我们来自天南地北的三十多人住进了一家普通的旅社,见面之后才知道,组织者是南京大学的一位副教授,是已定的果敢市副市长。其他的朋友分别来自上海,广东,广西,陕西,海南等十多个省区市。这样一个拓荒者的团队中,几乎都是知识分子,大学教授,新闻记者,银行经理,报社总编,企业老总,只有少数是一些小商人。   

由于多年律师工作和大学法学教师的经验,我深感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国外旅行,也不是八十年代闯深圳,下海南的状况。这里面涉及到政治和法律,涉及到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再加上缅甸掸邦地区是毒品走私的重灾区,我国政府必定会关注此事。为了防止这样一支彼此不了解的,复杂的淘金队伍在金三角地区混入违法犯罪分子,发生有损中国政府和人民形象的言行。也为了一但发生类似情况时尽量避免被牵连,我主动倡议并草拟了“关于赴缅甸王国果敢市开发之中国公民宣言”。宣言的主要内容包括:第一,必须严格遵守中国政府相关法律和政策,不得做任何有损我国政府形象及利益之行为。第二,严禁参与种毒,制毒,贩毒,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凡涉及任何违法犯罪行为,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第三,遵守缅甸王国法律制度和风俗习惯。宣言拟好后,还要求大家阅读签字。至于是否签字,多少人签过,我已经记不清了。        由组织者对赴缅的目的,要求和行程安排等作了相应的介绍后,稍事停留,我们便于第三日上午出发,直接奔赴缅甸。        那时候,从昆明到临沧地区的南伞口岸没有高速公路,乘长途汽车要一天一夜,途中还要经过海拔3000多米的哀牢山,上下几十公里,道路崎岖难行,若遇雨天,更是危险万分。我们下山的途中正是深夜,前面的面包车停靠路边,一个年轻女孩下车小解,一脚踩空,便掉进了一百多米深的山涧,花了很多时间,费尽周折救上来时,已经奄奄一息,上来后却又因为堵车没法送去几十公里外的医院,事隔多年,我的脑海里还常常浮现出当时的那一幕凄凉的情景,也不知那个不幸的女孩是否生还。途中的艰难和危险,女孩的不幸遭遇,都让我们这些离乡背井,远走异国的游子更添了几分的茫然和酸楚。       

