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诺阿布诗歌欣赏( 八首)(中国)

作者简介:

阿诺阿布,彝族, 1971年出生,诗人,作家。著有诗集、小说、剧本多部。受邀在以色列、秘鲁、俄罗斯、德国、捷克、瑞典、挪威、西班牙、台湾、印度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文化交流。曾获伊比利亚半岛国际诗歌奖、印度世界诗人大赛二等奖、第十八届黎巴嫩国际文学奖。世界诗人大会荣誉文学博士。三色桥(北京)文化发展公司艺术总监。

孤江吐出最后一朵浪花
——爱国诗人杨万里诞辰895周年

孤江吐出最后一朵浪花
荷尖上的蜻蜓
来不及煽动一下翅膀
万里江山只剩下半壁
连拐杖也抱怨诗书人
看得懂开荒的农夫
摸不透割地的君王
越勒越紧的裤腰带和理想
被洗劫一空的故国和月亮
回家的路费多保存一天
民间疾苦就会少一点
遗忘归遗忘
管他南宋还是北宋
该拒绝的必须拒绝
三次下达的诏书不过废纸一张
西湖是有罪的
它不知道你离开吉水并没有离开故乡
诗歌是有罪的
它让你站在南方看不见河对面的北方

你出生的地方就是你的应许之地

作者按:这个世上,死亡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甚至可以这么说,离开死亡,也就没有所谓的尘世。只不过,大多数的死亡与我们毫不相关而已。关于死亡,关于死亡的诗学,研究者众多,轮不到我插话,只是作为个体,二舅的早逝,让我感同身受。是为记。

火塘转凉的下半夜
露水不再分开丝茅草
野鸡从笼子边一晃而过
十颗毛栗,九颗空壳
直到苦楝子无叶可落
直到火烧坡同意弯腰
沾亲带故的神从天而降
你说什么,她听什么
你要什么,她给什么
一碗水所显示的来世
四十年前已经落地生根
让蜂王返巢,让蛇掉头逃跑
全是你的拿手好戏
漆树上,一道道刀刻的伤口
那是全家老小的水和蜜
死亡仅仅只是开始,我知道
你对尘世的安抚
就是你来尘世的目的
你出生的地方
就是你的应许之地

在长沙,一滴悄悄滑落的眼泪
——致宇子

作者按:第三次来长沙,第二次来湖南大学,第二次来岳麓书院。新认识许多长沙朋友,之前认识的,却渐行渐远。古人所云物是人非,大致如此。是为记。

房间一望无际,装得下八百万长沙人
不,如果你不同意
他们将一个都不被允许
左边的窗帘遮蔽落日
右边的阳台拦截湘江
我愿意为房客另外支付栖身之地
在长沙,我用隐隐作痛的牙发誓
每一个红绿灯,都不怀好意
它们之所以反复切换
不过是为了掩盖你远去的秘密
我指望颤抖的手指重新滑过
也指望火把节取消是假消息
但我看见每一扇窗户背后的你
恍惚从未谋面的曾经的你
第一步与最后一步之间的千山万水
痴男能过,怨女能过,我们不能过
在长沙,根本没有一个人在乎
传说中的千万竿斑竹
在长沙,根本没有一个人看见
一滴悄悄滑落的眼泪

过小相岭
——致阿苏越尔

风从无人处吹过,我知道
你知道,我们不说
零关古道上的脚印
没有一只合脚,你看见
我看见,我们不说
天和地,一直挂在山的两边
我不相信,你也不相信
直到女儿长大,这事才被捅破
半个世纪以来,我们无非是在等
一棵无关紧要的松针落下
鸟儿为什么不肯飞过小相岭
从今往后,我逢人就要说
不是铁石心肠的人,怎么承受得起
转身之后的天涯,回头之后的寂寞

我回到被雨水打湿的阿邦底

我回到被雨水打湿的阿邦底
母亲弯下年过七旬的腰
告诉我祖先高山上磨刀的奇迹
忙着烧香烧纸的寨邻
放不下任何一个孤魂野鬼
石头上没有名字
不代表他们没有名字
阿班底曾经遍地英雄
可是石头就那么几块
母亲再次弯下年过七旬的腰
她说人争一口气
神争的是一炷香
在人间做人的时候少
在天上做神的时候多

好花红啊,好花红

作者按:在惠水县做评委,听名满天下的八音坐唱。那一张张经过岁月之后仍然干净的脸,很是让我走神。宣传部设席,在毛南人家用餐,久不上菜,部长的手下再三去摧,说,前两天,老板娘在歌场跟别人跑了。是为记。

锅在火上,菜没有在锅里
从厨房到餐桌
那可不是一声阿哥所能完成的隐喻
那可不是鱼上岸之后
所能理解的距离

好花红啊,好花红
如果仅仅是为了过日子
没有必要为每一张桌子铺上蜡染
如果仅仅是为了表白
没有必要在人前人后噙着眼泪

酒在杯里,酒在我醉倒之前的杯里
逃跑的女人,在惠水
只有一道道栅栏懂得你的秘密
不是每首歌都值得一唱再唱
不是每个人都值得千山万水

弃婴终止母亲,渔夫终止大海

疯人院的窗口从早到晚对着疯人院
隔着乱七八糟的六月
香樟树以棺木为目标茁壮成长
胎儿刚刚成形,少妇们
用一条裙子系住花哩胡哨的六月

如果尘不归尘,土不归土
每一条命都买不到葬身之地
每一次弯腰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死了五千年也得不到同情和承认

容颜绝望在夏日深处,长此以往
就算千万条腿从身上踩过
就算没有一块骨头感觉到痛
就算单眼皮没有从双眼皮分离
人言和兽语仍然可以混和着使用

屋檐下住着子散妻离的厌世者
不用敲打,迟早他们会躲到石头背后
只不过巫师还没到场
今生是今生,来世是来世

穿过栅栏,远方近在咫尺
骨和肉只是偶然背叛
谁也不用等谁把石头翻开
从今往后,彼岸花必将终止白色
就像弃婴终止母亲,渔夫终止大海

要审判的就那么一个人

如果不依靠恐惧
有些人根本不配活着
像一滴水逃离另一滴水
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

这个礼拜,在梦中
做了两场核酸
一场三天,一场四天

在遥远的北方
敲掉的牙齿
据说被两次还原
一次是诅咒
一次是纪念碑

发明那么多文字有意义吗
苦难其实只有一种
修建那么多监狱干什么
要审判的就那么一个人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WeChat-Image_20210528221733-1.jpg

美洲文化之声》简介

《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Sound of USA)成立于2016年,是美国政府批准的综合网络平台,主要从事华语文学作品的交流推广。目前已与Google、百度、Youku、Youtube 等搜索引擎联网,凡在这里发表的作品均可同时在以上网站搜索阅读。我们致力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同时提倡文学创作的思想性和唯美主义风格,为世界各地的华语文学作品交流尽一份微博之力。同时,美洲文化之声俱乐部也正式成立,俱乐部团结了众多的海内外知名诗人、作家和评论家,正在形成华语世界高端文学沙龙。不分国籍和地区、不分流派,相互交流学习,共同为华语文学的发展效力。“传播中华优秀文化、倾听世界美好声音”,这是我们美好的追求和义不容辞的责任。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age-3.png

总编: 韩舸友
副总编: 冷观、Jinwen Han
编委: 韩舸友、冷观、Jinwen Han、阮小丽、芋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