二   走近金三角       

经过一天一夜的长途跋涉,终于在第二天下午到达南伞镇,这是一个云南省西南部的边陲小镇,隶属临沧地区镇康县。它的东面是美丽的西双版纳,西面也是旅游热土丽江古镇,再往西便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中国远征军的重要战场之一:腾冲。小镇对面,便是我们的目的地——缅甸王国掸邦特区政府所在地老街。果敢市在当时只是对面的一片荒地,唯一的建筑就是一位中国商人投资修建的一座四合院的宾馆——月光大酒店。这个酒店曾经是我们在缅甸的落脚之处。带着一身疲惫,来不及洗漱,我们便在口岸不远的一栋小楼里拜会了缅甸王国果敢市的市长常春先生。听说他是东北人,怎么到的缅甸至今都是个迷。市长向我们简单介绍了果敢的筹备情况,并且为我们办理好进入缅甸的边境证。作为内地人,对云南的少数民族一直有一种神秘的感觉,但却从来没有面对面的交流过。没想到住进酒店的当晚,就遇见了一位美丽的傣族姑娘。让我这次冒险之旅增加了几分浪漫的色彩。我第一次听她讲述傣族村子里的故事,第一次近距离的感觉边疆少数民族少女的淳朴和真诚。遗憾的是离开不久就失去了联系,没能和她成为永久的朋友,也再也无法得到她的音信。
由于我和组织者之一的小谢关系好,次日一早,她便带上我们五六人先行进入缅甸老街,去拜会缅甸王国掸邦特区政府主席彭家声先生。坐在一辆皮卡车的后箱里,经过十多公里的颠簸,便到了老街。路虽不远,但沿途风光秀美,水稻,玉米一片翠绿,在几株老涌树下,有一个规模不大的小学,椐说是由香港的两位女士担任教师,在这里从事国际教科文组织的基础教育工作。中国和很多国际组织为了在金三角消灭毒品根源,在这里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我们刚才看见的万亩良田就是国际组织投资,在原来种植罂粟的土地上铲除毒品,种植粮食,同时推广教育,提高民族素质。大约30分钟左右,我们乘座的皮卡车到达了老街。作为缅甸王国的北部重镇,这里人口密集,经济繁荣,有寺庙,有兵营,有军校,甚至还有直升飞机停机坪。但由于这里地处偏僻,加上年年战乱,文化素质低,它也只能算一个普通的集镇,甚至无法和对面的南伞相提并论。值得一提的是,这里还有不少全世界最原始的赌场,这些赌场全都是用木材搭起的马堋一样的房子,房子里用木头凿成一个马槽式的球道,球道的尽头挡板写上中奖金额,用篮球写上数字,这就是赌场的全部设备。我去玩了几下,输了几十块钱便住手了。可别小瞧了这些赌场,它们可是2005年那一段时间中国政府打击境外赌博的重点地区,而这样一个全世界最密集的赌博场所就是由我当时所见到的这些马槽式的赌场发展而来的。有时候我想,假如我一直在那里工作,毒品是肯定不会粘上的,但赌场就说不清楚了,有可能会成为某一个大赌场的老板呢。但是也可能…然后….。所以别忘了我国的那句老话,“福之祸兮所伏”。在老街的城中央,耸立着一块不是很高,但却让人敬仰的纪念碑,他是在缅甸国民革命军与缅甸王国政府军为了纪念双方停止战争,签定和平协议所立,所以叫和平纪念碑。这样一块普通的纪念碑,不仅仅是在为人民祈求和平,也在向世人诉说着那一段漫长的,充满着血腥和杀戮的历史。其实,在缅甸北部,掸邦,瓦邦,克钦邦一直由这三大民族统治。在绵延不绝的丛山峻岭中,除了盛产木材和野生动物,就是让全世界为之头疼的鸦片。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缅共军队占据着这片土地,长期与政府军对抗,中国政府也曾秘密地在武器,弹药,粮食等方面为缅共提供支持。1989年,彭家声正式成立果敢同盟军,经过与政府的谈判, 缅甸王国正式承认果敢同盟军的合法性,并成立掸邦第一特区政府,特区政府享有高度自治权,有权拥有军队。同时,缅甸王国政府有权在该地区派驻军队,体现国家的统一和领土完整。不过,2008年,缅甸王国政府为了实现军队的统一,发起了对掸邦特区的战争,据报道,果敢同盟军战败,彭家声又带着他的部队跑到瓦邦的山里打游击去了。这老头也真能折腾,屈指算来,前年他也有81岁左右了,何苦呢。       

金山角這支中國軍隊,泰國、緬甸見了都怕,房子上寫了四個字- 每日頭條

三       一块神秘的土地 

在小谢的带领下,我们登门拜访了彭家声主席。这是一个很大的长方行四合院,彭主席在他的古色古香的会客厅里接待了我们。和传说中的不一样,我们见到的是一个个子不高,身体瘦小,面貌慈祥的老人,那时他已经68岁高龄。不过,稍微了解金三角历史的人就知道,他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人物,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也和掸邦地区的历史紧密相连。彭家声,祖籍四川西昌,生于1931年,上世纪40年代,15岁的他就读于从我国西南逃往缅甸的国民党残余武装开办的果敢军事学校,与后来的大毒枭罗星汉,坤沙同学。1965年,44岁的彭家声成立了果敢人民自卫军,与政府军开展了游击战。1968年,成立缅甸共产党东北军区,任军区司令,1989年3月11日发动起义,脱离缅共,投靠缅甸政府,成立果敢同盟军,并成立掸邦第一特区。任特区政府主席,果敢同盟军总司令。        彭家声的一生,评价历来争议多多。市场上有很多关于“金三角 ”的书,有提到彭氏之处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人说他是毒枭,是继坤沙 、罗兴汉之后新崛起的一代毒王,但他却是果敢提出禁毒主张的第一人,而且果敢的确在2002年底基本根除了罂粟种植;有人说他性情多变、独断专行。但特区政府至今安宁稳定运作如常………因此对彭家声不能一言以蔽之。但无论怎么说,有一点是不容置疑的,那就是他一直坚持维护果敢的民族利益,抗击政府军达数十年之久,为果敢民族争利益,这是符合民族大义的,他也因此得到了果敢人的尊敬。另外,他领导的民族民主同盟军是缅甸联邦 第一支与缅甸国家和平与发展 委员会达成停战协议的民族武装,并带动其他十七支民族武装走上和平道路,也是有利于果敢民族,符合历史潮流的        果敢原本在清朝以前属于中国,被英国入侵后划入缅甸,后成为缅甸共产党的控制区,通过与缅甸中央进行停火谈判后,果敢成为缅甸掸邦的第一特区,实行高度自治,拥有军队并自行管理内部事务。果敢与中国内地没什么两样:使用人民币,学校教的是云南汉话,手机是中国移动号码,座机也是云南区号,当地“果敢族”亦是缅甸的汉族。果敢有个“小三国”。即果敢在二战结束后初步形成了三大势力主导局面:杨家土司的地方民族武装、受缅政府扶持的罗星汉“自卫队”武装,以及彭家声领导的缅共民族武装。1989年3月11日,彭家声成立“果敢同盟军”,实行果敢民族自治,实行民族和解,提出了禁毒口号。从此缅甸境内的16支民族武装中,有15支放下了武器与政府讲和。“果敢之父”彭家声一时成了缅甸的“民族英雄”。

1992年11月,因推行禁毒,彭家声与掌握兵权、大肆贩毒的副司令杨茂良发生内讧,双方兵戎相见。1993年5月,彭家声被迫退出了果敢地区。杨茂良开始主政果敢。在杨茂良主政期间,果敢地区的毒品问题变得更加突出。
1995年11月12日,彭家声与其女婿“果敢东部同盟军”司令林民贤,联合缅政府军数营兵力,入驻果敢。杨氏兄弟逃离果敢。彭家声重新控制了果敢。而缅政府军则趁机控制了老街至清水河 42公里几乎所有的军事制高点。记录片中华之剑中的杨氏三兄弟便是这里的杨家。第二天我专门去参观了杨家的大宅院,这里已经变成了和平医院。
在会客厅里,彭家声给我们简单介绍了一些当地的情况,离开时,我专门送了一个中国产的龙砚台给他,表示我们的一点心意。在果敢停留期间,我们看不见毒品买卖,看不见传说中的罂粟花,这里是一派和平的景象,彭家声作为金三角地区提倡禁毒的地一人,在中国政府和国际禁毒组织的帮助下,经过多年的努力,已经做出了明显的成绩,那天晚上,我和一个朋友把同盟军参谋长的卫兵请到房间,请他给我们讲讲果敢的故事。从他那里我知道了一些当地的风土人情和传统习惯。那时候,果敢还没有自己的法律制度,军政府对社会的管理主要通过军法和习惯法进行。老百姓都很安分守纪,对于偷窃者第一次砍掉手指,第二次就要杀头。所以社会治安很好。为了保卫自己的土地,当地人都是自己买枪,自带粮食去当兵的。这个卫兵在给我们聊天时,身边握着ak47,腰上还别着 英国勃朗宁呢。在老街住了一晚后,第二天我们回到南伞,常市长为我们颁发了由彭家声签发的任命书,正式任命我为缅甸王国果敢市经济发展局局长,果敢市矿产资源开发总公司法人代表,同时负责中国西南地区的招商引资工作。呵呵,我有时候笑自己,这一生就当了一回政府官员,还是国外的。不过我还是挺开心的,既是自己事业发展的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又能参与金三角的经济发展,为全世界的禁毒事业尽一份微薄之力。

金三角最大的毒枭坤沙,从不往中国输送毒品,原因让所有人折服- 雪花新闻

四    漫漫禁毒路

在缅甸的几天时间,总体上对果敢的情况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政通人和,全面禁毒,替代种植,提倡教育,寻求发展等等,鸦片禁种的确卓有成效。但是,这里仍然是金三角毒品的重要集散地,据说,一克白粉在这里只须15元人民币,进入我国境内则要卖30元,到了昆明就涨到200,再往前走,香港200元,到了美国已经变成天价了。怪不得那么多的毒犯愿意挺而走险,原来是毒品的巨大利益泯灭了他们的人性和良知,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金钱-毒品-更多的金钱的转换过程。“金三角”(Golden Triangle) 是指位于东南亚泰国、缅甸和老挝三国边境地区的一个三角形地带,因这一地区盛产鸦片等毒品、是世界上主要的毒品产地,而使“金三角”闻名于世。“金三角”的范围包括缅甸北部的掸邦、泰国的 、清迈府北部及老挝的琅南塔省、丰沙里、乌多姆塞省,及 西部,共有大小村镇3000多个。总面积为19.4万平方公里。罂粟并非金三角地区的原生植物,金三角地区的毒品问题与这个地区的政治和国际关系的不断变化息息相关,正是由内外政治势力的影响,才导致鸦片经济的不断强化和发展,最终成为了世界最主要的毒品帝国之一。 金三角地区的毒品问题的日益严重。从历史、地域、毒品数量和毒品质量的发展上看,我们可以将金三角地区的毒品发展简单地分为几个阶段:殖民时代(以1954年奠边府战役的结束为标志),国民党残部时代(大至为1950年代10年时间), 时代(跨越1950年代,1960年代和1970年代近20年的时间)、坤沙时代(1980年代前后10多年时间)、坤沙后时代(坤沙投降到现在):从鸦片主产地域的变化看则是:老挝时代、泰缅边境时代、缅北边境时代;从数量上看是毒品的种植面积和鸦片的产量的跳跃式的增加;从质量上看则是毒品种类的不断发展,经历了由传统的“鸦片王国”过渡到“海洛因王国”和“ 王国”的转变。此外,“金三角”地区有许多海洛因加工厂,大多设在深山密林中,有大批技术人员操纵着先进的机器设备日夜工作。由于“金三角”地区的鸦片质量上乘,多被加工成精制毒品海洛因,“东南亚海洛因”(SEAHEROIN) 当前已成为高质量海洛因的专用名词,销往世界各地。
在泰国境内的“金三角”地区,居住着祖祖辈辈擅长种植罂粟的苗族、瑶族和僳僳族。种植罂粟是他们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和发财致富的一条捷径。因此,从事种植罂粟的人越来越多,毒品产量也越来越大。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他们建立了自己的武装,保护种植基地,武装贩运,各国政府军队都很难清剿。1950年代国民党第8军在云南战败之后, 退往台湾,将手下的将士丢下不管,一个人跑了。其中,93师一路败退南下从 逐渐退到了 和 的交界处,才安顿下来。
整整半年的时间里,第8军93师居无定所,颠沛流离。在50年的除夕之夜,终于侥幸逃脱,进入了缅甸的领土。在逃跑中,93师和另外一个团、一个师的残部,将不愿意投降的7千名士兵和 带到了异国的土地上。后来,连年的战乱,没有补给,国军和缅共还有支缅分队的共军将士开始集体在金三角地区种植鸦片,形成了现在世界最大的毒品生产加工基地!种植鸦片筹集军费的做法,在中国很流行。进入80年代, 开放之后,中美蜜月时期,留守滇缅边区的93师的老兵大多已经成为花甲之年了。他们向祖国提出,希望回到自己的祖国,毕竟50年前的那场战争,已经成为过去了……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大陆政府拒绝了他们的要求,他们只有再次转而请求留居缅甸,但缅甸以曾经被这些中国人拒绝为由而拒绝了他们的申请。        以我当时的了解,由于金三角地区这种特殊而复杂的历史文化状况,特殊的地理条件和人文环境,深感禁毒工作还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        首先 , 就从消除樱粟 , 代种粮食和经济作物而言 , 如果不能大面积替代种植 , 而且象我国官场表现的一些弊端一样 , 作一些表面文章 , 路边种粮食 , 纵深处还种樱粟 , 平原上粮食 , 半山上仍产毒品 , 那么这种帮扶工作肯定是难以从根本解决问题的 , 同时 , 用谦价的玉米 , 水稻替代高收入的毒品 , 对于文化低 , 长期依靠鸦片种植为生的农民来讲 , 如果不能给以更多的经济利益的支持 , 要想号召当地民众全面禁种鸦片 , 恐怕难以取得普遍的收效 .        其次 , 以彭家生为代表的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 , 实际上就是由大小不同的首领掌握的私家军队的收入 , 在那片土地上 , 既无工业 , 也无繁华的各种市场 , 虽然有金 , 银 , 锑等丰实的矿产资源 , 却未进行开发 . 这样一支军队的军费的开支主要来源鸦片以及农业生产微薄的收入 . 从根本利益上考虑 , 他们也必须保护当地的鸦片生产 , 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 , 以及社会发展 , 人类文明进步的必然趋势 , 当地政府也会作些禁毒工作 , 但只能作一些表文章 , 短期很难从根本上铲除毒品种植的源头 .        第三 , 我国政府在拒毒品于国门之外 , 加强边境检控方面仍然存在问题 , 国境线上把关不严 , 犯罪分子轻易蒙混入关是寻常之事 . 我们这个集体在中缅边境两共住了三个晚上 . 金三角既然是毒品基地 , 老街又是毒品集散地 , 缅方边防人员把关不严尚可理解 , 奇怪的是中国口岸也同样是极为简陋的设施 , 连一套电子安检系统都没有 , 我们在那里进出都很随便 , 基至能在晚上缅方口岸内设立的月光娱乐城唱卡 OK, 深夜又回到中国境内睡觉 , 来回经过边境检查站 , 都未经过严格的盘查 , 通过这样的关卡 , 让我有一种后怕 , 第一 , 毒品要从缅甸入关 , 真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 . 第二 , 有些人本来畏惧法律的威严 . 一但看到边境管理的这种松散状况 , 可能也会铤而走险 , 成为贩毒分子 . 我是外行 , 理解不了缉毒机关的原则和方式 , 但是这种明显的漏洞是否给犯罪分子提供了更多人机会 , 让他们有可能把毒品轻易带进我国境内 , 从而造成国内毒品的泛滥 , 不仅是屡禁不止 , 而且是越禁越多 , 越禁越广 , 给国内的禁毒工作带来极大压力.伫立在中缅边境线上的夜色下 ,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 , 我想 , 难道我们的禁毒的方式手段 , 程序都真的完善了吗 ? 中国的边境线虽长 , 但涉及毒品的边境线并不长 , 而且从边境进入内地 , 还要经过数百公里 , 基至上千公里的长途跋涉 , 难道我们的公安武警真的不能用更有效的手段将大部分毒品拒之于国门之外 , 或者消灭在边陲之地吗 ? 如果缉毒机关是用起门来打狗 , 或者放长线钓大鱼 , 一网打尽等方式 , 这些方式带来的灾难性影响否得不偿失 ? 也许我的思考过于简章 , 但禁毒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 使禁毒事业更加艰难 . 更加复杂 , 更加任重而道远 . 却是不争的事实.值得欣慰的是 , 从后来的云南电视台看到镇康县南伞口岸的边防检查工作与过去相比 , 已经有了飞跃式的发展 , 完整的电子检查系统 , 庄严的海关大楼 , 认真负责的海关工作人员和缉毒警察 , 与七年前相比 , 完全是崭新的形象 . 对电视中报道的缅甸果敢地区已经全面禁种毒品这样的成果 , 我还难免持怀疑态度 , 在口岸附近 , 平原地区 , 的确做到了禁种毒品 , 可是在边远的深山地区 , 真的做到全面禁种毒品吗 ?     

  五     难以前移的艰难步履

结束三天的行程,我们踏上了回国的道路。旅途中,每一个人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有拓慌者的兴奋和紧张,也有失落者的郁闷,沮丧,甚至还有对这片尚待开发的处女地的神秘感和好奇心等等。我的心里对这一次行程和安排,虽不算充满信心,但也当做人生的一次重要机会,准备回国后好好发挥一下,争取能吸引一些国内企业到果敢市投资开发,在果敢市的发展中,也能给自己提供一些机会。带动自身的发展。于是回国后我便大张旗鼓的开始筹备工作。打印宣传资料,制作图文并茂的招商引资宣传栏,组织招商引资的工作班子,对于我们刚刚开始的宣传活动已有不少的人仕表现出浓厚的兴趣,甚至准备参加我们组织的考查团,亲自赴缅甸果敢地区进行商务考察。遗憾的是,接连听说的意外事件的发生,使我诚惶诚恐,不得不中止了刚刚开始的这次重大活动,也不敢再回缅甸赴任,只得让那一纸任命书,那远赴国外,在另一个国家任职,开发的美好愿望变成南柯一梦,并且让这段故事深埋心底,尘封多年而不敢告之世人。回国不久,一同赴缅甸的几位朋友陆续来电话,有个别人一下飞机就被公安机关带走,据说可能是涉嫌贩毒;有的因为赴缅之时,公安机关挂号甚至询问;有的觉得手机可能被监视。据说我可能也成为公安机关的协查对象。虽然不便打听真伪,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们这些赴缅甸的自由人士已经成为公安机关的调查对象。也许,这里面可能掺杂进了贩毒分子,影响了队伍的纯洁性。可以想象的是,几十个来自不同省区的中国知识分子,同时取得了缅甸王国掸邦第一特区政府各行政机关担任负责人的任命书。这一地区恰恰是全世界最敏感的金三角地区,签发任命书的又是过去并称世界三大毒枭之一的彭家生主席。中国政府不可能对这一重大行为一无所知。同时,公安机关采取任调查,监控措施皆属正常的行为。另一件事情是,当时缅甸境内口岸边的月光娱乐城,是唯一由中国人投资的娱乐城,老板娘姓杨,是一个漂亮的少妇,据说由她湖北的先生投资,她在此地经营。我们在她的领地住宿一晚,过得还满开心。当时,我心里还挺羡慕她,可没想到过了一段不长的时间,我却从另外的朋友那里听说了一段关于她的不幸传闻。据说我们走后杨小姐所开的月光娱乐城因为经营状况不好,在别有用心者的唆使下终于走上了贩毒的道路。估计是中了别人的圈套,第一次贩毒就被公安机关抓获。公安机关要求交纳 50 万元人民币保证金可以开释,这笔钱只有依靠她在湖北的先生才能获取,而她的先生的电话只有某位缅方政府官员知道。当缉毒人员登们调查索要该号码时,这位官员夫妇却矢口否认,使得这位杨小姐身陷囹圄。其结局可想而知。而缅甸的这位政府官员却趁机将月光娱乐城占为己有。没有法制的社会是可怕的社会,没有民主,没有人权,个人财产得不到有效的保障。在这样的环境里投资、生存、发展的确充满了危险。杨小姐的故事虽然未经证实,但她比前一个故事更让我感到紧张和恐惧,假如我们真的去投资,在当地有了自己的产业,当地人能不眼红吗?在手持生杀予夺大权的军政府面前,只要当官的一句话,不要说财产,就是要公开枪毙了你,或者派几个士兵,把你装进破麻袋,丢进深山沟里喂野兽,或者绑块石头丢进澜沧江,这条小命就算完了。还有一个担心,果敢地区是著名的毒品王国之一,而且是毒品销售的集散地,古语云:“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万一哪天遭坏人陷害,一世清名,岂不付之东流。这些悚人听闻的故事,让我这个常常以“坦坦荡荡做人,规规矩矩做事”为座佑铭的人也难以心安理得,我不得不停止了代表缅甸果敢市政府在国内的拓商引资工作,而且还得特别小心注意自己的言行,以免给自己添些不必要的麻烦。四年以后,当我终于将这个故事告诉妻子时,吓得她把我在缅甸的照片和资料全部偷偷烧毁了,这一把火,终于烧出了我的终身遗憾。2008年,缅甸政府为了统一军队,再次与掸邦特区发生冲突,政府军与果敢同盟再次开战,百姓遭殃,生灵涂炭,难民如潮逃入我国境内。最后,政府军取得了胜利,彭家声带着他的军队退进了山里,并通过国外媒体扬言,一定要与政府军战斗到最后一个人。看来,战争并没有真正结束,和平还蒙着厚厚的阴影。我们真诚的期待果敢这片美丽的土地能有持久的和平,民主和法治能真正带给人民安康和幸福,让毒品远离这块美丽富饶的土地。十三年过去了,我却总也忘不了那次神秘的旅行,那次难忘的冒险经历,有时候,我常常想,再给自己一个机会,重回缅甸,去看一看果敢,看一看那里的发展变化到底如何,当年我们一起赴缅甸的朋友到底有几人留在那里发展,他们寻到了自己的位置吗?
       

责任编辑:伊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